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劍芒!

在眾目睽睽之下,眼睜睜看著他手中的長劍幻化成六把懸浮在身體周圍,看起來就像….

「卧槽,那個傢伙是劍仙在世吧?!」

這一幕連路過的旁人都不忍吐槽到。

他們還在拿著武器打生打死,結果突然蹦出來一個能夠御劍的玩家,這就跟見了鬼似的。

好似。

他們在一款武俠網游里遇見了一個修仙的高手。

根本就不在一個次元里。

「等…等下!」

拿著長槍的那個玩家看見更是為止一驚。

本來以為對方只是一個猥瑣小偷而已,結果反手就是如此酷炫的技能,想想先前他們的朝鮮簡直就是愚蠢至極。

只可惜,秦昊的動作並沒有停下,輕輕的動了動食指,其中一把幻劍瞬間沖向那名玩家。

噗呲!

頓時,那人直接倒在地上。

。 本想說說曖昧話,消遣掉這無聊夜色,但秦雲卻一個沒忍住,造了一場掌聲如雷的山間春雨。

第二天。

數道御旨已經下達,召回帝都述職的將領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此事,自然引起了諸多朝臣的議論。

本來不是早朝的日子,御書房外,卻來了排成一條長龍的大臣們。

鄭如玉在寢宮那是將嘴皮子都磨破了,也說不動秦雲更衣去御書房。

最終,硬是交易了一番,落了個下不了床的代價,她才將秦雲勸起,去了御書房。

秦雲選擇性的接待了一些大臣。

關於提前召官員回帝都述職的事,他隨便找了些理由,搪塞了過去。

昨夜平湖詩會。

將進酒,青玉案等逆天的詩詞,以雷霆之速,正在極快的震驚整個大夏。

許多讀書人,許多詩人,將秦小布視作了「神」!

御花園裏。

魏徵跪地,繪聲繪色的跟秦雲講起昨天詩會的事,就好像這老頭在那裏親眼看到了一樣。

將「秦小布」是吹的是上天不落,地上不長。

「陛下,此人必定是人才啊,最重要的是有報效朝廷之心,將那一眾讀書人說的是無地自容!」

「以老夫看,陛下應該招募此人,入朝為官!」魏徵嚴詞道。

秦雲跟豐老對視一笑。

「魏愛卿啊,你先坐下,咱慢慢聊。」秦雲讓人給他遞了一把凳子,省得這老頭太激動,暈了過去。

「招募賢才,朕確實有此意願,畢竟朝廷現在太缺人了,宰相,各部侍郎等等都未有提拔。」

「但朕看,這個秦小布就不用招了。」

魏徵兩眼一瞪,鬍鬚亂顫:「陛下,不可啊,您看看這些詩,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

「有讓人震耳發聵之能,如此人才,怎可流失?」

秦雲腦門一疼,若是說此人就是自己,這魏徵老頭的古板勁上來,多半又要指責自己不合規矩,私自出宮。

「那好吧,此事就交給魏卿你了。」

魏徵臉色立刻就變好了。

「另外,陽春書院的顧春棠朕也要重用,還有三大書院的能人賢才,都給我統計一下,朕有意提拔。」

魏徵拱手:「老臣遵旨,老臣替天下讀書人謝過陛下了。」

秦雲親自扶起他,這老頭七十多歲了,忠心耿耿,就是嘴臭了一點。

才坐一會,他就忍不住,說要儘快去招納賢才了。

秦雲應允。

等他走後,駐馬城來了加急快訊。

一封密函被秦雲打開,是蕭翦親手書寫。

「陛下,明溫所部已盡數歸降,沒有發生任何戰鬥,按照您的指示,未有責罰。」

「臣查到,金吾衛的人曾秘密來過駐馬城,之後,便發生了假傳聖旨的事。」

「臣追查司馬圖家眷,已經掌握證據,即刻回帝都。」

看完,秦雲手掌捏拳,冷笑連連。

「狗東西,朕就知道這事跟王家脫不掉干係,正好,將你王家軍方勢力一掃而空!」

「陶陽!」秦雲大吼。

「卑職在!」

「你立刻跑一趟,找到青龍衛燕將軍本人,告訴他,即日起密切關注金吾衛動向。」

「之前安插進去的斥候眼線,可以動用了!只要王明敢起兵,殺他個片甲不留!」

「是!」

陶陽一凜,立刻退下。

「喜公公,讓兵部尚書,趙恆來見朕!」

……

快要入夜。

趙恆才從御花園匆匆離開。

他未走宣武門,而是秘密走的大豐門,走出皇宮,他回頭一看,老臉嚴肅,忍不住呢喃道:「要發生大事了啊!」

御花園。

禁軍來報:「陛下,郭大人已經順利到達帝都外十里路了。」

「嗯,很好,估計現在也進城了吧,朕要親自去迎接!」

秦雲站了起來,剛走出沒幾步。

又有禁軍慌慌張張的來報:「陛……陛下,不好了!」

「郭大人的車隊遭遇大批黑衣人襲擊,城中禁軍反撲出去,才打退了黑衣人。』

」但…郭大人身負重傷!「

秦雲怒了,一把掀翻了石桌上的各種糕點。

「混賬東西,這個時候了,竟然還敢逞凶!」

「王渭,又是你在報復嗎?!」

秦雲咬牙切齒,指著禁軍:「去,派遣宮中最好的御醫前去治傷,若郭大人有閃失,那麼所有人都不用回皇宮復命了,自己找棵樹上吊!」

禁軍嚇得冷汗直冒:「是是是……」

「陛下,稍安勿躁,近一些的州府將領就要進帝都述職了,咱們等到那個時機動手,才是上上之策,以免地方叛亂。」豐老上前安撫道。

秦雲深吸一口氣,咬牙道:「罷了,新賬老賬一起算。」

「朕也不急這一天,只是這王渭氣煞我也!」

……

王府。

燈火通明。

正堂內從未像今天這麼死寂過。

王渭頭髮白了一些,老辣的目光望着天上烏雲,久久沒有說話。

王明從外面衝進來,臉色蒼白,冷汗直落!大喊道:「父親,不好了,賬本真的被盜了!」

聞言。

王渭的眸子深處,閃過一絲難看,然後他緩緩閉上了雙眼,幽幽道:「老夫就知道,就知道是我們自己出了大問題。」

「否則皇帝又怎麼會連夜召集各州府將領,回帝都述職呢?太突然了。」

「老夫想不通,賬本究竟是怎麼被偷的?」

王明徹底慌了神,一手抓住王渭的袖袍:「父親,現在怎麼辦?怎麼辦?您快想想辦法啊!」

「這賬本肯定是到皇帝的手上了,他一拿到,咱們就沒活路了,趕緊想想辦法啊!再晚,禁軍就來府上了。」

王渭被吵的頭疼,蹙眉厲聲道:「閉嘴!」

「皇帝既然召眾將領回京述職,那就是怕他們作亂,他們一天不到京城,皇帝就一天不會動手。」

「還有時間!」

聞言,王明稍微的安心了一些。

他硬朗的臉上突然浮現一絲狠辣:「父親,咱們起事吧,不能再等了!」

「趁著皇帝還在佈局,咱們搶先出手,穩定大局才對!蕭翦也沒那麼快回帝都,只有青龍衛和禁軍在,我的金吾衛就可以解決!」 王野看着周玉,一臉認真的朝周玉開口道:

「接下來,我來駕駛飛機,讓你們安全回到地面。」

「你要駕駛飛機?」

周玉看着王野,看向王野的目光中,很是質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