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畫首周,《冰雪世界》以687塊開畫銀幕規模,出乎很多人預料地獲得了697萬美元的票房。

仔細計較起來,《冰雪世界》還成為暑期檔開局第一周唯一一部館均票房勉強破萬的影片。

眾所周知,較大規模開畫的新片,首周館均破萬,才能算是達到大賣的標準。

從最初的時尚紀錄片《古馳印記》,到今年復活節檔期麥當娜音樂紀錄片《真實與勇敢》,再到此時的南極風光紀錄片《冰雪世界》,好萊塢無奈從發現,自家製片廠一直儘可能地跟進丹妮莉絲娛樂的步伐,推出時尚紀錄片,醞釀音樂紀錄片,現在,又跳出來了一部風景紀錄片。

更讓人崩潰的,據說這部紀錄片只是丹妮莉絲娛樂隨手為之,預算只有300萬美元,只是維斯特洛夫婦送給某個小女孩的生日禮物。

首周697萬美元的票房,算是直接就收回了製作成本。

按照這樣的開局數據,接下來加強一下宣傳,口碑和人氣再積累醞釀一番,適當擴大放映規模,這部紀錄片輕鬆積累3000萬美元票房完全不成問題。

3000萬美元的票房,雖然距離西蒙記憶中《帝企鵝日記》的差距還很遠,但,這在好萊塢其他製片廠眼中,已經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成功。

相比300萬美元的預算成本,只是北美票房,回報率就達到10倍啊。

原本還在跟風試圖扶植此前《古馳印記》和《真實與勇敢》成功的好萊塢各家製片廠,在《冰雪世界》票房出爐后,紛紛把目光投向地球上的各個風景聖地。一些製片人也開始紛紛趁機向製片廠推銷南極北極亞馬遜叢林撒哈拉沙漠之類的探險項目,連西蒙桌案上都出現了一部探索非洲大草原的紀錄片項目。

不過,這一系列片單中,西蒙比較關注的,卻是《搗蛋鬼福瑞德》。

或者說是《搗蛋鬼福瑞德》的製作公司新線影業。

原時空中的新線影業依靠《猛鬼街》系列發跡,在《忍者神龜》票房破億後進入主流製片廠事業,最終被時代華納收購,並且創造了《指環王》、《尖峰時刻》等大賣熱賣的系列影片。

現在,《忍者神龜》被丹妮莉絲娛樂截胡,《猛鬼街》系列的潛力也基本耗盡,再加上新線此前幾年盲目的擴大影片製作發行數量,不出意外,暑期檔的這部《搗蛋鬼福瑞德》,算是新線影業最後一波衰落前的嘗試。

……

……

相比300萬美元的預算成本,只是北美票房,回報率就達到10倍啊。

原本還在跟風試圖扶植此前《古馳印記》和《真實與勇敢》成功的好萊塢各家製片廠,在《冰雪世界》票房出爐后,紛紛把目光投向地球上的各個風景聖地。一些製片人也開始紛紛趁機向製片廠推銷南極北極亞馬遜叢林撒哈拉沙漠之類的探險項目,連西蒙桌案上都出現了一部探索非洲大草原的紀錄片項目。

不過,這一系列片單中,西蒙比較關注的,卻是《搗蛋鬼福瑞德》。

或者說是《搗蛋鬼福瑞德》的製作公司新線影業。

原時空中的新線影業依靠《猛鬼街》系列發跡,在《忍者神龜》票房破億後進入主流製片廠事業,最終被時代華納收購,並且創造了《指環王》、《尖峰時刻》等大賣熱賣的系列影片。

現在,《忍者神龜》被丹妮莉絲娛樂截胡,《猛鬼街》系列的潛力也基本耗盡,再加上新線此前幾年盲目的擴大影片製作發行數量,不出意外,暑期檔的這部《搗蛋鬼福瑞德》,算是新線影業最後一波衰落前的嘗。 第592章:陳姝割腕

聽到這話,大啟帝頓了一下。

信任晏臻,是因為他的晏禮的女兒,也因為,濰海之濱的計策成功了。

「你值得。」大啟帝說道。

晏臻看他一眼,施禮。

「陛下,有一事,想請教陛下。」她說道。

「說。」大啟帝說道:「你所謂的請教,應該是有自己的想法了,直說便是,在孤的面前,你可從來不曾拐彎抹角啊。」

晏臻含笑,再次施禮。

「陛下,人之情愛不知您是如何認為的?」晏臻問。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世人皆有愛,你一個小姑娘反過來問孤,那孤問你,你如何覺得?」大啟帝笑問。

「情,乃人之性,世間萬物皆有情,然愛,獨人所有。心有所愛者,向死而生,可堅強,可柔軟。愛,是人之本性,有愛,人能所向披靡。」晏臻說道。

「所以,你與衍兒便是如此?」大啟帝笑道。

「情,可家人,可物件,愛,獨一人。情愛,便是所有,是我的全部。一個人能變得強大如盔甲,便是因為情愛。」

大啟帝看着她,放下手中的冊子。

「這還是,孤第一次聽人這樣說。」他說道。

愛情,親情,有情,皆是人之本性。

因為這些,才能讓人活下去,變得強大。

「所以?」大啟帝好奇的問道。

「陳伯爵府的大姑娘陳姝,知書達理,溫婉端莊,是一個好女孩。她與書生言劭因緣巧合有了緣素,然言劭雖有才華,卻無家世背景並不能入伯爵府的門檻。因此,被除去了科考的權利,再無前程。「晏臻說道。

倒是直接。

晏臻如此說,陳伯爵濫用權利毀人前程,也算是斷國之未來棟樑,算不上大罪,卻也不輕。

晏臻答應陳姝幫忙,自然不會讓陳伯爵吃罪。

大啟帝面色沉了幾分。

「陳伯爵此做為雖歹毒了些,可理解,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陛下,您是月老,既能促成好事,也能為陳姝做主。」晏臻說道。

天子眼皮子低下,最忌諱耍心眼。

在朝為官則,便是連後宮嬪妃,王後娘娘,公主皇子都對王帝耍心眼。

這世界上,唯獨兩個人不會,便是晏禮,和晏臻。

該說的便說,為陛下深謀遠慮。

大啟帝自然明白,而晏臻這點請求,他欣然幫忙。

「你有心,那陳姝如你說的一般好,自然也是極好的,孤便擬一道聖旨,成全了這二人。」他笑道。

晏臻含笑施禮。

「多謝陛下。」

看她施禮,巧笑柔美,大啟帝便覺得像看着自己的女兒。

「你啊,可不如你父親,他可沒你這麼多禮。」大啟帝笑道。

晏臻含笑:「陛下在晏臻的眼裏,與父親是一樣的。」

大啟帝一怔,笑容更大了。

……

陳夫人在屋中生著悶氣,吵了一架,卻沒能讓陳伯爵改變注意,她只覺自己當娘的沒本事。

這邊正愁眉不展的時候,外面有人腳步匆匆奔來,因跑得太快,摔倒在門口。

「做什麼慌慌張張的,誰教你們的規矩?」嬤嬤走出來,對着跌倒的婢子斥罵。

婢子卻顧不得這些,哭得眼淚鼻涕都是,喊道:「夫人,夫人,不好了,姑娘,姑娘她,她割腕了。」

什麼?

陳夫人一驚站起來,又晃了晃差點倒下,旁邊的婢子扶著。

「我的姝兒……」陳夫人哭喊著,一面奔了去。

晏臻帶着聖旨前往伯爵府。

剛走到伯爵府的門口,便見前方亂糟糟的一片,看神情,像是出了大事。

門口的人看到過來的馬車,馬車上的徽記映入眼帘。

頓時有人涌了過來,有一個因跑得太快,還踩了裙角撲倒在地。

「公主,公主……」

有人高喊,伴隨着哭聲。

「這是怎麼回事?」錦竹錯愕不已,扭頭看晏臻。

驅趕馬車的馬有才也是一臉愕然。

伯爵府的人怎麼了?

「公主,您救救我家姑娘,您救救我家姑娘吧,我家姑娘出事了……」婢子哭喊,在馬車旁跪下來。

出事了?

錦竹一驚。

晏臻從馬車上下來,她把手裏的匣子遞給錦竹,一面走進去。

頓時,一眾人擁著跟進去了,門口慌亂糟糟的一幕瞬間消失不見,恢復安靜。

「怎麼回事?發了什麼?」有人看了這一晃眼,也是奇怪的問道。

「不知,說是府里的人出事了?」

「誰?」

「大姑娘割腕,割腕了。」婢子疾步跟在後面,一面涕淚橫流的說道。

晏臻神色無恙,到了院子,便聽到女子哭聲。

陳伯爵正坐在卧室的外廳里,紅着眼不知在想什麼。

聽到晏臻來的消息,在看過來的少女,他眼裏多了幾分憤怒。

「鎮國公主,你來做什麼?」陳伯爵喝道。

若不是她慫恿,若不是因為她,姝兒就不會鬼迷心竅,一門心思只想跟那個窮書生在一起,也不會割腕自殺。

陳夫人也聽到聲音,看到晏臻已經邁步進門,便想到醫術之事。

她顧不得其他,哭着跑過去求道:「公主,您會醫術,您救救姝兒,求求您救救我姝兒。」

「夫人……」陳伯爵沒想到妻子竟然會求晏臻,還險些下跪,若不是旁邊的婢子扶著,只怕就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跪下去了。

那他伯爵的面子往哪兒擱?

晏臻只是點點頭,進去了。

屋裏溫暖,還有濃重的血腥味兒混雜在女子香噴噴的閨房裏。

邊上有一灘血,而躺在床榻上的陳姝面容虛白,在被褥外的手腕包裹在白布里,此時染成了紅色。

晏臻紮起臂繩,伸手解開白布,將傷口露出來。

血淋淋的,上面黏糊糊的一片,撒上的藥粉半點用也沒有。

大夫還沒請來,看傷口也是剛包紮的。

「去熬一碗參湯來,還有酒,取一碗酒來。」晏臻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