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功能傳承還要看接受符獸的自身資質條件和運氣,上等的資質符獸要是吃下傳承舍利丸極有可能全部接受功能傳承,在神品符丹的幫助下會非常強大。

顯然雙頭裂體獸的最初本體裂體爬蟲資質應該不錯,身體具備的功能很強悍,實力上也變得非常強大。

雙頭裂體獸的元神精華分泌就是一種奇異的衍生功能,只有符神皇才能殺死它,可見實力的強大了。

「呃,那種傳承舍利丸真厲害,比老子的萬獸改造池都厲害,媽的,要是老子能撿到幾顆傳承舍利丸就好了!」江帆不由的嚮往道,當然江帆知道傳承舍利丸只能是可遇不可求。

傳承舍利丸除了功能衍生外,最為令人眼饞的是蘊含神品符神丹,等於符神修鍊一樣,服下符丹實力實力級別可以提升。

江帆忽的想起一件事,自己施展金盡人亡時幾乎殺死了雙頭裂體獸,是它的眼睛閃出詭異的血色光芒后才化險為夷,那應該是具有護體法寶的特徵。

江帆趕緊加速讀取有關雙頭裂體獸的信息,很快震驚了,我靠,雙頭的元神空間中竟然有顆神秘的符球,是符球在雙頭遇險關鍵時刻才保護它的!

咦,怎麼沒有這顆符球的來歷?江帆搜尋了會發現雙頭的經歷中似乎有段空缺,不由的迷惑了,不解的問道,「雙頭,你的元神空間中怎麼有顆紅色的符球?」

「呃,主人,這個小的也不清楚,只記得在一萬年前小的無意中進入這孤陰黑煞之地的無盡沙坑被困,後來不知怎的暈厥過去,等醒來就在這裡了!」雙頭裂體獸一怔茫然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小的醒來后,不知怎的腦海中就有了守護那個放入消亡之閥岩石孔洞的使命,並等待金色的鼎出現,認有金色的鼎之人做主人,元神空間也多了那顆符球!」雙頭裂體獸頓了頓又道。

江帆驚訝無比,陷入沉思,孤陰黑煞之地真是詭異之極,雙頭裂體獸一不小心進入竟然就成了這裡的一部分了,看來是有人刻意安排的了。

尤其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指定等待金色的鼎出現,那設置孤陰黑煞之地人豈不是與金色的鼎有關?

江帆又是迅速的尋找雙頭裂體獸記憶中關於孤陰黑煞之地中的情況,發現除去周圍附近地形信息外只有唯一一條信息,但讓江帆后怕了。

出現消亡之閥,必須阻止三天時間不得讓消亡之水乾涸,三天一過,消亡之閥不回原地,不入消亡之源孔芯,孤陰黑煞之地將山河移位,地貌異變,符神有來無回。

我靠,真的被自己猜中了個大概,難怪雙頭裂體獸發現無法對付自己去死守岩壁上那塊大岩石了,這是想利用孤陰黑煞之地的玄機滅掉自己!

江帆不禁毛骨悚然,在這孤陰黑煞之地的一切似乎盡在被掌握之中。

咦,很奇怪啊,雙頭裂體獸自從來到這孤陰黑煞之地以後的信息極少,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讀取不到?

「雙頭,我怎麼不知道你在這裡相關的生活信息?」江帆奇道。


「不會吧,怎麼可能,你吸取了小的的靈魂精血球應該什麼都知道啊!」雙頭裂體獸一愣不通道。

「呃,除了你沒到這裡之前的事外,我只知道這周圍地形環境的信息,再就是阻止消亡之閥三天的信息,其他的都不知道了!」江帆皺眉強調道。

「怎麼會這樣,不應該啊!」雙頭裂體獸驚愕了。

「算了,先不說這個,雙頭,我來問你,你要是掉入消亡之水回如何?」江帆想了想懶得多想,乾脆的問道。

「呃,看來您真的不知道了!」雙頭裂體獸愕然。

「主人,消亡之水奇異無比,任何東西只要掉入就會消亡,不過小的卻例外,小的可以下去洗澡呢!」雙頭裂體獸得意的炫耀道。

「啊,消亡之水對你無害!」江帆驚呆了。

我靠,看來之前的想法還是行不通了,真的無法殺死雙頭啊,媽的,幸好老子有要有金色的鼎,不然真的無法收復雙頭,江帆感嘆自己的僥倖了。

「先給我的僕人傻蛋化解瞎眼之毒吧!」對雙頭裂體獸招手道,江帆雖然還有許多困惑但此時也無心去糾纏,覺得還是儘快獲取符印離開這個詭異是非之地,轉身走向自己設置的幻影迷蹤陣。

江帆撤掉幻影迷蹤陣,四條雙頭裂體獸裂體頓時與雙頭裂體獸從新建立聯繫頓時知道了一切,立刻迅速回歸合體。

黃富、趙輝、飛翼銀龍見江帆笑吟吟,雙頭裂體獸乖巧的側立在身旁先是驚訝隨即欣喜不已,猜到怎麼回事了。

「江帆哥哥,你收復雙頭裂體獸了!?」吳小雅畢竟對江帆還是不甚了解,忍不住驚訝問道。

「小雅妹妹,這還要問嗎,老大沒有辦不到的事!」還沒等江帆說話,趙輝搶著笑道。

「呃,主人,您一定是把沒有腳的蟲子了打得很慘收服,快跟小的說說經過!」納甲土屍眼睛看不見,幸災樂禍想當然的問道。

「瞎眼的傢伙,你放屁,本神獸沒有被主人打慘,本神獸是主動認主的!」雙頭裂體獸頓時對納甲土屍大為不滿糾正道。

「主人,沒腳的蟲子說的是真的?」納甲土屍一愣急忙問道。

「傻蛋,我是打了雙頭,但沒打殘它,雙頭也是真的主動認主的!」,江帆知道傻蛋吃虧不小,想看雙頭裂體獸的悲慘找心理平衡,但也不能亂說,簡單的應道。

「雙頭,傻蛋也是我僕人,他比你先,你叫他大哥,今後多多與他親近,要相處融洽!」江帆接著對雙頭裂體獸介紹叮囑道。

「傻蛋,現在雙頭是你小弟,一家人了,之前的不愉快就揭過,不要再計較了,雙頭剛來,一些東西還不懂,你要教導一下!」江帆又對納甲土屍勸誡道。

開始納甲土屍有些失望,之後又是面露喜色,嘿嘿,也好,咱是大哥了,輩分比你大,可以管著你,稍稍欺負你一下沒問題吧。

「傻蛋大哥,之前小弟多有得罪還請莫怪,我這就給你解毒了!」主人發話雙頭裂體獸自是服從,立刻對著納甲土屍歉意道,一邊長條身子落在他身上。

「呵呵,好說,雙頭小弟,咱們不打不相識,今後就是兄弟了,不過主人發話,這段時間你要聽我傻蛋的教導,不然不好為主人分憂了!」納甲土屍大咧咧地擺手,狡猾地笑著。

「嗯,那是自然!」雙頭裂體獸對著納甲土屍點頭,隨即細長的身子纏在納甲土屍脖子上,兩個腦袋對著納甲土屍失明的雙眼,「傻蛋大哥,我要解毒了!」一張口便吸在雙眼上了。

「什麼東西在我眼睛上,濕乎乎熱乎乎的,怎麼還有些臭味?」納甲土屍覺得雙眼上異樣奇道。

江帆、黃富、趙輝、吳小雅、飛翼銀龍沒想到雙頭裂體獸解毒方式竟然是吸吮眼睛,不由的一愣,也有些好笑,雙頭裂體獸的口涎正順著納甲土屍雙眼流淌下來。


「呃,看到光亮了,眼睛好了!」很快納甲土屍雙眼復明,驚喜道。

「我靠,難怪臭腥腥的,原來是你在猥褻老子的眼睛,還弄得老子一臉口水,死雙頭,你噁心不噁心啊!」納甲土屍立刻動手撥開在吮吸雙眼的事物一看,頓時一陣惡寒叫道。

「傻蛋大哥,只能這樣解毒的!」雙頭裂體獸有些尷尬悻悻解釋道。

雙頭裂體獸又是奇道,「傻蛋大哥,猥褻是什麼意思?」江帆、黃富、趙輝、吳小雅、飛翼銀龍都不由的哈哈大笑。

納甲土屍翻了翻白眼無語了,我靠,看來教導這個小弟多了項義務,就是好好普及一下一些與生理方面有關的知識了。

納甲土屍忽然上上下下打量雙頭裂體獸,很是好奇迷惑了,「咦,主人說雙頭是小弟,他就是公的了,可那玩意在那呢?」納甲土屍暗自好奇道。

「走,該去乾涸消亡之水了!」,這時江帆取出消亡之閥很是愜意的笑道帶著大家走向岩壁,收了個不弱於納甲土屍的僕人,接著就要去河床撿那些符印了。

江帆拿著消亡之閥去放入岩壁上那奇特的孔洞,消亡之閥才入四分之一,似乎被強大勁道吸入,消亡之閥迅速沒入消失不見。

大約三秒鐘后,孔洞中忽的金光一閃,一排金字影像出現。江帆、黃富、趙輝、吳小雅、飛翼銀龍、納甲土屍一看都是驚愕,更是心中拔涼。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今晚就兩更了。 消亡之水,周而復始,生生不息,消亡之閥入芯,消亡之水乾涸,乾涸時間只有三分鐘!

「我靠,廢了這麼大膽勁只有三分鐘時間啊,這不是耍人嘛!媽的,誰設定的時間,老子非要爆掉他的屁屁不可!」納甲土屍極為不滿的咒罵道。

「不是吧,三分鐘啊,哪能撿到多少符印?」吳小雅皺著眉鬱悶道。

「不管了,三分鐘就三分鐘吧,也足夠了,應該可以得到不少符印了!」驚愕片刻的江帆倒是很快恢復淡定,轉念一想笑道,他有符咒世界,意念發出收走的符印不說幾萬幾千顆絕對沒問題吧。

「主人,消亡之水乾涸了呢!」這時雙頭裂體獸忽然叫道。

江帆、黃富、趙輝、吳小雅、飛翼銀龍、納甲土屍急忙去看消亡之水,只見消亡之水不知何時已是乾涸,河床中露出大量的符印。

「我們快抓緊時間撿符印!」吳小雅急忙叫道,率先閃身跳入乾涸的河床,眼睛掙得老大去尋綠色的符神聖符印,一邊手也不閑著,在地上隨意的抓取符印就往符寶袋中放。


綠色符神聖最珍貴是最重點,但卻混雜在紅色符神人符印,黃色符神師符印,橙色符神靈符印中,四種顏色花花綠綠的有些撩眼。


在尋找的空隙中,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順便撿起身邊符印,就是沒有撿到綠色符印,其他的也順帶了,符神人符印價值一千玉花石,符神靈的符印價值好幾萬玉花石,都是不小的財富不能放過。

黃富、趙輝、吳小雅、飛翼銀龍、納甲土屍立刻也跳入河床趕緊撿,飛速雞啄米似的撿,抓緊時間,剛才大家發愣不知什麼時候消亡之水乾涸了,已經浪費了一些時間,時間就是財富。

「重點撿綠色符印,其他的也不要放過順帶一起撿!」黃富提醒的叫道。

江帆倒是沒有激動的跳下加入,而是無形元素法則風無影技能使出,瞬間消失出現在五十餘米外的河床中,與大家拉開距離,意念發出,「收!」

「咦,怎麼無效?」江帆一愣,竟是沒有一顆符印被收入符咒世界中。

江帆急忙又意念催動,依舊無效,頓時一驚隨即猜測到怎麼回事,大為鬱悶的罵道,「我靠,看來只能老老實實的動手撿了!」

江帆立刻動手去撿,一邊重點尋找綠色符印撿,一邊隨意的抓取身邊符印丟入符咒世界,果然符印順利的進入符咒世界。

黃富、趙輝、吳小雅、飛翼銀龍都在忙碌著,飛翼銀龍忽然叫道:「怎麼回事,大家都能撿到,我怎麼就不能撿起符印?」

原來飛翼銀龍跳下河床爪子去抓,意想不到的是符印竟然紋絲不動,驚愕之餘趕緊用力,依舊不動彈,用上全身力氣符印也紋絲不動,趕緊換過符印抓取,都是無果。

大家一愣,瞟了飛翼銀龍一樣驚訝道:「飛翼,你不能撿起符印?」

「呃,看來撿符印講究不少,看來不但只能用手撿外,還是只有人的手才能撿起了!」江帆也是一愣,接著驚訝嘆道。

「哎,我們就這幾個人能撿起到多少,三分鐘時間也太少了,這誰設定的時間啊,真是毛病!」吳小雅抱怨道。


江帆聽了頓時被提醒,我靠,老子怎麼忘了符咒世界里有不少人呢,趕緊意念發出讓符咒世界中的人出來一起撿。

不過湊巧很是遺憾,裡面人基本都處在緊張修鍊中不好打擾,便喚出正處在空閑中的李寒煙、梁艷、易盈楓、閻帥、楊雲等人出來幫忙了。

大約過去兩分半鐘時間,江帆覺得不能再貪心了,剩下的時間一定很少了,一旦消亡之水出來,有人被消亡之水沾到那可就麻煩大了,這個風險絕不能冒,東西雖好但也要有命在。

「好了,大家快上岸,消亡之水就要出來了!」江帆立刻順手抓起兩顆符印大聲叫道,接著閃身上岸。

大家都以江帆為馬首是瞻,河床中的符印還是那麼無數多,雖然不舍覺得,但還是聽話的快速奔跑上岸。

大約幾秒鐘后,只見乾涸的河床消亡之水迅速的冒出,很快恢復原狀了。

黃富、趙輝、吳小雅、納甲土屍、李寒煙、梁艷、易盈楓,閻帥,楊雲立刻拿出所撿到的符印交給江帆,江帆開始清點數量。

綠色符印一共八百六十五顆,橙色符印一千五百六十七顆,黃色符印兩千一百三十顆,紅色符印兩千五百二十七顆。

「哇,江帆哥哥,現在可以說你是符神界中符印最多的首富了,就是三大符神主加起來也絕不可能拿得出這麼多符印,尤其是綠色符印!」吳小雅驚嘆道。

「江帆,你太有本事了,從沒聽說過有誰進入孤陰黑煞之地得到過符印之事,沒想到你竟然能成功!」易盈楓看了看地上分類堆成小山的符印,有崇拜痴迷的看著江帆感慨道。

心中激動幸福無比,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能遇上江帆並成為他的女人,是符神界中最幸運的女人了。

「江帆哥哥,我能不能多那幾顆綠色符印?」吳小雅看著符印眼神中露出一絲貪婪之色要求道,她要失言了,覺得之前只要兩顆綠色符印太少了。

「咦,小雅妹妹,你不是說只要兩顆綠色符印的嗎?」江帆一愣驚訝地道。

「我靠,小雅妹妹,你怎的反悔了,不是說只在意歷練一下的嘛,要兩顆綠色符印只是順帶的!」納甲土屍不樂意的提醒道。

「撿到的綠色符印這麼多,我只多要幾顆沒啥吧,江帆哥哥,你別太小氣了!」吳小雅面色微微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知道自己理虧,扯著江帆胳膊搖晃著撒嬌央求道。

「你是誰,一個女孩子拉著江帆的胳膊想什麼?鬆手!」易盈楓這時才注意到吳小雅,一看不認識,見她姿色還行又是拉著江帆撒嬌頓時心中酸酸,不悅的上前斥道。

「呃,你是傲月宮的易盈楓姐姐吧,我是吳小雅,是江帆哥哥的患難之交,好朋友,拉著他的胳膊怎麼了,管你什麼事?」吳小雅一愣,也注意到了易盈楓,很快認出來了,有些不悅的回應道。

「哼,我是江帆的女人,江帆是我男人,你說怎麼不管我的事?還不鬆手!」易盈楓更是不爽道。

「呃,不是吧,你怎麼成了江帆的女人了!你不是司空明的未婚妻嗎?」吳小雅頓時驚愕不可置信了。

傲月宮與符神主司空無妄結親符神界誰人不知,只是要結婚的時候,易盈楓突然消失了,沒想到在江帆這裡。

「要你管,誰說我是司空明的未婚妻了,我又沒同意,那是我父親私自定下的,不管我的事,我願跟誰就跟誰,我就是江帆的女人!」易盈楓頓時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樣,跳了起來火大的叫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父親易傲風為了家族利益巴結符神主司空無妄,將自己許配給司空明,但與司空明沒有感情,又不屑司空明的人品,易盈楓心中是極不願意。

可父親的權威壓制,符神主司空無妄的強大,加上這種聯姻在符神界中司空見慣,易盈楓雖然不同意但胳膊扭不過大腿,還有易盈楓一直也沒遇上心儀的男人,只有無奈的默認。

帥氣的掉渣,智慧膽氣異於常人的江帆出現讓易盈楓感情世界變得鮮活,與司馬家的聯姻讓她很苦惱擔心,不可自拔很快陷入嘗到了愛情甜蜜后更是糾結痛苦不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