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笛被老夫人說了后,也不敢半躺著,直接整個人躺在床上。

醫生摸著她的肚子,給她做檢查。

「痛不痛?」

慕初笛搖搖頭。

醫生連續問了好幾個問題,慕初笛都做出回答。

儀器檢查出來的結果再加上他剛才問的問題,答案出來了,「老夫人,這位小姐雖然受了一點傷,不過胎兒很穩定,沒有大礙。」 「若是擔心,我開幾服藥,吃個兩三天就可以。」

管家跟著老醫生出去,順便問了一些有關慕初笛的身體狀況,還有孕婦該吃的,該注意的。

傭人也紛紛出去。

「老夫人,現在你可以放心了。」

擁在一起的人出去后,慕初笛才看到走進來的人影。

顧曼寧?

慕初笛第一時間戒備起來。

目光透著濃濃的憤怒。

然而顧曼寧絲毫沒放在眼內。

老夫人的氣雖然沒消,可想到顧曼寧剛才提出的好處,便忍了忍,目光也慈祥下來。

「知道我擔心,下次就別這麼任性。」

任性?這種殘忍沒人性的行為,只是任性?

慕初笛可算看清楚老夫人對顧曼寧有多寵愛。

心裡,對老夫人都不太信任。

她抿著唇,一言不發,儘管顧曼寧偷偷向她挑釁,慕初笛也當看不見。

得知慕初笛肚子里的孩子沒事,老夫人只是讓傭人注意點,她便跟顧曼寧離開。

走廊里,依然傳來老夫人爽朗的笑聲。

慕初笛這個受害者,就像透明一樣,沒人關心過她的情況。

房間里,只剩下她了。

慕初笛看了眼緊閉的大門,躺在床上,用被子蓋住自己。

頭,往被子里鑽。

拿出手機,給趙醫生髮了通簡訊,約她明天產檢。

確定時間后,慕初笛才伸出頭來。

她不相信這裡的每一個人。

趙醫生是霍驍的人,所以她只相信趙醫生。

約好見面時間后,慕初笛整個人像被抽走力氣一樣,話也沒氣說了。

手機,在手裡,像是熾熱的火炭一般。

霍驍,現在還在埃塞尼?

他安全嗎?

會不會有危險?

想起他,她最想知道的,不是霍驍為什麼一言不發就拋下她,為什麼不在她需要他的時候出現救她,而是他是不是安全,吃得習不習慣,胃病有沒有發作。

慕初笛也覺得她很犯賤。

明知道霍驍是不可奢想的人,他心裡的人,是宋唯晴,可她依然飛蛾撲火地撲過去。

儘管被火燒成灰,依然大膽無畏,只求片刻的溫暖。

最後,敵不過心裡的擔憂。

慕初笛在屏幕上按下那幾個熟悉的數字。

按完后,心臟便快速跳動起來。

接通后,要跟霍驍說什麼好呢?

慕初笛還沒想清楚。

然而,電話依然不通。

可這次不通,她除了失落,更多的是擔憂。

埃塞尼這樣的戰亂地帶,隨時都有喪命的可能。

慕初笛用手機上網,調查埃塞尼的戰事。

屏幕上出現一張張現景圖,炸掉的平方,淡淡的煙硝,動蕩不安的局勢,越看慕初笛就越擔心。

搜了一遍后,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這通電話,早就在她的料想之中。

所以,直接接通。

夏冉冉那邊傳來咯吱咯吱的吃東西聲音,「哎喲,電話接得那麼快,你家勞斯萊斯先生沒給你從內到外檢查一遍么?裡面更重要哦。」

夏冉冉這帶著顏色的話語,使慕初笛翻了個白眼。不提霍驍還好,一提起他,慕初笛胸腔便悶了下來。 「小笛,你怎麼不說話,不是出什麼事吧?」

經歷今天,夏冉冉就像驚弓之鳥,唯恐慕初笛又出什麼事。

「沒事,我只是有點累了,放心冉冉,我和寶寶都沒事。」

「產檢做了沒?我覺得還是再去看一下醫院比較好,就算私人醫生,都沒有常看的那個醫生熟悉你的狀況。」

夏冉冉說的,正是慕初笛擔心的。

「我約了,明天就去看。」

不想讓夏冉冉擔心,慕初笛沒有隱瞞。

「我也要去,我要去看我的干寶寶。」

夏冉冉決定要當寶寶的乾媽,這想法來的快,脫口而出。

慕初笛看出夏冉冉的擔憂,便沒有拒絕。

反正只是做個產檢而已。

與夏冉冉談了一小會,慕初笛便掛掉電話。

很快,管家就捧著一些飯菜和煎好的葯上來。

「慕小姐,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再吃藥吧。」

飯菜,放在床頭柜上。

管家站在床前,並沒有離開。

慕初笛得知他是要監督她有沒有吃藥的。

肚子咕咕地發出聲響。

慕初笛坐了起來,拿起勺子吃起飯來。

飯菜沒有張姨做的好吃,慕初笛簡單吃了一些,便喝葯。

她忌憚顧曼寧,卻相信顧曼寧不敢在霍家對她出手。

管家看著慕初笛把葯喝完,公事公辦道,「那慕小姐好好休息。」

洗完澡,慕初笛躺在床上,本以為今天發生那麼多事,應該很快入睡。

可躺了許久,都沒有睡意。

好像身邊,缺少了什麼,使她很沒有安全感。

霍驍不在的這幾天,她沒有睡過一天好覺。

不知過去多久,她才睡了過去。

她起來的很早,洗漱一番,下樓梯,傭人們已經在打掃衛生。

見她下去,他們權把她當成透明,理都沒理她。

管家這時從門外進來,見慕初笛下來,便問道,「慕小姐,請問需要早餐嗎?」

沒有詢問的語氣。

慕初笛相信,就算她說不用,最後也是被壓在飯桌上吃早餐的。

這老宅里,沒有一個是尊重她的意見的。

早餐非常豐富,看來是聽從醫生的叮囑,基本孕婦該補的元素,都齊全了。

吃過早餐,慕初笛想要出門,老管家卻攔截下來。

慕初笛柳眉蹙起,眼眸冷了幾分,「管家先生,我是到這裡養胎,而不是被禁錮自由。」

她語氣強勢,不若表面上的那麼好拿捏。

老夫人沒有讓他們管制慕初笛的自由,若是他堅持,搞得慕初笛不開心,最怕是影響到胎兒。

慕初笛的個人情緒,不在他們的擔心範疇內。

「慕小姐誤會了,我是想說,你先坐一會,我來安排司機。」

老宅里所處的地方比較偏遠,有司機比較方便。

慕初笛沒有拒絕,坐著等司機。

五分鐘不到,司機已經在門外等候。

慕初笛不怕他們跟蹤,直接報出地址。

轎車便啟動馬達,開出老宅子。

二十分鐘后,到達醫院。

慕初笛讓司機在車裡等著,下了車后,不小心掃了一眼車牌。

這並不是霍家的車。

霍家的車牌特別彪悍,慕初笛一看就認出。

心裡不僅輕笑出聲,怕別人知道她跟霍家的關係,所以連車子都要弄別的。 慕初笛不在意這些,收回視線,快速走進醫院。

她來得早,趙醫生還沒上班。

慕初笛坐在醫療室的門外等著,一邊給夏冉冉發信息。

發完信息后,瀏覽器推送了一些新聞。

慕初笛點開一看,竟然是夏冉冉與目前流量小鮮肉的緋聞?

看來,她對夏冉冉不夠關心,連這些事情都不知道。

在等夏冉冉的期間,慕初笛已經看了不少夏冉冉的緋聞消息。

遽然,一道陰影覆蓋在她的身上,慕初笛抬眸,便見夏冉冉直喘氣地站在她跟前。

「快坐,不用那麼急的。」

夏冉冉坐下來后,「還好意思說,我不是怕你一個人不安全嘛。」

「你的霉運那麼厲害,大白天都能碰上酒鬼,我怎麼放心你一個人在醫院,等下遇到什麼變態怎麼辦,你肚子里可是有我的干寶寶。」

慕初笛張嘴想反駁,最後卻咽了下去,還是免得讓她擔心吧。

「在看什麼呢?」

「吶,我說你是不是要解釋一下呢?」

夏冉冉瞟了眼裡面的信息內容,不甚在意地揮揮手,「炒作的啦,我也不知道經紀人搞什麼,突然說要炒作戀情,吶,我們也就這照片拍的那天見過面。」

「別說了,再說我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這男人,我怎麼看都不舒暢。」

夏冉冉也覺得奇怪,他們明明沒什麼接觸,可她就是莫名的討厭這男人。總覺得這男人會給她帶來麻煩。

兩人沒呆多久,趙醫生就上班了。

趙醫生給慕初笛做了一番詳細的檢查,確定寶寶很健康,慕初笛提起的心,終於放鬆下來。

作為乾媽媽的夏冉冉,還特意問了趙醫生不少生孩子以及坐月子的事情。

見她聽得那麼認真,慕初笛也不好意思打斷。

側頭看著交談中的夏冉冉和趙醫生,使她想起霍驍與她一起做產檢的畫面。

當時他也是很認真,甚至錄音錄了下來,做出孕婦指南。

漸漸的,眼神變得迷離。

「小笛,你怎麼了?」

夏冉冉在慕初笛眼前揮動著手,讓她回過神來。

「沒事,想了點事情。」

與趙醫生道謝后,她們離開診室。

夏冉冉輕輕撞了撞慕初笛的手臂,「該不會是想你家勞斯萊斯先生吧?」

慕初笛側頭看去,眼角不小心掃了一下不遠處的大門。

發現,大門處正往這邊跑來的幾人,拎著相機,氣勢洶洶。

狗仔!

慕初笛腦海里快速閃過這兩個字。

「狗仔怎麼會在這?」

夏冉冉被慕初笛突然拉著往後走,她也有點懵。

頭往後看了幾眼,果然是狗仔。

腳步加快,「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來了?」

那些狗仔好像知情一樣,往她們這邊走來,甚至越走越近。

她不能被發現的。

慕初笛不想讓狗仔知道她的情況。

霍氏替她攔下一切工作,慕初笛早就沒出現在媒體前,她也不想讓媒體知道她的情況,因為現在,她的肚子,已經遮掩不住。

她不想成為媒體關注的中心,免得被扒出更多的事情。 「分開躲起來,我去把他們引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