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等會再喝唄。”蘇漣漪眨了眨眼睛。

聽到這兩個人的對話,所有人的下巴都驚掉了。

這兩人這幹啥呢?

兩口子過日子呢?

“居然敢無視我,麻蛋,找死。”

許學強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是來打架的,可不是來看秦宇倆人聊家常的。

此時怒火,已經全部涌現心頭。

二話不說,直接就朝着秦宇衝了過去。

總裁的盜家後 :“漣漪啊,你幫我吹吹,這次記住啊,我不喝熱水。”

蘇漣漪呃了一聲。

“對了,幫我沏杯茶吧。”秦宇在懷裏拿出龍魂道茶遞了過去。

“這這……許學強攻來了。”

蘇漣漪嚥了嚥唾液,她現在可是冒着生命危險陪秦宇裝逼啊。

可是這秦宇怎麼還關心着無關緊要的小事?

喝茶的話,打完人再喝不行嗎?

“這你怕什麼?”

秦宇輕蔑的笑了笑:“老子一招就能把他打出屎來。”

臥槽。

咱能不能別裝逼了?

王勝鬱悶的吐血。 三癡道人的眉頭皺了起來,看向荷花道姑:“師妹,漣漪到底從哪裏找來這位大言不慚的傢伙?”

“我也是第一次見。”

荷花道姑的臉變的有些難看,這秦宇估計腦袋是真的不太好使。

這許學強可是魔族之人,黑烏掌也是塗抹了劇毒。

秦宇不帶着蘇漣漪跑也就罷了,居然還有心情喝茶?

關鍵是蘇漣漪怎麼也跟着胡鬧呢。

“哎。”

三癡道人嘆了口氣:“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漣漪,你抓緊跑路吧,不要管這個秦宇了,他腦子不好使。”

荷花道姑也是暗自心驚膽戰。

許學強都攻過去了,這秦宇居然不躲不避。

“我,我相信他。”

蘇漣漪這話說的也沒多少底氣,她以前是看過秦宇的牛逼實力的。


但她感覺頂多與師傅差不多。

現在只能將唯一的希望寄託在秦宇身上了啊。

“你是不是傻!你難道看不出來,他腦袋不好使?”

三癡道人怒不可遏,這特麼的傻瓜真的會傳染啊。

“這是他自信的表現。”蘇漣漪說道。

我靠。

自信?

自信個毛線?

一個高中生有什麼好自信呢。

快特麼的回家寫作業吧好嗎?

荷花道姑幾人頓時猜測這蘇漣漪怕是被洗腦了。

“死吧。”

許學強見秦宇根本沒有躲閃的意思,臉上更是露出了一抹陰冷之色。


黑烏掌快速向着秦宇的腦門拍了下去。


完了完了。

荷花道姑幾人都不敢去看。

這一掌下去,秦宇的**還不被打出來?

算了。

中華廚神

畢竟秦宇這腦子有沒有都行。

轟。

一聲嗡鳴之聲響徹而起。

只見一道身影從遠處倒飛而來,轟的一聲摔在地上,狂噴鮮血。

這人是誰啊?

荷花道姑猛的看了過去。

恰好的時光

“臥槽,怎麼可能?”

三癡道人一臉震驚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許學強,不可置信。

剛剛沒有看清楚,這許學強怎麼就倒飛出來了呢?

“這,這……”

王勝是想親眼見證秦宇被打死,所以他目不轉睛的看着。

他同樣很震撼。

因爲剛剛秦宇根本沒有出手。

沒錯,確實沒有出手。

只是對着許學強打了一個噴嚏。

然而,就因爲這一個噴嚏,就把許學強打退了數十米。

蘇漣漪有些訝然,她剛剛也看到了。

沒想到這秦宇的實力這麼強?

“這怎麼可能?”

許學強拖着沉重的身體想要站起來,他的眸子裏面也是露出了一抹震驚。

剛剛這秦宇沒有出手,但那個噴嚏,讓他感覺到差不多是八級大狂風。

直接讓他倒卷而退。

蘇大強左右看了一眼,最終跑到許學強面前:“兄弟,你沒事吧?”

“快撤,這秦宇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許學強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恐怖的人,恐怕只有暗影閣的暗夜統領才能把秦宇打敗吧。

有一件事讓他想不通。

暗夜統領已經修煉了九十多年,才練就一身登峯造極的本領。

然而這秦宇頂多十八歲吧?

怎麼可以這麼強?

特麼的從孃胎裏面就開始修煉嗎?

“這麼強嗎?”

蘇大強有些不相信,這怎麼看也不過是高中生啊,如今居然有這種恐怖的實力?

“我保守估計,肋骨斷了四根,你說他強不強?”

許學強摸了摸肋條,已經軟綿無力,甚至還傳出疼痛。

“這麼強?那咱們快撤。”

蘇大強震驚的張大嘴巴,這也太強了吧?

打個噴嚏震碎許學強四根肋骨?

還是保守估計的?

“撤撤撤。”許學強不想戀戰。

“不能讓他們跑了。”

蘇漣漪看到許學強倆人想跑路,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想跑哪裏有那麼容易?”

秦宇搖了搖頭,緩緩的擡起腳狠狠的向着地面踹了一腳。


他之一腳可裂天地。

咔咔咔。

在所有人的矚目下,地面之上裂開三米多深,一米多寬的鴻溝。

許學強和蘇大強兩人雙雙墜入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