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兩個傢伙隱身在暗處,秦巖根本看不到,但是秦巖知道他們躲在某一處。

“天地問道,乾坤借法,普高萬靈,聽我號令,殺!”

秦巖念動咒語,召喚出兩個厲鬼,驅使他們殺掉兩個狙擊手。

兩個厲鬼大聲嘶吼起來,像風一樣向兩個狙擊手衝去。

兩個狙擊手還不知道他們要大禍臨頭,對視了一眼準備再次開槍射擊秦巖。

當他們再次瞄準秦巖的時候,只覺得一股冷風鑽進體內,然後身體不由自己控制了。

他們端起槍站起來,將槍口對準了對方。

啊!這是怎麼了?我的身體怎麼不聽指揮了?我怎麼瞄準了對方?

他們兩個人在心嘶吼起來,害怕到了極致。

他們想喊出來,可是他們發現他們連嘴都張不開。

“砰砰”兩聲,他們兩個同時扣下了扳機,子彈從槍膛裏面噴出來,射進了他們的眉心,射穿了他們的頭。

他們兩個人的身子慢慢歪倒,同時摔倒在地。

“天師大人,那兩個人已經被我們殺了!”兩個厲鬼回到秦巖身邊,恭敬無地給秦巖覆命。

秦巖點了點頭,拿出兩張符紙向半空拋去,然後念動咒語向兩張符紙指去。

“轟”的一聲,兩張符紙焚燒成灰。

不過這些符灰在下落的過程,卻閃過一道道金光,並且形成了一道道光幕,最後落在了兩個厲鬼的身。

兩個厲鬼舒服地“嗯哼”了一聲,身的魂力在瞬間提升了一半有餘。

“多謝天師大人!”兩個厲鬼欣喜無地說。

剛纔秦巖施展鬼術,幫它們提升了一半的實力。

秦巖這麼做也是爲了自己方便,雖然他身邊有慕容雪菡,也有李天霸,但是畢竟人手還是有點少。

至於之前召喚出來的那些孤魂野鬼,也只能幫助秦巖做一些跟蹤監視之類的簡單事情。

“好了!不用謝了!你們跟着我吧!”

“是!”兩個厲鬼恭敬無地說,然後跟在秦巖身後向房間裏面走去。

走進屋裏,秦巖來到主臥裏面,他挪開牀,將一塊地磚拉開。

一條通道出現在秦巖面前。

秦巖沿着通道向地下室裏面走去。

當秦巖剛剛走到平地的時候,走廊裏面響起了三聲悶響,一聽知道是裝了消音器的槍聲。

秦巖在心冷笑起來,輕鬆至極地躲過了三顆子彈。

不等秦巖吩咐,兩個外國厲鬼顯出身形,大聲嘶吼着向老頭衝去。

看到秦巖身後突然閃出兩個面目猙獰的鬼影,老頭驚駭無地睜大了眼睛。

兩個厲鬼衝到老頭面前,一個奪走了老頭手的槍,一個將老頭制住,將他扭在地。

“想不到你挺能跑的,居然躲在了這裏!”

秦巖一邊說,一邊笑眯眯地走到老頭的面前。

老頭沒有問其他的,而是直接問秦巖:“他們兩個是什麼東西?莫非是傳說的幽靈嗎?”

國外將鬼魂稱爲幽靈。

秦巖點了點頭:“算是吧!”

“你們聽到沒有,秦巖和魔鬼簽訂了契約,他們快去找神父來對付他!”老頭對着桌子的手機大聲吼起來。

原來老頭進了地下室後,立即打開了街道外面的監控設備。

他親眼看到秦巖神乎其技地躲過了兩個手下的狙擊,再加秦巖之前超乎常人的能力,他覺得秦巖肯定是地獄的魔鬼,所以提前打開手機將這裏的一切傳給了殺手組織總部的人。

在美國,神父和國內的道士差不多,他們也會驅鬼捉鬼。

只不過他們稱鬼魂爲幽靈,稱厲害的鬼類爲魔鬼,或者是撒旦。

聽到老頭的話,秦巖擰起了眉頭,從桌子拿起了老頭的手機。

“喂!你們好!”秦巖一邊和裏面的人打招呼,一邊念動咒語施展道術,準備將另一邊人的魂魄抓過來。

不過很遺憾,對方和秦巖相距在十公里之外,秦巖沒有將對方的魂魄抓過來。

“秦巖,我們已經知道你的死穴了,你等着十字架吧!”

對方囂張地大聲叫起來,以爲找到了對付秦巖的方法。

雖然秦巖和美國的神父沒有交過手,但是秦巖覺得他們應該很挫,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否則不會讓約克鎮的那個傢伙橫行半個世紀了。

“好!我等着你們!”

秦巖冷笑起來,眼滿是不屑。

“哼!”對方冷哼了一聲,掛斷了電話,沒有再和秦巖說話。

不過被秦巖剛剛收爲小弟的兩個厲鬼卻有些害怕。

他們生活在美國的土地,深知神父的厲害,那可是靈魂捕手,可以將他們抓住送進地獄。

看到兩個厲鬼的樣子,秦巖好地問:“怎麼?你們這裏的神父很厲害嗎?”

“天師大人,他們非常厲害!”

“有多厲害?”

“這……”兩個厲鬼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爲他們沒有和神父交過手,只是聽說神父很厲害。

“算了,估計你們也不知道!”秦巖擺了擺手,懶得繼續詢問,他伸出手按在老頭的頭,開始對老頭搜魂。

老頭心特別好,不知道秦巖要做什麼。

不過他很快發現,秦巖的手心涌出來一股強大無的力量。

這股力量像是無形的旋風,“嗖”的一下鑽進了他的腦海,並且在他的腦海形成了一股強大無的風暴,將他所有的記憶席捲一空。 老頭的記憶很快進入了秦巖的腦海。

讀完老頭的記憶,秦巖驚訝無,他萬萬沒有想到,殺手組織的架構這麼龐大。

從東半球到西半球,從南半球到北半球,幾乎都活躍着殺手組織的身影。

除了殺手,他們的內部員工居然高達一千多名。

如果算殺手,他們的人員居然達到了八千多人。

在他們的組織裏面,分爲內勤和外士。

所謂的內勤,是負責聯絡生意,並且爲殺手提供方便的員工;所謂的外士,是負責殺人的殺手。

在整個組織裏面,其一百多名內勤人員都待在美國,因爲他們的總部分佈在美國的三個城市。

一個是拉斯維加斯,一個是亞特蘭大,一個是紐約。

其紐約是一號總部,負責整個美洲以及歐洲的殺手業務。

拉斯維加斯是二號總部,負責整個亞洲的殺手業務,包括東亞、東南亞、亞以及西亞。

亞特蘭大屬於三號總部,負責澳洲、非洲的殺手業務。

一號總部的成員最多,達到了整個殺手組織的一半。

二號總部的成員站到了總成員的八分之三。

剩下的八分之一都是三號總部的成員。

其被秦巖抓住的這個老頭是二號總部的一個負責人,他叫湯米。

在二號總部,還有另外兩個負責人,一個是女的,叫凱麗。

凱麗是一個金髮美女,她除了是二號總部負責人的身份外,她還有另外一個身份,著名的歌唱家,著名的電影明星。

另外一個負責人叫馬里奧,他除了二號總部的負責人身份外,也有另外一個閃耀的身份,他是拉斯維加斯一家賭場的老闆。

秦巖萬萬沒有想到,這些殺手組織的頭目居然都是非常有聲望的人。

“好啊!原來你們的兩個夥伴都是名人啊!一個是歌唱家,一個是賭場老闆。”

聽到秦巖電話,湯米的臉色在瞬間變得一片蒼白。

“你怎麼知道的?”湯米驚駭無地問,眼滿是難以置信。

“因爲我是魔鬼!”秦巖翹起嘴角露出一抹邪笑,然後掌心吐力震碎了湯米的三魂七魄。

湯米的瞳孔在瞬間擴大,眼神也在瞬間渙散,隨後身子一歪倒在了地。

秦巖深吸了一口氣,拿出一張符紙貼在湯米的身,然後念動咒語向符紙指去。

“轟”的一聲,符紙在瞬間無火自燃,同時也點燃了湯米的屍身。

這是秦巖最新剛剛領悟的滅屍咒,可以將死者的肉身化爲灰燼。

以前毀屍滅跡的時候,秦巖一般請李天霸幫忙,從今以後秦巖再也不用麻煩李天霸了,只需要一個滅屍咒下去,可以滅掉死者的屍身了。

看到秦巖大顯神威,兩個厲鬼嚇得肝膽俱裂。

慕容雪菡飄到他們兩個面前,嚇唬道:“記住了,千萬不要背叛我家主人,否則他的下場是你們的下場。”

說罷,慕容雪菡展示了一下實力。

感受到慕容雪菡鬼王的實力後,兩個厲鬼嚇壞了,立即頻頻點頭,同時表示以後絕對不敢背叛秦巖。

剛纔看到慕容雪菡的時候,兩個厲鬼還有點小心思,想等秦巖不在的時候和慕容雪菡套套近乎,說不定慕容雪菡也是崇洋媚外的女生,會躺在他們的胯下。

他們沒死之前知道,只需要花很小的代價可以將亞洲女孩搞到手。

但是現在打死他們也不敢了。

其實這兩個男鬼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爲的確有這種現象。

很多亞洲女孩覺得國外的月亮圓,爲了拿到綠卡,爲了去國外過幻想的生活,心甘情願地躺在老外的胯下。

“走!我們去找凱麗!”

秦巖轉過身,沿着樓梯走到了臥室裏。

“主人,您不先去把李天霸找回來嗎?”慕容雪菡問秦巖。

這個問題秦巖也想過,不過爲了趁熱打鐵,秦巖準備先去幹掉凱麗和馬里奧。

畢竟李天霸那邊不着急。

李天霸又不是人,在約克鎮裏面呆一兩個月也不會死。

至於那些奄奄一息的警察,秦巖才懶得去管呢!他們州警都不重視,他一個外國人沒有必要腆着臉去幫忙。

更何況秦巖之前去過一趟警局,是他們不相信。

秦巖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慕容雪菡,慕容雪菡想了想,覺得秦巖做的很對。

凱麗現在住在蘭特維奧國際大酒店裏面。

蘭特維奧雖然主業是酒店,但是在酒店裏面也設有賭場、洗浴、按摩、表演等娛樂設施。

秦巖走到半路,覺得這樣過去很容易打草驚蛇。

既然拉斯維加斯是殺手組織的二號總部,那麼在拉斯維加斯肯定有很多他們的眼線。

“主人,你爲什麼停下了?”慕容雪菡好地問。

“雪菡,這樣吧!我一會兒靈魂出竅,你附身到我的肉身,用來吸引殺手組織的眼線,我則帶他們兩個去找凱麗和馬里奧!”

秦巖想到了一個聲東擊西的辦法。

聽到秦巖這樣說,慕容雪菡眼前一亮:“主人,你好厲害啊!居然能想到這種辦法!”

“好了!這樣定了!”

秦巖一邊說一邊念動離魂咒。

不一會兒,秦巖的魂魄從肉身飄出來,和慕容雪菡打了一聲招呼,帶着兩個厲鬼向蘭特維奧國際大酒店飄去。

慕容雪菡附身到秦巖的身,操控秦巖的身體走進了一家奢侈品商場。

來到蘭特維奧國際大酒店,秦巖沒有走樓梯,帶着兩個厲鬼沿着酒店外牆筆直地向樓頂飛去。

凱麗住在蘭特維奧大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裏。

一分鐘後,秦巖飄到了總統套房窗戶外面。

窗戶裏面拉了窗簾,密不透風,秦巖什麼都看不到。

在秦巖準備穿牆而過的時候,窗戶裏面傳來了“哦!我的天哪”的聲音,再加那“嗯嗯啊啊”的喊叫聲,秦巖大概已經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想不到你臨死了還能享受一次魚水之歡,也算是天在眷顧你吧!

秦巖飄進總統套房,看到一男一女正在表演赤膊大戰。

在秦巖準備動手的時候,兩個厲鬼不約而同地攔住秦巖,同時大聲地央求起來:“天師大人,讓我們看看他們愛愛好不好?凱麗可是我們心的女神啊!” 聽到兩個厲鬼的話,秦巖睜大了眼睛。

他沒有想到這兩個傢伙這麼逗,居然想看凱麗和別的男人愛愛。

不過凱麗的確是人間尤物,即便此刻身無寸縷,依舊是那麼的靚麗照人,再加她那銷魂的聲音,即便是秦巖也忍不住有些衝動。

秦巖乾咳了一聲,尷尬無的說:“你們兩個至於嗎?”

“至於啊!”兩個厲鬼點了點頭,滿眼期盼的看着秦巖,希望秦巖不要動手。

“天師大人,只要你能讓我們看完凱麗,我們以後絕對忠心耿耿的跟着你。”

其一個厲鬼大聲說。

另一個厲鬼點了點頭,表示和剛纔厲鬼站在同一戰壕。

聽到他們的話,秦巖搖了搖頭,覺得他們兩個實在是太可愛了。

“好吧!那我滿足你們這個願望吧!”

秦巖說罷,轉過身坐在了沙發。

凱麗停下來,轉過頭好的問她身後的猛男:“達令,我剛纔好像聽到有人在說話,你聽到了嗎?”

猛男豎起耳朵聽了聽,搖了搖頭說:“沒有啊,我什麼都沒有聽到,親愛的,咱們還是繼續吧!”

“等一等,我怎麼總覺得有種不祥的預感,好像今天要出事似的。”

“親愛的,你想多了,咱們怎麼會出事呢!”猛男笑着將凱麗推倒,準備繼續衝刺。

突然,猛男停下來低下頭看着自己的肚子,他的肚子插着一把匕首,匕首的手柄攥在凱麗的手。

凱麗轉過身笑眯眯的看着猛男,挑逗的說:“達令,舒服嗎?”

說罷,凱麗握住手柄來回轉動了一下。

隨着凱麗的攪動,猛男的肚子被攪出一個窟窿,鮮血像噴泉一樣從他的肚子狂飈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