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村民們都跑去看熱鬧,閒得蛋疼的我們三個也去看熱鬧去了。

我們看到,村子裏的人把趙六家圍的是裏三層外三層的,有一些比較迷信的還在趙六家周圍焚燒香火,這可不是爲趙六燒的,是爲昨晚懲戒趙六的“神仙”燒的,在他們認爲,趙六的死是傳說中的神仙前來懲戒的……

在這邊看了一會兒,覺得沒意思的我們就回去了。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回去了之後,我發現我父母都沒在家,就我們三個,於是我進了裏屋,發現這裏不透光之後,就從鬼見愁裏放出了苗鬼眼。

等苗鬼眼被我放出來之後,我就問苗爺爺關於夜叉的問題。

我問他到底有幾個夜叉,他之前被抓走之後到底見到過幾個。

聽了我的問話,苗鬼眼告訴我們說,據他所知,他應該見到過三個不一樣的夜叉。其實當這些夜叉站在一起,你根本看不出他們的不同。只有在他們說話做事兒的時候,你才能感覺到他們的異樣。苗鬼眼還告訴我們說,現在出現的夜叉還並不是真正的老大,雖然他們控制着諸如周大海這樣的強大的傢伙,但是這些夜叉真正的大哥他也沒見過。

聽苗鬼眼說這些夜叉能控制周大海,我就有些不理解,按道理來說,周大海可是個狠辣的角色,能擋得住羅公遠的一擊,那已經是很牛逼了。儘管他有用高潔做擋箭牌,但也還是很牛逼了。這麼牛逼的周大海會聽從這些不算厲害的夜叉的命令,這在我看來很荒唐。

當我把這樣的疑慮告訴了苗鬼眼之時,下一刻,苗鬼眼的回答讓我萬分的吃驚。

只聽苗鬼眼對我們回答道:“你們知道什麼!可千萬別小瞧了這些夜叉,就是因爲這些夜叉的存在,周大海纔會突然暴斃而死,纔會跟鬼合作。甚至很有可能,這羣夜叉…能毀了這個世界……”

……

(本章完) 聽苗鬼眼把這些夜叉說的這麼厲害,我就有些不大理解了,於是我就對苗鬼眼問道:“苗爺爺,有這麼誇張嗎?不就是幾個最低等的鬼物夜叉嗎?這讓你給說的感覺他們都是萬能的一樣。”

聽到我這麼反駁他,苗鬼眼白了我一眼道:“你懂個屁!他們雖然是最低等的鬼物,但卻是來自地府的!正常來說,人世間是不可能有夜叉存在的,因爲夜叉是地府的鬼差,而且古書上有記載,夜叉是不准許出沒於陽間,所以他們的存在本就是一個特殊的因素!另外,雖然他們是最低等的鬼物,但是在地府,他們見多識廣,可以說各種鬼物沒有他們接觸不到的,這就是另一個可怕之處了。告訴你們吧,據我猜測,煉製屍湯的方法很有可能就是這些夜叉提供給周大海的!”

“什麼?屍湯怎麼煉製的是夜叉提供給周大海的?”我大驚道。

“沒錯,我剛被他們擄走的那會兒,意識還算清醒的時候有聽過他們之間的談話,從他們之間的談話中我隱約聽出來了這方面因素。而且周大海所合作的那些鬼物,八成都是這些夜叉給他弄來的,要不然你以爲爲什麼周大海那麼厲害?爲什麼周大海會有虎面三睛怪這麼可怕的鬼怪?”

聽苗鬼眼這麼一說,我就意識到了可能事情真的有些危險了,這些夜叉真就有些了不得了。

就在我意識到危險的時候,苗鬼眼又沉聲說道:“更可怕的是,你們也看到了,這些夜叉在拿我的靈魂和百年屍魁的身體做實驗,相互融合使之成爲更加強大的屍魁!這樣的屍魁由於是用人類的生魂做出來的,所以他具備了生魂生前所擁有的一切才能,在通過陰氣極重的屍魁之身釋放出來,那威力就非比尋常,這也是爲什麼我的靈魂通過在百年屍魁的身上所釋放出來的道法威力會那麼的強大。我擔心的是,要是更多的屍魁和人類的生魂相結合,那就可怕多了。你們想想,比鬼更可怕的怪物出沒於人世間,那將會是一副怎樣的畫面?”

“難道就沒有什麼限制的方法嗎?”聽苗鬼眼這麼說,張虎在一旁問道。

“有是有!想要使生魂和屍魁成功融合,那必須要生魂做到心甘情願的被融合,這也是爲什麼那個夜叉想要將我的靈魂提取融合放進百年屍魁裏的困難之處。要不是我的那具身體裏因爲那團死氣而對我的靈魂產生了一定的干預,然後在他笛音的困擾下,我有那麼一瞬間迷失自我聽候他的命令,我也是不會被成功融合進入百年屍魁的身體裏的。”

“那隻要被他們捕獲的生魂者不聽從他們的命令不就完了?我相信被捕獲的那些生魂沒理由那麼傻聽他們的吩咐的,畢竟害死那些生魂的就是他們啊!”張虎在一邊回道。

實際上張虎的回答也正是我所想到的,在我認爲,沒有哪個人被殺了之後,他自己的靈魂會受那個殺害他的鬼物所擺動的。換做是我,我怎麼都不會聽從他們的

吩咐的。

可是下一刻,苗鬼眼的回答讓我意識到了,這些問題根本就不叫問題。

“因爲這些生魂之前都是服用了屍湯的可憐人,他們已經因爲屍湯而深陷其中了,所以即便死了,即便化爲生魂,他們還是會習慣性的因爲想要獲取屍湯而聽從夜叉們的命令的。”

“臥槽!這麼惡毒?!”這聽的我是瞠目結舌。

“這並不算有多麼的惡毒,這只不過他們計劃中的一部分罷了。行了,該說的我都說了,現在我需要你們幫我。”苗鬼眼話鋒一轉對我們道。

“幫你?幫你做什麼?”我好奇的看着他。

“幫我找一具剛死去沒多久的屍體,我要借屍還魂。我不能在一直保持這個靈魂的狀態,不僅害怕被夜叉們吞掉不說,還沒有什麼攻擊性。給我找一具屍體的話,等我借屍還魂了,說不定我還能恢復到以前的道行。”

“真有借屍還魂的一說嗎?”我吃驚的看着他。

“當然有了,道家的道法千變萬化,借屍還魂也不只是傳說中才有的神通。到時候,你們幫我找到了屍體之後,聽我的安排就是。記住了,所找的屍體一定是要土葬的,並且死後不能超過七天的。還有,最好找那種身強力壯的身體,別給我找那種老頭子或者腿腳不健全的,我特麼可不想當瘸拐李!”

苗鬼眼的這話一說,我們幾個都笑了。

等苗鬼眼回到了鬼見愁葫蘆裏之後,我們就準備幫忙給他老人家找一具合適的身體。

剛巧這個時候,我父母也從趙六那邊看熱鬧回來了。等我父母回來了之後,我對着我父母問道

“爸,媽,咱們村聽說過誰家最近才死過人了嗎?”

聽我突然問起了這麼一個問題,我父母都是一愣。跟着我父親對我問道:“你突然問這個幹什麼?哦,前兩天村東的張寡婦死了,然後就是昨晚死的趙六。”

聽我父親這麼說,我是眉頭一皺,跟着我就一臉失望的搖了搖頭。

就在我有些失望的時候,一旁的我母親卻突然插嘴道:“咱們村北的北溝村聽說前兩天才死了一個人,聽說死的是一個傻子,別看他是個傻子,但是聽說長的可帥氣了,三十多歲就死了,聽說是去撿拾破爛吃,吃壞了東西給吃死了。”

聽我母親這麼一說,我一下子就來了興趣。要知道,苗鬼眼要找的是身體健全的屍體,至於屍體身前是不是傻子,好像這個沒什麼太大的要求。

跟着我對我母親問道:“你知道那個傻子葬在哪裏嗎?”

“好像是北溝村後山的一塊墳地上吧,那傻子也沒個親人,是村裏人好心給他埋到那裏的。我說你小子一大早上發什麼瘋了?問這個幹什麼? 鑽石寶寶:總裁爹地太兇猛 晦不晦氣啊~!”

聽我媽這麼問我,我趕緊打馬虎眼道:“哦,沒…沒什麼,就是問問。內什麼,媽,飯做好了

嗎?我都餓了!”

見我這麼說,我母親白了我一眼道:“你餓不餓我可不管,我是害怕人家秋靈姑娘餓了,所以早早就把飯給做好了。”

聽我母親這麼說,我是直皺眉頭……

等我們一早吃完了飯之後,我就帶着貓女和張虎又找藉口出門了。出了門之後,我們直奔北溝村而去。

等到了北溝村之後,我們就跟村民們打聽那個傻子所埋葬的位置。爲了不讓他們起疑,我就說張虎是這個傻子的遠方弟弟,得知自己的遠方哥哥死了,特別來祭拜一下……

起初我給張虎安排了這麼個角色,張虎還不樂意,說我怎麼不當傻子他弟?直到我說了我是鄰村的,怕北溝村的人認識,他最終無奈只能給傻子當弟弟了……

通過北溝村好心大爺的指路,我們很快的就來到了北溝村後山的墳地上,並找到了那個埋葬傻子的墳頭。

引路的大爺說,傻子死了兩天了,入葬的時候也沒個棺材,村民們就給他挖個坑埋進去就得了,反正儀式很是簡單。

等好心的大爺走後,張虎圍着這個墳頭轉了兩圈兒,跟着張虎就對我問道:“薛晨大哥,接下來怎麼搞?”

聽他問我該怎麼搞,我擡頭看了看高高的太陽,然後白了他一眼道:“我哪兒知道怎麼搞?等天陽落山的,到了晚上,我放出了苗爺爺,讓他告訴咱們具體怎麼搞。”

聽我這麼說,張虎點了點頭,表示了默認。

在知道了傻子墳地的確切位置之後,爲了不引起北溝村民的懷疑,我們特別去買了幾束百花,然後在傻子的墳前磕了幾個頭,這才離開了傻子的墳地。

晚上十點整,北溝村萬籟俱寂,已無燈光,而這個時候,我和張虎帶着布包,偷摸來到了墳上。

由於之前有過在望山坡的經歷,所以這次夜晚上墳地,我們沒有那麼的驚慌。

等我們到了墳地之後,再找到了傻子的墳頭,我就拿出了鬼見愁葫蘆,把苗鬼眼給放了出來。

等苗鬼眼出來之後,一陣陰風劃過我的臉上,就感覺我像是被這股陰風給狠狠的抽了個嘴巴子似的。

跟着我聽到苗鬼眼一臉不滿的道:“你這個小鬼頭搞了半天居然給我搞了個傻子?這也太磕磣了吧?!”

看到苗鬼眼這麼不滿,我也知道剛纔的陰風是苗鬼眼搞來教訓我的。於是我笑呵呵的對他老人家說道:“傻子怎麼了?反正你只需要一具身體,不需要他的智商,況且傻子的目標性小,而且這傻子年輕力壯,還長得蠻帥的,這非常符合你的要求。”

被我這麼一說,苗鬼眼的臉色才微微緩和了很多。跟着,苗鬼眼就對我們說道:“行了,開始搞吧!先在墳堆前燒三炷香,表示對傻子的尊重,等燒了香之後,你們哥倆就開始挖墳吧。

……

(本章完) 聽到苗鬼眼的吩咐之後,我們哥倆也不敢怠慢,先是由張虎誠心給這個墳頭燒了三炷香,然後我們倆在抄起事先準備好的鐵鍬,跟着就挖了起來。

由於墳頭裏的屍體才被埋沒兩天,所以土質很鬆軟,我們挖起來也很省力氣,過了十分鐘左右,我們就挖出了這個傻子的屍體。

還好,屍體雖然看上去有些發黑,但還沒有變臭,說明屍體沒有過多的腐壞。

等屍體被挖出來了之後,苗鬼眼在這個屍體饒了一圈兒之後,最終滿意的點了點頭。

“還算不錯,雖然有點髒,但是皮毛還算挺好的,身體也蠻健康的,挺適合我的。”

自言自語的說完了這些之後,苗鬼眼就讓我們把屍體擡出來,然後把墳頭給回填好。

等我們擡出了屍體,並回填好了墳頭之後,苗鬼眼先是讓我們整理整理屍體的儀表,然後就讓我們等待着合適的時間。

過了午夜十二點,苗鬼眼開始行動了,苗鬼眼說,午夜十二點整,是陰氣最重的時候,也是他最容易借屍還魂的時候,他讓我們在一邊看着就好。

聽了苗鬼眼的話,我和張虎就站在了一邊小心的看着。然後我們就看到苗鬼眼先是繞着這具屍體轉了幾圈兒,跟着嘴巴里念念碎的也不知道在說啥。等念碎完了之後,他就坐在了屍體的身上,然後就那麼躺在了屍體上,使自己的靈魂虛無之軀和屍體的身軀達成完美的重合。

當這樣的重合形成之後,我看到苗鬼眼的身影一點點的變淡,一點點的消失不見了……

大概過了能有個五六分鐘左右吧,這具屍體終於起了變化。藉着月光,我看到這具死黑色的屍體變的一點點的富有光澤,而且臉上也變得紅潤了許多。又過了大概兩分鐘之後,這具屍體居然動了,他先是動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然後又活動了一下整個右手。最後他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然後整個人都站了起來。

等屍體站起來之後,我就看到這具屍體睜開了眼睛先是看向了我們,跟着他一臉微笑的說道:“嘿嘿,我苗鬼眼又活過來了!”

聽聲音確實是苗鬼眼發出來的之後,我倆是喜極而泣。雖然現在苗鬼眼的面孔看上去特別的陌生,但是至少他借屍還魂活下來了,這對我們來說,無疑是天大的恩賜。

等苗鬼眼活動活動了自己的這具新身體之後,他讓我們把事先給他準備好的一身新衣服給他,跟着他就近找了條小河,也不怕河水有多涼,就跳進河裏洗了個涼水澡。等洗完了之後,他口中念動道法,然後雙手朝着身體這麼一比劃,我們就看到,他身體上的水珠居然就跟蒸發了似的一下不見了。

“嘿嘿!小試身手,咱們道家的道術不只是用來捉鬼驅邪的,用到了極致可以解決很多生活瑣事的。”

跟我們說完了這話之後,苗鬼眼就當着我們的面兒穿上了衣服,然後好好洗漱整理了一番。

就當我們看着苗鬼眼收拾現在這個嶄新的自己之時,突然之間,我聽到了來自不遠處的一陣陣拍手聲響。

шшш ✿тт kán ✿c o



啪啪——”

“不錯啊!師徒團聚,借屍還魂,沒想到你這個老道士修爲竟然高到了這種地步,這簡直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聽到突然有人拍手說話,我們轉過頭來一起看了過去,這不看不要緊,轉身這麼一看,我是嚇了一大跳。

在我們的身後,出現了一大堆的鬼物。 獨家萌寵:蜜愛追擊令 領頭的是一個穿着黑袍的夜叉,在這個夜叉的身後,跟着三個跟他一模一樣的夜叉。再在這三個夜叉的身後,則是跟着我們最爲熟悉也是最痛恨的周大海。再在周大海的身後,跟着一羣屍鬼。

看到突然冒出了這麼一隻龐大的鬼物軍團,我們三個人都嚇了一大跳,特別是重獲新生的苗爺爺,眉頭更是猛的糾成了一團。

就在我們完全愣神的時候,那個走在最前面的夜叉突然把視線對準了我,然後滿是恭敬的對我道:“十一王,還記得我嗎?”

看着這個夜叉鬼物這麼跟我說話,我嘴巴一撅道:“你們每個夜叉都認識我,我哪知道你們到底是哪個?再說了,你們口中的十一王我完全沒記憶。除非我有過去的那些記憶,要不然我哪知道你是誰?說不好你還是塊兒老鼠屎蛻變的呢!”

聽到我說出了這麼尖酸刻薄的話,面前的這個夜叉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看着我的眼神充滿了熾熱,就跟喜歡上我似的……

“十一王說話還是這麼愣的,還是我熟悉的那個十一王,縱使滄海桑田,時代變遷,你依舊是那個高高的存在,從出生那一刻開始,你就凌駕於衆鬼差之上的存在,了不得啊!哈哈哈!”

說着說着,我看到我面前的這個夜叉突然笑了,而且還是捧腹大笑,笑到最後居然都笑出了眼淚來。

在這個傢伙笑的時候,我已經偷偷把我揹着的那個破布包塞給了苗鬼眼,我知道這個時候,指望我跟張虎對付這麼多的一隻龐大鬼物軍團那就是開玩笑,還不如將包裏的法器交給苗鬼眼,說不定苗鬼眼能發揮出一定的作用呢!

就當我把包剛塞到苗鬼眼的手裏之時,那個一直在笑的夜叉又開口了。

“十一王,你想要知道你曾經的回憶還不簡單?只要我略施手段就可以了!不過在這之前,我需要給你一點刺激。我需要讓你的苗爺爺和你身邊的夥伴都順從我,讓他們成爲我的幫手。我甚至要讓你身邊的一切親人都因爲你的關係去背叛你,來順從我,讓你們彼此成爲仇人,因爲只有這樣,我們心裏才能稍稍平衡一些!嘿嘿~!”

對我說完這些莫名其妙的話之後,面前的這個夜叉突然大手一揮,緊跟着,他身後的那些屍鬼都向着我們這邊涌來,之間還參雜着一些強大的屍魁。除此之外,連那個周大海也衝了過來。

情況迫在眉睫,千鈞一髮之際,我看到我身後拿出桃木劍的苗鬼眼動手了。

只見他騰身而起,然後在半空中幻化出八個黑字,間接一個金色的八卦圓盤圍着他轉着,他直接上來就使用了茅山的禁術八荒金光陣!

要知道,八荒金光陣一旦施展完成之後,施術的人就會因爲副作用而

渾身無力,任人魚肉的,苗鬼眼這看上去就使用了這看似不要命的道術……

而與此同時,張虎也沒閒着,他也拿出了桃木劍開始施展法術。至於我,從懷裏拿出了剩下的一下垃圾符籙,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向着前面蜂擁而來的屍鬼們撇去。

不得不說,苗鬼眼的八荒金光陣確實是厲害,在金光化成的利劍下,衝向我們的屍鬼是躺下了一片一片的,端上強橫無比。可是開招總有用盡時,等金光消散,苗鬼眼的身體就跟一灘爛泥一樣坐在了地上。而我們面前的屍鬼雖然減去了大半,但還有很多向着我們這邊而來。至於周大海和核心的四個夜叉,則是分毫不傷。

看到這樣的情況,我怒了,於是我跟張虎一對視,決定不管怎麼樣,拼着來了。跟着我就撿起之前塞給苗鬼眼的法器布包,準備有什麼招使什麼招。

可是下一秒鐘,還沒等我們付出行動,就在我的面前,就在我的面前!

周大海突然一個閃身便將張虎從我的身邊帶走,直接甩飛到了那四個夜叉的身邊,然後我就看到沒緩過勁兒來的張虎直接就被其中一個夜叉一爪子給鑿破了腦袋,效果就跟之前趙六死的時候一樣。等張虎的腦袋被鑿破了之後,那個夜叉就伸出腦袋,貌似直接吞食掉了張虎的生魂!

“不!!!”

看到這一幕,一瞬間,我的心都碎了,我萬萬沒想到,我最好的兄弟,跟我一起出生入死張虎,突然就在我的面前,就這麼…完了……

可是讓我心碎的遠不止這些,就在我含着淚傻愣的看着張虎的時候,下一秒鐘,周大海又把苗鬼眼甩到了那些夜叉的身邊,然後跟張虎一眼,苗鬼眼也……

接連看到這麼個情況,我的心都感覺要爆開了一樣,我的身體在顫抖,整個人都在顫抖,我的靈魂似乎要在顫抖一樣。

但是緊隨其後,在夜叉身後的一排屍鬼的後面,我看到了更讓我憤怒揪心的一幕,我的父母,還有貓女,他們居然被屍魁們用繩子綁住了身體,正在遭受了屍魁們的拖拽!

我看到他們渾身是血,渾身都是血!我的母親甚至已經昏死了過去,彷彿失去了知覺!

“不!爲什麼,你們爲什麼要這麼做!我要殺了你們!!!”

我瘋狂的衝着我面前的這些夜叉們咆哮着,隨着我的咆哮,我感覺我的腦袋都要炸裂了開了!

“轟——”

腦仁之中傳來了一聲巨響,跟着我兩眼一黑就昏死了過去……

在我昏死過去的前一秒鐘,我聽到了來自那個夜叉的呼聲。

薄情女王的絕世寵 “十一王,傷者來幫你恢復記憶了,那些美好的記憶會告訴你,我們爲什麼很喜歡你,但是又爲什麼會成爲敵人的……”

在這個夜叉說完話之後,我就感覺我炸開的腦仁之中彷彿重現了一幅幅既陌生又熟悉的畫面,然後我知道,我叫做劉辰,我是十一王,我的父親叫劉杞,我的母親叫…陳靖姑……

……

(本章完) 隨着我的昏死,我發現我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做了像是一個輪迴的夢,就好像我重新活了一次,同時我也弄清楚了很多事情,我爲什麼叫十一王,這些夜叉究竟又是誰……

在這個夢裏,我首先弄明白了我的身世,我的母親真的是陳靖姑,而她爲了給百姓祈求雨水救治旱情,最終懷着我的她就這麼死了……

許是上天憐憫我母親的所作所爲,竟然讓他她攜孕存於地府,且她肚子裏的我並未斷生機。爲此,母親在地府小心謹慎,生怕有人發現這個祕密。

由於在陽間終日行善,我母親並未受到地府酷刑。而後發配到掌管輪迴鬼魂的轉輪王所在的一殿中,等待將其送往奈何橋,輪迴轉世。

轉輪王薛,十分正直,分辨善惡。母親生怕轉輪王早日送她輪迴轉世,便將有孕之事加以相告,祈求轉輪王多留她些時日,讓她產下我,在讓她輪迴轉世。

轉輪王念我母親生前善動天地,便自作主張,瞞過此事,允許母親在地府產下我之後在輪迴轉世。

地府產子,乃逆天行事。以鬼魂之靈,產下肉體胎兒,更是前所未聞。母親產日之時,地府之下鬼哭魂嚎,十殿閻羅終日難眠,整片地府一片狼藉,招來許多無妄之禍,險些驚動天帝。

一連七日,母親終將我產下。地府因此恢復平靜。而令轉輪王驚歎的是,我是個異數!我不存在於三界中,更是遠離五行六道,成爲一個不可思議的存在。

因爲我父親名叫劉杞,所以我取名劉辰,母親將我交給轉輪王撫養,希望轉輪王善待於我。並應允轉輪王,若有機會,她必將回報。

爲隱瞞我的身世,轉輪王謊稱我是他行走於人間牽引而來的小童。因我不在三界五行內,實爲異數,所以留爲己用,以此才讓其他九殿閻羅消除戒心。

自打從地府出生後,我打小俏皮搗蛋,幸虧有轉輪王幫襯,纔不至惹出亂子來。我的身世,轉輪王也全部告訴了我,並讓我恪守祕密,不能外泄。

從此之後,地府之中,我按照轉輪王的指示,以十殿閻羅孫兒自詡身份,學習各殿之王法門,常與夜叉羅剎鬼差爲伍。等待我長大了一些之後,性子卻是突然變轉,常常好事與地府之中。而我之所以會突然做好事兒,還真跟這個名叫秋靈的貓女有關係!

……

在幽異沃石外,正東直對世界五濁之處,乃是轉輪王‘薛’所掌管的一域。

轉輪王,又名五道轉輪王,也被世人稱之爲轉輪聖王。因爲他專司各殿解押的鬼魂,在將他們審覈發往各大州部,投胎還陽,故此,地府十殿之內,轉輪王所擁有的鬼魂乃是最多。

在轉輪王所瞎管一域的一座石子橋之上,幾名地府鬼差正押送着一批鬼魂,向着另一邊奈何橋的方向而去。這些鬼差們皆是一臉的死氣,而被押送的鬼魂者則顯的很是配合,他們很是平靜,沒有嚎聲怨吼,沒有掙扎擺脫…

“受苦滿,這批鬼魂酌定爲男女妍醜安勞,發往貧賤之家!”

石子橋上,我朗聲喊着。我手拿着一本書冊,邊看着書冊中的名字,邊用筆覈對着。

仔細看上去,我和地府之中的鬼魂差役並不是一類人。

我面色紅潤,毫無半分死氣。一頭烏黑柔亮的長髮,身着着一身紫色長衫,腰間別着一把烏黑髮亮的鐵尺,整體看上去,不是我自誇,我絕對是一位俊朗非凡的好男兒。

這樣的我,任誰都絕對無法相信,居然會生活於這種死氣沉沉的地府之內,但這就是我的命數,我就是這麼存在了……

在地府,所有鬼差都說我命好,因爲我被轉輪王認作幹孫子。連帶着,其他九殿閻羅都認我爲孫兒。所以私底下,所有鬼差都稱我爲劉辰王,時間久了,更多的則是習慣於叫我十一王。因爲十殿閻羅,現如今多了我這麼個異數,而且除了十殿閻羅王,沒人敢於招惹他,所以這十一王的名號就這樣在地府流傳開來。

我算是有點小得意,十一王嘛!聽起來特別的威風!

現在的我手裏拿着的這個小冊子名叫‘墮落生冊’,是用來覈對押送來的鬼魂做記錄的一個冊子。等我做好了記錄之後,在將過往的魂魄交給奈何橋畔的孟婆尊者。忘臺下,灌飲迷湯,將他們派投人胎。

正在我忙的不亦樂乎之際,從石子橋的北邊,遠遠跑來了一名鬼物。

這鬼物長得十分瘮人,全身漆黑一片,猶如炭火燒焦一般無二。他兩耳樹立,眼如電光,更似幽火,左手乃是銅爪,右手持大鐵戟,邊跑還一邊大聲呼喊着。

“桀桀!十一王,小子終於有時間來看你了!桀桀!!!”

此鬼物所發出的聲響,聽上去讓人有着一種墮入寒冰地窖的感覺,陰森…可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