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這……這也太好看了吧。」

馮老瞪着眼前的小丫頭道。

不對,不是小丫頭了,是俊俏小公子。

只見秦臻換了一身男裝,是一襲灰色男袍,就很普通的布料,但是君緋色身軀高挑,加之容貌冷艷,不屬於那種小家碧玉型的閨秀,穿上男裝,那叫一個風度翩翩,她額頭上因為撞了大石頭而留下了疤痕,此時綁了一條髮帶,正好遮住了那道疤痕,贊一聲玉樹臨風,俊俏無聲不為過。

馮老瞧著,覺得君丫頭女扮男裝比他家大孫子好看多了,這麼一想,更覺得自家大孫子配不上人家了。

秦臻坐在車廂里,沖這馮老笑笑,她也準備了一個藥箱,此時打開,從裏面拿出炭筆,開始給自己的眉毛加粗,「我畫的丑一點,等到了秦家,您就說我是您的小徒弟。」

秦臻道。

她事事想的周全。

「小徒弟,老朽可是愧不敢當啊,老朽倒是想當你的徒弟。」

馮老嘆息道。

「您是前輩,我是一個小丫頭,怎麼能讓您當我的徒弟,馮老,您別說笑。」

秦臻道。

此時眉毛畫完,抬起頭來,又看的馮老一陣驚奇,「這這這,又變了樣,這是易容術啊?」

「這只是簡單的面容裝飾,以前我師傅教的。」

秦臻解釋道。

這會兒她用炭筆畫出了眉,又用灰粉遮掩了原本的膚色,這會兒便普通了許多。

「你師傅……真乃神人也。」

馮老看着面前換了一個人秦臻,嘖嘖出聲,搖頭感嘆。

秦臻沒接話,這種普通的易容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但她秦府閨房中藏起的那個小匣子裏有一張人、皮面具,那是師傅送給她的,那才真是以假亂真,是特殊材料煉製而成的,不是真的人皮,但是輕薄透氣,帶上之後就成了另一個人,前世,她出門問診,就是戴的這個面具,這一次她要把小匣子的東西通通拿出來。

這時候,只聽吁的一聲,馬車停了,秦家到了…… 「至高神獸?和普通的神獸有啥區別?」楚秦問道。

「至高神獸,一般屬於遠古神獸的後裔,它們體內的血脈,天生自帶百分之二十以上,比如娜兒和小金曾經組成的龍神,又比如不死鳥本人,它們生而強大,具有神王級戰力不說,而且成長空間和成長速度極大,成為至高神的可能性,是普通神獸的一萬倍!」生命神王解釋道。

「這麼狠!」楚秦微微一驚道,「等等,生命,我體內也有百分之三十的青龍血脈,是不是意味著我也能成長為至高神?」

「什麼?你有百分之三十的青龍血脈?」生命神王微微一驚道。

「嗯,對啊!」楚秦回道,「生命,你和我那個之後,就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什麼變化?」

「啊,原來我體內多出來的血脈,是青龍血脈!」生命神王微微作驚道。

「不然,你以為呢?」楚秦微笑道。

「我還以為,是體內的血脈變異了!」生命神王回道,「楚秦,倘若你真的擁有百分之三十的青龍血脈,那毫無疑問,你將比常人有一萬倍的幾率,成為至高神,不過楚秦,你有青龍血脈的事,一定不能隨便張揚,特別是少用一些青龍血脈的能量!」

「為什麼?」楚秦問道。

「因為你的羽翼沒有特別豐滿。」生命神王回道,「在虛空宇宙之中,有些組織特別的毒辣,專門滅殺有至高神潛力的人!」

「這麼噁心!」楚秦眸子一凝道。

「嗯!這群人,害怕至高神對他們的權威造成威脅!」生命神王點頭道,「有很多擁有至高神潛能的人,都被他們殺害了!」

「好,我以後收斂一點吧!」楚秦點頭道。

他本人倒是不害怕,他害怕的是,這群混蛋,盯上他的女人們。

「嗯!楚秦可以了,讓鏡兒醒過來吧!」生命神王看著藍鏡兒說道。

「好!」楚秦聞言,動用神力將藍鏡兒體內的封神針,重新吸了出來。

「咳咳……」不多時,藍鏡兒一陣咳嗽聲之後,蘇醒了過來。

「鏡兒,你醒了?」楚秦微笑道。

「楚秦,我怎麼又無緣無故地睡著了!」藍鏡兒有些疑惑道。

「不是無緣無故!」楚秦回道,「是我和生命,特意將你擊暈的!」

「啊?」藍鏡兒微微作驚。

接下來,楚秦和生命神王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說上了一遍。

「這麼說,我快要死了,是你們還有師尊救了我?」藍鏡兒有些驚訝道。

「嗯!」楚秦點了點頭,「鏡兒,你放心吧,你體內的鳳凰火焰已經被壓制了,用不了多久魂力也會徹底恢復,你也能夠繼承神位了!」

「嗯……」藍鏡兒點了點頭,「那師尊呢?她沒事吧?」

「她沒事,而且,獲得了一次重生的機會。」楚秦微笑道。

「謝謝你,楚秦,還有生命姐!」藍鏡兒回道,「你們這段時間,肯定為我做了很多事吧!」

「哪有!」楚秦回道,「鏡兒,你不要多想了,安心休息一段時間吧!」

「鏡兒,這段時間,你就跟我住在一起吧。這樣我能夠每天為你治療身體!」生命神王說道。

「生命,不應該跟我住在一起嗎?」楚秦問道。

「跟你在一起,我怕你把持不住,讓鏡兒的身體,受傷更重!」生命神王莞爾一笑道。

楚秦和藍鏡兒立刻會意,露出了微微羞澀的神色。

因為虛弱,藍鏡兒很快地睡了過去,而生命神王替她蓋好被子之後,走出了房間。

「楚秦,你放心吧!」生命神王看著楚秦說道,「我一定會相顧好鏡兒的,鏡兒有任何的閃失,你都可以向我問罪!」

「我哪捨得向你問罪啊!」楚秦直接將生命神王,一個公主抱抱起!

「楚秦,你要幹嘛……」生命神王心率微微加速。

「你說呢!」楚秦回道,「我可是已經憋了一天了!」

「壞蛋……輕點,別像上次一樣,我走路都走不穩了!」生命神王回道。

「那不行,你太誘人了!」楚秦說著,將生命神王丟在了沙發上,褪掉浴袍在她渾圓的挺翹上拍了拍……

天亮了。

「這個壞傢伙……這樣,讓我怎麼照顧人啊!」生命神王從沙發上起身,一瘸一拐地走進了藍鏡兒的房間,口中微微嗔怪道。

而楚秦,則是神清氣爽地走出了生命神殿!

楚秦並沒有直接返回修羅神殿,而是來到了神界委員會大樓。

神界的秩序,依舊很安好,並沒有因為主神們的出走,而出現什麼紊亂的環節。

「神王!」

「神王!」

一路上,神官和巡天者,見到楚秦,無不為之招呼道。

楚秦來這裡,就是想看看,陰極星系,有沒有什麼反應。

不過,似乎並沒有。

於是,楚秦再度走出了大樓。

正在這時,楚秦的迎面,走來了一道極美的身影,此人金髮金眸,穿著一身金色的鎧甲,鎧甲包裹著那火爆完美的身材。

此人,走路之際,都是吸引了無數神官的目光。

「千音!」楚秦,叫住了此人!

她,正是曾經的天使女神,千音!

「楚秦神王!」千音,立刻朝著楚秦喊道。

「千音,你怎麼在這裡?」楚秦問道。

「過來找蕾婭!」千音回道,「不過,她好像不在!」

「這個時間,蕾婭這個懶鬼,應該在睡懶覺!」楚秦微笑道,「我帶你去找她吧!」

「好!」千音點了點頭。

隨之,楚秦帶著千音,一同走向了修羅神殿。

「千音,你原本就是斗羅大陸的神祗嗎?」楚秦主動開口,打開了話匣子。

「嗯!」千音點了點頭,「我算是斗羅大陸,最早一批成就神位的吧,楚秦神王,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沒有,我就是有些好奇。」楚秦回以一笑道,「你原本,是打算離開神界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是蕾婭!」千音回道,「蕾婭說,你一定會趕走毀滅神王的,所以我就留下來了。看來,她說的沒錯,楚秦神王,你大概是我見過最強大的人了吧。當初,在斗羅大陸,我對你動手,想想,都有些后怕!」

「后怕?」楚秦問道。

(本章完) 「林贊大哥他們畢竟都是宗門之人,我們要是對他們動手恐怕有些不好吧!」

聽了林贊,這話在看着他的眼神,李想心中隱隱的生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有什麼不好的,只要他們敢主動惹我們,我就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

林贊聽了這話絲毫沒有在意,擺了擺手,尋找著適合自己修鍊的地方。

「你們兩個給我滾一邊去,這亂石陣暫時由我們來訓練,你們去別的地方!」

正當臨戰,準備離開一道狂暴的聲音便響了起來,而這聲音的目標就是李瀟和黑影。

林贊聽了這話,皺了皺眉頭,走上前去還未說話,李想便開口對着那人挑釁之人說道。

「趕緊滾開,別人先來的這個地方憑什麼輪到你來,想搶就搶!」

那人顯然沒想到一向不如自己的李想,會突然主動找自己的麻煩,於是面帶嘲諷之意走上前去。

「這不是李少爺嗎?怎麼今天敢這麼對我說話了?」

「石虎,我勸你現在最好給我滾開,不然的話我們兩個都不客氣了!」

李想剛想說些什麼,龍天便走上前去提起自己的狼牙棒,指著那叫獅虎的人說道。

「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怎麼對我不客氣,別忘了你們兩個都是我的手下敗將,我覺得你們兩個綁一塊都未必是我的對手!」

石虎聽了這話不甘示弱,從自己的背後拔出那把厚重的戰刀在空中胡亂的比劃了兩下眼神,充滿了挑釁之意。

這話一出,二人不知該如何是好,本來想着靠自己的實力能夠壓石虎一頭,但現在看來那傢伙似乎有了新的突破,根本不怕。

「你們兩個後面去,這件事情我解決!」

林贊看了那挑釁的傢伙,知道李想二人絕對不是拉人的對手,於是輕飄飄的走上前去。

「今天這是什麼日子啊?怎麼自不量力的人這麼多?看來你們都想讓我試試我剛突破之後的實力是嗎?」

顯然這石虎剛剛突破,正想展示一下自己新的實力,改變一下自己在核心弟子當中的地位。

「蠢驢!」

林贊看着面前這不自量力的傢伙,蔑視的嘲諷著。

「你說什麼?信不信我殺了你?」

那石虎顯然沒想到林贊會主動向自己挑釁,戰刀硬生生的架到了他的脖子上問道。

林贊根本沒有被他的威脅感到有任何的恐懼,反而兩隻手指輕飄飄的夾着他那厚重的武器,隨即輕輕一掰,那在外人看起來堅不可摧的戰刀竟然吭的一聲斷成了兩半兒。

「就這個樣子,你怎麼跟我打?」

「我勸你還是換一個好點的武器吧,我一直在這裏等着你一定要回來!」

林贊故意用一種很做作的語氣對着石虎挑釁,眼神之中充滿了對石虎的不屑。

「我還聽說你自稱什麼核心弟子第三人,真的不知道第三有什麼好叫的,以我來看要得了個第三,自己都覺得丟人,還好意思叫出來!」

這話一出石虎的眼神中頓時充滿了憤懣之意,似乎下一秒就能將林贊生吞活剝一般。

「我說你聽沒聽見我說的話,聽見了就趕緊去做,別在這裏打擾我修鍊,滾吧!」

林贊似乎是故意要讓石虎主動出手,在場的人心裏都十分清楚的原因是什麼。

「看我不殺了你!」

終於在一番番的林贊的言語挑釁之下,使虎拿着斷掉的戰刀,朝着林贊劈了過去。

龍天二人知道林贊的實力也沒有太大的心理波動,因為他知道林贊對付面前的這傢伙簡直是輕而易舉。

下一秒二人發現,林贊根本沒有要躲開的意思,不禁一陣驚呼,想要出言提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