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菱只是笑笑並不答話。

緱明姿的確不在意,喝完咖啡又去做了個SPA,但是看着衆人都在議論着報紙上的事情,也不禁皺了皺眉頭,挑了挑眉頭,發了個簡訊。

很快,就收到了信息,看着上面的“好”字,勾起了脣角,徹底放鬆起來,享受着SPA的時光。

狄澈坐在辦公桌前,玩着手機,皺了皺眉頭,然後叫來了小萬。

“你去安排一下,開一個媒體會。

我會來回答他們所有的問題,讓他們不要去騷擾黎姿。”

小萬一愣,連忙應了下來,但是對於狄澈的心思卻是越來越猜不透。

狄澈本來不想管這件事情,但是他怕黎姿說出了什麼不該說的事情,被家裏的那位知道了,不知道會出什麼事情。

“澈啊,你這有了媳婦怎麼也不帶回來了?就今天吧,我跟你爸爸在家裏等你們。”

聽着電話裏的話,狄澈皺了皺眉頭:“媽,我今天晚上約了明姿,改天再帶她過來。”

“這樣啊,那也行。”

狄澈鬆了一口氣,掛斷了電話,但是卻覺得奇怪,今天家裏的老太太怎麼沒有堅持了?

拿起旁邊的衣服,走了出去。

看着狄澈的身影,緱明姿揚了揚眉毛,婚姻對她來說她根本就不在意,無非就是一個形式罷了。

“哈哈哈。”

“呵呵.”

看着網絡上關於自己的報告,黎姿笑了起來,那是傻傻的樣子看起來十分的可愛

伸手抓了一把薯片往自己嘴裏扔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滿足的笑了。

“現在已經是他的妻子了,可不能再這樣隨便了。”

黎姿喃喃低語,想到了緱明姿高貴的樣子,覺得自己也應該去報個瑜伽班了,好好連連氣質。

打了一個長長的呵欠,黎姿躺在了牀上,看着外面的月光,心裏一陣失落。

要是能天天睡在他旁邊就好了。

哎.

嘆了一口氣,緩緩的進入了夢鄉。

狄澈的記者會開的很成功,該說的都說了,哪怕黎姿的照片他也提供了,不該說的自然是含糊不清的。

所以,當黎姿看到報紙的時候,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尖叫。

“啊!”

“於媽!怎麼會這樣!他們怎麼會有我的照片?還是那麼醜的!”黎姿看着那張照片,揉了揉自己本來就亂糟糟的頭髮,急得不行,在客廳裏轉着圈圈。

於媽看着黎姿這個樣子,笑了:“小姐,我倒是覺得挺可愛的。”

“可愛?真的嗎?”聽完於媽的話,黎姿拿着那報紙端詳了一怔,可是怎麼看就怎麼傻。

這照片是黎姿睡着的樣子,嘟了嘟嘴,心裏慌了起來:“狄澈會不會怪我啊,可是這不是我傳出去的,這可怎麼辦啊!”想到此,黎姿急了起來。

連忙拿起手機,一連撥打了幾個都沒有人接。

“不行,我還是去他公司。”

想到此,立馬換了衣服朝狄氏集團奔去。

而此時的狄澈還在回答着記者的一個接一個的問題,看着上面的時間,終於到了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給小萬打了個眼神,立馬朝外走去。

而外面的記者並不比裏面的少,這些記者都是沒有受邀請的,看到狄澈自然是圍了上去。

當黎姿到達狄氏集團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樣一副場景。

睜大了眼睛,感慨着:“好壯觀啊!”

“對不起,請讓一讓.”

“對不起,請預約前來.”

小萬和幾個保安保護着狄澈衝破記者的重圍,可是那些記者哪裏是那麼容易被打發的,一個勁的往裏面擠着,他們知道,若是今天不問清楚,那麼能寫的都會被別人寫了,也沒什麼新鮮事了。

“那是黎姿!”不知道哪個記者突然發現了黎姿的身影,衆人立馬朝這邊衝了過來。

“黎小姐,你是怎麼和狄總認識的?”

“黎小姐,你們真的結婚了嗎?你們真心相愛還是隻是個幌子?”

“黎小姐,你對突然麻雀變鳳凰怎麼看?”

“黎小姐.”

黎姿嚇到了,照相機的閃光燈讓她晃花了眼,她終於感受到了被人追捧的滋味了,這種滋味還真是不好受

而狄澈看到這邊的黎姿,皺了皺眉頭,吩咐了小萬幾句,然後迅速的走了過來,將她護在了懷裏。

衆人見此,連忙按下快門,只爲保留着一瞬間。

黎姿聞着那熟悉的氣味,甜蜜的擡起頭,悄悄的將自己的頭放在了他的懷裏,瞬間,全身上下都被一種幸福的滋味給包裹在其中。

似乎周圍的景色,時間都停止了,她的眼裏只有他。

“狄總,這邊。”

小萬開着車朝狄澈叫着。

狄澈立馬分開了人羣,帶着黎姿上了車,黎姿這才反應過來,聽着身邊記者的吵鬧聲,下一秒,小萬踩了油門,將那些記者拋到了後面,雖然還有幾個意志力堅強的跟着跑了幾步,但是最終還是放棄了。

“你怎麼來這裏了?”狄澈皺了皺眉頭,“不是告訴過你,不要隨便來公司嗎?”

“我.”黎姿被他的質問弄得手足無措起來,當眼睛瞟到那報紙的時候,這纔想起來,“狄澈,這照片不是我提供的,真的!我真的沒有想要讓他們知道你的妻子是我。”

黎姿說着,低下了頭,那表情猶如一個犯錯了的孩子。

狄澈挑了挑眉峯,應了一聲:“我知道,這是我傳出去的。”

“啊!”

黎姿長大了嘴巴,顯然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但是狄澈也不想要解釋,將她放在了馬路邊,給了她一百元讓她坐車回去,便吩咐小萬離開了。

黎姿撇了撇嘴,看着離自己家也不遠了,便慢吞吞的走了回去,剛走到門口,便看到一個貴太太正上下打量着她。

黎姿疑惑的走了過去:“阿姨,需要我的幫助嗎?”

那貴太太一愣,然後笑了:“哦,我口渴了,能給我一杯水嗎?”

“好的,您跟我進來吧。”

黎姿笑着將她迎了進去,吩咐於媽替她倒了一杯水。

那貴太太看着黎姿,笑着問了她一些事情,黎姿雖然疑惑但是還是依言回答了。

貴太太點了點頭,放下手中的茶杯說道:“呵呵,謝謝你了,我先回去了。”

“哦,好的,您慢走。”

黎姿並沒有將這樣一個小插曲放在眼裏,聳了聳肩上了二樓。

而那貴太太一回到家就對着不遠處的中年男子說道:“是個乖巧的孩子。”

星期六,黎姿嚮往常一樣盼着狄澈的到來,看到他的身影,猶如小鳥回巢一般撲了過去

夜晚,兩人赤身luoti的躺在牀上,黎姿閉上眼睛,在心裏悄悄的說道,這,算是兩人的洞房花燭夜了吧,畢竟拿結婚證那天,她們倆並沒有做這樣的事情。

想到此,黎姿整個人都緊張起來,就好像第一次那樣,臉上,身上都染上了粉紅的紅暈。

伸手,在狄澈的身上畫起了圈圈,然後將他推到在了下面,狄澈挑了挑眉頭,任由她擺佈起來。

這一晚上,兩人似乎都很興奮,第二天的時候,黎姿已經是渾身痠痛了。

“今天去見我爸媽。”

“啊?”迷迷糊糊的黎姿“噌”的一下坐了上來,“見你爸媽嗎?可是我沒有準備好啊?怎麼辦,怎麼辦,狄澈怎麼辦?他們會不會不喜歡我?怎麼辦啊!”黎姿着急起來,拉開衣櫃,到處找着衣服。

“狄澈,這件好不好?”

“這件呢?”

“對了,我要不要買什麼東西?你爸爸媽媽喜歡吃什麼?”

“.”

聽着黎姿自言自語的話,狄澈說不清是什麼滋味,淡淡的說道:“不用準備,不過就三年而已。”

正在選衣服的手猛然一怔,是啊,只是契約關係而已,將自己的頭埋在了衣服堆裏,勉強笑道;“呵呵,是啊,我只是不想讓你難做而已。”

黎姿還是精心挑選了一番,她不管他如何想,自己確是十分的看重。

車上,黎姿看着窗外的景色,心裏忐忑不安起來。

“明姿。”

黎姿一愣,看着狄澈接着電話的臉龐,爲什麼他叫她的名字的時候是那麼的溫柔。

“嗯,現在嗎?”

“.。”

“好,我這就過來。”

“滋.”車陡然停了下來,飛快的撕下一張便籤寫了一個地址遞給了疑惑的黎姿。

“明姿她身體不舒服,要去醫院,你自己過去,我會盡快趕過去的。”

狄澈淡淡的說道。

黎姿咬了咬嘴脣,眸子黯淡了下來,看着他不容拒絕的臉龐,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下了車。

看着手裏的紙張,嘲諷一笑,她的一個電話就能叫走你,而自己無論怎樣哀求你都不會停下吧.

黎姿收起自己的想法,按照這個地址找了過去。

“阿姨,怎麼是你?”黎姿看着站在外面的貴太太,愣了半天,似乎明白了什麼。

狄夫人笑着看着她,說道:“澈呢?”

“哦,他臨時有事等下會過來

。”

黎姿笑着說道。

狄夫人將她迎了進去。

另一邊。

安木森看着報紙,皺着眉頭,結婚了嗎,婚禮都沒有?想到此,心裏十分的不舒服,這個狄澈!握了握拳頭。

“在狄澈的眼裏,黎姿可有可無,你想的他根本就不會做。”

張遠揚,笑了一聲,緩緩說道。

安木森眉頭皺得更深了,他的妹妹怎麼可以這麼簡單就嫁人?

張遠揚喝着紅酒,看着安木森的表情,他的心裏也不好過,她就這樣嫁人了,那他還有什麼機會?

晚上的時候,狄澈回來了,黎姿禁不住鬆了一口氣,他的父母並不討厭她,這樣就好。

剛送走狄澈,黎姿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安木森?”

“姿,你現在在哪裏?”安木森皺了皺眉頭,問道。

“我在家。”

黎姿疑惑的應着,“怎麼了?”

“沒事,明天你有事嗎?沒事,我過來接你帶你去一個地方。”

“好。”

黎姿應了下來,安木森給她的感覺就像一個大哥哥一般,和他在一起感覺十分的舒服,就像是,就像是跟親人在一起的感覺。

黎姿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感覺,但是,感覺就是這麼奇妙,是用道理說不通的。

安木森將黎姿帶到了遊樂場,看着黎姿開心的笑容,安木森嘴角也有了笑容。

小時候,當他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他就發誓一定要帶自己的妹妹來這裏。

“來,歇一會兒。”

安木森寵溺的遞過去一瓶水,黎姿笑着接了過來。

兩人坐在遊樂園的長椅上,安木森看着黎姿紅撲撲的臉龐,問道:“你和狄澈結婚了。”

“嗯。”

“爲什麼沒有婚禮了?若不是看了報紙,我們都不知道。”

安木森裝作毫不在意的說道。

黎姿一愣,臉上閃過一絲不在然的神色:“他太忙了,所以沒有。

再說,我也怕麻煩.”

怕麻煩嗎?不是吧,黎姿自嘲的笑了,若是和他的婚禮,不管多麻煩她都會很樂意的。

安木森挑了挑眉頭:“若是讓你離開他,你會願意嗎?”

黎姿不解,擡起眸子,奇怪的看着安木森,然後低下了頭,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如果是狄澈讓我離開,我會離開的,,,”

安木森嘆了一口氣,看着黎姿,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可是,他並不在乎你

。”

“沒事啊,我在乎他就好了啊!”黎姿笑了起來,那明媚的笑容刺痛了他的雙眼,而這一幕,恰好被後面的狗仔隊拍了下來。

“我只要能默默的看着他就好了,只要他開心我就會開心的,再說,能成爲他的妻子我已經很滿足了,以前我都沒有想過的,有時候我真怕這是一場夢,夢醒了,就什麼都沒有了.”說着,說着,黎姿的聲音越來越小,以至於後面似乎在自言自語。

安木森嘆了一口氣:“以後有什麼事情跟我打電話。”

黎姿一愣,疑惑的看着他。

“因爲.。”安木森笑了,“因爲,你像我的妹妹。”

“妹妹?”

黎姿笑了起來:“我倒是想有你這樣的哥哥呢!”說着,吐了吐舌頭,“我沒有親人,我不知道有親人的感覺,不過,應該不差吧?”

看着黎姿嚮往的表情,安木森心裏一痛,不自覺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那你以後當我是你哥哥就好。”

“可是,你不是有安菱這個妹妹了嗎?”黎姿笑着看着安木森,“你要那麼多妹妹幹什麼?”

“她不是我妹妹。”

安木森的臉色突然變了起來,狄狄的目光讓黎姿縮了縮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