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駒相傳是上古龍族與通天駒結合的產物,只不過因爲時代太過久遠,所以它們體內的上古血脈早已經變得稀薄萬分。

不過就算是如此,成年的龍駒在騎獸之中依然是不可多得的寶貝,不說它身爲二階妖獸的實力,就只是它的速度與耐力便是令人驚歎,相傳它有着能夠不眠不休日行三千里的本事。

而且每一頭龍駒都是不可多得的珍稀之寶,整個末玄大陸都不一定能夠找到多少,尋常只有那些富貴之家,或者皇家才能夠擁有。

凌羽在那張地圖的指引之下,騎着龍駒朝着自己此行的目標:墨雲國急速前去。

而凌羽卻是不知道,就在鬼影昨晚上將那些黑衣人解決掉的那塊地方,此時卻是來了三位同樣身穿黑袍的人。

其中兩位上前查看着那草地上微不可查的一些水漬,被黑色手套包裹住的手抓起那地上的一些泥土放到了自己的鼻前聞了聞。

良久,兩人便迅速的退回到了中間那人的兩邊,手中的泥土更是被直接扔下,彷彿那泥土是什麼可怕的事物一般。

“是類似於化骨掌一類的技法。”

聞言,中間的那位不由得重重的冷哼了一聲。

“一羣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多虧老夫早有準備。”

說着,中間的那位便從自己的袖子中拿出了一個通體漆黑的小盒子,打開之後卻只見那盒子之中竟然有着一隻不知名的怪異小蟲。

那小蟲在盒子被打開之後,便突然從那小盒子中飛了出來,然後在這片空地上轉了幾圈,彷彿在尋找着什麼。

良久,那小蟲子彷彿確定了什麼,迅速的朝着空中的一個方向飛去,而如果用心的話,便能夠看到那小蟲子所去的方向赫然是凌羽兩人的所在方向。

看着那小蟲子飛去的方向,那位黑衣人不由得冷笑出聲。

“老夫倒是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阻礙老夫辦事。”

看着那小蟲子迅速遠離,中間的那名黑衣人偏頭對自己身旁的那兩位黑衣人吩咐道。

“你們督促其餘的那些弟子們,抓緊時間,事成之後老夫不會少得了他們的好處,但是如果消極怠工的話······”

聽到中間的那位黑衣人的話,其餘兩位不由得齊齊打了個冷戰,連忙齊齊躬身。

“是,是,弟子一定好好督促他們。”

中間那位黑衣人聞言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後身週一道靈力涌現,然後便只見黑衣人的背後現出了一對棕黃色的靈力羽翼。

只見那黑衣人身後的羽翼輕輕那麼一扇便追逐前面的那隻小蟲而去,只留下那兩個黑衣人在原地面面相覷。

而正騎在龍駒的背上趕路的凌羽,卻是並不知道自己的背後正有着一位玄王境的強者朝着自己所在的位置飛速而來。



在經過了一天的全速奔馳之後,在夕陽西下的時候,凌羽也是終於讓他座下的龍駒放緩了腳步。

看着那一覽無餘的草原,凌羽不由得有些無奈。

這種空曠的地形可不是什麼適合夜晚休息的地方,他雖然不是那從小便在軍中長大的玄王,但是對於這些容易發生危險的地方卻還是有些謹慎。

在夜晚,這一覽無餘的草原可都是狼羣所喜好活動的地方,更是行軍駐紮的忌諱之處。

不過看着自己坐下那因爲一整天的全力衝刺而變得有些四肢疲軟的龍駒,凌羽也是無可奈何,看來今晚只能在這種地方露宿一晚了。

龍駒雖然號稱能夠連續一日奔行三千里,但是像凌羽這樣全力奔行卻是不同。

龍駒所耗費的體力是隨着它所奔馳的速度來決定,速度越快它所耗費的體力也是成倍的增加,而那所謂的連續日行三千里,說的其實也不過是龍駒普通的速度之下能夠連續奔馳一天一夜。

凌羽將龍駒放開,任它在這草原之上進食蓄養體力,同時也是拿出了一些靈豆扔到龍駒的面前。

那些靈豆,顧名思義便是一些帶有靈氣的豆類,專門用來餵養靈駒一類的寶馬。

因爲像龍駒一類的靈駒早已經脫離了凡馬的範疇,所以那些普通的草類根本就補充不了它們多少體力,只能靠那些帶有靈氣的植物來給它們提供能量。


看着周圍那漸漸籠罩下來的夜色,凌羽也是盤坐在了一塊平整的草地上開始了自己的打坐修煉。

這一天儘管凌羽都是在龍駒的背上無時無刻不在修煉着,但是那畢竟是在龍駒的背上,儘管龍駒顛簸的程度很小,但是凌羽卻也需要隨時注意周圍的景象。

畢竟現在是在外面,不比烈火宗中,前世在大陸各種流浪的凌羽可是深深的知道在外面修煉界的亂象。

各種搶奪燒殺,甚至更有着很多專門當強盜的修者,暗中下**奪路人財務的修士更是不知其數,所以凌羽不得不打起精神,他可不想在大意之下步了前人的後塵。

而凌羽也是因爲一直分神的緣故,修煉速度也是遠遠不如靜坐修煉時,不過現在凌羽倒是能夠靜下心來慢慢的修煉。

至於鬼影則是在半路便被凌羽派回去處理自己的那位便宜父皇的事情了,而且凌羽現在也不過是趕路而已,並不需要鬼影時時跟在自己的身邊。

對於凌羽來說,他一直以來便更傾向於獨行。前世要不是他在遊歷權天大陸的時候,身上沒有一絲的靈力可以防身,他也不希望自己身邊有一個護衛時時跟隨。

不過就在天色全部暗下來的時候,凌羽的龍駒卻是突然在遠處嘶鳴了一聲,然後凌羽便見他原本放出去休息的龍駒突然快速的跑了回來。

而凌羽也眼尖的發現了跟在龍駒後方的幾輛馬車,以及那幾輛馬車後方緊緊包圍過來的一雙雙散發着幽光的眼睛。

看到這種景象,凌羽不由得抽了抽嘴角。看來這狼羣是天生跟商隊過不去呀,同時凌羽也有點感嘆自己跟商隊的緣分。 凌羽看着那跑回自己身邊便乖乖的躲到了一旁的龍駒,不由得沒好氣的瞪了它一眼。

“白玉,你果然就知道惹麻煩,當初真應該把你烤了。”

凌羽知道他座下的這匹龍駒不同於其餘的那些龍駒,它有着一般妖獸所沒有的靈性,而且這匹名叫白玉的龍駒還是從前陪着玄王南征北戰過的戰馬,所以凌羽倒也不怕它聽不懂。

不過白玉顯然並不把凌羽的話放在心上,只見白玉聞言只是低着頭,然後兩隻前蹄突然在地上拋了拋。

凌羽看到白玉的動作,不由得感到好笑,顯然白玉的意思是讓自己上去解決掉那些顯然也是妖獸的狼。

而就在凌羽一人一馬對話的這段時間,原先一直跟在白玉身後的那幾輛馬車也是終於來到了凌羽兩人的面前。

“前面那位小兄弟,後面有狼羣,你快點離開吧,以你的那匹馬的腳力想要逃出去恐怕不是難事。”

在那幾輛馬車還沒有來到凌羽面前的時候,駕着馬車的那位大漢便遠遠的朝着凌羽喊道。

但是當那位大漢看到凌羽竟然依然若無其事的站在原地輕撫着身旁龍駒的額頭的時候,那位大漢卻是輕嘆了一聲。

而就在那幾輛馬車將要路過凌羽的身邊飛馳而過的時候,那第一輛馬車之中卻是突然傳出了一個女聲。

“阿福,停下。”

“小姐,可是後面還有···”



那位駕車的大漢聞言不由得一驚,然後這才吞吞吐吐的說道。

“我讓你停車。”

隨着那個女聲轉爲嚴厲,那位叫阿福的大漢也是立即緊了緊自己手中的繮繩,然後後面的那幾輛馬車也是隨之停下。

而就在這幾輛馬車停下之後,後面跟隨而來的羣狼也是瞬時間便將這一片小小的空地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就在那一隻只的妖狼緩緩的圍過來之後,在凌羽的注目之下,那些隨行的護衛們也是一個個有條不紊的紛紛下馬手持長劍或者長槍箭弩等等武器警惕的看向周圍的那些虎視眈眈的妖狼。

不出凌羽意料的,周圍那些護衛們看向凌羽的目光都有些不善,不過凌羽卻是根本就沒有將他們的視線放在心上。

不過凌羽最注目的還是在第一輛馬車之中,剛纔出聲讓車隊停下來的那位女子,因爲從剛纔那位女子的出聲便可以知道,這整個商隊竟然是由一位女子主導。

而那位也顯然並沒有一直呆在馬車之中的想法,只見第一輛馬車的車簾在車隊徹底停下之後便被掀開,在凌羽的目光之中,一位頭上戴着明顯是一套的白玉首飾、而且衣着華麗,面貌也算得上是清秀的少女緩緩的從那馬車之中出來。

“這位公子抱歉,是我們魯莽,將狼羣不小心引到了您這裏。如果我們能夠熬過今晚的話,小女子必定向公子鄭重賠禮道歉。”

只見那位少女在下車之後便徑直來到了凌羽的面前,然後對凌羽微一彎腰施了一禮。

看到少女的動作,凌羽不由得一挑眉,伸手虛扶。

“姑娘不必多禮,就算是沒有你們,恐怕我也會遇到它們的。”

那位少女在聽到凌羽的話之後,沒有多言,只是朝凌羽搖了搖頭。

“小女子還有事情需要佈置,就不多打擾公子了。”

說着,那位少女便徑直轉過了身去指揮着周圍的那些護衛。

而凌羽則是站在一旁,靜靜地看着自己周圍那一圈圈的火幕、箭弩、甚至**被一一佈置好,而且周圍的那些護衛也是在少女的指揮下有條不紊的做着各自的事情。

凌羽略有興趣的看着周圍就算是在那火幕燃起來之後依然在外圍緊緊的盯着的狼羣,在看了一眼那場中央的佈置,不由得暗贊。

這位少女看來還真的不簡單,只是短短的時間便已經將這馬車附近打造成了一處陣地。

而那位少女在佈置完那一切之後,也是重新返了回來。

“這位公子,我們已經佈置完了,請你不要在這外圍呆着了,過來和我們一起好了,就算公子你沒有一點武力也是沒有關係。這一切都是因爲我們而起,我們一定會保證公子的平安的。”

凌羽聞言不由得細細的打量了這位少女一眼,要知道如果是旁人遇到這種事情,那肯定是巴不得凌羽自己一個人首先上去喂狼,也好給那些狼羣填一下肚子,但是這位少女卻反而是讓自己進入他們的保護圈之中。

而凌羽在略微思索了一下之後,看着那些護衛的修爲最高也不過才築玄境,凌羽便直接點頭答應。

看着凌羽一臉笑意的牽着白玉來到了馬車的旁邊,那些周圍的護衛不由得齊齊朝着凌羽瞪視過來,顯然他們都對凌羽這個讓他們陷入重圍的罪魁禍首不感冒甚至有些厭惡。

不過凌羽對此卻是根本不在意,彷彿周圍的那些護衛都是空氣,凌羽依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而就在這時,周圍的那層由燃油所形成的火幕也是順着周圍的那些小草慢慢的擴散,外圍的那些原本靠近過來的妖狼也是在那火圈的逼迫之下一隻只的緩步後退着。

不過雖然那些妖狼被逼退,凌羽卻更是看到了周圍那變得越來越低的火線,以及周圍那越來越多圍上來的狼羣。

甚至凌羽還能夠聽到那遠處的狼嚎,凌羽知道,那是召集草原上羣狼的狼嚎。

而這也是草原狼棘手於森林狼的一個特點,那就是隨着時間的推移,草原狼會愈來愈多,不把他們的對手撕成碎片他們是不會罷休的。

就在周圍那些護衛越來越緊張的臉色下,以及那位邀請自己的少女的注視下,凌羽不由得微微一嘆。

只見凌羽輕身一縱,然後便在周圍護衛那戒備的眼神以及那少女好奇的目光之中站到了一輛馬車的車頂。

只見凌羽手中一閃,然後一柄長弓便出現在了他的左手上,同時凌羽右手上也是拿到了一根箭矢。

只見凌羽就只是那麼普普通通的搭弓,然後在周圍衆人的注視之下,凌羽那朝向遠處狼嚎傳來的地方瞄準的弓也是終於發出“嗡”的一聲,那些護衛們便只看到凌羽長弓上的那根箭矢以肉眼不及的速度激射了出去。

而就在那根箭矢離手之後,凌羽便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長弓,然後果不其然的,在遠處那原本連續不斷的狼嚎突然停了下來,顯然那隻妖狼被凌羽的這一箭直接射殺。 凌羽看着遠處那前行突然一滯的狼羣,不由得微微挑眉,看來自己的攻擊還是有用的。

不過凌羽卻也知道,這終究只是杯水車薪。面對如此龐大的狼羣,一個充當傳訊作用的狼根本就不值一提,就算是死了也會有另一隻前來代替。

果不其然,只是那遠處的狼嚎只是停了一會兒,然後便重新響了起來。

而下方的那些護衛們在狼嚎重新想起的時候,臉上那一剎那的希望也是徹底暗淡了下來。

看着下方那些雖然臉上早已經沒有了希望但是眼神卻是更加堅定的護衛,凌羽不由得讚歎的看向了那位正一睛不眨的看着自己的少女,真不知道這位是如何訓練出如此的護衛的。

凌羽可是能夠看得出,這些護衛其實都是這個商隊自己的護衛,而不是那些僱傭的護衛,而且他們的實力也是比其他商隊的護衛要高得多了,普遍都在玄者境以上。

不過凌羽看着在那層火幕之外,那彷如夜空中亮起的一顆顆明星般的狼瞳,卻是不由得暗暗搖頭。

儘管那些護衛們的實力根本不是外面的那些妖狼所能夠抗衡的,但是外面的妖狼數量卻也是護衛的幾倍,光靠耗便能夠將這些護衛的體力和靈力全部耗光。

“小兄弟好箭術,不知道你能不能繼續幫我們射殺幾隻妖狼,就算是無濟於事也總好過坐以待斃的強,就算是今晚我們逃不過這一劫,我們也要把這些可惡的畜生狠狠地殺上一批。”

“對,跟這些畜生拼了。”

“讓這些畜生也知道我們人不是他們能夠輕易招惹的。”

····

凌羽看着下方那些紛紛大喊的護衛,又看了一眼那位領頭的大漢,不由得讚許的朝他點了點頭。

這位大漢倒是深知提升士氣的道理,只是一句話便藉機讓周圍原本士氣低落的護衛們重拾信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