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這些啦,天都黑透了,大家準備休息吧,護衛隊分派人手巡邏,火炮小隊負責晚飯,其餘的人搭帳篷啦。”

被老劉一說,衆矮人才發現天的確已經很黑了,不過這也沒辦法,矮人們在黑漆漆的地下都呆慣了,視覺比人類都高出了許多。強盜們也是做慣了偷偷摸摸的事情,熬個夜自然不在話下,最倒黴的要算新加入的軍官們,兩眼一抹黑還要跟着這羣夜貓子砍人,要不是仗着裝備,指不定給人弄死多少了。不過付出了代價總是有回報的,晚餐的時候老劉取出了兩桶新釀製的葡萄酒,給每個人都分了一點,可是這下又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唔!好喝耶!”


“是啊,我從沒喝過這麼好的酒啊!這是什麼酒啊?”

聚集在一起的軍官們紛紛議論着,葡萄酒用它醇香的口感打動了每一個人,雖然他們還不知道這是是什麼。

“嘿嘿,一羣沒見識的傢伙,連這個都不知道。”

一個長相頗有氣質的軍官端着頭盔,好像廚師顛大勺一樣搖動着裏面承裝的葡萄酒,話就是從他嘴裏傳出來的。

“黑裏斯,你知道就說出來嘛,知道你是侍衛長,好東西見到多還不行嗎!”

黑裏斯細細的品了一口葡萄酒,得意洋洋地說到:

“這叫葡萄酒,是真正有錢的大富豪們開宴會時纔會用到的極品佳釀啊,沒想到竟然變成了慶功酒,還被你們這些沒見識的傢伙給喝了,這是糟蹋好東西啊。知道不,就你們手裏那點酒,差不多就要二萬金幣啊!一個個跟魔獸喝水似的……”

“啥!兩萬金幣! 早上起來以後,老劉發現軍官們看自己的眼神有點和昨天不一樣,原本都是閃閃爍爍有點不屑的表情,也不知爲啥變得和謝爾蓋一樣,跟家犬見到主人似的,就差沒過來舔自己的腳面了。

他還不知道昨晚那點自己家產的葡萄酒產生了多麼震撼的效果,上千人的晚餐,每人就算花掉一萬金幣,那也是天文數字啊,可是在他這不過是一杯佐餐的美酒而已,那些錢夠養活多少軍隊啊!

多麼有氣魄的主人啊!現在每個人類士兵都爲了能加入到這個行列感到無比的自豪,啥叫精英戰士啊?還不是靠着你賺取的金幣來衡量嗎。戰神狄卡思活着的時候,每年也就十萬俸祿啊,還被那些官員們每每拿出來激勵大家努力修煉。

再看看自己現在的待遇,不但得到了價值數十萬的極品裝備,還能喝到了世界上最昂貴的美酒,真是恨這個主人啊,爲什麼不早點來攻打自己的城市,把自己抓了俘虜呢。

“阿黛兒,你看昨天一戰過後,這些傢伙都老實多了。”

“不說這個了老公,這連着三天都趕路打仗的我都要累死了,我想好好休息幾天,而且之前還訓練了十來天,我一步也不想再走了。”

呃!阿黛兒不說這事兒,老劉都給忘記了。從打部隊離開地下城以後,就一直出於緊張的訓練和戰鬥中,自己當年剛剛入伍的時候也有這麼一段時間,那是真的一動不想動,哪怕給水坑子都好,就想歇着啊。但是大敵當前,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就這麼無緣無故的休息放假啊,那樣會破壞剛剛習慣的戰鬥狀態,對於部隊的下一次作戰是很不利的。思來想去老劉終於想到一個好主意,既可以讓大家休息一下,又可以增加大家對戰鬥的渴望,那就是發放這幾次戰鬥的獎勵!

於是在早餐結束後,老劉就偷偷的溜走了,連奧莉薇婭和阿黛兒都沒讓知道。等到衆人收拾好行裝準備出發的了,才發現神使大人不見了。於是隊伍只好重新解散,女孩子們聚在一起洗衣服,男孩子湊在一起扯淡擦槍,剩下強盜和軍官們在一起大眼瞪小眼。老劉第一站先到了達拉特,轉了一圈終於在王宮裏找到了彼得和昆頓,倆人正在喝酒慶祝,老劉很是納悶兒,這怎麼一大早就這麼高興呢?

“哈哈哈!正主來了,快來一起慶祝一下,天大的好事來了。”

老劉接過昆頓遞來的酒杯,找了個椅子坐下,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事兒能讓昆頓如此失態。

“女婿啊,這次真是天大的好事了,金倫思想請精品裝備連鎖店在金倫思設立分店,他們的邀請函今早送到王宮了,而且人家給的條件和你在達拉特的一樣,都是免稅還不抽乾股。”

“是這事啊,意料之中的,只是沒想到金倫思的那些傢伙動作這麼快,是不是得到了什麼消息了,哈哈哈哈!”

聽了老劉的話,倆老頭一頭霧水,怎麼聽着老劉這意思好像是他在裏面有什麼陰謀似的。

“您兒老別這麼看我,早在金倫思有意要弄個連鎖店之前,我弄丟了一個俘虜,估計是跑金倫思去了,就是那個米得之光的團長,叫艾略特的那個傢伙。想必這傢伙已經把戰鬥的情況都和金倫思的人說了吧,但是真沒想到會有這麼好的結果。”

看着老劉一臉得意勁兒,昆頓不屑的撇撇嘴,繼續和自己的美酒共度美好人生去了。彼得則是樂的合不攏嘴,看着老劉那是越看越喜歡啊,自己女兒的命咋折磨好呢,看人家找這男人,又會打仗又會賺錢,樣樣都有如神助似得。

“爸爸,我這幾天打算再對戰士們做一下集訓,可是對於帝國軍隊的行軍路線方面的事情,我還想在瞭解一下,而且我打算在伊凡公國開戰,不讓戰火波及到達拉特,到時萬一有個閃失也好有個緩衝地帶,用來重新集結軍隊。可是我對於伊凡公國的地市不瞭解,您能不能幫我策劃一下。”

“這個不用擔心了,我早就得到消息了,帝國部隊走的是從伊凡到達拉特的官道,那條路上沒有什麼可以埋伏大量人手的地形,想必他們也不會笨的改走小路來的。”

“真是辛苦爸爸費心啦,這樣我就可以放心辦事了。可是我還有一個問題,官道在哪裏?”

老劉在地圖上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彼得所說的官道,以爲這地圖實在是太簡單了,除了幾條河流和山脈的標註,連小一點的郡城都沒有,而且各個公國的名字和邊境也都是後添上去的。

“這個地圖是有點舊了,可能還是五十年前我父皇那時候修注的呢,官道的確是沒有標明,那些官道都是我在位的時候修的。不過位置我都記得,就是現在各公國首府之間的一條大道,當時爲了省錢,這些道路基本都是直的,除了這裏的有山阻攔還有這裏繞了條河還有這裏……

老劉看着彼得在地圖上塗鴉,滿腦袋的冷汗直流啊。這什麼破地圖啊,最小誤差都得有20裏,想靠着它行軍打仗,也就是能指個大概方向吧。但是隨着彼得不斷在官道上添加標註,老劉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地方,一個官道上的小小郡城居然和自己這個身體同名,也叫哈維斯,真是莫名其妙的緣分啊。老劉手指這個和自己緣分不淺的小郡城,一臉笑意的問彼得:

“爸爸這個叫做哈維斯的郡城您熟悉嗎?”

“這個郡雖沒有堅固的城牆,但是守着官道,還有一萬駐軍把守,拿來儲存些糧食倒是綽綽有餘的,至少我在位這些年裏,附近的強盜是沒膽子再來搶糧食了。”

“我想在這收拾帝國和教會那些傢伙們,不知您有什麼意見嗎?”

“這樣好倒是好,比兩軍對陣在平原強多了,但是守城一戰是需要大量人手的,就你手下那一點人恐怕是守不住四面城牆啊!而且這哈維斯城已經多年沒有撥款維修了,也不知道那道石頭城牆倒沒倒。”

“這些都不是問題,我會派人先去看一下的,如果可以我就把城搶過來,到時在請您過去幫忙看下。那爸爸,時間也不早了,我先去地下城有事,您等會兒跟不跟我去看看阿黛兒?她最近很想念你您和母親的。”

“你自己忙吧,回頭我自己帶着戴安娜去看她就行了。”

老劉辭別了彼得,急匆匆的來到地下城,要知道這次達拉特一行已經耽擱了很多時間,老劉怕部隊那邊出現什麼事情啊。畢竟是在鄰國的國境之內,萬事還是小心爲妙。老劉一路來到加布林的實驗室,中途碰到了幾個喝的迷迷糊糊的矮人老頭,被老劉抓包去請格雷斯了。

實驗室比剛開始的時候熱鬧了不少,幾個矮人小孩正跟着格雷特學習,而奧莫拉特則是獨自在一邊跟加布林研究着什麼東西。小孩子大都不認識老劉,最後還是格雷特最先和老劉打了招呼。

“神使大人,您來了。”

“嗯,格雷特大師,你忙吧,我這次來找加布林有點事情要說。”

加布林的亡魂聽到格雷特給老劉請安,才發現是神使大人來了,最近他的工作一直很順利,格雷斯陸續送來這些小孩子也都很對他的脾氣。尤其是奧莫拉特,這孩子不但聰明,而且還淨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有時候搞得連加布林都無言以對。深的加布林的喜愛,現在已經正式收奧莫拉特爲徒了。師徒倆現在就是正在研究老劉說的那個金屬身體呢。

“神使大人,您是來實現諾言的嗎?我已經教會格雷特製作爆裂陣了,而且您看這些小孩子也都正在學習中了。”

“呵呵,加布林你不要着急,我這次是專程來找你的。等下我拿些東西,你就和我一起走吧。”

老劉說完就跑到實驗室後面去拿所謂的東西,其實就是兩隻叢林開路者和一大堆爆炸粉末。出來後交代格雷特這幾天要小心研究以後,就帶着那個裝着加布林的戒指走掉了。再次來到那個巨大的軍火庫時,格雷斯一早就等在那裏,老劉依舊是二話沒說,收起了彈藥和裝備把格雷斯也給帶走,直到再次出現在卡斯林德城外的露營地,老劉提着的心才放了下來。

“都先別急着問什麼,我們一起去給軍隊做下訓練,回頭有的是時間聊天。”

格雷斯和加布林又一次被老劉堵住了嘴,跟在後面去給部隊做訓練。當小矮人們看到族長格雷斯時,爆發出了巨大的歡呼聲,這些孩子也想家啊,當然更想讓家裏人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爲,而慈祥的格雷斯爺爺無疑就是每個小矮人的家人。

“都安靜下,開會啦!呵呵!”

一聽開會,小矮人都安靜了,猜想着這次有什麼好事情宣佈,最沒出息倒是格雷斯,一聽神使大人要開會就緊張的要死,不知道這次又是什麼任務等着自己去完成啊。

“這十幾天裏,大家從一個靠人養活的孩子,變成一名守護家園的戰士,我知道這裏面的辛苦不是什麼人都能忍受得了的。但是你們不但忍受了,而且還成爲了這世界上最令人膽寒的部隊之一,這是舉世無雙的奇蹟,同時也是矮人一族的驕傲。今天我把格雷斯族長帶來,就是要他見證一下我們這十幾天來創造的奇蹟。”

老劉說完就從戒指裏丟出一大堆斗篷和幾箱金幣來來,小矮人們的眼睛直啦!好多紅斗篷啊!連金色斗篷都有啊!誰是金色斗篷的擁有者?強盜們也沸騰了,哇!好多金幣啊!一直都很有紀律的部隊沸騰了。

“這三天來我們一直在創造奇蹟啊,今天我們就提前來見證一下我們的功勳,下面開始宣佈三次戰鬥的結果和每個人的獎勵。首先是由原維德爾投誠軍官組成的護衛隊員們,這次在卡斯林德戰役中,表現出了勇猛和忠誠,爲此每人發放藍色斗篷一件,金幣二百以資鼓勵。現在都來格雷斯族長這裏領取吧!”

最安靜的軍官們沸騰了,作爲投誠後的第一戰,沒有人對獎勵抱有希望,在他們看來,能穿上這身裝備就足以讓他們爲老劉賣命十年了。

“藍斗篷是矮人部隊的標誌,雖然等級低,但是你們會有爲這件斗篷驕傲的一天的,至於金幣嗎,讓他們來告訴你們!”

老劉伸手一指其他的戰士。

“殺一個敵人十個金幣!殺一百個紅斗篷!殺一千個金斗篷!殺!”

膽小的格雷斯被這突如其來的吼叫聲嚇了一個屁股蹲,這怎麼了這是,這些孩子和神使大人在一起才十幾天,怎麼一個個都變了個人似的,好嚇人的殺氣哈!格雷斯手一直抖,搞得連金幣都數不了,最後老劉只好讓阿黛兒和奧莉薇婭幫忙,才把兩萬多金幣給發了下去。

“接着是由原荒原之鷹強盜團精英成員組成的護衛隊員,雖然大家始終沒什麼機會一展身手,但是對於你們的全力守護,大家都是看在眼裏的。現在領取你們的藍斗篷吧,徹底和以前做個了斷,記住從今以後你就是精靈怒火部隊的一員,不再是什麼強盜和通緝犯!知道嗎!”


“是!主人!”


“哈哈哈哈!不要叫主人了,那是我親衛的專用,至於你們其他人,以後可以叫我團長,當然也包括你們這些小矮人在內,還有給你們的金幣獎勵是每人三百個,去領吧!”

“是,團長大人!”

強盜出身的傢伙可沒那些軍官的深沉,一窩蜂的就把格雷斯包圍了。老劉倒也不介意,部隊人多,自然什麼樣的都有,反倒是毫無激情的部隊讓人更難以捉摸。

“海恩斯!你們八個過來,跟那起什麼哄。”

呃!海恩斯和八大金剛拿着藍斗篷的手不情願的縮回來了,走到老劉身邊,一聲不知的站在那裏。

“你們幾個是我的扈從,知道不啥叫扈從,怎麼盡給我丟人呢!都給後邊老實站着吧,回頭再收拾你們!”

八個傻大個這下傻眼了,主人要收拾自己,可是自己明明也出力了,怎麼分金幣發斗篷就沒份了呢?聰明的海恩斯也想不出個原因來,幾個人念頭耷拉腦的站在老劉身後不做聲,擺弄着身上的尖刺。強盜們哄搶完東西,也安靜下來。

“嗯,第一次就算了,下次誰在這麼沒紀律就取消獎勵了,聽到沒有!”

強盜們這時才反應過來,自己是有點高興過頭了,把團長都給惹怒了,不過看着手裏的新衣服和口袋裏的金幣,每個人心裏還是美滋滋的。三百金幣啊,當一年強盜也不過就一百金幣而已,還指不定什麼時候給呢,而且還比那些神氣的軍官多了一半,想着就舒服。

“火槍手三兄弟除外,剩下的矮人火槍手上前三步。”

小矮人們終於聽到神使大人,啊不,是團長大人叫道自己啦,一個個精神抖擻的站到老劉面前。

“作爲我訓練的第一支部隊,你們的作爲讓我很滿意,現在我就宣佈你們的戰績。首先獵頭鎮阻擊米得之光的戰鬥裏,你們殺敵逾兩千,駐兵郡之戰雖然未遭抵抗,但是也殺敵近五百,維德爾之戰殺敵近五百,而在卡斯林德一戰裏殺敵三千。按着我最初的承諾,每個都獎勵藍斗篷一件,金幣六百,現在去格雷斯族長那裏領取吧!”

小矮人們安靜的排着隊從格雷斯顫抖的手裏接過藍斗篷,但是對於金幣卻都沒有收下。

“團長,金幣我想託族長爺爺捎給媽媽。”

唯一一個領取了金幣的小矮人,抱着一大堆金幣對老劉說道。

“呵呵!有孝心是好事,這樣吧,叫格雷斯族長給你們的媽媽帶回去五百金幣,剩下的一百你們都留着自己用吧,這幾天過去之後,我們可能會有機會進城逛一下,到時又什麼喜歡的東西還是要花錢買的。”

“謝謝團長!”

老劉剛剛打發走一個,剩下的也都開始聚集在老劉身邊,看樣子都是這個打算。

“好吧!每人領取一百金幣,剩下的金幣就讓格雷斯帶回去給你們的媽媽,讓她們也爲你們驕傲一下!”

“哦!謝謝團長!”

小矮人們終於也爆發出歡呼聲,格雷斯這時不爭氣的流淚了,爲的不是這些孩子的孝心,而是老劉說出那些數字。想不到地底精靈一族竟然要靠着一羣孩子來守護,一百多個孩子短短的幾天裏殺了五千多人,那是什麼概念啊!可是這些孩子的眼裏竟然還充滿了希望,這都是歷代族長的失敗啊!

“看看,族長都感到哭了!他也爲你們自豪啊!下面是火槍手三兄弟的獎勵,都跟着好好學着點哦,首先在獵頭鎮戰役中,三兄弟成功的阻擊敵人,射殺百餘人還把敵人首領引到我方陣營,僅這一戰,我決定授予三兄弟紅斗篷一件,上前領獎吧!”

三兄弟此時難得神情肅穆啊,走到格雷斯跟前請安之後接過了紅斗篷,都迫不及待的披在身上,真是萬藍之中三點紅,不是一般的饞人,這是老劉的話又響起了。


“在接下來的三次戰鬥中,三兄弟雖然沒有表現的像獵頭鎮那樣突出,但是也參與了集體的攻擊行動,而且在戰鬥中的勇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因此我加授他們三人金星兩顆,工資升兩級。”

說完老劉從口袋裏掏出一把早就做好的六芒星,給三兄弟每人胸前戴上兩個。

“團長,我們的金幣也想捎給媽媽。”

最淘氣的阿多斯笑嘻嘻的對老劉說。

“那你們的媽媽可是要比爸爸有錢了,每人兩千金幣,三個人可就是六千了,哈哈哈哈!”

最後三兄弟一共留下了一千金幣,剩下五千交給格雷斯帶回去給媽媽了。格雷斯的手抖得更厲害了,一個孩子殺六十人都夠嚇人的了,這三個調皮鬼竟然殺了六百多人!

可這只是開始,更嚇人的還在後面呢…… “下面是火炮小隊了,姑娘們聽好了,還有格雷斯,你別一會兒暈倒啊!首先是獵頭鎮之戰,火炮小隊殺敵八千多人……都說了叫你別暈倒了,趕緊起來,找個地方扶着點,聽我說完再暈!”

格雷斯一聽殺敵八千就直接坐地上了,這羣還是沒有用的矮人女孩子嗎?八十多個人一仗就殺了八千多人,我暈死得了我。被老劉一吆喝,格雷斯扶着裝金幣的箱子,不敢撒手了,這不是神使大人說是還沒完呢,我得挺住,指不定還有啥嚇人的呢!

“駐兵鎮殺敵三千餘,維德爾殺敵五千,擊斃郡守本.明頓,卡斯林德之戰殺敵過萬,擊毀城牆擊一面,每人獎勵金幣三百五十枚,紅色披風一件。對於這些我還要再說明一下,由於火炮小隊的裝備關係,所以你們的獎勵和功勞是不成比例的,因爲地下城裏還有大量的工匠在支持你們作戰,而且你們所發射的炮彈每一顆都價值千金啊!大家都要儘快掌握射擊的技巧,不然打仗可是要賠錢的。不過最後嘛,你們的工資漲三級,每個人都獎勵金星三顆。”

老劉的做法很簡單,就是把榮譽和金幣分開來,榮譽留給戰士,金幣交給那些地下城裏辛苦工作的工匠們。顯然這個做法得到了小矮人們的認可,姑娘們都興高采烈的領取了金幣和披風。和小夥子們不同,她們的金幣沒有捎給家裏,也許是有心儀的東西要買,也許是要攢起來做嫁妝,那就不是老劉可以知道的了。


“最後一個要獎勵的是潔西卡,作爲火炮隊的指揮官,她指揮得當,每每都發揮出超乎常人的觀察力和指揮能力,除了按着最初的承諾給予潔西卡獎勵金幣兩千六百枚,另外按着火槍手的標準授予潔西卡金色披風一件,空間儲物六芒星一顆,連發槍一把,工資200金幣每天,稱號戰神!”

“團長!我……

“我什麼我,除此之外,我還要把火槍隊的指揮權交給你呢,下次再發獎金時,所有精靈怒火部隊殺敵數的十分之一,就是你得到金幣的數量,過來吧,這次我親自給你發!”

潔西卡披上老劉親手做的披風,戴好儲物六芒星時已經茫然不覺身外事了。任她怎麼也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啊,幾乎是一夜之間,之間就從一個洗衣服做飯的矮人姑娘,變成一個千人團隊的首領。這還不算,還有神使大人親手做的裝備和無上的榮譽,看着姐妹兄弟羨慕的眼神,潔西卡覺得自己配不起這麼高的榮譽,她想對神使大人說,不要這樣。可是神使大人遞過來的手槍,卻是打斷了她剛要說出的話。

“本來我決定這輩子都不做這種轉輪槍了,現在爲你破例一次,你現在就是矮人族的驕傲之花,一定要帶領着大家守護好矮人一族。這把槍裏裝的是威力巨大的子彈,每一顆都能穿透最堅硬的戰甲,它的用法你回頭向阿黛兒請教一下吧,現在去整合一下隊伍,不要怕。”

潔西卡收拾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對着自己的新手下們發出了第一個命令。

“列隊集合,都站好了,聽團長訓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