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石蠻將一切準備妥當,正準備取出乾糧時,神色忽的一動,滿臉都是被震驚之色取代。

就在剛剛,他的識海忽的一動,多出一些信息,讓得他滿眼驚訝道「難道試煉還可以中斷?」

「是否進入?」剛剛的一道聲音再次響起,同時在石蠻識海多了一個盤古盤和盤古碑的虛影。

「進入。」石蠻高興的回道,他當然選擇進去。

石蠻說完便安靜的閉上眼,等待著被吸進去,可等了一會,四周的空間依舊如初,並沒有發生異常。

「是否選擇進入?」那道機械的聲音再次響起。

石蠻沒有傻傻的開口說進去,而是講神識探入盤古碑。

哪知當他神識一接觸盤古碑虛影,異變突起。

本安靜的盤古碑虛影忽然生出一股巨大的吸力,紫光閃爍下,便將石蠻的神魂吸了進去,留下目光獃滯的身體。

石蠻神魂一震,還來不及做什麼,便感覺眼前一黑,被一股巨大的吸力扯進了盤古碑虛影里,隨之是一股天旋地轉的感覺。

但這樣的感覺很快便消失不見,石蠻便出現在之前的神秘廣場上。

石蠻剛落在廣場上,便感覺有種想吐又吐不出來的感覺,十分的難受。

望著再次出現在他眼前的廣場,石蠻強行壓下心中噁心的感覺,緩慢走向酒台。

此時櫃檯上空空如也,沒有了之前的瓶瓶罐罐,都是回到了石壁上的酒格子里。

等到石蠻走到酒台旁時,他這才看到一個有著酒槽鼻子的老者坐在裡面。

此人悠閑的坐在搖椅上,時不時的取下腰部的酒葫蘆灌一口,十分的愜意。

石蠻心中雖有諸多疑問,但見後者閉目養神,一時間又不好開口,但如果再不詢問,等到他被甩飛出去,又浪費了一個機會。

石蠻神色變了又變,最後神色自若的問道「前輩,請問這是哪?」 二人交談中,莫傾城等人也終於趕到了。

當看到莫傾城以及她身後帶著的那批鼠巢弟子后,張伊萍深刻認知到,自己救得這名青年,身份有多麼不凡。

尤其是當她看到莫傾城對於雪昊的關心程度之後,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這傢伙肯定就是特工,待在這女的身邊就是暗中保護她的,看倆人這情況,應該到了中期,已經在一起了吧?』

要是雪昊知道這女的現在還有這種想法,一定會哭笑不得。

聽完雪昊的解釋,莫傾城單獨將張伊萍叫了出去。

病房外,莫傾城拿出一張卡,遞了過去:「張小姐,雪先生已經跟我說了你為他做的事情,真的非常感激,這裡面有五十萬,除去醫藥費,剩下的算是對您的感謝。請你務必收下。」

「多,多少?五,五十萬……」張伊萍愕然的看著眼前的銀行卡,隨後一把搶了過來:「那就謝謝了哈。」

見狀,莫傾城抿唇一笑,並未流露出其他情緒,反而稱讚道:「很少見張小姐這麼洒脫的人,我叫莫傾城,是洛神學院的副校長,日後有需要幫助的地方,可以來找我,這是我的聯繫方式。」

接過莫傾城的名片,張伊萍又鬼使神差的問道:「喂喂,我多問一句哈,你跟雪昊,是不是已經到了同居的地步?」

「啊?」莫傾城一愣。

旋即苦笑道:「張小姐您多想了,雪先生是我朋友,也是我的恩人。」

「是嗎?」張伊萍喜上眉梢,小聲喃喃道:「那就是說我還有機會咯?」

這話旁人聽不到,但莫傾城卻是聽得很清楚,不過她也無法插手雪昊的感情,只好乾笑一聲,提醒道:「據我所知,雪先生還是單身。」

這話讓張伊萍美眸一亮,她咧嘴大笑道:「哈哈,謝謝莫校長提醒啦。」

「好了,張小姐,時間緊迫,我們要走了。有緣再見。」莫傾城伸出手,誠懇的說道。

「嗯嗯,有緣再見。」張伊萍忙不迭的伸出手握手道。

回去的路上,莫傾城一直忍俊不禁,看的雪昊連連搖頭:「你是不是跟那女孩兒說什麼了?」

莫傾城笑吟吟的看著他,回道:「沒說什麼,就是告訴他雪先生還是單身。」

「……」

雪昊無言以對,翻了翻白眼,躺在床上假寐了起來。

莫傾城可不管這個,自顧自的道:「那女孩兒挺洒脫的,也很真實,我覺得跟雪先生很般配。」

「莫校長,你不關心你的父親,卻來關心我的感情生活,是不是有些多餘了?」雪昊冷冷的質問道。

莫傾城一愣,旋即歉意的回道:「抱歉抱歉,我只是覺得那女孩子挺有意思的。」

眼見雪昊有些生氣,莫傾城也不再調

侃,真誠的問道:「昨晚的事情,梁先生跟我說過了,現在可以確定的是,我父親已經被轉移,兩輛裝甲車分別到了兩個地方,六號車進了伊濱區的盛海大廈地下停車場,應該進行了第二次轉移。」

「九號車到了高新區一棟別墅內,目前並不確定是否進行了第二次轉移。」

聞言,雪昊思慮片刻,回道:「放心吧,等老大回來,鼠巢弟子會再去探查一番。」

莫傾城點頭道:「如此,傾城便先行謝過了。」

……

宋氏集團,宋辰宇辦公室。

今天,宋氏集團來了一位不速之客,他的到來,讓所有知道眼前洛陽城局勢的宋氏集團員工頓時緊張了起來。

辦公室內,龍千鈞和宋辰宇相對而坐,後者親自為其泡茶,整個辦公室,安靜的只有宋辰宇泡茶的聲音。

在經過一番繁瑣的泡茶過程后,宋辰宇終於停了下來,遞給龍千鈞一杯香茗,他先發制人的詢問道:「龍老大此次前來,是為了虞公子吧?」

「是,也不是。」龍千鈞抿了一口香茗,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宋辰宇,繼續道:「虞公子的身份,想必趙家已經告訴宋少了,不知宋少作何感想?」

「我能有什麼感想?我就是個打工的,怎麼處置虞少,要看趙家的意思。」宋辰宇淡淡的笑道。

「哦?若真是如此的話,宋少又怎會在這裡跟龍某喝茶?」龍千鈞笑眯眯的看著後者。

宋辰宇一愣,旋即問道:「龍老大有話不妨直說,這裡沒有外人。」

龍千鈞瞥了一眼天花板牆角的攝像頭,淡笑道:「既然宋少覺得無妨,那龍某就直說了。」

「洗耳恭聽。」

「宋少已經承認,宋氏集團已經成為趙家的附庸,所以趙家怎麼說,你們就怎麼做。龍某想知道,若是趙家讓宋家殺了虞天行,宋家照做嗎?」龍千鈞笑吟吟的看著宋辰宇,玩味的問道。

宋辰宇思慮了兩秒,回道:「若是趙家當真要殺了他,那就說明已經做好了跟虞家開戰的準備,既然如此,又有何不敢殺?」

「趙家有沒有做好準備龍某不知道,但龍某很確定,宋氏集團還沒有做好正面與虞家抗衡的準備。」龍千鈞淡淡的分析道:「趙家一旦和虞家開戰,一定是曠日持久的戰爭,而在這個過程中,宋氏集團能扛得住虞家的報復嗎?」

「換句話說,趙家旗下有很多附庸家族,趙家會為了宋氏集團,分出更多的精力去抵抗虞家嗎?」

宋辰宇想了想,答道:「若當真到了那一天,我相信趙家更不會拋棄我們,若是虞家對我們小輩出手,而趙家不管不問的話,那我們這些成為趙家附庸的家族,又有何存在的意義?」

「我相信,趙家有聰明人

,不會不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

龍千鈞嗤笑一聲,道:「可你要明白,宋氏集團,跟其他附庸家族可不同。」

「你們,殺了虞慎思的親兒子,殺了虞家的少主子!」

聞言,宋辰宇淡然一笑,回道:「龍老大多想了,這不是還沒殺呢,我們所談的,不過是趙家要決定殺了虞天行之後的事情,但眼下,趙家還沒決定殺了他呢。」

「是嗎?」龍千鈞笑問道:「既然不準備殺,那留著做什麼?」

「誰知道呢?」宋辰宇聳肩道:「或許,當個人質?只要虞天行在我們手中一日,虞家就不敢對我們動手,不是么?」

「這塊燙手山芋,宋氏集團是當真不想丟掉?」龍千鈞反問道。

「燙不燙手的,也要等日後才知道,總之當下,我宋氏集團是肯定不會丟的。」宋承宇笑道。

(本章完)李小強說着,轉頭盯着林婉婷揮了揮手,轉身就朝門口走去。

他現在要快點邁入神境,時間不能再拖了。

等他踏入神境,那他就能夠掌控一切了,到時候,他李小強就可以將一切控制在掌心。

李小強轉身就朝外面走去,剛走到了門口的地方,李小強的眼睛中,射出了精芒,只見李小強的右腳猛然蹬地,身體猶如炮彈般,直接竄出了房間裏面。

李小強的速度實在太快,林婉婷都沒有反應過來,李小強就跑了出去。

林婉婷站在那裏,瞪大眼睛,盯着李小強……

《重言臨淵》第190章神格? 零號在與艾倫中士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將自己的價值對他展露無遺,同時還將自己最大的弱點也一併暴露了出來!

他明明白白的讓艾倫中士看清楚自己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古文字學博士,完全不具備任何自保的能力,零號就差在自己腦門貼上「請放心使用」的標籤了。

所以當艾倫中士明白了零號的真正價值后第一時間就派遣了一個排的老兵對他進行貼身保(監)護(視),而見對方做出這樣的安排后零號所謀划的最初目標也就基本達到了。

在零號那龐大的記憶碎片里有一句話他覺得非常有道理:「不要把任何人當作傻子來對待,無論你的目標做出何等愚蠢的行為也都必須將其看作是比自己更厲害的存在,既然想要利用目標那就先得做好被對方利用的準備,無法被自己掌握的力量沒有利用的價值!」

零號最初的目標雖然已經達到,但他也明白這個計劃其實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一旦充當自己保護傘的目標不再繼續對他進行保護,那麼到那時他自己將會陷入到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步,所以零號所投靠的對象永遠不止一家!

阿拉伯軍團,艾瑪迪烏斯聯合組織,正規軍這三股強大的勢力其實都是零號這位契約者渣男的備胎!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裏可不止阿拉伯才有古代遺跡的存在,同樣級或者類似的建築在人類還未涉足的區域裏還有不少。

可以說無論哪個勢力一旦擁有了零號這位世界上唯一能夠解讀古代火星文字的翻譯,他們就會比其他人領先「一小步」!

而美國宇航員阿姆斯特朗曾經說過的:「這是我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一旦任何勢力掌握了古代外星科技后稱霸世界的夢想幾乎可以說是指日可待,殲星炮喜不喜歡?突變生物兵器愛不愛?肉體永生的秘密香不香?征服世界的機會要不要?

當各大勢力對零號伸出橄欖枝時他幾乎是照單全收卻又沒有給任何一家肯定的答覆,直到觸發了隱藏任務后零號這才算得上是真正地抱到了一根無比粗壯的大腿,那條腿正是古埃及帝國(木乃伊軍團)的法老王!

如何選擇勢力也是一門學問並不是越強越好而是得要看誰最需要自己,摩登軍團的反叛動機疑點重重雖然是一個好老闆但是沒前途,而且好像跟他們合作的傢伙到最後都沒落到一個好下場。

零號發現自己與艾倫中士走散之後第一時間想的不是去找他們而是決定另謀出路。

阿拉伯軍團更不用說,零號連摩登軍團都看不上就更別說阿布爾.阿巴斯這位已經落魄的小老弟了。

艾瑪迪烏斯聯合組織雖然有錢有勢資源龐大,但是說到底還是像之前提到過的那樣,他們這群人搞搞科研還行至於打仗那還是算了,除非他們能把EVA或者高達鼓搗出來,那零號絕對會第一時間黏上去當舔狗。

其實火星人勢力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零號無法確認那些章魚佬的真正目的,而且對方的內部似乎也有階級鬥爭的存在,並不是鐵板一塊。

馬蒂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如果從一開始零號就投靠過去哪怕他有破譯古代火星知識的唯一性,對方估計也不會給予他多少好處,而且還隨時會有翻臉的危險!

主要原因還是這些章魚佬的硬實力超過了地球軍太多所導致,此時的火星人並不是無法完全摧毀地球,殲星炮之類的末日級武器它們並不是掏不出來。

毀滅世界和征服世界是兩碼事,一發殲星炮就可以摧毀整個星球但是那些古代火星人的遺產也就連渣都不剩了。

零號猜測火星人的最終目的是地球上的各種資源甚至包括了人類本身,前期通過支持摩登軍團向全世界開戰使人類不斷內耗快速削弱有生力量和科技水平,最後再跳出來以達到它們黑吃黑的目的,而這樣的結果必定是人類將會和數千年一樣再次成為火星人的奴隸。

零號的這個想法有證據嗎?有!法老王就是最好的證明,因為扎克本人就是數千年前這顆被火星人統治的星球里地位最高的奴隸之一。

用一個最恰當的比喻就是:哪怕是在死後,偉大的法老王扎克也還得替古代火星人當看門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