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女子道:「蘇公子,以後您會知道。」

「好,有時間我一定去拜訪你們家大人,感謝他的相助。現在,我要去殺八王子,你們要來就來吧。」

說完,蘇御轉身就要走。

卻被十五王子一把拉住。

蘇御回頭看着十五王子。

十五王子沉聲道:「蘇兄,你現在已經徹底得罪了宰相府,龍氏一族,以及大王子他們,你不能再因為我,得罪八王子身後的楚氏一族,否則你在王城的日子,會很艱難。」

「殿下,你是第一天認識我嗎?」蘇御眯眼。

十五王子贏暨一怔。

蘇御繼續道:「我蘇御認定的兄弟,誰也不能欺負,誰他媽的敢欺負,那就是在與我蘇御為敵。」

「我的敵人,就必須死。」

轟。

十五王子渾身一顫,死死的凝視着蘇御。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跟他說,他是兄弟。

哪怕是他們的親兄弟,都將他當成了可有可無的垃圾。

而此刻,蘇御說他竟然是他的兄弟?

這讓他內心無比的感動。

「好,我與你一起去。」十五王子贏暨鬆開了蘇御,道。

「那就一起,待會兒,八王子交給你處理。」

轟。

蘇御一馬當先,而蘇戰,百花仙子,黑龍會會長,以及其他十大宗師,一起往楚氏一族殺去。

而此刻,八王子離去后,第一時間便是跑去了楚氏一族,眼下,也只有楚氏一族,能護他周全了。

他之所以能在贏國眾多王子之中脫穎而出,除了自身資質的確很妖孽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是王城十大強族之一,楚氏一族的子孫。

也是當今楚氏一族老祖楚項的外孫。

「八王子殿下,您怎麼回來了?」

楚氏內,幾個大宗師感受到了八王子的氣息后,立馬沖了出來。

當看到他一臉焦急之色后,無不心頭一凜。

八王子在以往任何時候,都表現的很淡定,但此刻,卻明顯帶着驚慌之色,顯然是遇到我越發解決的大事了。

否則不會如此,。

而在整個贏國,能讓八王子都顯得如此驚慌,可想而知,這次八王子遭遇到的大事,怕是連他們楚氏一族,都需要認真對待了。

「蘇御要殺我,快去請外公出來。」

什麼?

蘇御來了?

聞言,幾個楚氏一族的大宗師頓時面色大變。

最近蘇御在王城的名氣,實在是太大了。

連龍氏一族的族長龍騰飛都死在了他的手裏。

如今整個贏國,能壓制蘇御的,也就那麼十幾二十個人了。

也難怪,八王子會如此驚顫。

「好,我去稟告家祖。」一位大宗師立馬轉身離去。

而第二位楚氏一族的大宗師沉聲道:「八王子,蘇戰來了沒?」

這話一出,剩餘的幾個大宗師,全部緊張的看着八王子。

相比較蘇御,他們更忌憚蘇戰。

要知道,在這一次的王城之戰之中,蘇戰以一己之力,擋住了戰鬥力絲毫不遜色於老祖的宰相大人趙軍令,以及龍氏一族的老祖龍嘯天。

這是一個實力,絕對能與家祖抗衡的猛人。

要是蘇戰也來了,那這次他們楚氏一族,也要面臨巨大的壓力了。

「來了,不然,我也不會叫你們請家祖出來。」八王子嘶啞著聲音道。

「八王子,你糊塗啊,。你怎麼就招惹了蘇御那個煞星呢,你不知道,。他現在的實力,再加上蘇戰他們,哪怕是我們十大強族,也要忌憚一二嗎?」此刻,一位大宗師眼神無比冰冷的說道。

「哼,現在說這麼多有什麼用,還是想辦法,解決了蘇戰他們吧?」八王子冷哼,臉色也無比難看。

其實,他內心也後悔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蘇御與十五王子的關係如此之好,為了他,甚至敢殺他,還敢殺來楚氏一族。

原本在他的構想之中,蘇御與十五王子的關係,也只是僅限於普通朋友,根本不可能為了十五王子與他們楚氏一族徹底鬧開。

要知道,現在蘇御的敵人,不僅僅是宰相府,龍氏一族,還有四王子身後代表的王氏一族。

。 第325章貴妃生辰

怪不得宰相會提議讓他們去雪山探險,讓人認為他是要對付的太子以及二皇子,皇上派了人暗中保護,結果,人家宰相掉轉頭來對付起了司徒錦。

要說司徒錦中蠱跟宰相沒關係,她一萬個不相信。

甚至她懷疑宰相跟鬼殿都有瓜葛!

不過這些只是設想沒有真實依據,她也不敢妄下結論!

好在葉劍清昨天的時候已經成功跟她見面,皇家書院給她的三間商鋪,已經進入裝修階段!賣的就是壯y以及治療不舉的葯,而屋內設了看診的柜子,她一個月只看五個病人,並保證藥到病除,成功懷娃!

而帝都的聯絡點,就在這藥鋪里!在離間有一處暗格下面,有一處密道,密道通往一處民宅,不過由於這密道是秘密進行的,所以都是自己人在挖!

咳咳……扯得有點兒遠了,言歸正傳,且看司徒錦將許家主帶走之後,沒多久宰相夫人就帶人來了,見到正在收拾的花琉璃指著她的鼻子道:「花琉璃,我們許家自認沒做對不起你的事兒,你竟如此陷害人!」

花琉璃看著宰相夫人,將醒酒器以及就被放到小框里,淡淡道:「夫人這是來興師問罪來了?我不覺得我做錯了什麼,首先大家都看到了,許家主在失去了皇商資格后,公然威脅我,然後就有人爆出他這酒方並非許家,而是他通過威脅的手段得來的。」

「你胡說,我們許家會用這等腌臢手段不成?」

「那誰說的清楚呢!若他沒做,相信皇上會給他一個公正,可他若做過,我相信,正義有時候會遲到,但它不會缺席!」

「說的好!」

好一個正義有時候會遲到,但它不會缺席!

「剛剛許家主確實威脅過這位姑娘。」

「我們都聽到了!」

「你們不能仗著是宰相家眷而為所欲為。」

「就是就是!」

聽著眾人的聲討聲,宰相夫人惡狠狠瞪了花琉璃一眼,這個小丫頭,她一定要除了,竟公然讓她難堪!

最終宰相夫人落荒而逃!

花琉璃成了供應酒水的皇商,與宮中採辦的太監簽訂了契約以後,後天會送一批酒水去宮中,為了以防萬一,花琉璃打算親自去送。

回到花府以後,花琉璃閃身進了空間,盤點著空間里的酒水,這次一共送十二壇,每種四壇!

次日一早,花琉璃將酒裝上車以後,跟著馬車一塊兒去了皇宮……

來到宮門口,發現一共站在十二個太監!

「這是……」

花琉璃問隨行的公公,那公工見她一臉疑惑,笑道:「皇上怕公主被有心人陷害,這才讓這些小子們早早等在這兒,每人嘗一口這壇中的酒!」

聽了公公的話,花琉璃笑了笑,將每一壇酒打開,拿出舀酒的勺子,讓每個太監都嘗一口,這樣雖然麻煩,但杜絕以後的事端!

不過一直這麼著也不是辦法,得想個一勞永逸的法子才成。

等了片刻的,那些太監確定沒事兒以後,花琉璃拿了結算的銀子,就回去了!

想必這些酒水是貴妃生辰的時候要用的,莫名的她有些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吃過早飯以後,花琉璃就去學院了,她晚上的時候去找靈貓比試,白天的時候在不忙的情況下,她就看書……

……時間分割線……

今天是貴妃的生辰,一大早花琉璃就被喊了起來,然後被小玲一陣捯飭,恩,現在小玲成了她的貼身丫鬟,身為大丫鬟的她,在花府吃的很開。

不過因為學院不準帶丫鬟,她就淪為奔波霸與霸波奔的專屬飼養員!

剛開始這丫頭還嚇的雙腿發軟,渾身不能動彈,到現在,每天恨不能多跟奔波霸霸波奔待一會兒!

「姑娘,今天晚上能帶著奴婢一塊兒去嗎?」

花琉璃聞言,抬眼看了眼小玲道:「想去就去吧,把兩隻白虎也帶上好了!」

為什麼帶白虎,她心裡是有計較的。首先白虎可以保護她,其次,她也該讓它們在眾人面前露臉了!

「啊?它們雖然不咬人,但……會不會嚇到貴人?」

「放心,不會!」

奔波霸與霸波奔從小吃的靈肉,喝的是靈泉,聰明著呢。

臨近傍晚的時候,花琉璃、花想容與許枝便到了皇宮……

那些宮女侍衛見花琉璃帶著老虎過來,一個個花容失色嗎,驚慌道:「公主,這白虎可咬人?」花琉璃看了眼詢問的侍衛,笑道:「放心好了,它們是我從小養的,不咬人!」

那侍衛聞言,呼出一口氣,就怕這白虎發狂,萬一傷了來參加宮宴的官員或夫人小姐什麼的,可就不美了。

「沒想到花琉璃竟然帶了兩隻白虎做賀禮,還真是大手筆。」

聽到說話聲,花琉璃轉過頭,只見一名長相跟司徒劍南三四分像的少年一臉敵意的看著她,花想容站在花琉璃身後,對著說話的少年作揖道:「下官見過三皇子,三皇子這是做任務回來了?」

「起來吧,這兩隻白虎可否送給我一隻?另一隻給貴妃做賀禮如何?」

「賀禮?抱歉,我是把它們兩個放家裡不放心才想著帶來參加晚宴的,它們可不是賀禮!」

「本皇子還以為是送給貴妃的。」

她的臉有多大自己把奔波霸霸波奔送給她?

別忘了貴妃跟皇后可都是許家的人,他們花家不共戴天的仇人,她能拿出十兩銀子買得東西送她就不錯了!

「那本皇子花錢找你買如何?」

這白虎一看就知與普通老虎不同,個頭大,毛髮光亮細膩,並且還如此乖巧懂事,讓他生了據為己有的心思。

「三皇子抱歉,奔波霸與霸波奔是我從小養到大,及時你出再多錢,我也不會賣。」

許枝站在花想容身旁,看了兩隻白虎一眼,不滿道:「花琉璃,三皇子看上這白虎那是它們的榮幸,趕緊將它們送給三皇子!」見許枝對自己發號施令,花琉璃冷哼一聲,淡淡道:「你一個繼室也敢對我這公主發號施令?」

「花琉璃,我是你娘……」

「我娘比你漂亮!」

許枝:「……」好生氣,本想在三皇子面前刷一波存在感,沒想到這死丫頭這麼不給面子。

「三皇子,天色不早了,我要去給太后請安,您請便!」

「你好好想想,想通了,過來找我!」

花琉璃看了奔波霸與霸波奔一眼,笑道:「走吧!」

奔波霸與霸波奔邁著優雅的步子跟在花琉璃身後,那一臉驕傲的樣子,恨不能讓所有都為它們行注目禮。

「啊……老虎……」

「護駕,快快護駕!」

聽到老虎,屋內的人都一臉驚慌,反倒來請安的太子看了門口一眼,淡定道:「太后,這兩隻白虎是花琉璃養的,我們這次探險,多虧了有它們兩個幫忙!」

「哦?沒想到老虎竟那般有本事?」

「太后您是沒見過那兩隻白虎,好生厲害呢,關鍵還聰明!」

這兩隻白虎被太子與二皇子說的很是好奇,當花琉璃帶著奔波霸與霸波奔來到慈寧宮以後,太后的一雙眼睛落在兩隻白虎身上就在沒移開過。

。但是憑藉許安風度的觀察力,和判斷力,他能猜到,這是孫青和公羊琢覺醒了新的技能,他厲害吩咐其他人,能空出手的,都去打計蒙,現在計蒙的狀態不對,要趁熱打鐵,痛打落水狗。

現在蓬萊島的仙人們來了,傳音法器不缺,每一個高階戰力,每一個軍中將領,都有配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