小區老舊,但是綠化還是有人在負責修理,環境衛生搞的還不錯,這就是顧靈兒從小生活的地方,也是這半年來,給了秋楓一個家的地方。

“媽!我們回來了!”剛開門,顧靈兒就像乳燕歸巢一般。

顧靈兒的父親是一家酒廠的主任,待遇還不錯,剛夠一家人在羊城這樣高消費的地方生活,但晚上經常要值班。母親則是一個全職家庭主婦,因爲身子虛,就在家裏操心些家務事。

顧母身材走形比較嚴重,長的也不算出衆,總是讓人懷疑顧靈兒是不是她親生的。但她臉上總是掛着笑容,待人十分親切,和街坊鄰居關係都不錯。

她從廚房出來,端着一鍋雞湯:“回來了?快來補補,馬上就要高考了,腦子和身子都得注意營養!”

“又有雞湯啊,謝謝媽!”顧靈兒一臉欣喜,“我給楓哥哥盛一碗。”

“整天楓哥哥楓哥哥,你現在最要緊的還是學習……”顧母苦口婆心道。

“知道了媽。”顧靈兒端起雞湯就走。

“這孩子。”顧母也不阻止,心裏卻是無奈,女兒大了,胳膊肘就往外拐。

秋楓住的是隔壁門,他那地方很小,只有二十多平米,原本是顧父拿另一套相同型號的房子換來的,打通了牆壁的兩邊,兩套房子一連,家裏的面積就擴大了不少。不過時間久了一直沒怎麼用上,就把門封了起來出租。


地方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秋楓對住的要求也不高,拾掇一下之後相當不錯。

顧靈兒端着雞湯過來的時候,秋楓剛放下東西。

“楓哥哥,媽媽煲的雞湯,趁熱喝,小心燙。”

隨着少女的靠近,那股沁人心脾的幽香再次鑽入了鼻腔。


秋楓看了一眼,香氣四溢的雞湯裏,除了兩塊雞肉、一小節黨蔘、幾根薑絲,還浮着幾顆紅棗和枸杞。顧母對顧靈兒的關心可見一斑,應有盡有,卻被顧靈兒拿來給秋楓糟蹋。

“你喝吧,眼看就要高考了,多喝幾碗,好好休息。”秋楓寵溺的笑笑,他的身體好得很,倒是顧靈兒,不補一補怕是會影響學習效率。

“我這麼冰雪聰明,高考小意思啦!”顧靈兒眯着眼睛笑,很像一隻慵懶的貓咪,享受着秋楓的寵溺。

她輕輕咬了下粉嫩的嘴脣,眼中蒙上一絲羞澀,語出驚人:“要不,我餵你?”

小妖精!

秋楓盯着顧靈兒粉嫩柔軟的小嘴,覺得喉嚨有些發乾,舔了舔嘴脣:“怎麼喂?”

“你想怎麼喂?”

勾引,這是紅果果的勾引!

秋楓嚥了口唾沫。

“要不,你先喝到嘴裏……”

看到秋楓的目光,顧靈兒的耳朵頓時染上了一層粉色,羞惱的重重踩了秋楓一腳,將雞湯放在桌子上,甩着馬尾跑開。

“誒,用手喂也行啊!”秋楓一臉失望。

“嘭!”

回答他的是顧靈兒關門的聲音。

秋楓咧開嘴,這小妮子,不經意露出的姿態都讓他有些把持不住,這些年的定力功夫真是練到狗身上了。

剛灌了兩口雞湯,把雞骨頭吐進了垃圾桶裏,裏間那扇封起來的門後就傳來了顧靈兒哼着小調的聲音,顯然不知道什麼原因,她的心情不錯,然後聲音又漸漸遠離。

那道門只是簡單的上了一把鎖,然後用一個衣櫃擋了起來,門的兩頭就是顧靈兒和秋楓各自的房間。根據以往的經驗,顧靈兒剛剛應該是取了睡衣洗澡去了。

秋楓輕輕放下了碗,把嘴裏最後的紅棗核吐掉,快速衝了一個涼,走進房間盤腿而坐。

一股清流從丹田位置涌出,開始順着全身經脈遊走。

《養氣訣》。

所謂外練筋骨皮,內練一口炁,十幾年來秋楓勤修不輟,使得他的身體素質遠超常人,這也是他可以一巴掌就把杜江扇飛順帶壓倒數人的原因,就這,他還只是輕輕用力。

據說這內家功夫一脈單傳,是從古秦時期流傳下來的,到現在還沒有失傳確實令人驚訝。至於將這門功夫傳給秋楓的那個老傢伙,秋楓也是好幾年沒見了。

很快,那扇門後傳來了“咚咚”的敲擊聲。

秋楓伸個懶腰舒展了一下筋骨,他進過少女的閨房,腦海中自然而然地映出顧靈兒穿着睡衣躺在牀上、伸出藕臂輕輕敲打着牀頭邊上衣櫃的畫面。

“楓哥哥,睡了嗎?”少女柔美的聲音傳來。

“沒呢,佳人在側,豈容秋楓酣睡。”秋楓打趣,每天晚上陪着顧靈兒說說話已經成了習慣,也正是少女那日復一日的柔聲細語,讓他那顆冰凍的心臟有了融化的跡象。

也許這就是傳說中的日久生情?

“楓哥哥,要不以後不要再去出攤了。”

“哦?怎麼了?”

“那個曹子傑,聽說家裏有錢有勢,靈兒擔心他們會找人欺負你。”

“哈哈,放心吧,誰欺負誰還不一定。”秋楓安慰,“你的楓哥哥小時候就是村裏一霸!村頭的寡婦都說等我長大就想嫁給我……收拾幾個毛頭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更何況,他要是不在,那幫富二代還指不定用什麼手段對付顧靈兒。

“嗯,靈兒相信。”

“你打的那一巴掌,手痛不痛?”秋楓問道。

“還好啦,就打完那一下子有點痛……哪有問打人的人痛不痛的,你讓被打的人怎麼想?”顧靈兒咯咯地笑。

“什麼怎麼想,能被靈兒打一巴掌,那是他的福氣。”秋楓輕哼。

“那楓哥哥,要不要靈兒也給你幾下福氣。”顧靈兒的眼裏閃爍着狡黠。

“當然沒問題,想打幾下打幾下,只不過,楓哥哥要打回來,打靈兒的小屁股……”秋楓砸吧着嘴,想象着一副美好和諧的畫面。

“你敢!”顧靈兒假裝生氣。


“敢不敢,你可以試試。”秋楓嘿嘿一笑。

“壞哥哥!”

“哥哥不壞,妹妹不愛嘛!”秋楓理所當然道。


“哼,不理你了!”

秋楓又調戲了幾句,一看時間:“早點睡吧,你明天還有半天的課程呢。”

“楓哥哥,明天下午能不能陪靈兒逛街?”

“好啊,小公主有令,莫敢不從。”

“楓哥哥,你就是本公主的騎士!”

“啊,才只是騎士啊!”秋楓哀嚎一聲。

“那楓哥哥想做什麼?”顧靈兒好奇。

“怎麼也得當個駙馬吧!”秋楓摸着下巴琢磨道。

“楓哥哥,你壞死了!”顧靈兒臉蛋紅透。

“好吧好吧,那就暫時委屈一下,騎士就騎士吧!本騎士明天鞍前馬後,誓死保衛公主的安全。”秋楓視死如歸道。

“咯咯,楓哥哥,你一定是最帥的騎士!”

“那必須的,靈兒也是最美的公主。”秋楓拍馬屁信手拈來,“好了,美麗的公主該睡覺了。”

“楓哥哥,晚安。”

“晚安。”


大約過去了十多分鐘,秋楓側耳聽了聽,確定門那頭不再傳來動靜,臉上的輕佻消失不見,起身走進了洗手間,照着鏡子在臉上迅速擺弄了一番,輕聲開門閃了出去。 接近十二點,這座繁華的城市才逐漸安靜了下來,而在一些偏僻的角落,則活躍着最後一批躁動的年輕人羣,爲空虛的人生尋找一些刺激。

幽蘭酒吧,主打幽靜風格,背景音樂也是舒緩怡情,除了夜店那種發泄精力的地方,類似幽蘭酒吧這樣的場所也頗受歡迎,坐滿了孤身亦或三兩人結伴而來的客人,單純的消磨一下週末的夜晚時光。

這裏不歡迎獵豔,也沒有一些不該出現的藥物。

因此客人們對這裏的安全十分放心。

不過,它雖然不提供違禁品,但同樣經營着一些特殊的產業,比如——情報交易。

世界各地,這樣的地方並不少見,每到一個新的地方,瞭解情報交易地點的所在,優先度很高。

聽着舒緩的音樂,吧檯後的調酒師打了個哈欠,正要繼續打量着酒吧內那些打扮時尚身材姣好的年輕女性們,耳邊突然傳來“嘟嘟嘟”的擊打聲,一長三短。

暗號!

他回過頭,一張中年面孔出現在跟前,一張小紙條被推了過來。

小紙條上龍飛鳳舞寫着幾個字:“曹家、杜家,最詳細的資料”。

又擡頭掃了一眼中年人,調酒師摁下了吧檯後一個隱蔽的按鈕。

然後唰唰地寫了兩張紙條,一張塞進了一根管道,另一張攤在了中年人的跟前。

“三萬”!

“怎麼支付?”中年人提問。

“隨你便,挑一個掃碼就行!”調酒師一指吧檯上貼着的各大支付平臺的二維碼。

這可真是……與時俱進啊!中年人挑了挑眉,暗暗感嘆。

很快,一個服務員託着一個水果拼盤出現在中年人身旁:“請慢用。”

“客氣。”中年人看似隨意地撥弄了一下水果盤,吃了幾塊沒籽的西瓜片和兩瓣橘子,不着痕跡地挑出了底部的U盤離開了酒吧。

在附近找了一家網咖,中年人要了一臺角落的機子,插上U盤開始瀏覽。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中年人刪除了裏面的內容,捏碎了U盤丟進垃圾桶。

回到家,拿掉了臉上僞裝的道具,再洗掉把皮膚塗黑的染料,中年人迅速換成了一張年輕的面孔。

正是秋楓。

易容術,也是秋楓的師父教給他的獨門絕技之一。

只不過隨着最近化妝技術的發展和直播平臺的泛濫,秋楓深切地體會到感覺自己學的似乎還只是一些皮毛——相當一部分網紅,簡直是從《畫皮》裏出來的妖魔鬼怪,化上妝美若天仙,石榴裙下無數“文人騷客”,卸了妝……不去拍恐怖片真的屈才了。

不過行走江湖,易容術也確實給他提供了許多便利。來羊城之前,整個世界見過他真面目的人屈指可數。往大了說,整個宇宙,見過的人還是隻有那幾個。

多牛啊!秋楓洋洋得意。

利用易容術套取情報也不是第一次幹了,所謂知己知彼。秋楓不喜歡多事,卻不怕事,有人想對付他,他就準備好打回去。

動他一根頭髮,就敲斷對方一根骨頭,打他一拳,就砍回去十刀!這就是他的行事準則。

次日清晨,隨着蟬鳴鳥叫,秋楓起牀,喝過顧母煮好的青菜牛肉粥,準備送顧靈兒上學。

推出有些嘎吱作響的自行車,秋楓帶着一臉溫暖的笑意,如他腦後初升的旭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