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子會跳舞:「哎!還說我追你!明明是你在撩我嗎?」

罵死一條街:「有嗎?」

小豆子會跳舞:「你看,都一撩百撩了!」

罵死一條街:「這不正和你心思!」

我說:」笑話,本姑娘要求還沒那麼低呢?」

罵死一條街:「那我是攀不上你這高枝了!」

我說:「先不說這個,先帶我買瓶可樂!」

罵死一條街:「哎呦喂,什麼時候開始學會套路了!」

我惡狠狠的說:「喂!給你赤裸裸表現的機會你都不會!」

罵死一條街噘著嘴說:「問題是……!」

我打了他頭一下說:「什麼問題不問題的,快買!」

罵死一條街踉踉蹌蹌地像我走來,手裡拿著一瓶可樂!

我說:「怎麼才一瓶,這讓誰喝呢!」

罵死一條街乾脆利落地說:「給你喝!」

我說:「真的!」

罵死一條街:「哈哈哈!還真傻!」

我說:「過來揍你!」

罵死一條街:「你覺得我有那麼大方嗎!」

小豆子會跳舞呲著牙說:「,真小氣!」

罵死一條街又哆哆嗦嗦地從身後拿來一瓶礦泉水說:「你喝這個!叫你再說我小氣!」

小豆子會跳舞氣憤地說:「有你這樣交女朋友的嗎?」

罵死一條街:「呦呦呦,假正經吧!誰允許你高中找對象了!」

小豆子會跳舞流著淚說:「要你管!」然後,就消失了!

罵死一條街,反而顯得如此的鎮定,轉過身,白色T恤的後面,熠熠閃爍著一個勵志潮名言:「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後,必定有一個二貨的女友!」

罵死一條街:「哇靠,太戲劇了,導演誰啊,太惡搞了,導演你導的太逼真了,你說我是不瞎眼了,咋就沒看出來呢撒,哎,感人啊,你說我咋就那麼蠢呢!導演,嗚~我自愧不如啊,小小逗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你說她那麼搞笑,搞笑的我都被整哭了,她能嫁出去嗎?呵呵!」(千山萬水可別讓小小逗知道了)!她非「逗」死我!咯咯!哎!罵死一條街捨命陪豆子,這個世界上最哇哇卡的女娃,別讓俺看到你流淚,走吧!」

我捂著嘴,傻呼呼的嘿嘿一笑,露出了兩顆黑乎乎的虎牙,媽媽呀,那個丑啊!」真為自己做出的決定,不對,今生今世最重要的決定而永不回頭!絕了,太丑了!(小小逗說,沒想到兩顆惡搞的假牙救了我們的愛情,我也是美呆了!看你敢再喜歡我!哼!可我不是……) ,

第1114章

顧東一跺腳,咬了咬牙,「自以為是的蠢貨!你以為,你有我熟悉八一水庫?就龍灣潭,才是可能出大物的地方!」

他扭頭看著阿龍,淡冷道:「阿龍,還愣著幹什麼?趕緊叫船,我要去龍灣潭了。」

阿龍點點頭,「我馬上安排。不過,顧少,這也中午了。要不,吃了午飯再出發?」

顧東搖搖頭,「不用!我要用小葯組合拳,養一天的魚窩子。時間,其實養的越久越好,但來不及了。明天上午,大物出湖!」

阿龍只好馬上打電話,安排船隻過來接。

然後,顧東回房車那邊,收拾行李,特別是釣具和小葯、誘餌之類的。

這一通收拾,完畢之後,帶著東西前往湖邊等船來接。

船還沒來呢,蘇有容在安保人員的陪同下,帶著三個小公主,在另一邊的水邊,等著宋三喜回來吃午飯。

因為宋三喜說了的,他要回來趕午飯。

本來,蘇有容不想去水邊等老公,想幫著林母做做午飯的,老人家一個人也挺忙的。

但架不住三個小寶貝想去等三喜爸爸,林母也叫她去。

於是,顧東過來,直接招呼:「有容,甜甜,你們等宋三喜回來嗎?」

明明和虹虹,相視一眼,有些不舒服。

這個叔叔真沒禮貌,都不知道跟人家打招呼。

甜甜點點頭,剛想說什麼,卻眼神放亮,指著水面上。

「哇!是耙耙回來了呀!」

眾人望出去,心頭驚震。

遠處的湖面上,一艘快艇過來了。

但還挺遠的,大家根本看不見艇上的人,但甜甜看見了!

蘇有容驚道:「甜甜,你看見爸爸了?」

「是呀!我看的見呀,嘻嘻」

顧東也是倒吸一口涼氣,「甜甜的目力,真是驚人啊,這是雄鷹的千里眼呢!長大了,可了不起啦!」

「呵呵」甜甜開心的笑了起來。

小女孩,自然喜歡被誇的。

蘇有容也是心裡生喜,真沒想到,女兒的視力這麼好啊!

不過甜甜還說:「耙耙好帥呀!他一個人,開著快艇回來啦!嗯,我也要坐快艇啦,耙耙一定會讓我坐的。」

這,真的驚服全場。

甜甜應該沒說假話。

不多時,顧東叫的幾艘快艇過來了。

畢竟他出行人多,東西多,快艇也需要調集的。

而宋三喜,正好開著快艇回來了。

他出現,真的是自己開的。

大人們都驚呆了。

明明和虹虹也羨慕的看著甜甜小妹妹。

她的目力,真的驚人啊!

甜甜興奮的叫起來,「哇哇喔,哇哇喔,甜甜沒騙人的吧?真的是耙耙耶,他真的自己開快艇回來啦!耙耙,抱抱~~~~」

小丫頭,舉著雙臂,朝著宋三喜跑去。

離水很近,嚇的蘇有容都叫起來,「甜甜,你慢點兒」

宋三喜停下快艇,直接跳下來,大步如飛。

抱起甜甜,笑眯眯,朝顧東還點了點頭。

顧東冷淡一笑,沒說什麼。

宋三喜抱著甜甜就往回走,臨到跟前,把甜甜甩背上。

然後,左手摟起明明,右手抱起虹虹,「走啦,寶貝女兒們,回去吃午飯啦」 聽著傅雲梟的話,洛曉曉心裡異常複雜。

「阿梟,我其實……」

傅雲梟伸出手指放在了洛曉曉的唇上道:「曉曉,別急著拒絕我,好嗎?我什麼都不強求,我只想呆在你的身邊,只想每天都看著你而已。不要拒絕我,我真的只有你了。」

說完,傅雲梟將洛曉曉抱在了懷裡。

洛曉曉聽著傅雲梟的話,心中更加的難受。

其實,她之所以就下傅雲梟,也是帶有一定的目的。

可是沒想到的是,這件事情竟然成為了傅雲梟生命中的光。

怪不得傅雲梟會對她產生這樣的感情。他的生活太苦了,就這麼一點點甜就彌補上了他所有的苦難。

可讓洛曉曉愧疚的是,就這一點點甜,也是帶著目的的討好,並不是純粹的對他好。

洛曉曉伸手環上了傅雲梟的腰,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背道:「沒事了,沒事了。」

感受著洛曉曉的安撫,饒是在堅強的心,瞬間就軟了下來。

傅雲梟靠在洛曉曉的肩頭,哽咽了起來。

洛曉曉就這樣抱著他,輕輕地撫慰著。

翌日,一縷陽光透過窗口照在了傅雲梟的臉上。他緩緩的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躺在他身邊洛曉曉。

他就這樣溫柔的看著在一旁熟睡洛曉曉,腦海不由得又浮現出了昨晚的畫面。

昨晚,洛曉曉抓著他的手和他說了很多的話。

傅雲梟現在都能感受到洛曉曉手心的溫度。

他伸出手撫摸洛曉曉的臉頰,溫柔的看了一會,慢慢的起身吻在了洛曉曉的額頭上。

洛曉曉低吟了一聲,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傅雲梟見狀立即躺了回去,假裝自己還在睡著。

洛曉曉起身看了眼還在熟睡傅雲梟,立即放輕了動作。她慢慢的坐起身來,走出了房間。

剛出房間后,洛曉曉就看到了伸著攔腰從房間里走出來的柳溪函。

洛曉曉驚訝的看著柳溪函說道:「你昨晚不是去找大夫了嗎?」

柳溪函有些尷尬想了想說道:「我……我確實是去找大夫了,而且我也把大夫帶來了。只不過那個時候真的是太晚了,我看你們都已經睡下了,想著應該也沒什麼大礙,所以就讓大夫回去了。」

洛曉曉看著柳溪函道:「以後你們切磋武藝的,盡量還是在白天吧,大晚上的光線也不好,萬一再傷著彼此就不好了。」

柳溪函點了點頭應和道:「嗯嗯,知道了知道了。」

說完,柳溪函走到了洛曉曉的身邊道:「你昨天晚上,和他一起睡的?」

洛曉曉聽后立即否認:「不不不,不是……是,但不是你想象的那種睡。我們兩個沒有那種關係,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昨天突然間就睡著了。我們兩個沒發生什麼,就是睡了個素覺,你懂什麼意思嗎?」

柳溪函邪魅的看著洛曉曉,一副你別解釋了,我什麼都懂的表情。

「曉曉,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