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快麻溜地將他帶走,我還要回去休息會兒呢!這大冬天的,鼻涕都快要出來了。」

秦穆然揉了揉鼻尖,說道。

「是…..」

知道是因為陳再功以後,金斷空心裡那叫一個「萬馬奔騰」。

拜託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麼大喘氣,知不知道真的會嚇死人的啊!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知道了秦穆然是真的打算放過他了。

金斷空對著陳再功的那些保鏢,說了句后,便是自己帶著兩個弟子離開了,至於其他的人,則是緊急將陳再功送往了醫院。

原本熱鬧的盛康集團樓下,再次恢復了平靜。

「然哥,威武!」

「然哥,牛bplus!」

…….保安部的眾人看著秦穆然,紛紛起鬨道。

秦穆然果真還是那個秦穆然,一如既往的牛掰,一如既往的摧枯拉朽,一如既往的不服就是干!

「看什麼熱鬧!將這裡收拾一下,工作去!」

秦穆然瞪了他們一眼,頓時一個個身軀一震,連忙開始忙活了起來。

「秦大哥,我是不是又惹禍了?」

莫輕舞雖然現在在別人眼中看起來,越來越像陸傾城那般冷艷讓人退避三舍,可是只有在面對秦穆然的時候,她才會展現出小女生的那一面。

或許,母親和哥哥的離世,讓莫輕舞已經沒有親人了,在她的眼中,秦穆然就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沒有!倒是我莽撞了,萬一那小子還不錯,是個可以託付的人呢。」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秦大哥,你不要開我玩笑了,我對他真的沒有什麼感覺。」

莫輕舞臉色一紅,有些害羞地說道,如同犯錯的小女孩。

「傻丫頭,下次遇到合適的,秦大哥給你介紹,既然強子不在了,我就是你的大哥,你的事我可是放在心上的!」

秦穆然用手揉了揉莫輕舞的頭,寵溺地說道。

雖然他很明白這個丫頭的心,但是秦穆然不想禍害莫輕舞,這樣不僅對不起她,更對不去死去的好兄弟莫文強。

秦穆然這個舉動看起來很是親密,此時的他全讓忘記了不遠處的車裡副駕駛上還坐著一個呢。

陸傾城看著秦穆然這個樣子,眼中充滿了寒意。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不得不說,秦穆然踏入化勁之境以後,這個感知能力也是強大了很多,瞬間便是感覺到了那一股冷冽的寒意。

「嗯?」

秦穆然順著殺意看去,自然是對上了陸傾城的目光。

「我了個大草!」

秦穆然在心裡暗罵,剛才只顧著裝逼收拾陳再功和金斷空他們了,一時嘚瑟,全然忘記了陸傾城還坐在車裡,自己剛才跟莫輕舞那麼的曖昧,豈不是…..想到這裡,他忍不住倒吸了幾口涼氣。

「秦大哥,你怎麼了?」

莫輕舞注意到了秦穆然的異樣,疑惑地問道。

「沒….沒事。輕舞啊,這外面怪冷的,你快回部門去吧!別凍著了!」

秦穆然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道。

「啊?」

莫輕舞一愣。

「快回去吧!我還要在這裡監督這群小王八蛋們工作呢,把這裡收尾下。」

「啊….好。」

莫輕舞點點頭,她也著實感覺有些冷,轉過身,便是向著盛康集團內部走去。

秦穆然四下看了看,確定沒有人以後,如同做賊一般,嗖的一聲,便是躥到了瑪莎拉蒂上面。

「老…..老婆….」

秦穆然臉上堆著笑,那諂媚的樣子,像極了愛情。

陸傾城冷眼瞥了下秦穆然,似乎周圍都是空氣一般,全然不理。

秦穆然注意到陸傾城這個樣子,知道她是生氣了,連忙接著道:「老婆,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那是哪樣?」

「我和輕舞你還不知道嗎?我就把她當親妹妹看,我倆關係純潔的不能再純潔了!」

秦穆然解釋道。

「哦?是嗎?是挺純潔的!怒搓你的狗頭!」

陸傾城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在秦穆然的頭髮上面憤怒的揉搓著。

「老婆,手下留情,疼….疼….」

秦穆然疼的齜牙咧嘴。

「本來發量就少,你再這樣,我就真的要地中海了!」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道。

「地中海正好,讓你接著出去撩妹!」

陸傾城瞪了秦穆然一眼,道。

「我…..」

秦穆然話還沒說完,陸傾城已經打開了車門,走了下去。

「今晚你就睡沙發吧!門別想進了!」

撂下這麼一句話后,陸傾城向著盛康大廈里走去,留著秦穆然一個人頂著被陸傾城糅搓的凌亂頭髮,一臉懵逼。

這女人,怎麼這麼狠心! 趙小川是不是適合的領導者?趙小川有沒有領導者的才能?

這樣的問題,凌風,崔美美,成浩都沒有仔細考慮過。

他們之所以選擇趙小川,不過是從心底裏無條件地信任葉楓的選擇。

因爲是葉楓的選擇,所以他們才潛意識的讓趙小川成爲不知火的社長。

所以崔美美在迎新晚會上不顧別的目光衝上舞臺,葉楓會費好大力氣替代李大爺在宿舍值班,凌風會耗費幽光浮沙來試探趙小川。

然而當成浩提出這個問題時,他們才幡然醒悟自己從一開始就忽略的問題。

“成浩,你突破到玄冥境了?”

正當氣氛陷入沉默時,凌風驚叫一聲。

衆人轉頭望去,發現此刻的成浩已經渾身被黑色地獄火包裹起來,身體周圍一朵朵黑色火焰蓮花不斷地圍繞着他,同時向着周圍的空間擴散着出一圈圈透明的波紋。

“打破信仰,玄之又玄,成浩突破信仰境,成功進入到玄冥境了?”

崔美美震驚的叫道,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趙小川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威壓從成浩身上傳出,眼中充滿了警惕。

尤其是他看到成浩身上圍繞的朵朵黑蓮時,心中竟然冒出一股飢餓感。

“這是怎麼回事? 重生校園:帝少,很會撩 我怎麼覺得那些黑蓮似乎很好吃的樣子?”

趙小川情不自禁的嚥了咽口水,但隨即身體竄出一股橘色的火焰,也將他包裹起來,將他變成了一隻大火炬。

渾身漆黑火焰的成浩和渾身橘紅色火焰的趙小川遙遙相對,趙小川腹中那種飢餓感瞬間被渾身滾燙的炙熱感所代替。

“唳~”

“吼~”

黑色火焰組成一隻蟒形怪物盤旋在成浩的頭頂,橘色火焰組成一隻飛禽鬼物橫在趙小川身前。

兩隻怪物隔空對視,齊齊發出一陣巨大的嘶吼聲。

豪門小寵妻:闊少的一品夫人 結界開始顫慄起來,一道道裂縫在周圍的空間顯現,原本漂浮在空中的黃符也突然間開始燃燒起來。

凌風臉色大變,立刻衝到崔美美的身前。

“鬼道四十九之一——防禦!”

凌風輕喝一聲,身上的飛出點點星光,一個半透明的將崔美美和他本人籠罩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崔美美面露驚恐,急聲問道。

凌風沉聲道:“成浩體內的地獄火本來就是不輸與不知火珍貴靈體構成的,兩者間本來就相對!”

“成浩精神力突破到玄冥境,體內的地獄火發生了異變,卻也激怒了趙小川體內的不知火!兩團靈體互不相讓,現在正在角力,而最糟糕的是,結界支持不了多久了!”

崔美美驚聲道:“結界?不行,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這裏發生的事情,我們必須制止他們兩個!”

“憑藉着我們的境界恐怕已經制止不了了!”凌風說道,同時心中也有些苦澀。

他之前還和成浩是同等境界,可是現在成浩卻走在了他的前面,這讓他心有些嫉妒。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麼?”崔美美焦急的問道。

凌風道:“沒有辦法,除非他們自己放棄!”

崔美美眼中一亮,然後在凌風驚訝的目光中衝到了兩人中間。

“你們不要打了,好不好?我們彼此都是沒有惡意的,我們不應該成爲敵人!”

崔美美張開雙臂在場地中間,大聲的吼叫着,想要制止雙方。

“吼~”

“唳~”

兩隻火焰怪物微微一頓,再次激烈的吼叫起來,並且慢慢向着前方探去。

凌風看到雙方飄飛的火星離崔美美臉龐不足兩尺,心中暗罵崔美美太過魯莽了,剛想要上前保護崔美美,但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場中膨脹的火焰怪物即將接觸到崔美美時,立刻消散在空中,場中露出了趙小川和成浩的身影。

此刻的趙小川和成浩閉這眼睛微微喘息着,額上佈滿了冷汗,身體也在微微顫抖着。

“剛纔發生了什麼?”

凌風驚訝的看着眼前一切,眼中透露出不解。

“終於控制住了!”趙小川心有餘悸的看着場中的崔美美。

Www☢ tt kan☢ ¢ o

“差點釀成大錯啊!”成浩微微嘆息道。

氣氛再次凝重,崔美美忽然怒道:“你們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麼?”

趙小川和成浩無奈的搖搖頭,異口同聲道:“我們也不想啊!”

“到底怎麼回事?”凌風一愣,隨即開口問道。

“我沒想到我會突然突破!”成浩的回答很是簡潔,然後看向趙小川道:“剛纔抱歉了!”

趙小川一怔,沒想到成浩會道歉,但他即刻發現成浩身上的氣質似乎有了改變。

以前的成浩給他一種陰冷的感覺,但是此時的成浩身上就混合着一種水和火的結合體,有種剛柔並濟的氣質。

崔美美和凌風也顯然發現了成浩的變化,但是他們並不好奇。

因爲玄冥境本身就是一種很玄妙的感覺,進入到玄冥境的人氣質、思想會發生一種奇妙的變化。

“沒什麼!剛纔我也有做的不對的地方!”

趙小川不是不知進退的人,既然對方已經道歉,那麼他也不必緊緊抓住不放。

崔美美和凌風聽到兩人的對話,心底鬆了口氣。

“那麼繼續我們前面的對話吧!”成浩然忽然說道。

婚途洶洶:你出軌我再嫁 三人的目光再次投向了他,成浩說道:“之前我說過,我們沒有自己的思想,不過是在堅信着葉楓的判斷而已!”

崔美美和凌風微微點頭,成浩轉頭看向趙小川道:“而且我還說過趙小川不是普通人!”

趙小川眼中露出疑惑的目光,有些不解!

成浩道:“事實上確實是如此!尤其是經歷了剛纔的事情,我更加能夠確信我的判斷! 不甘 因爲不知火在趙小川的身上!我堅信這是成浩的選擇,而且它本身就是證明趙小川不是普通人的重要原因!”

“對啊!不知火在趙小川身上,那不就說明趙小川就是葉楓的繼承者麼?”崔美美恍然道。

凌風微微皺眉,但總覺得有什麼不妥,但隨即鬆開了眉頭,微微點頭,贊同了成浩的說法。

“等等!這就是你們主要選擇我的理由?就是因爲我擁有不知火?”

趙小川覺得三人肯定是瘋了,居然這樣輕易就將那麼龐大的組織交給他。

“沒錯,就是這個理由!不過這個理由足夠了!”成浩出聲道。

崔美美上前道:“趙小川,你就不要再猶豫了!成爲不知火的領導者纔是你正確的選擇!”

凌風微微點頭,用充滿期翼的目光看着趙小川,道:“如果你不放心的話,我們三人可以立下鬼誓,消除你的疑慮!”

“鬼誓?”

趙小川、崔美美、成浩驚訝的看向凌風,但隨即崔美美和成浩重重的點頭,承認了凌風的提議。 這一夜,秦穆然過的很是痛苦。

這才回來了一天啊,就已經被打入冷宮,抱著一個枕頭,可憐巴巴的在家裡的沙發上面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自己不過剛剛醒來,陸傾城已經從樓上走了下來。

看到秦穆然,陸傾城瞥了他一眼,道:「今天你就別上班了,剛從外面回來,好好休息休息。」

說完,陸傾城便是拎著包走了出去。

秦穆然睡眼惺忪,還沒有反應過來。

「老婆這是在關心我?不生氣了啊?我的天,太好了,終於不用一個人睡沙發了!這日子,實在是太可憐了!」

秦穆然看著那還沒有恢復原來形狀的冰冷沙發,感動的那叫一個熱淚盈眶。

或許只有真的感受到了艱苦的日子,才會明白原來日子的幸福。

秦穆然連忙換了身衣服,洗漱好了,便是來到院子里。

今天中海的天氣還是不錯的,少見的冬日暖陽,陽光照射在身上,有些舒服。

秦穆然站在院子中央,閉上眼,感受著周圍微微吹來的涼風。

「呼!」

突然,秦穆然一手探出,腳向著一側傾斜,馬步扎穩,腰,胯,腳,三點合一,一拳轟出,前方的空氣挨著這一擊拳勁,微微晃動,好似水滴滴落湖面泛起的漣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