雛雯雯吸吸鼻子,眼睛猩紅的看著,李婉兒快步過來,將她護在懷裡,「怎麼了?習俊梟欺負你嗎?」

她才不管在她面前的是天皇老子還是大羅神仙,只要有人欺負她閨蜜,都會被她折磨得很慘,那樣雷厲風行的性格這麼多年來都沒變。

盼盼盯著她,獃獃地看著習俊梟,「什麼,你又欺負我媽咪?」

習俊梟百口莫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不出聲等於默認了自己的罪行。

雛雯雯及時說話,她了解李婉兒的性格,如果讓她誤會了,後果就很嚴重,或許會五馬分屍的節奏,馬上辯駁:「不是的,不關他的事,是我太感性了。」

李婉兒看了看她焦急辯護的樣子,感嘆地搖搖頭,再看看習俊梟,從上看到下,「嗯,除了滄桑了點,其餘都沒變,感覺形態有點不同。」

習俊梟丟了一句話:「你是誰?」

李婉兒的臉降到了冰點,猶如一塊冰塊被劈裂了,看向雛雯雯,「他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那他剛剛還想親你?」

雛雯雯尷尬一笑,李婉兒的舊病又複發了,感覺葯不能停。

習俊梟一字一句地說:「沒辦法,誰讓我再一次愛上了她。」

盼盼捂著嘴偷偷地笑,心想:二姨的功夫了得,她一出馬兩人都沒有距離感了。

他潤潤嗓子,「哎呀,都別在這裡你看我我看你了,我得上學了,快點兒吃早餐吧。」

聽到早餐習俊梟早就餓壞了,都數不清有幾頓沒吃了,毫不客氣地佔領了主位置,三下五除二地解決了餐桌上的飯菜,李婉兒看得目瞪口呆,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禽獸啊。」

惹得他們噗嗤一笑,雛雯雯疑惑不已,問道:「婉兒,你怎麼來了?」

她長長的秀髮打在臉頰,用手挽在耳後,叉腰抱怨:「你太不仗義了,要不是盼盼打電話call我來,我都還不知道濟公的事情呢,早知道帶上我去啊,還有某人的風流債我都知道了。」

她拉下李婉兒的叉腰的手,「Ok啦,我只是不想打擾你和阿星的私人空間嘛,你們老大不小了,有打算沒?」

她的臉色一沉,把雛雯雯拉到一邊,悄悄地告訴她,感覺事態嚴重,天生樂天派的她似乎遇到了困難,低沉地說:「我想分手了。」

這五個字把雛雯雯驚呆了,他們和睦相處了七年,最恩愛的一對,讓人為之羨慕的一對,居然要分手,如果說余燦星劈腿絕對不可能,他視李婉兒為自己的生命,捫心自問,李婉兒又是敢作敢當的人也不會做出出格的事情,她驚訝地捂住嘴巴,生怕自己驚叫出來,弱弱地說:「婉兒…你…為什麼?」

豪門閃婚之老公兇猛 ,「我懷不了小孩,他是獨子,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不能害了他。」

雛雯雯搖搖頭,不肯相信,「怎麼可能,你身體一向很好的,絕對是搞錯了。」

她牽強一笑:「我多希望是搞錯,我們一直沒有避yun,這麼久了,為什麼我總是懷不了呢?最近一直刻意避開他,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做了,雯雯你收留我吧,只有蜀樂居最安全。」

雛雯雯很難過,慢慢拍拍她的背安慰道:「別擔心,現在醫術那麼高明,你們一路風風雨雨都走來了,不能碰到這些小挫折就放棄了,不過在我這邊呆兩天,散散心也好。」

李婉兒低聲應許。

盼盼小跑過來一看,心想:女人就是麻煩,說起悄悄話都沒完沒了,哪有那麼多說不完的話呢?

她們剛剛收拾心情回頭一望,盼盼就一個勁地衝過來,雙手張開求抱抱,「媽咪,你們好了沒有,我等得花兒都謝了,是不是要我三頭兩天曠課遲到呀?」

小屁孩學著大人的口吻,特別伶俐可愛~

李婉兒心生羨慕,從來我行我素的性格,也沒有想過生小孩,時間久了便覺得自己慢慢成熟了,為心愛的人生兒育女是天底下最開心的事情,為什麼就這麼低的要求都做不到?給了她女人的資本卻沒有女人的權利,她的一生真夠戲劇性的。

雛雯雯顧及李婉兒的感受,立刻放下盼盼,嚴肅地說:「男子漢大丈夫不能老是撒嬌,這樣吧,讓那個人送你上學,我和二姨聊聊家常。」

她實在不忍心讓李婉兒看著她們太恩愛,反正習俊梟是他親爸,自然而然的放心。

盼盼幽怨地哦了一聲,走去找習俊梟,一臉埋怨的樣子,擰起書包,「走吧~送我上學。」

習俊梟還直勾勾地探著頭盯著雛雯雯,她說話的每一個形態都特別完美,讓他久久離不開眼睛,突然看到她皺著眉頭,猜得出她們之間有事情了,盼盼拉了拉習俊梟,「回神啦,看什麼看。」

習俊梟瞪著這個臭小子,眼神告訴他:膽肥了嗎?連老子都教訓。


盼盼不甘示弱,似乎回以眼神告訴他:你是老子又怎樣?我可不是孫子。

眼神交流一下雙雙勾肩搭背地離開,作為父親的習俊梟第一次送盼盼上學,開著風的法拉利到達學校門口,引來不少路上圍觀,驚嘆聲連連,習俊梟一雙大長腿跨出來,一旁的媽媽們心花怒放,擦乾淨眼睛等待車主的廬山真面目,連女老師們都忍不住探頭探腦,從來不知道還有這號人物,那跨出來的幾秒像過了幾個世紀一般,等的人都不自覺地咽下口水。

當他露出真容的時候,漫天的紅心顯而易見,每個人眼裡流露出深情的眼神,習俊梟沒有理會他們,自動忽略了所有,正經事要緊,打開後車門,把盼盼從安全座椅上抱出來,盼盼微笑地看著前方,無數人都瞟著自己,不善的目光要把他生吃了似的,他看了看習俊梟,明明一模一樣的樣子為什麼個個都對他笑嘻嘻卻瞪著自己。

花痴!

一個個都是花痴!

當把盼盼捧在手上的時候,一堆人失望地低著頭,已為人夫了,又有一堆人不死心地望著,現在又有錢又帥的人簡直就像恐龍絕種了。

盼盼附在他耳邊說:「你看,你就是禍水,禍國殃民,你的出現讓這裡圍得水泄不通,樂叔叔送我來都不會這樣的。」

他即驕傲又臭美地自誇:「那是我太有魅力了,樂尊根本沒得比。」

豪門之烈愛如灼 :「可是你這樣的沒有安全感,媽咪不喜歡。」

一言驚醒夢中人,讓他明白過來,任何東西都是雙刃刀,有好有壞,最好的地方往往有最弱的點。

他冷著臉,抱著盼盼走進教室,長腿三兩步邁進校門,老師迷惑不已,心想:習憶初怎麼又換人送來了,似乎還來得非常高調。她笑得很甜,眼裡除了習俊梟別無他的,溫柔地問道:「你好,我是習憶初的班主任,請問,你是習憶初的誰?」

限制級成婚 ,心領神會,異口同聲地說:「爸爸。」她的問話簡直多此一舉,這張模子印出來的臉怎麼會假?

她笑容僵持不下,再一次問道:「可是經常接送他的不是他爸爸嗎?」

習俊梟想了想,平靜地說:「那是他的保姆,我沒空的時候都讓他來接送,有問題嗎?」

盼盼很有禮貌地補充了一句,「也是我的乾爸爸,老師。」

老師尷尬地笑道:「呵呵~沒問題沒問題。」

盯著習俊梟的眼睛瞬間黯淡無光,原來習憶初的家底如此豐厚,有專車司機有高富帥的老爸,仙氣十足的媽媽,卻如此低調,不像尹小東,仗著自己父親是個暴發戶在學校蠻橫地行走,也怪不得唯獨習憶初敢招惹他,和他鬥智斗勇,他有足以和他抗衡的資本。

習俊梟放下盼盼,讓他獨立行走,盼盼頓時覺得小朋友們投來欣羨的目光,內心小小的雀躍。 第九百三十九章剿匪

最後幾名盜匪求饒,還是被擊殺了,真是一個不留,

拓跋野等人剛解決戰鬥,負責清理仙獸的強者也完成了任務,大家都在山巔會合了,

「這些房屋還不錯,大家收拾一下,我們就在這個地方落腳了,朱明輝,你安排一些人警戒,不能鬆懈,」胡云峰說道,

朱明輝讓凌雲志的小隊負責警戒,其他人開始收拾房屋,

看架勢,他們恐怕要在這個地方待一段時間了,什麼時候能夠回仙狐城,誰也不知道,

胡云峰把小隊長都叫去了,要商議接下來的事情,

「諸位,我們這次來飛雲堡是來剿滅盜匪的,還要跟胡云翼、胡云斌帶的隊伍競爭,」胡云峰說道,

「我們這片區域盜匪不少,尤其是黑狼谷、天獅山、天鷹寨的盜匪最為強大,大家都說說,我們先對付哪一股盜匪最好,」

九個小隊長都面面相窺,他們對盜匪並不了解,想要做出決定是不可能的,

「胡公子,還是你來安排吧,我們對這些盜匪所知不多,」朱明輝笑著說道,

胡云峰點頭道:「也好,那我就直接下命令了,先剷除周邊的小股盜匪,然後集中力量對付黑狼谷、天獅山、天鷹寨的盜匪,」

「胡公子,那我們這些人分成幾支隊伍,」朱明輝問道,

「周邊這些山頭的盜匪不強,兩個小隊一起行動,你來安排一下,另外必須留下一個小隊守護我們的駐地,不能讓其他人上來肆意破壞,」胡云峰說道,

「是,胡公子,」


朱明輝開始安排了,他把第一小隊留下守護駐地,其他小隊兩兩組合,

第三小隊跟第十小隊一起行動,誰都知道梁瑜跟杜賢關係最好,他們組合在一起當然沒有人有意見,

朱明輝分組還是很公平的,比較強大的小隊帶一個比較弱的小隊,這樣實力比較平均,

隨後,胡云峰下令出發,他自己也帶著五十名強者去剿滅其中一個山頭的盜匪了,

朱明輝給大家分配了任務,然後紛紛出動,

只有凌雲志乾瞪眼,他們的小隊留在駐地,就意味著他們無法立功,也沒有收穫,

「真是可惡,竟然如此明顯地排擠我,」凌雲志看到朱明輝等人離去的背影,忍不住罵了出來,

他也不想想,要不是他先背棄其他人,他們也不會這樣對他,

「真是解氣,讓凌雲志乾瞪眼,」梁瑜笑道,

拓跋野心情也不錯:「這個凌雲志背後有靠山,我們必須提防他,」

「放心吧,我們只要跟胡云峰公子處好關係,就不怕凌雲志的靠山了,」梁瑜說道,

「我們都是小人物,千萬別寄望於胡云峰這樣的人物,還是小心謹慎為好,」拓跋野沉聲道,

「凌雲志我們還是要想辦法除掉,這樣才能夠安心,」梁瑜陰沉著臉,

拓跋野平淡道:「要除掉凌雲志必須小心謹慎,最好借刀殺人,不用我們親自出手,」

兩人一邊談論,一邊趕路,很快到了他們要掃蕩的山頭了,

到了山腳下,拓跋野查探了一下,山頂上有數百名強者,修為大多不高,最高的也就幾名天仙境強者,

在飛雲堡範圍內,這樣小股盜匪隨處可見,幾乎每座山頭都有人霸佔,這些人平時正常生活修鍊,一旦有商隊、商人過路,他們就會變成悍匪,搶劫殺人,無惡不作,

三大宗派跟飛雲寨有協議,也只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歷練的時候,多滅掉一些盜匪,就是三大宗派能夠做的了,

不過,他們能夠滅掉的只是小股盜匪,真正強大的盜匪,他們不敢去動,因為他們派出的是年輕強者,實力不是很強,

就算是對付黑狼谷、天獅山、天鷹寨的盜匪,他們也必須小心謹慎,全力以赴才行,

黑狼谷、天獅山、天鷹寨只能算中等規模的盜匪團伙,跟那些大盜匪團伙實力相差甚遠,

胡云峰這次的任務,主要就是剿滅黑狼谷、天獅山、天鷹寨的盜匪,繼續深入飛雲堡就會有危險了,

對盜匪,拓跋野也沒有什麼好感,反正他不能暴露很多東西,乾脆把這些盜匪滅掉來得利索,

梁瑜對敵情也很了解,說道:「杜兄弟,我們一起上去,分別布陣殺敵,看誰更為厲害,」

「好啊,」拓跋野興緻勃勃的,


這些盜匪遇到他們,活該倒霉,

兩人帶領手下布陣,然後一起衝殺上山頂,

山頂那些盜匪看到拓跋野他們的服飾立馬就慌了神,壓根就沒有鬥志,只想四處逃竄,

可惜,拓跋野和梁瑜的人很快完成合圍,他們想逃跑根本不可能,只能衝殺出一條血路才行,

盜匪實力太差,沖不出去,他們衝過去,就是去送死,

拓跋野他們沒有絲毫感情,不斷斬殺盜匪,斬草除根,一個不留,

殺光那些盜匪,盜匪擁有的資源就全部是他們的了,

拓跋野和梁瑜關係不錯,沒有出現爭搶資源的現象,

他們瓜分了盜匪的資源,然後直接離開,去跟胡云峰會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