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秀才、納甲土屍等人閃到一旁,江帆伸左手去點女人雕像的肋下,那女人嘴裡立即噴出火焰。江帆早就提防了,他使出空間隔離,那火焰從身邊擦過,隨即江帆的右手抓住了女人雕像手黃色的里玉石盒子。

「嘿嘿,玉石盒子到手了!」江帆得意笑道。

「哦,大哥,這招好高明啊!」石秀才讚歎道。

接著江帆如法炮製,又從女人雕像手裡拿到那顆綠色的珠子,那綠色珠子,「哈哈,這兩樣寶物全部到手了!」石秀才喜悅地奔跑過去。

江帆拿著黃色盒子和綠色珠子,他感覺手裡的綠色珠子輕飄飄的,「這珠子為何這麼輕啊?」江帆驚訝道,他拿著珠子放在眼前觀看。


「大哥,這珠子是什麼寶物啊?」石秀才望著江帆手裡的珠子好奇道。

江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寶物,好像是玻璃珠子一樣。」他沒有發現這珠子有什麼奇特之處。

江帆話音剛落,突然咔吧一聲,手裡的綠色珠子碎裂開來,「呃,怎麼碎裂了?」江帆吃驚道,他急忙拿著碎片,手剛碰到碎片,那碎片化成灰燼了。

「我靠,這綠色珠子化成灰燼了!」江帆急忙打開黃色玉石盒子,當他打開黃色玉石盒蓋,看到盒子裡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的時候,不禁目瞪口呆。

石秀才急忙伸頭看到盒子裡面是空的,驚呼道:「哦,是空盒子!」

江帆立即反應過拉了,「我靠,我們上當了,這綠色珠子和黃色玉石盒子都是騙人的!」江帆臉立即沉了下來,十分難看。

「媽的,這女人敢騙我們,砸死她娘的!」納甲土屍掄起裂空奪魄槍對著雕像就要攻擊。

江帆急忙拉著納甲土屍胳膊,「我靠,你想害死大家啊!」江帆怒喝道。

納甲土屍嚇得急忙收起裂空奪魄槍,「呃,主人,誰讓她欺騙我們!」納甲土屍急忙道。

「這女人雕像身上都是機關,如果你毀掉她的雕像,肯定就會啟動什麼自毀機關,我們這裡的人都出不去了!」江帆瞪著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抓住頭皮急忙低下頭,「哦,主人,小的太衝動了!」納甲土屍低聲道。

納甲土屍話音剛落,就聽到女人雕像嘴裡傳出冷冰冰的聲音:「哼,如果你毀掉我的雕像,你們都別想離開這裡!」

眾人頓時吃了一驚,特別是石秀才和那些東芒山的人嚇得退了好幾步,「呃,雕像竟然說話了!」石秀才驚呼道。

江帆望著雕像,雕像說話對於江帆來說早就不稀奇了,在仙界的時候就遇到過,「你是什麼人?」江帆驚訝道。

「你想知道我是誰,馬上就會有人告訴你!」那女人雕像嘴裡傳出聲音。


江帆望著女人雕像,他不明白這女人話的意思,他正疑惑的時候,突然大殿正面的牆壁上突然裂開了,露出一條通道。

「哦,這裡還有一條通道啊!」石秀才驚訝道,他吃驚地望著通道,朝著通道走了過去,他想看個究竟。

石秀才還沒到達通道那裡,只見通道裡面走出一位女子,這女子身穿白色衣服,一頭紅色的頭髮,雪白的皮膚,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巧鼻子,一張精緻的臉。

石秀才吃了一驚,嚇得急忙後退,「呃,這裡面走走出人來了?」石秀才震驚道。

不僅石秀才,其他人頓時都愣住了,沒想到這通道裡面走出一個大活人出來,納甲土屍望著那女人,口水流了出來,「哇靠,美女啊!」納甲土屍喜悅道。

江帆吃驚地望著那女人,「你是何人?」江帆驚訝道,他也沒有想到這大殿之中還有活人走出來。

那女子露出微笑,「歡迎光臨神族神殿,我是神族精靈木香!」那女子微笑道。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呃,你是神族精靈?」江帆驚訝道,他根本沒有聽到過神族人,也不知道神族是屬於什麼族人。

一旁的寂圓方丈震驚道:「哦,神族!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西靈山最神秘的神族人?」

木香望著寂圓方丈,微笑點頭道:「我們神族已經失蹤一萬多年了,沒想到還有人知道我西靈山神族!」

聽到這句話,江帆更加震驚,失蹤一萬年的神族,這也太恐怖了吧,難道神族就是符神界的神人?

「呃,你們神族是不是符神界的神人啊?」江帆驚訝道。

木香微笑搖頭道:「我們神族不是符神界的神人,而是符神界神人的後裔。」

這回江帆明白了,這就和自己青龍族一樣,自己也是神界青龍族的後裔,「哦,原來你們神族就是符神界神人後裔啊!」江帆點頭道。


木香微笑點頭道:「是的。」她的笑十分甜美,嘴角露出兩個酒窩,讓人看得眼饞。

「木香姑娘,你用青獸骨的地圖和六爻圓石把我們吸引到這裡神族神殿之中來,目的是什麼呢?難到是要送給我們寶藏?」江帆微笑地望著木香。

木香望著江帆,點了點頭,露出一雙哀傷之色,「是的,這一切都是我設置的,目的就是尋找有緣人到這神殿來挽救我們神族公主!」

所有人都震驚了,江帆不解地望著木香,「呃,木香姑娘,你剛才說挽救你們神族公主,這是什麼意思?」江帆不解道。

木香嘆息一聲:「哎,您隨我來吧!」木香轉身就往通道裡面走。

江帆跟在木香背後,納甲土屍、石秀才等就要跟著進入通道,木香扭頭望著納甲土屍、石秀才等人微笑擺手道:「你們不是有緣人,不能進去,就在大殿等候吧!」

木香的聲音甜美,讓人無法拒絕,納甲土屍和石秀才急忙點頭道:「好的,我們就在大殿等候!」

江帆隨著木香姑娘進入通道之中,通道大約三米多高,兩米多寬,通道裡面牆壁上鑲嵌著發光珠,照明了通道。

走了大約三十多米后,眼前出現一扇白色玉石門,木香姑娘停了下來,她伸手在玉石門上按了幾下。

嘩啦啦!玉石門打開了,出現在江帆眼前的是一間在長方形密室,大約三十多米長,二十多米寬。在密室的中央是一座石台,石台上面放置一口水晶棺,水晶棺四周冒著寒冰之氣。

「哦,這裡面怎麼有水晶棺呢?難道神族公主死掉了?」江帆暗自驚訝道。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隨即木香姑娘走到水晶棺前,木香姑娘手指著水晶棺,臉上帶著悲傷道:「這裡面睡著的就是我主人暮雪公主!」

江帆急忙走到水晶棺前,看到水晶棺裡面躺著一位年齡大約十八九歲的女子,看到這女子的面容,江帆不禁暗自震驚。

這女子太美了,簡直就是芳華絕代的美女,她的美貌完全可以和瑪雅娜王妃相提並論,無論美貌、眼睛、鼻子、嘴巴無一不是精雕細琢,簡直就是完美無缺。

暮雪公主臉色紅潤,穿著一件薄紗,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她誘人的身材,像江帆這樣的情場老手見到她也不禁怦然心動,可見暮雪公主的誘惑力有多大了。

江帆足足望了暮雪公主兩分鐘,他的目光在暮雪公主身上不停地溜來溜去,最後扭頭望著木香姑娘,「呃,木香姑娘,暮雪公主死了嗎?」江帆皺眉道。

木香公主搖頭道:「我家主人沒有死,她只是昏睡過去了。」

「哦,暮雪公主為何昏睡了這麼多年呢?」江帆驚訝道,這個暮雪公主最少在這裡昏睡一萬年了吧,因為聽木香說神族已經失蹤看一萬年。

木香姑娘露出哀傷之色,「我家主人在這水晶棺里昏睡了一萬多年了,她之所以昏睡是因為中了符神的禁咒昏睡不醒,找你來的原因就是要你救星我家主人!」木香姑娘望著江帆道。

江帆吃了一驚,「呃,既然暮雪公主中了符神的禁咒,我看沒有辦法破解,我也沒有辦法救暮雪公主啊!」江帆搖頭道。

這可是符神的禁咒,自己目前才符元境界而已,距離符神境界還差得遠呢!再說自己根本不了解符神界的空間與時間法則,根本無法下手救治。

木香姑娘點頭道:「我知道你沒有辦法解救我家主人,這畢竟是符神的禁咒,你一個符元界的符師如何破解得了。要破解這符神禁咒,必須取得四顆靈珠才行。」

「哦,哪四顆靈珠呢?」江帆好奇道,他也想就醒暮雪公主,不能讓這麼美麗的暮雪公主在這裡虛度年華啊!

「要破解我家主人身上的昏睡不醒的符神禁咒就要取得木靈珠、水靈珠、火靈珠、金靈珠,這四大靈珠,藉助這四大靈珠的能量才可以破解昏睡不醒的符神禁咒。」木香姑娘望著江帆道。

江帆吃驚地望著木香姑娘,「呃,到哪裡去找這四大靈珠啊?」江帆驚訝道。

木香姑娘望著江帆,「我手裡已經有了木靈珠,就差水靈珠、金靈珠、火靈珠。火靈珠在東靈山,金靈珠在冰花雪峰,水靈珠在黑蠻谷,你只要在這三個地方取得這這三顆靈珠,加上我手裡的木靈珠,就可以破解昏睡不醒的符神禁咒,我家主人就會醒來。」

江帆頓時吃了一驚,這些地方他都知道,東靈山就是那個駱靈珊的家族所在地。冰花雪峰那可是四個冰雪美人的所在地,還有黑蠻谷正是自己要去的地方,要從這三個地方取得靈珠,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江帆望著木香姑娘,「呃,東靈山、冰花雪峰、黑蠻山可都不是好惹的地方,要從他們手裡奪得靈珠,那無疑是虎口拔牙啊!弄不好會喪命的!我和暮雪公主非親非故,我可不想為她賣命!」江帆搖頭笑道。

木香姑娘點了點頭,「是的,人都是自私的,沒有利益誰也不會賣命,只要你奪取水、火、金三顆靈珠,這本神族《符咒神訣》就送給你了!」木香姑娘拿出一塊藍色玉石。

江帆望著木香姑娘手裡的藍色玉石,驚訝道:「什麼《符咒神訣》?」

「《符咒神訣》是我神族流傳下來的符咒,這可是來自符神界的符咒,可不是符元界的那些符咒,你只要學會了《符咒神訣》,什麼符皇對你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了,就算遇到一般的符神你也可以應付了!」木香姑娘望著江帆露出一絲微笑。

江帆十分震驚,符皇都是小兒科了,那在符元界就是無敵了,因為符元界目前沒有符神境界的人,就算達到符神境界的人也去了符神界了。

況且學會了《符咒神訣》就算遇到一般的符神也可以應付得了,那這本《符咒神訣》可非同一般了。江帆摸著下巴,有點心動了,他望著木香姑娘,「呃,既然你們神族有《符咒神訣》為何暮雪公主還被人弄昏睡了呢?」江帆不解道。

木香姑娘嘆息一聲:「哎,在符元界能夠傷我家主人的人基本不存在了,傷我家主人的是符神界的人,他要我家主人嫁給他的兒子,我家主人誓死不從,於是就遭了他的昏睡不醒的符神禁咒了。」

江帆點了點頭,「哦,原來如此啊!可是就憑這一本《符咒神訣》就想讓我江帆賣命,我可不願意!」江帆搖頭道。

木香姑娘露出驚訝之色,沒想到一本《符咒神訣》都沒有吸引到江帆,「那你還想要什麼?」木香姑娘望著江帆道。

江帆摸著下巴,露出一絲微笑,「嘿嘿,我這人比較好色,你要給我一點心動、刺激的獎勵才行。」江帆露出色迷迷眼神望著木香姑娘。

木香姑娘臉馬上羞紅,她不敢望著江帆眼神,低下頭,「好吧,如果你取得三顆靈珠,我,我就是你的女人了!」木香姑娘羞澀道。

江帆望著木香姑娘笑了,「呵呵,木香姑娘,我想你誤會了,你雖然很漂亮,但是對我疑惑並不是很大,我需要更大的誘惑!」江帆望著水晶棺裡面的暮雪公主。

木香姑娘大吃一驚,瞪大眼睛望著江帆,「你,你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竟敢打我家主人主意!不行!」木香姑娘氣呼呼道。

「嘿嘿,這年代癩蛤蟆就要吃天鵝肉才活得滋潤!我這人就喜歡吃天鵝肉,而且也經常吃天鵝肉!已經吃上癮了!」江帆眼睛望著木香姑娘笑道。

木香姑娘望著江帆的笑臉,她心裡十分緊張,「我,我無法替我家主人做主!如果你喜歡她,等你取得三顆靈珠把她救醒過來,你再問她同不同意。」

江帆搖頭笑道:「那可不行,等我救醒了暮雪公主,萬一她不答應,我豈不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了!她昏睡了,你就可以替她做主,等她醒來,就算她不同意,你也可以作證!」

木香姑娘急忙搖頭道:「這可不行,我可不敢替我家主人做主!」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求打賞,積分! 江帆望著木香姑娘,「呵呵,既然你不能替你家主人做主,那你也無法救她,我是不會替她去賣命的!你自己另想辦法吧!」江帆轉身就要走。

木香姑娘頓時急了,「你,你這是趁人之危啊!」木香姑娘跺足道,她眼淚都流出來了。

江帆扭頭望著木香姑娘,「嘿嘿,你說對了,癩蛤蟆要吃天鵝肉當然就是趁著天鵝有危險的時候啊!」江帆說完扭頭朝著門外就走,他算定木香姑娘要叫回自己的。

「江帆,你站住!你一個大男人見死不救,算什麼男人!」木香姑娘氣呼呼喊道。

「嘿嘿,你家主人沒有死,不算見死不救哦!你還是去找其他人去吧,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在符元界除了我江帆,還真沒人可以從這三大勢力手裡奪得三顆靈珠呢!」江帆放慢腳步,他等著木香姑娘妥協。

木香姑娘這是神族的一個精靈,她怎麼玩得過江帆這種老江湖,「江帆,你站在,我替我家主人答應你的要求了!不過在你沒有取得三顆靈珠之前,你可不能動我家主人!」木香姑娘氣呼呼道。

江帆轉過身望著氣呼呼的木香姑娘,「呵呵,女孩子還是少生氣,要不然氣大了肚子會讓人誤會的!在取得三顆靈珠之前我不會動你家主人的,不過我可以打你主意吧?」江帆故意露出好色眼神望著木香姑娘。

木香姑娘臉羞紅,「你,你這人花心啊!竟然打我家主人主意還想打我主意!你想一箭雙鵰啊!我不同意!」木香姑娘瞪大眼睛雙手叉腰氣鼓鼓地望著江帆。

看到木香姑娘嘟著嘴巴,江帆笑了,這個神族的小精靈真不錯,如果收在身邊,也挺有意思的。

「嘿嘿,你家主人都是我的的老婆了,你當然就是我的女人了,容不得你不願意啊!」江帆笑嘻嘻道。

木香姑娘臉羞紅,江帆說得沒錯,如果暮雪公主都成為江帆的女人了,那自己一個女僕當然也就是江帆的女人了。

「哼,反正你還沒拿到三顆靈珠,我家主人還沒有醒來,你可別想打我的主意!」木香姑娘撅著嘴巴冷哼道。

「嘿嘿,好吧,我暫時不打你主意,你把你手裡的《符咒神訣》給我吧!」江帆伸手就要木香姑娘手裡的《符咒神訣》。

木香姑娘瞪大眼睛望著江帆,「你還沒拿到三顆靈珠,就想要《符咒神訣》!」木香姑娘滿臉不悅道。

江帆走到木香姑娘面前,對著她微笑點頭道:「對啊,正因為我沒有拿到三顆靈珠,我就需要這《符咒神訣》啊!」

「憑什麼給你《符咒神訣》?這可是你拿三顆靈珠來交換的!」木香姑娘冷笑道。

江帆搖頭笑了,「木香,你可知道冰花雪峰、黑蠻谷、東靈山那些人有多麼厲害嗎?他們的符咒可都含有空間法則,就憑我現在符咒水平去搶奪靈珠,你覺得可以拿到嗎?」江帆望著木香姑娘的眼睛。

木香姑娘獃滯了一下,江帆說得很對,她當然知道冰花雪峰、黑蠻谷、東靈山的厲害,這些人都和符神界有關係的,要麼就說符神界神人的親戚,要麼就說符神的弟子。

看到木香姑娘獃滯了,江帆笑道:「既然我打不過他們,我又如何奪取他們手裡的靈珠呢!所以你必須把《符咒神訣》交給我,我好好地研究一番,然後我才去這三個地方奪取靈珠,否則我的暮雪公主就只能繼續昏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