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無所知!

沒錯,就是一無所知!

這幾人自從加入彼岸組織后,便一直享受着極好的待遇,組織既不讓他們戰鬥,也不讓他們管理事務,只是讓他們不斷的鍛煉自己的實力。

怪不得李谷今天看到博亞教授的行為會反感。

怪不得郭麒麟,劉倩這種明顯舊時代三觀端正的好學生為什麼會樂觀的在這個基地中過着自己的小日子。

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彼岸組織是幹嘛的。

思索半響,蕭凡忍不住眉開眼笑,說不得自己還能滅掉彼岸組織的同時收下幾個小弟呢。

擁有催生植物異能的劉倩,如果培養的好,在半年後的末世黑暗時期,那可真是神一樣的人。

極度缺少食物的時期,能催生植物莊稼生長的人,不是神又是什麼?

李谷的超級計算能力,如果收到手下,讓其開始研究末世科技,那未來的成就也不可限量。

還記得前世末世後期,充滿末世特色的科技基本上已經發展到一個很強大的地步了。

未來地球進入武神界,難道靠武力去征服一個滿世界都是武瘋子的世界么?

肯定是不可能的,地球才多少人?還沒人家世俗界一個大型帝國人數多呢。

科技是必然要發展的。

還有郭麒麟,龍鱗鬼爪可是非常強大的變異系能力,後期龍鱗防禦強大,鬼爪傷害爆表,如果發生了戰鬥,這也是個攻防一體的狠人啊!

至於劉大能,蕭凡沒有見到其施展能力,不做評價,但是就算再差,又能怎樣?

人家有個好女兒!

眾人散去后,便各自回屋睡覺去了,在彼岸基地里,蕭凡也懶得開掛機模式了,畢竟太引人注目。

一覺睡下,睜開眼就已經是第二天了。

感受一下體內的能量,蕭凡欣慰的同時也滿臉無奈。

欣慰是因為自己不需要多久就可以進入青銅段位了,修鍊的功法道衍魔胎經也能進入擴脈境,進入擴脈境后,體內的內勁就基本上可以說是很強大了。

什麼刀芒,劍氣,也就可以稍微展示一下了。

雖然用處不大,但是裝比效果絕對一流。

而無奈之處則是,現在的低級喪屍已經不能給蕭凡提供經驗了,現在都是強制性1點經驗。

這要升一級,得殺幾萬隻。

等殺完了,都尼瑪猴年馬月了。

有那時間,不如在其他方面想辦法了。

殺異種倒是有可觀的經驗,但是萬里挑一的異種,怎麼可能你說遇見就能一大群一大群的遇見啊。

所以,靠殺異種升級也不太現實了。

現在,蕭凡做的就是開啟升級新方式。

副本!

沒錯,就是副本。

蕭凡前世為何得罪了那麼多人?

還不是因為他每次大殺四方之前都會潛入敵人陣地,了解敵人秘密和實力么。

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副本是根據現實生成的,想打副本,就得摸清楚敵人實力和秘密,等摸清之後,就是副本開啟之時。

副本的獎勵?

蕭凡想想都能笑醒!

前世機緣巧合下,開啟過一次,當時自己還被嚇住了,可真是可笑。

別的不說,這次成了的話,只獎勵的經驗就能讓自己上青銅。

想到這裏,蕭凡心情忽然好了起來。

起床洗漱一下,出門給其他四人打個招呼,蕭凡便向門外走去。

一直走到電梯門口,在一群士兵的護送下,蕭凡這才出了彼岸城地下。

上來后,蕭凡便愕然的看到,在電梯口不遠處,一個呼呼大睡的壯漢正留着哈喇子打着呼嚕睡着覺。

頓時無語,蕭凡上去看看,是趙總隊,這廝昨天罵了自己,且不去管他,醉死才好呢。

這是地面上最重要的地方,除了三大負責人之外,就連大隊長進來都得得到同意才行。

這也是趙總隊喝多了躺地上沒人問的原因。

此時這周圍,除了門外有站崗警戒的,恐怕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也不知道朱總管和貝亞莉幹嘛去了。

懶得多管閑事,蕭凡抬腳向前方走去。

既然來地表了,那就去見見帝無極和金胖子幾人吧。

如果有什麼事情,以自己現在的地位,也能幫襯一二。

??????

一路行走,蕭凡這才發現,除了門衛的幾個人恭恭敬敬的給自己行禮外,其他人根本不認識自己。

這倒也省了蕭凡的時間,起碼來巴結的人不會那麼多了。

一路上問了好幾茬,蕭凡這才找到了地表的物資倉庫的位置。

走到物資倉庫的時候,蕭凡還有些擔心,難道是我一夜的功夫不來,你們就集體出事了?

可就在這時候,倉庫里忽然傳出激烈的猜拳聲。

聲音停在耳中,蕭凡感覺有些熟悉。

其中有帝無極,有金胖子,還有……朱總管?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從南高峰往大理寺的路上,一輛由兩匹棗紅駿馬拉着的華貴馬車逶迤從來。車駕上坐了一個青衣小廝並兩位黑衣隨扈。

賈子賢好奇興奮地撩著碧綢車簾往外看,時不時還嘰嘰喳喳說道一番。

離上次出門已經快兩月余,他大部分時間都是躺在榻上發獃,這幾日終於恢復不少,可還是錯過香會日最熱鬧的時光。

適才他是軟磨硬泡甚至不惜以不吃藥相要挾才獲得母親點頭,昌邑夫人最終惟有撥了最信任的護院陪着愛子出來。

趙重幻想起在東院的晴芳閣外,昌邑夫人上下左右打量着她足有半柱香的時辰,那警惕又無奈的神色,教她都心裏也生出一絲唏噓。

這平章府中的貴婦們對稚子倒是頗有幾分愛戀疼惜之心,一如留郡夫人待賈子敬的心力盡付。

可惜,一個高門大戶里,單有母親的教養,卻缺失父親正直果敢的榜樣作用,顯然養出來的公子們十之八九皆逃不出紈絝綺襦之輩。

所幸賈家這僅有的兩位孫輩還沒有走太偏,孺子尚可教化爾!

「小公子到底所患何疾?怎地久治不愈?」趙重幻佯裝不懂,低低問隨行的阿巧。

阿巧聞言忍不住喟嘆:「大夫們也說不清!有的說是陳垢積滯,有的說是頑痰瘀血鬱積而成,但是一回回用藥卻不見好!總是看起來似恢復些了,可不出一兩個月就又發作!我們公子還這麼小便要受這般苦楚,着實可憐!」

「好啦,阿巧!你啰嗦甚!我不是沒事嘛!」

小綠柱子生怕趙重幻忌憚他的怪疾又不帶他抓鬼。

趙重幻眸色沉斂,定定地注視着小娃有些彆扭且防備的神色,默了須臾然後道:「小公子可願給在下切一下脈?」

賈子賢頓時奇異萬分:「你還懂岐黃之術?」

「略通!」

「那你給我切切,那些個老大夫都老掉牙了,每次啰啰嗦嗦說一大通,皆是廢話連篇的!連宮裏的邱老頭兒也是!真不知他們是如何混的?看不好病居然也沒被人打死!」小娃忿忿道。

趙重幻與阿巧不由失笑。

「我們小公子是被那些個老大夫們給逼瘋了!」阿巧笑道。

趙重幻探手握住賈子賢粗滾滾的小胳膊,那胳膊皙白細膩,若凈水藕段一般。

「醜八怪,你怎麼手長得挺好看的,臉為何這般丑?」小娃老實切脈,一張嘴卻不閑。

趙重幻細細號著小娃的脈象,信口道:「在下自小孤兒,沒見過親爹娘,委實不知他們造我時是如何偷工減料的!待哪日有機會遇見他們,我一定好好問了再來答你!」

「你沒爹沒娘啊?」

小娃頓生同情,阿巧也是一臉惋惜。

趙重幻遠山眉微挑,不經意地點頭。

「那我以後不欺負你了!也不叫你醜八怪了!」賈子賢馬上改邪歸正深明大義起來。

趙重幻垂眸一笑:「那在下謝過小公子了!」

「你叫甚?要不我也喚你趙小哥吧!」賈子賢想到留郡夫人對其的稱呼。

「在下趙重幻!至於如何叫,小公子順口就好!不過就是一個稱呼而已!」

「不,我要正經喚你趙小哥,萬一誰敢再叫你醜八怪,我就讓我阿翁把他關到大牢裏去!」

好好好,您公子哥高興便好!整個大宋朝誰人不知你阿翁的威名!趙重幻心裏嘀咕。

她靜靜微笑着為小娃診看了大半柱香的時辰,又詳問了一些日常起居飲食習慣后,她眉尖微蹙,心裏不由衍出了幾分奇異。 更衣室里,領班正在戳著新聞,突然聽到外面發出了足以掀翻房頂的喧嘩。

他眨眨眼,有點疑惑地打開門,就見紅黑相間的彼岸廳中,眾鬼瘋了一般,手舞足蹈有之,驚聲尖叫有之,怒吼有之,茫然有之,總歸沒一個淡定的。

再往遠處看看,黃泉廳不比彼岸廳安靜。

在它們雜亂的討論聲中,領班勉強聽清了「紅衣死了」、「雙胞胎死了」、「廁所」等關鍵詞。

總結起來就是,那兩個殘暴的雙胞胎紅衣在廁所被殺死了。

殺死他們的傢伙非常囂張,都沒有把兩件紅色長衫藏起來,在一個白衫鬼想上廁所的時候,一推開門,兩件紅色衣服就在它眼前飄著。

準確的說,是被掛在了廁所的門上方的裝飾上。

白衫鬼當場嚇得忘了來廁所的目的,很快把這件事傳了出來。

紅衣在眾鬼心中,可是僅次於攝青的強大鬼物,每一個都在活躍的範圍里很有名氣,結果,它們死了!

這無異於在眾鬼心中掀起一場爆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