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汐……

腦海里搜索這個人的名字,卻是空蕩蕩的,沒有關於她的任何記憶。

「沒什麼,我是怕她說出一些難聽的話,簡汐是你的妻子,不過,她之前出了車禍,沒了,她跟如意認識,所以如意提起她,會有些激動。」容子澈絞盡腦汁,想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慕洛琛聽他說的,本能的覺得,他在撒謊。

但他腦子裡的確沒有關於這個人的印象,也沒辦法戳穿他。

慕洛琛沉思了片刻問,「我什麼時候結的婚?剛才那個孩子是我的?」

「你們去年結的婚,是老太太給你安排的,你和她是家長安排,所以對她沒那麼喜歡,也一直沒什麼印象,忘記她很正常。」容子澈強調說,「孩子是你的,他叫天佑,現在七個月了。」

話說完,他緊張的看著慕洛琛,生怕他再問關於葉簡汐的問題,好在慕洛琛接下來沒再問,而是問起自己為什麼會受這麼重的傷。

容子澈想辦法,把事情解釋得圓滿,慕洛琛勉強接受。

過了會兒,容子澈把醫生叫了過來。

醫生很快為慕洛琛做了檢查,發現他除了忘記和葉簡汐有關的事情,以及忘記了最近幾天發生的事情外,沒有其他的癥狀,跟容子澈說,「可能是瘴氣損害了腦部神經,讓他暫時忘記了這些事情,具體的,我們還要進一步觀察。」

結果和他猜想的差不多,容子澈鬆一口氣的同時,又沒敢完全放下心來。

「那他這個病,可能治好嗎?」

「或許可以,不過我們目前還沒針對這種病症的有效藥物,主要看病人自己的癒合能力,慕先生身體底子很好,有可能恢復的比一般人快一些。」

容子澈聞言,急了:「有沒有什麼藥物,能抑制他好的?」

醫生古怪的看了一眼容子澈,「對不起,沒有。」

容子澈頓時有些沮喪,不知道洛琛什麼時候能好,那就意味著,洛琛隨時有可能,恢復記憶,想起葉簡汐?

一旦他想起來,一定會比現在更加瘋狂。

「不過,避免他和能勾起他回憶的東西接觸,可以減緩他恢復的時間。」

醫生想了想又說。

容子澈聞言,恨不得一拳頭砸在醫生的臉上,「下次說話,能不能別這麼大喘氣!」

醫生莫名,「我下次會注意的。」

容子澈懶得跟他說,轉身回了病房,卻見周文達已經過來了,而慕洛琛躺在床上,正在看文件。

「你怎麼布好好休息,又看這些?」

容子澈想要把他的文件拿走,但慕洛琛抓緊了文件,「知寒出事的事情,為什麼沒告訴我?」

容子澈手上的動作一頓,然後看向周文達。

「你別看他,是我自己知道的,慕家現在亂成一片,我要儘快回去。」

慕洛琛用的是肯定的語氣,而非詢問的語氣。

容子澈看著他淡漠的臉色,小心的問,「洛琛,你回去了,要跟裴老做敵對嗎?」

他可以確定,裴家跟簡汐的死有關係。

若是以前,慕洛琛會為了簡汐和裴老爺子翻臉。

可現在,洛琛忘記了簡汐,而裴老又是他的老師,洛琛回去,不會和裴老握手言和吧?

如果真的是那樣,葉簡汐在天之靈,也會沒辦法安息吧。

等洛琛想起來,也會為自己做過的事情痛苦……

容子澈惴惴不安的等著慕洛琛的答案。

慕洛琛靜默了片刻,漆黑的眸子,沒有一絲溫度的說,「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必要的時候,殺一儆百。」

容子澈一愣。

洛琛說這話的時候,眼底沒有一絲動搖,甚至帶著隱隱的嗜血。

這是以前洛琛不曾露出過的神情。

是不是意味著,哪怕忘記了葉簡汐,洛琛心底依舊本能的記得,對陪老葉子的恨意?

容子澈心裡驚疑不定,可也沒敢問慕洛琛,他怕自己再刺激到他,讓他想起關於簡汐的事情。

「既然你決定了,那我這個做兄弟的,怎麼著也要支持你。你放心,這次你對付裴老,我一定鼎力相助。」

容子澈鄭重的說。

慕洛琛點了點頭,繼而轉過頭吩咐周文達,「你去辦理轉院的手續,我要越快回A市越好。」

「是。」

周文達應聲,退出了房間。

容子澈看他臉色實在不好,又想著溫如意那邊還要安撫,便離開了房間。

咔嗒一聲門關上,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慕洛琛抬手,手緩緩地落在胸口那裡,感覺到一陣空落落的。

簡汐……

他和她的關係真的像子澈說的那樣,是相敬如賓的夫妻嗎?

為什麼每次提起她,他都會感覺到難以忍受的疼痛?

剛才只不過跟子澈聊了她兩句,他的心臟就像是被無數的手拉扯著,快要碎成千千萬萬的碎片? 容子澈出了房間,問一旁守在門口的人,溫如意去哪裡了,那人給了他了方向後,容子澈便追了過去。

追了兩條走廊,他經過醫院花園的時候,餘光里瞥到坐在樹叢里的人,頓了下腳步走了過去。

離得近了些,他看到溫如意的身體輕微的抖動著,即使她背對著,他也知道她此刻在哭。

葉簡汐是她最好的朋友,現在人沒了,連她的丈夫也不記得她了,如意心裡怎麼會不難受呢。

換位思考,若是葉簡汐對洛琛這樣,他也會難受。

容子澈站在她身後許久,上前一步,扣住了她的肩膀,「如意。」

溫如意聽到他的聲音,站起來想要走開,可又被容子澈按了回去,「對不起,我知道你現在對洛琛不滿,對我更是厭惡,可真的要為了簡汐,把洛琛往死路上逼嗎?你沒見到他那天醒來,明明身上中了三發子彈,可他卻執意要去找簡汐。」

「那個時候,我就知道,如果他找不到簡汐,會跟著他一起去的。」

「這次在谷底,他被找到的時候,已經人事不省,還攥著簡汐的東西,如意,洛琛並有做對不起簡汐的事情。」

「簡汐在天上,也不會希望,洛琛因為她,而有分毫的損傷。」

容子澈緩緩地把自己想說的話,都說出來,然後靜靜的望著溫如意。

溫如意眼裡的淚水簌簌地落下來,說不出話來。

她不想逼死慕洛琛。

可如果連慕洛琛都忘記了簡汐,簡汐該多傷心?

容子澈伸手,擦去溫如意眼角的淚水,「別哭了。」

哭的他心疼。

可他擦乾了,溫如意的眼淚又落了下來。

容子澈的手停在她的臉上,久久的不曾離開。

溫如意望著容子澈,雙眸通紅,聲音沙啞著說,「簡汐的事情,我以後不會在他跟前提起,但我想照顧天佑。」

慕洛琛現在還年輕,又把簡汐忘記了,說不定以後會娶別的女人,她不放心,把天佑交到其他人手上,所以她來照顧天佑,讓天佑不受到任何委屈。

「好。」容子澈沉聲答應。

溫如意低下頭,看著懷裡的天佑,淚如雨下。

回A市的手續很快辦好,第二天上午,醫院裡出了專業的醫生和護士,陪同他們去A市,以方便在路上照顧慕洛琛,防止突發情況。

飛機緩緩地起飛,慕洛琛看著窗外,清冷的面色下,隱藏著一抹不易察覺的失落。

他總覺得,自己把什麼重要的東西忘記了。

想要抓住,但怎麼也想不起來……

容子澈抱著天佑過來陪著他,七個月的孩子,對什麼都好奇,天佑總是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東西,往嘴裡咬。

和慕洛琛在一起的時候,他喜歡拿著他的手放在嘴裡,用牙床磨他的手指。

慕洛琛剛開始還縱容他,後來他再咬的時候,怕不衛生,就訓斥他。

天佑每次挨訓的時候,也不哭鬧,瞪著大眼睛看著他。

慕洛琛每次看著他這樣,總會晃神,覺得這雙眼睛似曾相識,後來想了想,或許像他媽。

飛機抵達A市機場,一行人直接從VIP通道出了機場,然後慕洛琛被轉入了仁和醫院。

醫生給慕洛琛又檢查了一遍,確定他傷口沒再次崩裂,叮囑他好好的休息。

慕洛琛卻沒有按照醫生的吩咐休息,而是立刻讓周文達,把公司里的文件拿了過來。

重生幸福時光 慕氏集團在他卸任之後,就沒有再推舉新的總裁,之前由慕知寒代理,可慕知寒剛接手慕氏集團,針對慕氏集團所想出的措施,還沒有推行,現在慕氏集團上下一片混亂。

而慕家老宅那邊,在慕知寒被抓進去之後,慕江安也緊跟著被檢舉,曾經利用職務之便,私底下給一些違規的公司開後門,把政府的工程當成謀取利益的工具。

慕江安和慕知寒進了警察局后,慕家上下人心惶惶。

慕洛琛簡單了解了情況后,對周文達說,「今天下午,把二嬸請過來,另外把黎曼還有以前的老員工都召回來,我要重整慕氏集團。」

「是。」

吩咐了周文達之後,慕洛琛開始處理文件。

時隔這麼久再處理這些,有些陌生,但他掌管了慕氏集團六年,熟悉起來還是很快。

他開始忙,容子澈看他情況正常了下來,稍稍放了心,回市政廳工作去了。

下午兩點,馮梓雲準時出現在醫院。

見到慕洛琛的那一刻,馮梓雲哭著說:「洛琛,以前是二嬸不對,二嬸已經知道錯了,你想怎麼處罰我都可以,可是求求你救救知寒,他是無辜的,他知道你出事了,才會想去刺殺裴老爺子的……」

慕洛琛看著馮梓雲,不緊不慢的開口:「二嬸,你沒什麼得罪我的地方,知寒我一定會救,裴家,我也會打垮,任何想跟慕家作對的,我都不會放過。」

馮梓雲聞言,有些不敢相信慕洛琛會這麼好說話。

他難道不記恨,她以前對葉簡汐做的那些事情嗎?

她還以為,這次慕洛琛會見死不救。

亦或者,他現在答應的爽快,只是為了欺騙她,等著知寒被判了刑,再跟她說,這是為了報復她對葉簡汐做的那些事情?

「二嬸,怎麼了?」

慕洛琛被她看的有些莫名,開口問道。

「沒、沒……洛琛,你會救知寒吧?」馮梓雲再三確認。

「當然會。」慕洛琛給出肯定的答案,「不過,我想讓二嬸幫我做一些事情。」

馮梓雲咯噔了一聲,果然,要來的還是會來的……

她就知道,以慕洛琛對葉簡汐的看重,怎麼會那麼輕易地放過他。

可為了知寒,無論什麼事情,她都願意做。

「你說吧,無論刀山還是火海,我都會去做。」馮梓雲深吸了一口氣,視死如歸的說道。

慕洛琛低聲對她說了幾句話,馮梓雲疑惑的看著他,「就這些?」

「嗯。」

慕洛琛淡淡地說道。

馮梓雲心被他吊的七上八下的,猜不透慕洛琛到底是什麼心思,讓她更加的慌亂,誰知道,他會不會中途變卦呢?

慕洛琛真的恨她,還不如直接給她來一刀,讓他解恨,然後好好的幫助知寒。

現在他這麼和聲和氣的,她懷疑,他根本沒救知寒的意思。

馮梓雲驚疑不定了許久,小心的開口問,「洛琛,簡汐的事情……」

話剛說了個開頭,慕洛琛的臉色一沉,渾身散發著濃重的寒意,「別在我跟前提到她的名字。」

馮梓雲立刻噤聲,「好,好,我不說,我不說。」

「二嬸,你去辦自己的事情吧。」

「是。」

馮梓雲忙不迭的往外面走,走到門口慌亂的甚至把手裡的包都弄掉在了地上。

到了外面,長長的舒了口氣。

剛才聽到簡汐的名字,洛琛的臉色恐怖的像是來自地獄的羅剎。

馮梓雲越發懷疑慕洛琛的動機,想了想,她還是決定不百分百的相信慕洛琛,自己也要準備些,以防萬一。

而在馮梓雲離開之後許久,慕洛琛的臉色始終沒有緩和過來,心臟那裡又開始疼,疼得無法忍受了,他手緊緊地攥成了拳頭,力道很大,使得指關節泛白。

等著心頭那陣疼痛緩和了過來,他看著窗外。

葉簡汐……

葉簡汐……

心頭有一個聲音,在低聲的叫著她的名字,縈繞著久久不肯散去。

慕洛琛拿出手機,給容子澈打電話。

電話接通,慕洛琛開口問:「子澈,我跟簡汐的關係,真的像你說的那樣嗎?」

容子澈聞言一愣,慢了兩秒說,「是啊,怎麼了?」

「你在說謊。」

慕洛琛一字一句的說。

容子澈沉默了下來,他的確在說謊,其實慕洛琛從小到大,都能看的出來他什麼時候在說謊,什麼時候講了真話。

這次也不例外。

可他不說謊,還能說什麼?

容子澈不知道,他只希望能瞞一時是一時。

慕洛琛聽不到他的回答,便知道,他是真的在騙自己,腦子裡有東西快速的轉動了起來,葉簡汐既然不是跟他是普通關係,為什麼他會想不起她。

總裁的別樣情人 他記不得她的容貌,記不得和她一起的任何事情,她唯一留給他的只有,每次提起她時,無盡的痛苦。

慕洛鄉試圖強行想起關於葉簡汐的事情,可想了又想,沒想起來,腦海里的每一根神經卻疼了起來,像是沒根神經都在向四面八方拉扯著。

他猛地掛斷了電話,手按壓在胸口,那裡喘不過氣來,像是有很沉重的東西,在壓著。

「周文達!」過了片刻,慕洛琛朝著門口大喊。

周文達推開門進來,看到他大汗淋淋的模樣,連忙按響了呼救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