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將馬嬌的話複述下來,一股腦地丟在了張迪的身上。

張迪老臉一紅,不好意思地扭過頭,假裝看向了別處。

聽到秦巖的話,慕容雪菡立即擡起頭向張迪看去。

緊接着,慕容雪菡身形一閃,站到了張迪面前,揪住張迪的褲腰帶,將他提起來左掄三圈右掄三圈,然後“砰”的一聲扔在了地上。

收拾完張迪,慕容雪菡拍了拍手,看似在自言自語,其實在警告張迪:“以後再敢偷看我,我挖了你的眼睛!”

張迪趴在地上,覺得天旋地轉,不過依舊大聲討饒起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慕容雪菡也不理會張迪,繼續蹲下身子給秦巖捶腿。

看着張迪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秦岩心中激動無比,慕容雪菡真是厲害,以後誰如果敢惹我,我就讓他嘗一嘗慕容雪菡的厲害。

蜜制新妻 張迪站起來,一邊向自己的牀上走去一邊說:“真倒黴!”

“嗯?”慕容雪菡站起來,轉過頭眯起眼睛向張迪望去,眼中寒芒閃爍,眼神更是犀利如刀。

與此同時,宿舍裏面的溫度在瞬間驟然下降,似乎降低了十多度。

看到慕容雪菡那殺人的眼神,張迪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立即向後退了退,靠在牀上說:“我沒有說你!我沒有說你!”。

“哼!”慕容雪菡冷哼了一聲又蹲下了身子。

這一聲冷哼就像晴天霹靂炸響在張迪的耳邊。

秦巖爲了調侃張迪,故作姿態地說:“九五二七,你這是幹什麼?萬一把我朋友嚇成不孕不育怎麼辦!到時候還要麻煩我去播種施肥!”

嘿嘿嘿!終於報仇了,讓你以前損老子。

“嗯?”

張迪睜大眼睛向秦巖看去,恨不能弄死秦巖。

不過看到慕容雪菡後,張迪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只敢在心中狠狠地咒罵秦巖。

秦巖你這個王八蛋,你纔不孕不育呢!你就是試管嬰兒的奠基人,體外受孕的先行者。

“主人!不好意思!奴家剛纔粗魯了!奴家以後不會這樣了!” 一念成婚! 慕容雪涵一邊幫秦巖捶腿一邊說。

“無妨!無妨!!”秦巖裝出大度的樣子擺了擺手說,心中卻樂開了花。

以前在宿舍的時候,秦巖經常和張迪王胖子鬥嘴。

“主人,我幫你冰鎮一下被子吧!夏天的被子太熱了!”

慕容雪菡捶完腿,恭恭敬敬地說。

嗯?什麼?幫我冰鎮被子?鬼僕居然也可以這樣?

秦巖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機械地點了點頭。

慕容雪菡“嗖”的一聲鑽進了被子裏面。

不一會兒,慕容雪菡撩開被子走下牀,溫聲細語地說:“主人,被子冰鎮好了!你可以睡覺了!”

秦巖回過神,點了點頭說:“謝謝你九五二七!”

躺進被子裏,一股清涼滲入心扉。秦巖忍不住在心中讚歎起來,好舒服啊!

與此同時,秦巖還聞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

不用想也知道,這肯定是慕容雪菡的體香。

秦巖剛準備誇獎慕容雪菡,慕容雪菡突然站起來,轉過頭向門外看去,語氣陰冷地說:“誰?給我出來!” 秦巖和張迪忍不住向門外望去,眼中滿是驚異。

“哼!”慕容雪菡看到對方不出來,直接伸手隔空向外面抓去。

只見一道虛幻的身影穿過門,從外面飄了進來。

看到這道身影,秦巖和張迪都睜大了眼睛。

飄進來的不是別人,居然是王胖子的鬼魂。

王胖子雙手握住脖子,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氣,臉上的表情痛苦異常,一看就知道慕容雪菡快要把他的脖子捏斷了。

秦巖趕快站起來,大聲叫起來:“九五二七,快鬆手,這是自家兄弟!”

慕容雪菡鬆開了王胖子的脖子。

王胖子捂住脖子靠在牆上不停地喘氣,同時驚恐無比地看着慕容雪菡,似乎十分忌憚她。

“王胖子,你怎麼回來了?”秦巖驚訝無比地說。

不等王胖子說話,慕容雪菡語氣冰冷地說:“主人,他想殺你!”

王胖子屬於枉死之人,地府是不會接收他這樣的屈死鬼的。如果他想走上奈何橋,穿過忘川河,就必須找個替死鬼。

他當即想到了秦巖,覺得這一切都是因爲秦巖而起,就應該讓秦巖來承擔後果。

聽到慕容雪菡的話,秦巖驚訝無比地睜大了眼睛。

他想殺我?肯定是因爲我連累了他!唉!都是我的錯!

王胖子的死,雖然不是秦巖造成的,但是和秦巖有莫大的關係。

如果當初秦巖不讓王胖子罵葉嫣,葉嫣肯定也不會殺王胖子,歸根到底,秦巖也算是半個兇手,雖然是無心的。

“主人,用不用我殺掉他?”慕容雪菡臉色平靜地說,好像殺掉王胖子對於她來說,就和踩死一隻螞蟻一樣。

王胖子當即祈求地向秦巖望去,眼中滿是驚恐。

秦巖擺了擺手說:“算了!其實他的死是因我而起的!”

雖然趙赫和王胖子都想殺秦巖,但是秦巖卻一點都不嫉恨他們,甚至於覺得對不起他們。

“九五二七,你有沒有辦法幫助王啓明,讓他進入輪迴投胎轉世?”秦巖問。

億萬公主vs天降美男傭 慕容雪菡搖了搖頭說:“主人,我只是鬼靈,無法幫助他!不過我有一個辦法,可以慢慢地消除他的怨念,也許多年之後他就可以投胎轉世了!”

“好好好!趕快說出來!”秦巖不由挑起了眉毛,睜大了眼睛。

這個辦法好啊!既可以幫助王胖子輪迴轉世,又不傷害其他人,可謂是一舉兩得。

慕容雪菡指了指秦巖放在牀上的《陰陽初卷》說:“主人,我記得馬家有相關的陰陽術,可以超度陰魂厲鬼!”

“是嗎?太好了!”

秦巖拿起《陰陽初卷》翻看起來。

上面果然有相關的陰陽術,不過這需要很多法器。

“王胖子,兄弟我對不起你,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死!爲了彌補我的過錯,我明天就去置辦一些法器幫你超度。你覺得怎麼樣?”秦巖情真意切地說。

事已至此,王胖子也知道即便殺了秦巖也無法改變事實。

王胖子嘆了口氣說:“好的!我知道了!”

“那好!咱們先睡覺吧!明天開始!”秦巖躺到了牀上,聚精會神地看起了《陰陽初卷》。

《陰陽初卷》上的內容要比黃仙姑給的《道術》厲害多了。

《道術》上面都是一些雜七雜八的道術,而且還生澀難懂,但是《陰陽初卷》就不一樣了,裏面的內容條理清晰,而且生動有趣。

學了一小會兒,秦巖的手機突然響了。

誰大半夜給我打電話?奇怪!

拿起手機,秦巖看到是唐小夢打的。

“喂?小夢姐,有什麼事情嗎?”秦巖接起電話。

“秦巖,你今天看到王隊了嗎?”

“沒有啊!怎麼了?”

“秦巖,王隊自從昨天去過黃仙姑那邊就精神恍惚,他今天上午向領導請假說要好好的休息幾天。可是我今天去他家,他的鄰居說他昨天晚上就沒有回來,我懷疑他出事了!”唐小夢的聲音中充滿了擔憂。

秦巖從牀上跳下來:“什麼?”

這個王隊真是的!居然真的去找黃仙姑的麻煩了!這不是在找死嗎?

“秦巖,我估計黃仙姑對王隊下手了!”唐小夢說。 愛是難題,目眩神迷 “小夢姐,你現在在哪裏?我去找你!”秦巖決定幫助王浩。

黃仙姑不是慕容雪菡的對手,而慕容雪菡又變成了自己的鬼僕,秦巖覺得他完全可以輕鬆地滅掉黃仙姑。

這樣做既報答了王浩曾經對他的恩情,又能滅掉黃仙姑這個禍害,何樂而不爲。

他現在還記得,黃仙姑想把他祭煉成殭屍的事情。

“我現在在王隊家的小區門口。”

“好!你等我!”

掛斷了手機,秦巖嚮慕容雪菡望去:“九五二七,走,和我去辦一件事!”

慕容雪菡早就聽清楚秦巖和唐小夢的對話了,也知道他們要幹什麼,當即點了點頭。

張迪好奇地問:“秦巖,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去?”

秦巖將事情告訴了張迪。

“你去不去?”秦巖笑眯眯地問張迪。

張迪趕快搖頭。

老子纔不去呢!老子還想多活幾天!

上次去黃仙姑的別墅,張迪差點被嚇死,他昨天晚上還夢到了那些裝在瓶子裏面的眼睛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秦巖挑了挑眉毛,指着漂浮在地面上的慕容雪菡得意無比地說:“你知道她是誰嗎?”

張迪搖了搖頭。

“她是法王!葉嫣的老大!”秦巖抹了一下鼻翼,眉飛色舞地說。

“嗯?”

張迪和王胖子同時睜大了眼睛,滿臉疑惑地看着慕容雪菡,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

秦巖得意無比地說:“我沒有騙你們,她的確是法王!”

緊接着,秦巖將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張迪和王胖子。

張迪和王胖子聽完秦巖的話,看向秦巖的眼神在瞬間就不一樣了。

我去,原來秦巖傍上馬家這條大腿了,難怪這小子突然這麼自信滿滿,有實力果然可以橫着走啊!看來以後要和秦巖搞好關係啊!

張迪和王胖子在心裏面感慨起來。

秦巖得意無比地說:“想不到吧!有她在,什麼狗屁黃仙姑,那就是一個渣!”

停頓了一下,秦巖理了理有些凌亂的髮型,繼續得意洋洋地說:“你們放心,這次我們絕對可以把黃仙姑滿門抄斬!”

突然擁有了慕容雪菡這樣的鬼靈當鬼僕,秦巖的確有點飄飄然。

“真的?”張迪說。

“當然了!那還有假的!難道你沒有看出來嗎?我的九五二七要比葉嫣厲害的多!”秦巖保證道。

“好!我跟你去!”張迪來了興趣。

“我也去!”王胖子也想湊熱鬧!

兩人兩鬼當即離開了宿舍樓,直奔王浩所住的小區而去。

十幾分鍾後,秦巖和張迪下了出租車,收了錢後出租車司機開車走了,他根本不知道,他的車上剛纔載着一男一女兩個鬼魂。

看到秦巖和張迪,唐小夢立即迎了上來:“秦巖,張迪,你們來了?”

秦巖“嗯”了一聲:“小夢姐,走,我們去找黃仙姑!”

“什麼?去找黃仙姑?秦巖,你瘋了嗎?”唐小夢根本不知道慕容雪菡變成了秦巖的鬼僕。

“你放心,沒有把握的事情我不會做!”秦巖朝唐小夢眨了眨眼睛,並且將慕容雪菡招了出來。

看到慕容雪菡,唐小夢同樣驚訝無比,好在她不是第一次見鬼了,很快就適應了。

不過唐小夢還是有些擔心,直到秦巖將慕容雪菡的來歷說出後,唐小夢才相信了秦巖。

三人兩鬼又乘出租車來到了唐小夢所在的碧水藍灣小區。

站在別墅門口,看着大門上隨風搖曳的兩盞藍色燈籠,秦岩心中有些發虛。

畢竟別墅裏面的情景實在是太過駭人了,秦巖至今難忘。

“我去敲門!”

秦巖走到門前,剛剛拿起門環準備敲門,兩扇大門居然同時發出“吱”的一聲,然後就緩緩地打開了。

看到這一幕,即便秦巖有慕容雪菡傍身,依舊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

慕容雪菡在秦巖耳邊輕輕地說:“主人,不要怕!有我在!”

聽到慕容雪菡的聲音,秦巖不知道爲什麼,心中十分感動。

“九五二七,不,雪菡,我以後不叫你九五二七了!”秦巖準備以後好好的對慕容雪菡。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秦巖裝出鎮定無比的樣子,大搖大擺地走進了別墅。

慕容雪菡懸浮在秦巖身邊,掃視着別墅裏面的一草一木。

張迪兩人和王胖子跟在秦巖身後,小心翼翼地走着,似乎生怕驚動了別墅裏面的東西。

別墅裏面今天安靜的出奇,屋檐下的藍色燈籠不但沒有亮起,就連那些每天出來吐納的鬼魂也不在了。

“砰”的一聲,大門關上了,別墅在瞬間陷入了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幾乎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

秦巖轉過身向張迪等人望去,他看不到張迪。

秦巖擡起頭向院子的上空望去,天空也陷入了一片黑暗,什麼東西都看不見。

就好像整片天空猶如黑色的地毯一樣覆蓋在院子的頂端。

可是剛纔進來的時候,秦巖還能看到天空。

“張迪?唐小夢?慕容雪菡?”秦巖大聲詢問。

沒有人迴應秦巖。

“張迪?唐小夢?慕容雪菡?”秦巖再次大聲詢問。

還是沒有人迴應。

我去,這是什麼情況?怎麼慕容雪菡也不見了?這下玩完了!本來想帶着慕容雪菡來裝逼的,誰能想到我裝逼不成反被草啊!

不行,一定要相信慕容雪菡,慕容雪菡一定會來救我的!

我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學習陰陽術,堅決不能再依靠別人了,那畢竟都是外力。

只有自己強大了,才能好好的裝逼。

依靠別人裝逼,那裝出來的逼,也只是掛着我的品牌的冒牌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