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着主持人宣讀比試者的名字,現場再一次沸騰起來。大漠刀郎早已經名滿天下,加上又是第一場比試,觀戰者的熱情怎麼會低?

沸騰聲中,大漠刀郎已經冷着臉站在了擂臺之上。他依然揹着那柄大刀。白布纏着刀身,讓人猜不透白布之下到底是怎樣一柄大刀。

“快去吧。”雷浩對離道,“別忘了師父的囑咐。”

離嗯了一聲,邁開步子向擂臺上走去。

當離到達擂臺之上時,全場的沸騰之聲戛然而止,卻而代之的是一種可怕的沉靜。

現場突然安靜下來倒不是因爲離給他們帶來了什麼驚訝的東西,而是他們知道比試即將開始,他們不想錯過這次精彩的比試而已。說是精彩,其實他們更多的以爲,這只是刀郎單方面的精彩。

而離,則在精彩的對立面,被打得很精彩。

“我們見過了。崑崙,離。”刀郎昨天給離的好感,讓離覺得刀郎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所以他一上臺就自報姓名,以表示對刀郎的尊敬。

“大漠刀族,刀郎。”刀郎回禮。

主持人見比試雙方見過禮,便朗聲宣佈道:“比試開始!”之後主持人飛身離開了擂臺。

主持人話音一落,觀戰衆人立刻又沸騰了起來。等待和期待,已經讓他們徹底興奮了。

只是,臺上的兩個人卻似乎沒有聽到主持人宣佈比試開始一般。

誰也沒有動。

只是盯着對方。

刀郎強壯高大的身形比離要顯眼許多,離一米七的個頭在刀郎面前足足要矮將近一個腦袋,加行,離沒有像刀郎那樣魁梧的身軀,這樣看起來離顯然要弱小很多。

“出劍!”刀郎的聲音非常低沉,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的聲音中有一種特別的威嚴。

離沒有動,而是同樣簡單回答道:“拔刀。”

刀郎也沒有動。


兩人對視一眼,掌上運力,下一刻,兩個人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接近。

砰!!

兩人手掌相接,重重撞擊在一起,一圈可怕的能量波動從二人掌間盪開,擂臺中央頓時出現一道裂痕。在二人手掌接觸的瞬間,二人的身體已經被反震之力帶着往相反的方向飛出,各自落在了擂臺的邊緣。

這一擊只是二人的相互試探。雖兩個人都沒有用盡全力,也有六成的元力注入其中。對方能接下,就說明兩個人的實力旗鼓相當。

這迅捷的一擊,頓時讓場下呼喊刀郎的聲音小了下去,更多的人卻對離刮目相看。

擂臺之上,兩個人神情都變得凝重起來。刀郎冰冷的面容此刻也閃過了一絲笑意,往擂臺中央走了兩步。

刀郎臉上的笑意一閃而沒,下一刻,那冰冷的面孔再一次出現在離的面前。刀郎右手緩緩往背後的大刀刀柄摸去,將大刀從他的背上解了下來。

他沒有將纏住大刀的白布解開,將纏着擺佈的大刀駐在地面之上,道:“該你了,拔劍!”

離緩緩往前走了幾步。手中光華一閃,一柄長劍已經出現在他手中。卻不是指天劍。在刀郎沒有亮出大刀刀鋒之前,離怎麼可能會使用指天劍呢?

指天劍是離的制勝法寶。

對戰之中,最忌諱在不知對手深淺的情況下將自己完全展露在敵人面前。

任何時候,有所保留纔不至於一敗塗地。這是八長老教導他的。

刀郎盯着離手中的長劍。那是一柄極其普通的長劍。越是普通的東西,刀郎越不會大意。所以當離手握長劍之時,他沒有譏笑,更沒有因此而輕視眼前的離。 “小心了。”刀郎提醒道。

下一刻,刀郎已經動了。他左腳前踏一步,擂臺的地面不禁顫抖了一下,在他腳掌周圍蕩起了一圈灰塵。足以見他這一踏是多麼用力。刀郎左腳踏出的同時右臂用力,那纏着白布的大刀已經被他提了起來。然後不見其如何動作,他身形一閃,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直奔離而去。

刀郎的速度之快,讓人咋舌。幾乎就在瞬息之間,他已經到了離的身前。達到揮起,一道白影迅捷向離斬來。刀郎的動作乾淨利落,但灌注在大刀上的力道卻大得驚人。

大刀斬下,呼呼的風聲就像要被撕裂一般在離的耳邊響起。

離心中一冷,有些驚訝,他沒想到刀郎出刀的速度會這麼快。離反應也不慢,雖然驚訝,但他很快已經做出了應對。腳下突然變得虛幻起來,踏着逍遙步已經閃了開去。

雖然躲避開了這一斬,但刀郎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手提大刀接二連三斬過來,陣陣破空之聲在耳邊響起,刀郎根本沒有給離還手的機會。刀郎的大刀一旦揮起來,便是接連連三,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離知道這大刀之上灌注的力道,也不敢硬接,只好靠着逍遙步不斷躲閃。

在刀郎斬下十餘刀未果之後,不知爲何刀郎的動作忽然停止了半秒。離一直在尋找刀郎的破綻,現在機會到來,離當然不會放過。

元力灌注長劍之中,長劍劍身頓時泛起一圈金、白呼應的二色光芒。

“你也小心了。”說罷,離的身形忽然一閃,幾道劍光閃過,長劍已經刺向刀郎的咽喉而去。

刀郎見長劍刺來,身形飛退,同時大刀橫檔。

叮!

長劍此在寬闊的刀身上,發出一聲響亮的金屬碰撞聲。長劍已經不能再前刺分毫。這時候刀郎後退的身形也已經止住,刀身之中灌入元力,頓時一股大力將離長劍從刀身上盪開。

wωw.тTk án.CΟ

離微微一笑,順勢將長劍收回,不過這時他也發動了下一次攻擊。


衆人沒有看清離的動作,只見突然擂臺之上出現了七個離。七個離圍繞着刀郎飛速旋轉起來。臺下崑崙弟子看到此番情景都已經驚呼起來。因爲,離此時施展的正是崑崙七十二劍法。

現在擂臺上一共幻化出七個離,說明他已經練到了第七層劍法。七層劍法在七十二劍法中自然算不上什麼,可是要知道這七十二劍法練習極爲困難,多少人窮盡一生也只能領悟到二十層左右。天資稍好三十層,四十層都極爲困難。但現在離已經練到了第七層,十六歲,這意味着什麼?

在場的崑崙弟子都不禁屏住了呼吸。

七個人影掐着不同的劍訣動起來,刀郎面色凝重起來。崑崙七十二劍法獨步天下,他當然看出了離施展的正是崑崙七十二劍法。

早在參加此次比試之前,父親就曾告訴過他。崑崙七十二劍法以快著稱,劍法凌厲,環環相扣,滴水不漏。正是大漠刀族的剋星。如果比試中遇上了崑崙弟子,無比用蠻力破之。

刀郎對父親的話銘記於心,想不到,第一場比試,就遇到了崑崙七十二劍法。

這時,離再一次動了。

七個人影從七個方向同時將長劍刺出,每一道劍光都指向刀郎的要害。

刀郎冷哼一聲,也不敢怠慢。一股巨大的元力灌輸到大刀之中,頓時濃濃的黃色光芒從刀身上迸發而出。刀身瞬間漲大一倍。原本就寬闊的刀身變得更加寬闊,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砰砰砰!

隨着刀身膨脹,那原本纏繞在刀身上的白布被撐破,碎成碎片,從空中飄落而下。

大刀刀身終於呈現在了衆人眼前。

那是一柄刀身極爲寬闊的大刀。刀身烏黑,刀鋒處寒光閃閃,就像死神的眼睛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光是這柄刀,已經讓對手有了幾分怯意。

說時遲那時快,刀身從膨脹到露出刀身只是一段非常短暫的時間。長劍刺到,刀郎毫不猶豫舞起大刀,頓時道道寒光從刀身上射出。

鏗鏗鏗!

刀劍相撞。

偏偏碎片射出,卻是離手中的長劍被刀郎大刀斬成粉碎。

此時依然握在離手中的,只是一柄殘破的劍柄。

長劍破碎,七個離合而爲一。飛速躍出,脫離了刀郎的攻擊圈。

落地,離的呼吸開始沉重起來。


這崑崙七十二劍法他還是第一次施展,運用不很嫺熟。加之刀郎那柄大刀卻是鋒利,長劍和那大刀一接觸,便被斬成了碎片。這還不是離最驚訝的地方。

離最驚訝的是刀郎揮出的力道之大,完全是他無法想象的。雖然之前離對刀郎的力道已經有了一定的預估,但現在看來他還是低估了刀郎的力量。方纔那刀不但斬碎了他手中的長劍,而且還震得他手掌發麻。

直到現在,他的手依然麻木。

方纔若不是刀郎只斬向了他的長劍,恐怕現在他整個人都已經被斬成碎片了。

離心中一陣後怕。心道:大漠刀族果然名不虛傳。

“刀名,斬風!”刀郎斬斷離手中長劍之後並沒有乘勝追擊,而是提着大刀,宛如一尊殺神一般立在那裏,盯着離。

“亮劍吧。”刀郎雄渾的聲音再次響起。

離站直身子,簡單說了一個好字。然後只聽一聲嘹亮的劍鳴聲響起,一柄金色長劍破空而來,光華閃耀,直接被離握在了手中。

“劍名,指天。”離輕描淡寫道。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指天劍一出現,現場頓時驚呼了起來。在場的都是各門各派精英,對劍的認識怎麼會少?不少人看到指天劍出現的那一刻已經知道了那劍的來歷。只是聽到離口中吐出指天兩個字的時候,他們仍是有些不敢相信。

指天劍!

失蹤千年的神劍,再一次重現人間!

那可是僅僅排在誅仙四劍之後的神劍啊!

霎時間,擂臺之下就像炸開了鍋一般,一輪紛紛。就是雷浩一行人,周玉峯,徐粼華等人也是滿臉驚訝。他們雖然見過離使用指天劍,心中也隱隱有些猜測,但現在親耳聽到離說出指天兩個字,衆人還是難以抑制住心中的驚駭。

驚駭之餘,也有些許的羨慕吧。

畢竟,那是一柄頂級的神劍,誰不心動呢?就是坐下的長老們,此刻臉色也變得鐵青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八長老門下的弟子書中竟然握着指天劍。如果八長老在這裏,一定會看到這些長老眼中的火熱與嫉妒吧。

不知過了多久,議論之聲小了下來,衆人的目光重新落在了擂臺之上的二人身上。如果說開始時支持刀郎勝利的人多一些,那麼現在,衆人心裏都已經沒有底了。

斬風對上指天,誰勝誰負,誰能說得清呢?

“全力以赴,不要有任何保留。因爲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也不敢保證。只希望不要傷到你。”刀郎靜靜道。說話間,他已經變成了雙手握刀,將大刀舉在身前,刀鋒向外,對着離。

“我也會全力以赴!”指天劍斜指大地,耀眼的金光從指天劍散發出來。龍族的力量在身體裏悄悄運轉,爆炸性的力量充滿離的每一個肌肉細胞,指天劍光芒也更加耀眼,其散發出的光暈有意無意的已經將離包裹在內。

風,不知從什麼地方吹來,擂臺上兩個人的衣襟被吹動,獵獵作響。

刀郎右腳擡起,重重踏向地面,頓時地面以他的落腳點爲中心龜裂開來。右腳落下,刀郎卻沒停下動作,再一次擡起右腳,重重踏下。這一次力道似乎又大了幾分,方纔龜裂開的小圓外圍,又多了一圈裂痕。

然而刀郎還沒有停下的意思,他右腳不斷踏下,踏地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當他踏下第十次的時候,整個擂臺已經完全龜裂開來了。

“來了!”刀郎擡起頭來,眼中閃過兩道金光。一股元力從他身邊盪開,頓時一陣狂風以他爲中心吹起,碎裂地面上的碎石被狂風捲起。

刀郎大刀空中輕斬,被狂風捲入空中的碎石立刻碎成石沙,隨着狂風在半空飛舞。

不一會兒工夫,整個擂臺已經被黃沙彌漫。視線之中再也看不到刀郎的身影。

擂臺之下,衆人只能看到擂臺之上一片迷濛,再也看不清擂臺之上的二人身影。

“狂暴風沙斬!”只聽風沙之中刀郎大喝一聲,大刀舉過頭頂,斬下。。然後離感覺一股凌厲的氣息將自己鎖定,強烈的能量波動如洪水般洶涌襲來,離知道,已經到了一決勝負的時候了。

他不敢再有任何保留。元力外放,指天劍似乎是感覺到了離的戰意,一聲嘹亮的劍鳴響起,離也動了。指天劍脫手而出,直衝天際,一道絢麗的金光衝破黃沙的籠罩範圍。

只是,當離準備沖天而起的時候,腳下一緊,像是被什麼抓住了一般,卻是動不了了。

怎麼回事?

狂暴風沙斬刀氣已經近在咫尺,離驚出一身冷汗,頭微微低下,卻見兩股黃沙不知什麼會後已經扭成一股沙繩,將他的雙腳死死纏住。 沙繩的力量非常巨大,離的雙腳被纏住,不能移動分毫。更不用說飛身而起了。

瞬息之間刀郎的刀氣已經到了離的額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