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間內所有的人都驚呆了,朱重基連遊戲都不玩了,驚呼道:“琛弟,你不是出去一趟,就被大妖奪舍了吧……”

……

朱媚陡然抱住朱子琛的胳膊,打斷了他繼續神棍般大唱六字大明咒的聲音,緊張兮兮的道:“琛兒,打住,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你太過驚世駭俗,引來神軍高層的關注,不是什麼好事!”

朱子琛給九哥丟了一個白眼,洋洋得意的看着下巴都快掉在地上的朱爽,摟着朱媚的腰,嘎嘎笑道:“還是咱家的媚兒姐,識大體知玄機,知道飛上枝頭變鳳凰的麻雀最終不如雞,騰上雲霄化龍的蟒蛇鐵鐵被雷劈。”

……

剩下的事情好辦了。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是龍裔生生不息的脈脈溫情。

一屋子人全都成了三星公民,就連朱子琛呀呀學語只會發出單音節的小妹都成了三星公民,此事如果傳出去,又是一個震驚世人的女神童傳唱人間。

當朱子琛提出演化神蹟助人爲樂的同時不忘大肆圈錢時,得到了大家興奮的贊同附合。

但是,丫鬟出身世事洞明的吳雪香提出了的反對意見。

“琛兒,一隻肥兔子在雪地上跑,裹腳的老太太立馬都要拄着柺棍顫巍巍的追,爲什麼?”

“娘,因爲它的肉好吃,雪地上又跑不動,很好逮啊!”

“琛兒,娘還想問:一隻兔子在前面跑,後面有上百個人在追,又是爲什麼?”

“娘,因爲它的名分還沒有確定,誰厲害誰逮住就是誰的唄!”

“對了,娘是想告訴你,你這種匪夷所思的助人開悟經文奧義的方式,就跟肥兔子一般,香噴噴的令人眼饞,自身卻又弱得如同雪地上的肥兔子一般,這怎麼行?!所以,娘建議你先悄沒聲息的從街坊鄰居做起,等攢夠了資源,你們衆人的實力都上了一個臺階,然後依託辦事處做整個紫石街幾十萬人的生意,溫水煮青蛙的慢慢積累財富,待你做大了,哪此兇殘成性的傢伙反應過來的時候,你們都已經能夠獨擋一方,飛天神軍不出,誰與爭鋒!”

朱媚當即附和道:“香姨說得對,咱們得謀定而後動,魚餌在手,不怕釣不上北溟鯤魚,同時,還能避免般若寺的禿驢和感業寺尼姑們記恨,說不定,他們還會跑去神軍告黑狀,污咱們和鎮三山黃信一樣,是妖孽入世,哪怕最後澄清了,但肯定誤事。”

隱梅講:北冥有魚,其名爲鯤,鯤之大,一鍋燉不下!化而爲鳥,其名爲鵬,鵬之大,需要燒烤架。一個祕製,一個微辣,來瓶雪花,讓我們勇創天涯!

……

匆匆月餘,朱子琛奔波於街坊鄰居之間,很是掘了一桶金,加之先前的庫存,一鼓作氣的突破到青銅境,膚色古銅,健碩的身板流露出頗爲憨厚的神色,衆人的修爲在海量資源不計成本的消耗下,一個個如同蒼龍脫困、猛虎出柙,盡皆龍騰虎躍,連連晉級。

更加令人驚喜的是,真正的殖裝天才朱重基居然一舉突破白銀境屏障,在十八歲生日那天,豁然衝入金身不朽的金甲境,渾身散溢着金光沖霄的氣息,震盪虛空,將身周映照得金燦燦生輝,氣息之強,恍若金身不朽拳打南山猛虛虎的伏虎尊者在人間,又似腳踢東海蛟龍的降龍羅漢下凡塵,令人歎服敬畏。

但他晉級大喜之餘,抱着朱爽就嘴對嘴的啃半天,哼哼唧唧的你餵我呀我餵你,更像新鮮出爐的花和尚逮住水性楊花前來上香的小娘子,令羨慕之餘的朱子琛摟着朱媚的腰,激動得要死。

但是,朱重基明顯就是花叢老手,沒有一點兒發情野獸的風采,看見母獸就撲上去,獸性發泄完了,邁動四腿就跑得沒影蹤。

老手是個什麼做法?

呃……

夏玉斑聞聽朱子琛的來意,雖然九星公民建設是鎮府當前大力推動的事,令他喜上眉梢,但依舊有些疑惑,有些猶豫。


待朱子琛當場將倒水續茶的祕書小邱度化爲一星公民,繼而將陪坐一側的辦公室主任老崔度化爲二星公民,不等大驚失色的夏街長回過味來,朱子琛張嘴之間,舌燦蓮花,又將他度化爲三星公民。

剩下的事情就太容易了,夏街長當即拍板:辦公室主任老崔和祕書小邱,全力配合朱子琛一行,落實九星公民建設事宜。

何況朱子琛提供的價碼,比僧尼教習經文還要偏宜一多半。而且,朱子琛還提供了目前僧尼無力做到的高星公民服務,雖然要價很是離譜。

讓夏玉瑕特別賞識的事;朱子琛還爲紫石街的平民提供極其另類的解決方案,畢竟一百萬一瓶的超純度元素,不是每個人每個家庭卯足了勁就能輕易拿出的。

這是一個關於天罰之碑的故事,即將傾情奉上。

迷霧即將被堪破,每一個人都可以打開一扇通往一星公民的神奇大門。

畢竟按照《九星公民建設綱要》的說法,哪怕是一星公民也太有誘惑了。

一星公民到底意味着什麼呢?

僅舉一項:吃要吃得好,不是光吃飽,每頓都要能吃上妖獸肉,喝上山珍湯,花樣翻新,人人頓頓都要達到六餐一湯。當然鳳凰、天龍、麒麟之類的神獸肉還是辦不到;悟道茶、彼岸花、蟠桃果也飛不進尋常百姓家,但是逢年過節,或者說是新婚的男男女女,剛出生的嬰兒,臨處斬決的犯人,還是可以吃上兩口的。 朱子琛回顧青蔥歲月,怎麼看都像一坨屎。沒有丁點虎軀一振,腳下大地沉降,頭頂亂雲崩散,眼前敵人盡皆“噗通”跪一地,磕頭如搗蒜的牛掰勁。

更令他哭笑不得的是;狗屎一樣的青春,居然動不動流露出一個威嚴的審視者架勢;還有做一個操蛋的監督者兼訓導者的潛力。

天啊!來一道閃電劈死他吧!

好在這哥們在被雷劈之前,想到了一個絕妙的好主意。

那就是天罰之碑!碑內自成陰雲漠漠的空間,有如九幽冥土,可以喚醒沉睡的亡靈。

讓無盡亡靈自由地行走在陰霾的時空長河,長河奔涌黑浪滔天,響起怨魂衆號邪靈讚歌,旦夕沖刷紅塵愛恨情仇。

一碑拍下,氣流涌動,黑煙靄靄撲人寒,鬼哭狼嚎驚魂膽,無比詭異無比驚聳,瞬間讓一切來犯之敵毛骨悚然,渾身惡寒腿肚子抽勁,成爲待宰的羔羊。

當然,心情好的時候,招搖道途,可以爲兄弟兩肋插刀;心情不好的時候,掄起大碑禁錮兄弟的手腳,插上兩刀樂呵樂呵!

鎮府大樓。

唐墨腦袋上繫着一根紅稠子,腳步漂浮的走進了張天賜的辦公室。

他最近害了相思病,腦袋抽風。

自從和蕭惠公主打了照面之後,驚爲天人。他瞬間被那青春四溢雍容華貴的容貌身段迷住,卻又鼓不起勇氣求愛,每天夜裏,一閉上眼睛,都是那高貴的火辣身體在自己懷中扭動如蛇,嘶嘶有聲。


張天賜左手負手而立,望着推門而入的唐墨,鬍鬚掀動,雙目噴火,一言不發,不怒自威。

陡然,張天猛的伸出右手,當空一揮,俯瞰着吊兒啷噹的兵馬指揮史,噴火的雙眸中有金色閃電乍隱乍現,猛然開口咆哮:“唐墨,你這個該死的糖貨,爲什麼九星公民榜上,連一個軍人的名字都沒有出現。”

這是一個大問題!

因爲《綱要》參照古羅馬的共和制,榜上前五百名的高階星民,將組成空前龐大的長老團,決定軍國大事;

而且,還令張天賜憂心忡忡的是:彪虎集中營倖存的八百名烈士遺孤,幾乎齊刷刷的晉升星民,甚至有十幾個出類拔萃的都能夠和精研佛法僧尼爭輝,排名很是靠前,星民等級不斷上升。

這些烈士遺孤上榜,牽扯到拒不接受神軍招安的兵馬都監,也就是他親哥張蒙方。

如果張蒙方在後面使壞的話,勢必動搖他在軍中的權威,軍令極有可能被否決。

如果軍中不能出現重量級的高階星民的話, 哪就意味着軍權旁落,軍令如山倒將會成爲一個笑話。

唐墨梗着脖子,渾身銀光綻放,如同汞珠般流轉全身,竭力抵抗着張天賜的威壓,一逼拽兮兮很是不服的樣子,梗着脖子辯解道:

“哪不是我的錯,都是哪些下級軍官貪戀小家庭的溫暖,不好好帶兵,我回去就把他們都弄死!”。

聞聽此言,張天賜氣得肝痛,剎那,瞳孔中射出兩道閃電,伴着雷鳴聲,衝激在唐墨的身上,讓他渾身銀光潰散,筋骨臟腑都發出咯咯吱吱的碎裂聲。

在金甲境巔峯高手的氣勢衝擊,唐墨感覺自己就像一株曠野中被雷劈電擊雨驟風狂的小白楊,幾乎被熾盛的金光碾壓得控背躬身,被狂雷暴閃衝擊得搖來晃去,手臂手指都如同枝狂葉舞般獵獵作響,腰身隨時都有折斷的可能。

張天賜被自己的慫包侄兒氣得不輕,攜着對大權旁落的憂心,氣勢徹底綻放,要給不成器的侄兒一個深刻的教訓,如果事態再這樣發展下去的話,他遲早要成爲光桿司令,這是他萬萬不能接受的。

他並不是捨不得這個位置,關鍵是他認爲世間再沒有人比他更能勝任這個位置了,翻開歷朝歷代的帝王將相,有幾個王侯將相面對老百姓的生死存亡時,心裏和着血喊:“我要拯救他們,我不能無所作爲……”

如果唐墨不是他的侄兒,他完全可以臨陣易帥,讓能幹的人上來,但是,能幹的人往往不聽話,用起來很不順手,還容易尾大不掉脫離掌控,所以,他這次一定要給唐墨一個永不磨滅的教訓,讓他收起花花腸子,好好帶帶部隊。

若是以前,出現類似的情況,張天賜也不會如此大發雷霆,頂多語重心長苦口婆心的誡免一通了事。

但這一次不同,他自己每天都如履薄冰,兢兢業業,生怕踏錯一步,你一個小輩,不好好幹,據說還膽大包天的天天夢中和蕭惠公主幽會,這不打還了得。

這時,一個驚喜的聲音伴着咿呀的門聲響起:“張長官,紫石街傳來好消息,有大批人齊刷刷的晉級星民,數量可觀,總數上都壓過了僧尼之和,還在節節看漲,簡直就跟雨後春筍一般,我已經將十大名捕都派了過去,讓他們務必查明情況及時彙報。”

“哦”!

張天賜楞了半秒,心中有些激動,收起威壓,看着匆匆走上前來的六扇門門主笑道:“魏門主,此事當真!”

……

每個心中都有他的驕傲!

唐墨見自己狼狽的樣子被自己一直小覷的魏門主看見了,瞬間感覺到天都塌了,額頭青筋暴露,當即惱羞成怒的插話道:

“魏門主,你情況都沒有弄清楚,完全是道聽途說,就衝來報喜,一驚一乍的,舅舅怎麼就將這麼重要的位置交給了你,哼!”

魏門主掏出手帕咳嗽一聲,“咯”出一團紅血,眼睛微微眯起,眉頭微皺,不作一聲。

這個老傢伙,知道“間不疏親!”

不管怎麼說,人家是舅舅和外甥,眼中精光一閃即逝,忍了。

唐墨冷哼一聲,擡袖拭了拭嘴角的血跡,繼續道:“你們祕密警察的效率還能比我們軍情處牛逼,我還沒有收到情況彙報,你哪兒得到的消息?作爲一門作主,還沒確切消息呢,就跟着流言滿天飛,笑話!”

“咚!”

張天賜陡然暴起一腳,一個大腳丫子就將唐墨踹得飛出門外,直直的順着天井跌落幾十層高樓,上前拍了拍魏門主的肩膀,笑道:“唉,這小傢伙,我看着他長大的,總想着給他點成長的時間……老朋友,都快着急死我了,快快請坐……哪個又俏又媚的小祕書,來來來,來給魏老弟沏杯好茶!”

……

紫石街辦事處的職員“小柳兒”,前腳送走隨着獵人小隊出外狩獵的女朋友,後腳就聯繫上青梅竹馬嫁作他人婦的老情人,聊解寂寞。

那個娘們很浪很歡愛吃小辣椒。

但辦事處菜園子裏如今到處是嶙峋的墓碑,兼之下班時刻,暮色低合,光線昏黃,他有點憷。

一根根紅辣椒搖曳在黃昏的一束光線中,一串串的像燈籠,在微風中的青葉間顫悠。

一片片氤氳在綠葉紅椒間的霧氣,正在一團團地上升着,伴着柔和的月光,很快就黑煙靄靄撲人寒,無比詭異無比驚聳的氣流涌動,微風颯颯,嶙峋的墓碑中傳來冤魂衆號的泣訴,如怨如慕。

小柳兒看着一壟壟菜地如同一個個霧玄玄的洞口,黑霧之中的墓碑偶爾閃掠起一道道陰霾的時空長河,長河中一間間牆體斑駁的老屋虛影沉沉浮浮,頹倒的煙囪如同破損的桅杆一般,有着曠古的蒼涼。

這些影像如同過眼雲煙,生生不息又曇花一現,在歲月的長河中。

小柳兒咬着牙,慢慢踅摸過去,他看到霧氣漫卷的萊地邊緣,有一根紅辣椒若隱若現,就想上前揪下來,轉身就跑。

他剛剛靠近,突然,漠漠陰雲中一聲嬰兒的啼哭猛然響起,撒心裂肺。

小柳兒擡頭看去,頓時就癡了。只見一艘船屋虛影衝出墓碑,劈波斬浪的駛來,煙囪一樣的桅杆上,挑着那塊鋒棱瘦骨的石刻墓碑的虛影,一個黑黝黝黑炭般黑的小生命危坐在墓碑之上,令他揪心揪肝,不期然的迎了上去。

哪個小生命居然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紅塵一生如同萬花筒一般旋轉,攸忽之間,就垂垂老去,最後骨肉消融,如同一朵浪花墜入陰霾的時空的長河,無影無蹤,然後又是一聲啼哭……輪轉不休,代代延綿。


陡然,小柳兒頓在不場,亡魂皆冒,想要逃離,卻連一根腳指頭都動不了。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口墓碑虛影沖天而起,啵的一聲鑽入他的眉心,閉目凝神,只見眉心閃爍着黑漆漆的光芒,當空組成四個鮮血淋淋的大字“天罰之碑!”

瞬間,他的雙眼血紅,嘴裏發出嗬嗬的獸吼聲,就要痛陳革命家史……

……

在辦公主室主任老崔的陪伴下,朱子琛溜溜達達的檢視着連日來的成果,走入西側陰雲漠漠的菜地,見陷入精神險境的小柳兒,呵呵笑道:“境由心生,天罰之碑其實沒有多麼日玄,無非將一個民族精神遺存、文化傳承,以及植根於人心深處的生死觀念、善惡倫理,全部放在一個個家族上溯五代的墓碑中,拷問人心,鞭笞靈魂。不過夜色幽深,亡靈開始飄出墓碑竊竊私主,這傢伙打撓了人家的清談,兼之這傢伙一看就腎氣虧虛,被驚着了也很正常。”

老崔作爲二星公民,有赤鳥護體,至陽至剛,不怕邪氣附體,一把將小柳兒拽離精神場域,笑應道:“公子這個創意有點意思,看這些墓碑有石刻、有木雕;字體有的遒勁豐潤、有的鋒棱瘦骨;或以柳公權爲骨,或以蘇東坡爲肌,都是每一個生者對亡靈一生履歷的終結;當然也有潦倒潦草的,匆匆刻着一個名姓,用一個符號一個名姓將一生的存在無限寂寞的矗立在天地之間。平時散漫各處,也就刮陣陰風飄搖幾縷磷火,有點滲人而已,如今經你架構成符器,威力大陣,鞭笞靈魂,拷問良心,有鬼神莫測之能,堪稱天罰之碑啊!”

小柳兒清醒過來,依舊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頭髮沖天奓起,兩眼胡睖得像燈泡,顫抖着音聲結結巴巴的道聲謝,依然悍不畏死的趁機揪下哪根相中的紅辣椒,轉身就跑,比兔子還快。

……

連日來,朱子琛不辭辛勞的奮戰,爲紫石街幾十萬民衆提供價廉物美的服務。

在民衆眼中,他一身錦衣玉袍,左手託着精美的寶龍之器,右手持着經文,傳道授業,模樣俊秀,闊嘴濃須,就跟一個年輕的支邊的有愛心的大學生似的,大受歡迎,甚至不少思春的小女生,都打出橫幅,嘴裏不停的尖叫:“琛哥,我愛你!”

夕陽酡紅如醉,草屋外的世界,被黑暗一點點的湮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