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南無言可對,只是呼呼的喘著粗氣,過了一會兒,才大聲說道:「你是誰?你為什麼對本教之事如此了解?」

紫衣女子緩緩說道:「『升天入地求之遍,上窮碧落下黃泉』。這正是當年祖師爺的隨身佩劍『碧泉』,司馬南,你欺師滅祖,喪盡天良,今天,又逼迫葉泊雨打開祖師殿密道,如此狼子野心,天地不容!」紫衣女子在司馬南身邊顯得甚是瘦弱,但一言一句,句句說的司馬南無言以對,倒顯得身形無比的高大。

葉泊雨在一邊慢慢聽出了一些端倪,好像是血衣堂創教祖師留下了什麼大秘密還是大寶藏,司馬南拚命想要得到這些東西,這才與九黎洞鳳依雲勾結,害死了堂中眾兄弟,又騙自己給他打開祖師殿密道,看樣子,這個大秘密或者大寶藏就在這密道之中。

葉泊雨想通了此節,抬起頭來,眼看祖師殿的正梁已經斷成數截,掉落在地上,兩側牆壁都裂開了寸許深得裂縫,坍塌已經迫在眉睫。忙一把把地上的王白秦抱起,沖紫衣女子說道:「姑娘,這大殿馬上就要塌陷了,咱們還是先離開此地吧,否則,大家都要被壓在殿中了。」

連叫數聲,紫衣女子和司馬南兩人都充耳不聞,兩人仗劍怒目相視。

司馬南臉上微有愧色,大聲說道:「我是對比起血衣堂眾位弟兄,但是我自問沒有絲毫的對不起青冥(編者注,青冥子正是風鬍子在血衣堂的名號),到是,那青冥子他自己,對不起上上下下幾十個歷代堂主。」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恩怨情仇—下》 紫衣女子冷冷說道:「司馬南,祖師爺的名諱也是你這種喪盡天良的叛徒叫得的!祖師爺什麼地方對比起諸位堂主?」

司馬南大聲說道:「此中緣由與外人不足道來,我不管你是何人,也不管你背後有什麼人給你撐腰,你既有青冥子的隨身佩劍,必然與他大有淵博,看著青冥子上創教祖師的份上,我今日放過你們,日後再見,定不容情!」說罷,身形一晃,就鑽進了密道之中。

葉泊雨見狀,一把拽住紫衣女子,兩人快步走進密道洞口,剛沒走幾步,就聽的背後轟隆隆一聲巨響,葉泊雨回頭一看,祖師殿已經完全坍塌,將密道洞口完全封死。

洞口霎時間一片漆黑,葉泊雨正準備運起神念來探路,突然腳下一沉,兩人同時下落,落了丈許有餘,腳下一實,落到了地面之上。紫衣女子急聲說道:「葉泊雨,你快到船后,運起全身功力划船,我們或許還能追上司馬南。」葉泊雨這才看清,原來兩人是落到了一艘小小的扁舟上,忙把王白秦放下,去船后拿起船槳,運起功力,扁舟飛似得的往前衝去。

從頭頂上的洞隙中偶爾有幾點光線灑落下來,依稀看清腳下的密道是一處看不到頭的蘆葦盪,兩側布滿了千年的熔岩,一開始只有一條水路,兩邊都是茂密的水草和蘆葦,過的一會兒,水面越來越開闊,水波粼粼,不知有多寬。葉泊雨只顧得全力催動船隻,紫衣女子在船頭掌舵。

這是葉泊雨此生見過的最詭異,但也最甜蜜的時刻,他心中何止有千言萬語,但是就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感覺心中平安喜樂,甚至隱隱盼著這條河道最好是無邊無際,永遠划不到盡頭才好。

過了半盞茶時分,突然聽的紫衣女子輕聲問道:「葉泊雨,你沒有受傷吧?」


「沒,沒有。」葉泊雨忙道:「姑娘,你沒有被血衣堂那個風鬍子老道傷著你吧?」葉泊雨這才想起紫衣女子剛才跟司馬南大戰一場,幾乎耗盡真元,忙扔出手裡最後幾張玉牌,施展了一個小小的癸水雨潤之術,把腳下的水流之靈氣引到兩人身上,緩緩涓流,為兩人補充體力。


「沒有。」紫衣女子幽幽的說道:「沒有,他不會傷害我的。想不到你倒有這許多道術可用。」

葉泊雨嗯了一聲,心中奇怪,卻也知道紫衣女子的脾氣,知道不該問的問了也不會告訴自己,該說的也不用問,也沒有再說話。

果然,聽的紫衣女子又低聲說道:「你究竟是怎麼來到這個血衣堂的?」

葉泊雨一邊划船,一邊把自己是怎麼無意中買到一本破舊的黃色手抄本書,為了破解書中文字去找三叔,看到三叔的留言后這才和王白秦兩人商量要來湘西找三叔,後來又是怎麼被司馬南引到血衣堂,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紫衣女子靜靜的聽完后,轉過身來,看葉泊雨全力運轉內力,說話中氣十足,沒有絲毫內息不繼的模樣,先微微嘆了一聲,說道:「葉泊雨,你雖然捲入這場大是非中,但是也因禍得福,你現在的功力遠在司馬南之上,只是你不會使用而已。」沒等葉泊雨說話,又搖搖頭,繼續說道:「這雖然是天意,但有一半也是人力促成,這是一個策劃良久的大陰謀。」

「大陰謀?」葉泊雨忙問道:「我跟血衣堂遠隔千里,又無冤無仇,血衣堂的大陰謀怎麼會牽涉到我身上?」

紫衣女子清澈的雙眸注視了一會兒葉泊雨,才道:「我也只是一個小小的棋子,知道的並不比你多多少。目前這個大陰謀里,我們只知道有司馬南和鳳依雲作亂,但是裡邊究竟還有多少是非糾葛,就不是你我能知道的了。」

葉泊雨微感失望,但也無話可說,只是默默的點點頭。

說話間,濃密的水草從四處分開,小船前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分叉路口,紫衣女子讓葉泊雨暫且停船,四下看了看,說道:「司馬南第一次來這地下水道,他肯定不知道正確的出口,這裡千岔萬口,我們根本找不到他。這條水道是創教祖師青冥子按先天八卦布設而成,前邊的分叉路口會越來越多,而且每個分支路口都會有不同的機關封印,不知道此陣法的人,誤入水道,一定會迷失在這無邊無際的水草中,任他功力通神,也只能筋疲力盡而死。我們現在只能在出口等他,如果等不到,那就便宜司馬南這個惡賊了。」

葉泊雨依言拐進一條分道,只見這條分道只有一丈多寬,勉強能讓小船通過,兩邊的菖蒲和蘆葦輕輕的刮在身上,紫衣女子背對著葉泊雨坐在船頭,水中的霧氣升起,淡淡的好似罩在一片輕煙之中,又過得一會兒,從水草中不斷飛出一群一群的螢火蟲,一閃一閃好似天上的繁星一般。紫衣女子伸手探出,便有無數只螢火蟲落在她凈白如玉的手掌上,閃閃的藍光映在她的俏臉上,說不出的嬌麗明艷。看到這等美景,葉泊雨忍不住陶醉起來,醉醺醺的如入仙境一般。

小船又接連拐了十七八個彎,順著一條湍急的瀑布激流而下,最後停靠在一個小平台上,平台有幾十丈方圓,四周都是嶙峋的怪石,中間是一個八角形的古亭,古亭通體都是石質,上上下下與地面渾然一體,好像從地底里長出來一樣,古亭中擺了一張石桌,石桌旁邊只擺了兩張石凳,桌凳描龍畫鳳,做工甚是精美,但也沒什麼特異之處。倒是亭外柱上的石楹聯引起了葉泊雨的注意,葉泊雨湊上前去,輕輕吟道:「彈指聲中千偈了,拈花笑處一言無。」只見楹聯上的字鐵鉤銀划,龍飛舞鳳,好似一氣呵成。葉泊雨心想:「這風鬍子明明是道教之人,怎麼寫的楹聯全然一派佛家口吻,莫非此楹聯另有別人所書?」

正感慨間,紫衣女子在一旁輕輕說道:「這是祖師用手指所寫,當時我就在身邊。」

葉泊雨吃了一驚,只見這石柱好像是最堅硬的玄武岩製成,上邊的楹聯一筆一劃,蒼勁之極,入石足有三分,古人云,入木三分,可見入木三分已是艱難之極,這入石三分,實在是常人難以想象,難以置信。葉泊雨一邊輕輕順著石柱上的筆畫書寫,一邊想象著當時寫這楹聯之人功成名就,美人在側,意氣風發,石屑紛紛飛落的情形,不禁幽幽神往。

古亭的一側就是剛才激流而下的大瀑布,現在從下仰視,才覺得這瀑布足有十幾米高,銀緞似的水流飛流而下,撞擊在下邊的石灘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甚是驚人。

瀑布的四周鬱鬱蔥蔥長滿了各種不知名的野草野花,尤其是那種不知名的藍花在這裡更是隨處可見,一叢叢一片片,平台到處都飄著這種藍花的異香。一時兩人不知身處何地。

紫衣女子稍稍歇息了一會兒,體力已經恢復了大半,看葉泊雨還在對著亭外的楹聯出神,輕輕一笑,搖搖頭道:「葉少俠,一路上冒犯,請恕我無禮。」

葉泊雨這才從神遊中請醒過來,忙連連擺手,說道:「姑娘千萬別客氣,你救我性命在先,哪裡談得上冒犯二字。」

紫衣女子看葉泊雨神色窘迫,忍不住噗嗤一笑,說道:「那好,是你說不用客氣的,到時候,我對你不客氣,你可別怪我。」

葉泊雨出身書香門第,自負生平也有不少女子青睞,其中也不乏年輕貌美的女子追求,可以說是見過不少大場面,但不知為什麼,在這個紫衣女子面前,就是說不出由來的緊張,看著紫衣女子一顰一笑,自己就像剛出土的文物一樣,連句像樣的話也說不完整。

紫衣女子看著眼前的飛瀑,秀眉微蹙,輕輕說道:「前邊的大瀑布就是密道出口,直通前山的七星大陣,你我從這裡出去,很快就能到達前山,到那裡就可以離開血衣堂了。」

葉泊雨點點頭,上前一步,說道:「姑娘,你的芳名可否告訴我,我也好,也好……」

紫衣女子又是嫣然一笑,低聲說道:「一路上經歷的事情太多,倒是我忘了,我告訴你名字,你可別忘了哦,我的名字叫紫嫣。」


「紫嫣,紫嫣。」葉泊雨心中默默的念了幾聲,心頭一熱,正要說話,聽的紫嫣又說道:「葉少俠。」剛說了一句,又笑道:「叫你葉少俠和葉泊雨都怪彆扭的,以後就叫你葉大哥吧,好嗎?」說完,也不等葉泊雨同意,就繼續說道:「葉大哥,你一直盯著這幅楹聯沉思,可是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葉泊雨點點頭,說道:「這幅楹聯實在是奇怪,聯上的明義是對佛禪有所悟,但細細想來,好似又有些太過執著而不免略入魔道的感覺。最奇怪的是,這幅楹聯怎麼說也與道、巫兩派沒有任何關係,我在想,如果是青冥子祖師寫的,那又會是什麼意思呢?」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外憂內患》 紫衣女子冷冷說道:「司馬南,祖師爺的名諱也是你這種喪盡天良的叛徒叫得的!祖師爺什麼地方對比起諸位堂主?」

司馬南大聲說道:「此中緣由與外人不足道來,我不管你是何人,也不管你背後有什麼人給你撐腰,你既有青冥子的隨身佩劍,必然與他大有淵博,看著青冥子上創教祖師的份上,我今日放過你們,日後再見,定不容情!」說罷,身形一晃,就鑽進了密道之中。

葉泊雨見狀,一把拽住紫衣女子,兩人快步走進密道洞口,剛沒走幾步,就聽的背後轟隆隆一聲巨響,葉泊雨回頭一看,祖師殿已經完全坍塌,將密道洞口完全封死。

洞口霎時間一片漆黑,葉泊雨正準備運起神念來探路,突然腳下一沉,兩人同時下落,落了丈許有餘,腳下一實,落到了地面之上。紫衣女子急聲說道:「葉泊雨,你快到船后,運起全身功力划船,我們或許還能追上司馬南。」葉泊雨這才看清,原來兩人是落到了一艘小小的扁舟上,忙把王白秦放下,去船后拿起船槳,運起功力,扁舟飛似得的往前衝去。

從頭頂上的洞隙中偶爾有幾點光線灑落下來,依稀看清腳下的密道是一處看不到頭的蘆葦盪,兩側布滿了千年的熔岩,一開始只有一條水路,兩邊都是茂密的水草和蘆葦,過的一會兒,水面越來越開闊,水波粼粼,不知有多寬。葉泊雨只顧得全力催動船隻,紫衣女子在船頭掌舵。

這是葉泊雨此生見過的最詭異,但也最甜蜜的時刻,他心中何止有千言萬語,但是就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感覺心中平安喜樂,甚至隱隱盼著這條河道最好是無邊無際,永遠划不到盡頭才好。

過了半盞茶時分,突然聽的紫衣女子輕聲問道:「葉泊雨,你沒有受傷吧?」

「沒,沒有。」葉泊雨忙道:「姑娘,你沒有被血衣堂那個風鬍子老道傷著你吧?」葉泊雨這才想起紫衣女子剛才跟司馬南大戰一場,幾乎耗盡真元,忙扔出手裡最後幾張玉牌,施展了一個小小的癸水雨潤之術,把腳下的水流之靈氣引到兩人身上,緩緩涓流,為兩人補充體力。

「沒有。」紫衣女子幽幽的說道:「沒有,他不會傷害我的。想不到你倒有這許多道術可用。」

葉泊雨嗯了一聲,心中奇怪,卻也知道紫衣女子的脾氣,知道不該問的問了也不會告訴自己,該說的也不用問,也沒有再說話。

果然,聽的紫衣女子又低聲說道:「你究竟是怎麼來到這個血衣堂的?」

葉泊雨一邊划船,一邊把自己是怎麼無意中買到一本破舊的黃色手抄本書,為了破解書中文字去找三叔,看到三叔的留言后這才和王白秦兩人商量要來湘西找三叔,後來又是怎麼被司馬南引到血衣堂,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紫衣女子靜靜的聽完后,轉過身來,看葉泊雨全力運轉內力,說話中氣十足,沒有絲毫內息不繼的模樣,先微微嘆了一聲,說道:「葉泊雨,你雖然捲入這場大是非中,但是也因禍得福,你現在的功力遠在司馬南之上,只是你不會使用而已。」沒等葉泊雨說話,又搖搖頭,繼續說道:「這雖然是天意,但有一半也是人力促成,這是一個策劃良久的大陰謀。」

「大陰謀?」葉泊雨忙問道:「我跟血衣堂遠隔千里,又無冤無仇,血衣堂的大陰謀怎麼會牽涉到我身上?」


紫衣女子清澈的雙眸注視了一會兒葉泊雨,才道:「我也只是一個小小的棋子,知道的並不比你多多少。目前這個大陰謀里,我們只知道有司馬南和鳳依雲作亂,但是裡邊究竟還有多少是非糾葛,就不是你我能知道的了。」

葉泊雨微感失望,但也無話可說,只是默默的點點頭。

說話間,濃密的水草從四處分開,小船前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分叉路口,紫衣女子讓葉泊雨暫且停船,四下看了看,說道:「司馬南第一次來這地下水道,他肯定不知道正確的出口,這裡千岔萬口,我們根本找不到他。這條水道是創教祖師青冥子按先天八卦布設而成,前邊的分叉路口會越來越多,而且每個分支路口都會有不同的機關封印,不知道此陣法的人,誤入水道,一定會迷失在這無邊無際的水草中,任他功力通神,也只能筋疲力盡而死。我們現在只能在出口等他,如果等不到,那就便宜司馬南這個惡賊了。」

葉泊雨依言拐進一條分道,只見這條分道只有一丈多寬,勉強能讓小船通過,兩邊的菖蒲和蘆葦輕輕的刮在身上,紫衣女子背對著葉泊雨坐在船頭,水中的霧氣升起,淡淡的好似罩在一片輕煙之中,又過得一會兒,從水草中不斷飛出一群一群的螢火蟲,一閃一閃好似天上的繁星一般。紫衣女子伸手探出,便有無數只螢火蟲落在她凈白如玉的手掌上,閃閃的藍光映在她的俏臉上,說不出的嬌麗明艷。看到這等美景,葉泊雨忍不住陶醉起來,醉醺醺的如入仙境一般。

小船又接連拐了十七八個彎,順著一條湍急的瀑布激流而下,最後停靠在一個小平台上,平台有幾十丈方圓,四周都是嶙峋的怪石,中間是一個八角形的古亭,古亭通體都是石質,上上下下與地面渾然一體,好像從地底里長出來一樣,古亭中擺了一張石桌,石桌旁邊只擺了兩張石凳,桌凳描龍畫鳳,做工甚是精美,但也沒什麼特異之處。倒是亭外柱上的石楹聯引起了葉泊雨的注意,葉泊雨湊上前去,輕輕吟道:「彈指聲中千偈了,拈花笑處一言無。」只見楹聯上的字鐵鉤銀划,龍飛舞鳳,好似一氣呵成。葉泊雨心想:「這風鬍子明明是道教之人,怎麼寫的楹聯全然一派佛家口吻,莫非此楹聯另有別人所書?」

正感慨間,紫衣女子在一旁輕輕說道:「這是祖師用手指所寫,當時我就在身邊。」

葉泊雨吃了一驚,只見這石柱好像是最堅硬的玄武岩製成,上邊的楹聯一筆一劃,蒼勁之極,入石足有三分,古人云,入木三分,可見入木三分已是艱難之極,這入石三分,實在是常人難以想象,難以置信。葉泊雨一邊輕輕順著石柱上的筆畫書寫,一邊想象著當時寫這楹聯之人功成名就,美人在側,意氣風發,石屑紛紛飛落的情形,不禁幽幽神往。

古亭的一側就是剛才激流而下的大瀑布,現在從下仰視,才覺得這瀑布足有十幾米高,銀緞似的水流飛流而下,撞擊在下邊的石灘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甚是驚人。

瀑布的四周鬱鬱蔥蔥長滿了各種不知名的野草野花,尤其是那種不知名的藍花在這裡更是隨處可見,一叢叢一片片,平台到處都飄著這種藍花的異香。一時兩人不知身處何地。

紫衣女子稍稍歇息了一會兒,體力已經恢復了大半,看葉泊雨還在對著亭外的楹聯出神,輕輕一笑,搖搖頭道:「葉少俠,一路上冒犯,請恕我無禮。」

葉泊雨這才從神遊中請醒過來,忙連連擺手,說道:「姑娘千萬別客氣,你救我性命在先,哪裡談得上冒犯二字。」

紫衣女子看葉泊雨神色窘迫,忍不住噗嗤一笑,說道:「那好,是你說不用客氣的,到時候,我對你不客氣,你可別怪我。」


葉泊雨出身書香門第,自負生平也有不少女子青睞,其中也不乏年輕貌美的女子追求,可以說是見過不少大場面,但不知為什麼,在這個紫衣女子面前,就是說不出由來的緊張,看著紫衣女子一顰一笑,自己就像剛出土的文物一樣,連句像樣的話也說不完整。

紫衣女子看著眼前的飛瀑,秀眉微蹙,輕輕說道:「前邊的大瀑布就是密道出口,直通前山的七星大陣,你我從這裡出去,很快就能到達前山,到那裡就可以離開血衣堂了。」

葉泊雨點點頭,上前一步,說道:「姑娘,你的芳名可否告訴我,我也好,也好……」

紫衣女子又是嫣然一笑,低聲說道:「一路上經歷的事情太多,倒是我忘了,我告訴你名字,你可別忘了哦,我的名字叫紫嫣。」

「紫嫣,紫嫣。」葉泊雨心中默默的念了幾聲,心頭一熱,正要說話,聽的紫嫣又說道:「葉少俠。」剛說了一句,又笑道:「叫你葉少俠和葉泊雨都怪彆扭的,以後就叫你葉大哥吧,好嗎?」說完,也不等葉泊雨同意,就繼續說道:「葉大哥,你一直盯著這幅楹聯沉思,可是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葉泊雨點點頭,說道:「這幅楹聯實在是奇怪,聯上的明義是對佛禪有所悟,但細細想來,好似又有些太過執著而不免略入魔道的感覺。最奇怪的是,這幅楹聯怎麼說也與道、巫兩派沒有任何關係,我在想,如果是青冥子祖師寫的,那又會是什麼意思呢?」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外憂內患》 紫嫣甚是乖巧聰明,聽葉泊雨一說,已經明白了葉泊雨心中的顧慮,笑道:「看不出葉大哥你還是個心細如髮,妙悟佛道之人。不錯,據說當年青冥子祖師創建血衣堂,跟他一起的還有一人,但也只是傳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此人。」

聽到這裡,葉泊雨心中一凜,忙道:「這個人是佛門弟子?」

紫嫣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只聽說這個人修為極高,不在青冥子祖師之下,據說,兩人創建血衣堂后不久,這個人就銷聲匿跡,不見了蹤影。這密道中很多厲害機關,都是此人所設。」

葉泊雨心中揣測,古亭這幅楹聯應不是風鬍子所書,應該就是紫嫣說的那個神秘人物所寫。但是紫嫣又明明說親眼看見是風鬍子寫的,那又是怎麼回事?

紫嫣對其它細節也一無所知,兩人討論了一會兒,也沒討論出個所以然來,兩人就商量就在這個平台上休息幾個時辰,一來看能不能等到司馬南,二來剛經歷那幾場惡戰,兩人也要調整一下。

紫嫣自己進飛瀑後邊的洞中休息,葉泊雨也不再細想什麼神秘高手,就在石桌前坐下,閉目養神。過了一會兒,突然想起《八荒劍氣訣》劍道修鍊之法,左右無事,就依法吐納起來。

《八荒劍氣訣》乃歐冶子所創,是天地間劍派心法之祖,先引氣入體,修鍊神劍真身,神劍真身稍有成形,便可以自己源源不斷的吸取先天靈氣,睡夢之中都可以修鍊,比自己用肉身入定吐納當然快之百倍,葉泊雨稍加施展,就覺得自己身上的毛孔好像全部打開,盡情的吸收著外界的靈氣,此間洞府雖在河底,但是靈氣卻格外濃烈,源源不斷的從各處大穴中湧入,形成一股股小涓流,匯入丹田,再經丹田走奇經八脈,打通各處經脈后,最後在檀中穴蓄下,成為自己的精氣。這樣一個周天下來,饒是葉泊雨內力渾厚,也得一個多時辰。

運行了兩個大周天,葉泊雨低頭再用冥眼觀瞧,只見丹田中的米粒陰影好似大了一點點,覺得渾身上下精力充沛,再也坐不住,就又信步走到楹聯前,輕輕吟道:「彈指聲中千偈了,拈花笑處一言無。」心中默默的推敲著這兩句話的含義。

誰知,話音剛落,就聽得不知哪裡傳出一個蒼老洪亮的聲音說道:「不錯,千偈雖了,拈花無笑!風鬍子,一千年了,你終於敢來見我了。」

接連經歷一系列的驚變之後,葉泊雨的頭腦也變得冷靜了許多,此人在自己身前說話,自己神念都沒有覺察,只道來了勁敵。神念一動,已知道聲音來自地下,沉聲說道:「在下葉泊雨,這廂有禮了,敢問前輩何人?何不出來相見?」

正說著,洞里休息的紫嫣也已經聞聲趕了出來,持劍與葉泊雨並肩站在一起。

只聽得那個蒼老的聲音又說道:「風鬍子,怎麼你的神息如此的微弱?是受了重傷,還是故意躲著,不想讓我察覺啊?哈哈。」

紫嫣沖葉泊雨使了個眼色,有指指亭外那副楹聯,示意這個人可能就是剛才說的那個神秘高手。

葉泊雨朝著紫嫣微微點頭,又說道:「前輩可能認錯人了,此地並沒有什麼風鬍子,只有我等後輩三人。」

只聽那蒼老的聲音怒道:「好,好,風鬍子,你不敢出來見我,卻讓一個黃口小兒在老夫面前搪塞,那老夫倒要看看,千年不見的老友神采是否依然。」

說著,葉泊雨和紫嫣兩人眼前一花,就覺得面前若有若無的好像出現了一個人影,細看之下,依稀能看的清楚,青衣長須,不是別人,好像正是風鬍子自己。

實在是太出乎兩人意料,葉泊雨和紫嫣一見之下,不禁面面相覷,兩人對視一眼,紫嫣上前一步,顫聲問道:「你,你可是青冥子祖師?」

那個人影聞言仔細看了看紫嫣,點點頭道:「不錯,你是嫣兒,你還記得老夫啊。」

紫嫣一聽之下,一下就跪倒在地,連聲說道:「祖師,真的是您。您果然在這兒,嫣兒,嫣兒……」說著,喜極而泣,再也說不下去了。

葉泊雨在一旁卻大感奇怪,明明風鬍子就在自己的芥子空間中,怎麼這裡又多出來一個風鬍子,兩人長的一模一樣,到底誰真誰假,不禁遲疑起來。用冥眼觀瞧,卻也只是模模糊糊看到一個風鬍子的影子,難以辨認。至於人影的修為,更是一無所知,只知道遠高於自己。

對面那個人影拈鬚說道:「嫣兒,你快快起來說話。」

紫嫣這才緩緩站起身來,低聲問道:「祖師,不知您所說的風鬍子是誰?這裡確實只有我等三人,並沒有什麼風鬍子。」

那個人影對著紫嫣點點頭,轉頭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葉泊雨一番,緩緩說道:「剛才是老夫眼拙,沒看出這位少俠原來是真人不露相。敢問少俠師承何人?何門何派?」

葉泊雨搖搖頭道:「前輩言重了,在下後生晚輩葉泊雨,八荒派弟子,還未請教前輩大名?」

紫嫣在一旁忙插言道:「葉大哥,他就是我們血衣堂創教祖師青冥子,你還不快快上前見拜。」

葉泊雨卻搖搖頭道:「紫嫣,你不要著急,他不見得就是真正的青冥子祖師!我們要小心上當。」

「什麼?」紫嫣一聽葉泊雨言語如此無禮,怕青冥子發怒,忙說道:「葉大哥,他就是青冥子祖師,我怎麼會認錯人呢。」

葉泊雨聽了紫嫣的話,搖搖頭,看著面前的人影,卻搖頭不語。

只聽的對面那個人影怒道:「那風鬍子欺世盜名,枉為一派祖師,有什麼好冒充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