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聖族,那不重要,我只想告訴你,殺了我,你的虎騎兵會損失一半,百萬大軍至少也會損失殆盡,這裡是山脈之路,可不適合虎騎兵和大軍作戰,卻是這萬獸的疆域。」楚莫離平靜的說道。

秦羅望著山頭,忽然發現了天空的赤鵬獸,似乎明白了一切,便說道,「既然連家小姐這麼信你,我也只能選擇相信,不過到時候出了事情,你一個人擔著。」

「虎騎兵,護送連家小姐出山脈之路,另外通知帝都,就說連家小姐已經找到。」

「是!將軍!」

「對了,還有你這個百夫長,回到帝都後去軍部報答,官職先從千夫長坐起,三年試用期,如果合格,本將軍會酌情提升你為萬夫長。」秦羅看了看一直低著頭的百夫長,暗嘆一聲便轉身離去。

大軍開拔,赤鵬獸回到地面,接走了楚莫離和南洛,在虎騎兵的護送下,一直狂奔如帝都。

回到帝都之後,連心兒回到連家勢力範圍內,楚莫離便說道,「救命之恩以後再報,欠你一枚九星轉命丹,到時候一起還你。」

「你現在就要走嗎?我擔心有人會對你不利。」連心兒擔憂的說道。

「可是和你呆在一起會更危險,殺你或許會考慮很多事情,可是若想殺我,太簡單了,所以我還是選擇和你分開最好。」楚莫離說完便帶著南洛離開了帝都寶器店。

赤鵬獸再次隱匿,沒有選擇跟進城,有了連心兒作保,帝國撤去南洛的通緝令,不過此刻的南洛卻成了無數天才心目中的女神。

高挑的身材,巧奪天工的臉蛋,獨特的王者氣息,如今依舊成就玄師境,束身戰袍隨風擺動,吸引無數王公貴族的眼神,尤其那柄長槍,讓她有了男兒般的豪氣,卻又有女神般的魅惑。

「看來女人貌美,就算這亂世之間,照樣可以吃得開啊。」楚莫離看著婀娜多姿的背影,嘖嘖說道。

「我吃得開是靠我的實力,而不是美貌,怎麼?你當初就是為了我的外貌才和我打招呼的么?」南洛大眼一瞪,惡狠狠的問道。

「不敢,當初我只是好奇,你一個小家族的人,怎麼可能有這麼高深的槍術,當初甚至以為你是上古神人轉世,不過現在看來,不太可能,否則也不可能被撼天宗那樣的四品宗門無聲無息的給捉住了。」楚莫離訕笑道。

「你在嘲笑我么?別以為你能打敗姬重就可以打敗我,惹火我了,我在你屁股上刻下『南洛到此一游』,讓你無時不刻的想起我。」南洛一想到自己被人無聲無息的捉住,臉色臊紅,不禁怒道。

「咳咳……咱們現在還在危險之中,我要提升到玄師境,不過最近手裡缺乏點銀子,咱們去市場上瞧瞧,淘點寶貝,順便再鑄造一些丹藥,讓我們的修為都提高些,我們聯手,相信就算有玄宗境強者出手,也可以逃命吧。」楚莫離連連說道。

二人金童玉女,行走在大街上,回頭率絕對是百分之百,不少天才即便不是紈絝,都想上前搭訕南洛,不過南洛除了和楚莫離獨處的時候是個女人,其他時候,楚莫離還真看不出她哪點像個女人了。

夜晚,大唐帝國-軍機處,秦羅處理外所有的事情,獨自一人行走在街道上,黑影在月色的映射下越拉越長。

街道上已經沒有了人,秦羅鬢髮被風吹亂,一縷寒風讓他止住了腳步。

「滾出來,以後再敢這麼跟著我,我讓你有來無回!」秦羅殺氣四射,四周的空氣被凝固,空中的樹葉都被禁止。

「少爺問你為何不按照他的指示去做?他讓我告訴你,他很生氣,後果很嚴重。」秦羅後方出現一個被黑衣裹的嚴嚴實實的人,聲音沙啞,連男女都看不出。

「被楚莫離破壞了,百萬大軍和虎騎兵全部知道我找到了他們,我如何下殺手?難道你們準備在戰場上和我兵戎相見嗎?」秦羅冷笑道,在戰場上,他有著絕對的自信,任何人都無法阻擋他的腳步。

「那殺了楚莫離應該很輕鬆吧?少爺說明天不想再看見楚莫離。」那黑衣人再次說道。

ps:看見那麼多推薦票和人打賞,都覺得頓時來精神了,以後三更妥妥的,該爆發了,瞬間感覺自己萌萌噠

… 街道上空無一人,四周形成了無形罡氣,聲音傳不出五米遠,二人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那殺了楚莫離應該很輕鬆吧?少爺說明天不想再看見楚莫離。」那黑衣人再次說道。


「你家少爺換尿布是不是也要我幫忙?一群廢物,想殺楚莫離自己動手,還有,我秦羅不是誰都可以指揮的,我和你們只是在交易,若下次再敢和我這麼說話,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秦羅說完便拂袖離去。

黑衣人沒有說話,死死的盯著秦羅的背影,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狂風一吹,他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此時此刻,楚莫離為了安全,依舊和楚莫離住進了一間房內,大唐女神被一個男人睡了,傷了無數男人的心,一夜之間多少男人對楚莫離起了殺心。

不過楚莫離可不敢睡了南洛,別說睡了她,就算靠近她,赤火槍便會頂在她的咽喉之上。


前半夜楚莫離睡覺,後半夜最辛苦,楚莫離自然不會讓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女人去守夜,哪怕這個女人比男人都強悍。

楚莫離望著窗外,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到怎麼才能從這次漩渦中全身而退,現在看來,撼天宗那樣的都成了小不點,和大唐帝國還有連家比起來,什麼都是渺小的。

「玄宗境巔峰的強者不可能對我們出手,他們最多會出動玄宗境初期修為的強者,或者大部分都是玄師境的人,我和南洛聯手,玄師境巔峰強者不會對我們產生威脅,現在最主要的是把我們兩個人的修為提升到玄師境五重以上,若是能夠購買到極品鎧甲,這次能夠活著走出帝國的希望就會更大了。」

楚莫離暗暗思考,計算著自己身上的錢財,保命手段,最後的底牌,發現前景真不容樂觀。

楚莫離望著熟睡中的南洛,只有這個時候她才會露出這副嬌柔的面容,一個再強大的女人,都是因為沒有安全感,強逼自己,把自己偽裝成那麼強悍。

南洛亦是如此,只可惜生為女人,再堅強也選擇可以依靠的肩膀,所以哪怕在這樣危險的關頭她也不願離開。

「把你牽扯進來,真是不該,可是現在放你離開,你又能走多遠呢?」楚莫離自嘲一句,便開始修鍊起來。

一夜無事,楚莫離帶著南洛狂奔於市場之間,開始購買大量的材料和丹藥,以備不時之需。

「咱們去寶器店,連心兒這次受了我這麼大的恩惠,對於這樣的白富美,咱有好處不能不要,是不是?」楚莫離二人逛到寶器店,頓時笑道。

「怎麼?你還想吃軟飯不成?」南洛嘲笑道。

「咳咳,吃軟飯到不至於,不過咱們去買東西,她至少可以給我們打對摺吧,或者賒賬,以後還便是。」楚莫離乾咳道。

「貪圖女人的便宜,這可不是你的作風。」南洛沒好氣的跟著楚莫離走向寶器店。

「這話說的,為了你的安全,別說面子,生命也可以拋之不顧,用她家暫時賣不出去的寶貝武裝你,值得,絕對值得……」楚莫離淺笑,雖然南洛知道這只是男人的甜言蜜語,可是還是很開心的笑了。

楚莫離的到來,連心兒很快得知,當看到南洛的時候,臉色稍稍有些不自然,不過久經商場的她掩飾的很好,隨即將二人引入雅間。

「今天怎麼選擇來我這了?你不是說在我這裡不安全嗎?」連心兒幽幽問道。


「無事不登三寶殿,我來自然是想買點好東西了,防身的好東西,可不要小氣,我可是為了你才招惹到這麼大的因果。」楚莫離義正言辭的說道。

「大唐帝國的好東西的確不少,不論是丹藥,兵器,防禦鎧甲,都有上等貨色,不過這樣的價格,恐怕你還真買不起。」連心兒公事公辦,絲毫沒有打折的意思。

「先賒賬,以後雙倍還你,最多給你打個欠條。」楚莫離摸了摸鼻子,訕笑道。

「賒賬?我寶器店從來不賒賬,就算大唐皇帝來了,也是一分價錢一分貨,空手而來,自然要空手而歸,我可不能為了你破例。」連心兒聳聳肩毫不客氣的說道。

「投資在我這,不會讓你失望的,好好考慮下,若有條件可以提,我們可以慢慢談。」楚莫離沉聲說道。

「你想買什麼?」連心兒考慮一番,起身問道。

「防禦型鎧甲兩件,長槍,適合南洛用的,戰刀,最好是大開大合的那種,我喜歡,丹藥么,最好能有像九星轉命丹那樣層次的,差一點也無妨的。」楚莫離提出了理想中的配置。

「九星轉命丹,你就別想了,我連家根本不對外賣,而且我們也不賣丹藥,至於鎧甲和長槍以及戰刀,我倒是有幾件不錯的,我帶你們去看看。」連心兒起身走出了雅間。

三人走向第三區,寶器店向來都分作三區,每一區內的兵器價值都不相同,第三區的兵器絕對是令玄宗境垂涎的存在。

「赤龍槍,龍散人所用的槍,當年他憑這桿槍打遍玄聖以下無敵手,已經有八百年的歷史了,自從龍散人死於玄聖雷劫之下后,這桿槍一直保存在寶器店內。」

「赤龍槍殺氣太重,重五百斤,全是萬年寒鐵打造,很少有人可以使用他,所以價格標到了三萬上品玄晶石,也沒有賣出去。」

「不過赤龍槍握在強者之手,每一擊都重若十萬斤,可開山劈石,破碎山河,握在大將軍之手,一人可抗千敵,無人可以擋住其一擊!」

連心兒來到一柄看起來像龍一般的長槍前,槍桿筆直,卻透著陰寒的氣息,槍身上紋著兩條龍,栩栩如生,好像要活了一般,欲要衝天而起,不過槍內散發出濃郁的煞氣,看來這桿槍吞噬過無數人的屍骨。

南洛輕輕握住長槍,玄力運轉,赤龍槍發出龍吟聲,整個第三區都清晰可聽。

「的確有點重,不過若是賒賬給我,價格會怎麼樣?」南洛雖然很喜歡,不過卻不想連心兒趁機敲詐楚莫離,所以表現的極為平淡。

… 「的確有點重,不過若是賒賬給我,價格會怎麼樣?」南洛雖然很喜歡,不過卻不想連心兒趁機敲詐楚莫離,所以表現的極為平淡。

「說實話,這桿赤龍槍煞氣太過濃郁,再加上太沉重,不過若把這桿槍拆了賣寒鐵,都不止三萬上品玄晶石,不過族內的煉器大師很反對這麼做,因為這桿槍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主人,否則它的價值遠超三萬上品玄晶石。」

「不過既然是南洛妹妹要買,但是又是賒賬,所以價格會有所提升,五萬上品玄晶石,三年之內交付,推遲一年,價格翻一倍,楚莫離你看怎麼樣?」連心兒微笑道。

「真不愧是連家七小姐,真會做生意,不過若我連命都保不住,還要錢幹嘛,同意了。」楚莫離面不改色的說道,好像五萬上品玄晶石就像五萬下品玄晶石一樣好賺。

上品玄晶石和中品玄晶石兌換比例是一比十,中品和下品比例亦是如此,五萬上品玄晶石可就是五十萬中品,五百萬下品,足夠一支十萬人的軍隊活上半年了。

「莫離,算了,這桿槍挺重的,還不如赤火槍用的舒服,沒必要為了它花費那麼多,而且三年時間我可賺不了那麼多,除非我去搶。」南洛搖了搖頭道。

「拿著,這總是一次活命的機會,賺不到那麼多就給我做貼身丫頭,工資用來還債,」楚莫離看出南洛是心疼自己,不想被連心兒左右,所以心底格外的開心,不禁打趣道。

連心兒面色微微一沉,不過還是選擇繼續帶著二人深入,裡面的每一件寶貝都價值連城,看的楚莫離和南洛眼花繚亂,不禁暗嘆連家的富裕。

「開雲甲,我連家半步聖品玄氣大師的巔峰之作,大唐國內只有五件,每一件都價值連城,單價遠超十萬上品玄晶石,現在有一件在當今太子身上,還有一件被無名人士買走,還有一件穿在聖宗首席大弟子龍蘇身上,剩下的兩件在此,不過這兩件寶貝不賒賬,需要楚兄你拿一樣東西來換。」連心兒沉聲說道。

「哦?我怎麼不知道我身上還有這麼值錢的東西?」楚莫離詫異的反問道。

「先不著急問什麼東西,先給你介紹下關於開雲甲,開雲,顧名思義,就是可以開闢天空白雲,換句話說,就是它是消耗上品玄晶石的,在這個裝置內裝一些上品玄晶石,可以讓人御空飛行,速度堪比玄宗境中期急速飛行,但是消耗上品玄晶石的速度更快,一般人支付不起。」

「看見這羽翅了嗎?只要你開啟開關,羽翅就會出現,關閉了,它就是護身內甲,柔軟,無比,質量很輕,但是防禦性卻是極強的,就算玄宗境強者偷襲,也可以抗住他們三擊,而保證你們毫髮無損。」

「三擊時間,足夠你們開啟羽翅逃之夭夭了,怎麼樣,喜歡嗎?」連心兒笑了笑,自信的說道。

「直接說吧,想用這兩件開雲甲從我這換取什麼東西?」楚莫離直視連心兒,彷彿要看穿她的內心。

「你身上十滴精血,百滴普通的血液。」連心兒果決的說道。

「你瘋啦?連心兒,你若不想賒賬只管說,何必用這樣的方式拒絕?」南洛冷冷的掃視連心兒一眼,隨即拉住楚莫離的手,沉聲道,「我不允許你這麼做,精血不是普通的血液,十滴足夠要你的命了。」

「你這是在擔心我嗎?」楚莫離握緊了南洛的玉手,彷彿碰到了溫水,那麼舒服,甚至不想鬆開。

「少給我貧嘴,這件事我不答應,十滴精血加上一百滴普通血液給了她,你都不用別人來殺,直接就掛了。」南洛甩開楚莫離的手冷聲說道。

「哈哈哈……」楚莫離大笑一聲,伸手把南洛拽到自己身邊,俯視著連心兒道,「看見了么,還是知道心疼男人的女人可愛,更讓我歡喜,不過嘛,我還是想換開雲甲,不過你不能要的太多,不然她就不答應了,還有,你要我的血做什麼?」

南洛掙扎幾次,可是楚莫離的肉身力量遠非別人可以比擬的,掙扎幾次掙扎不出去,索性安靜的立在一旁等待著連心兒的最終價格。

「對摺,不能再少了,我必須給家族一個交代,這些血用作煉器,不會用作其他用途,你放心好了。」連心兒也覺得自己有些過分,不過她知道楚莫離的血絕對非同一般,更何況這是以物換物,誰也不曾吃虧。

「兩滴精血,三十滴普通血液,換你兩件開雲甲和兩萬塊上品玄晶石,你絕對是賺了,而且今天只能給你一滴精血,明天給你第二滴,你若同意,我現在就可以和你換。」楚莫離咬牙說道。

霸血龍脈,上古第一體質,精血所蘊含的奧義價值連城,可是為了能夠活命,他在所不惜。

「三滴精血,我允許你第三滴精血在你離開帝國的時候交給我。」連心兒想了想,便定下了最後一個價格。

「好……」楚莫離無奈點了點頭,可是南洛卻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腰間,表示非常生氣。

很快,連心兒便拿來兩個玉瓶,楚莫離逼出一滴精血和十滴普通血液,臉色瞬間蒼白了許多,一滴精血,代表著他一成生機,再擠出十滴普通血液,讓他更加疲憊。

「莫怪我,這開雲甲不是我不想賒賬給你們,而是家族不允許,我能做的就只有這麼多,不過我可以給你提供丹藥,讓你在短時間內修復過來。」連心兒黯然,知道這次的事情瞬間就把二人的朋友關係推到了生意關係。

「無妨,你能做到這點我已經很感激了。」楚莫離苦笑搖了搖頭,深知這種大家族的兒女大多都身不由己。

楚莫離吞下一口丹藥,一炷香之後才恢復少許人色,讓南洛又氣又是心疼,她知道楚莫離肯定是怕自己受傷才會忍氣吞聲換這兩件寶貝,心底湧出一陣暖意。

「至於你要的戰刀,我知道有一柄刀很適合你,不過我並不知道等級,毀不掉,卻也很鈍,連普通的鋼刀都斬不斷,被封在庫房內,我帶你們去取,這件東西就算是我送你的。」連心兒為了不把楚莫離徹底推遠,選擇了再讓一步。

… 三人一路默默無言,連心兒為楚莫離提供幾枚上好的彌補氣血虧損的寶葯都被楚莫離拒絕,讓連心兒更加悲傷和無奈。

「對不起,只有這樣,你才能保命,而我在連家又有交代,希望有朝一日你可以明白我的苦心。」

連心兒握緊粉拳,心底一陣苦水翻湧,眼角的淚水在眼眶內打轉,不過還是忍住了,更不敢回頭,生怕楚莫離瞧見了自己的模樣。


三人來到第三區的最深處,門口站著兩個玄師境巔峰強者,手持神兵,身穿鎧甲,守護著一道大門。

「打開房間。」連心兒拿出腰牌,平靜的說道。

護衛看了看腰牌,便打開了這道黃銅鋼門,庫房很小,裡面竟然只有兩樣東西,一柄長約兩米寬兩尺的戰刀沒有半點色澤,立在一副鎧甲旁。

金色的鎧甲,蒼龍游浮在肩上,氣勢奪人,楚莫離一眼便看出了這身鎧甲的來歷,和秦羅身上的蒼龍甲一模一樣,而且品質絕對不地低於那一件。

「真是好寶貝。」楚莫離看著戰刀,猶如血脈相連,就好像是自己上一世的寶刀,體內的血液都隨之瘋狂奔流。

連心兒以為楚莫離說的是蒼龍甲,不禁微微笑道,「那是蒼龍甲,和秦羅將軍身上的那副是一樣的,他為了這件寶貝,可是威脅加利誘,才讓連家上層同意分期付款的,價值百萬上品玄晶石,相當於大唐國全國-軍隊的一年經費,能不好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