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長久,不過卻是一瞬。

兩個聖子的攻擊,也終於在這一刻來到小蘭和風愈的身邊。

小蘭俏臉一寒,她絕對不會原諒這兩個傷害自己哥哥的人。 風愈的意識越來越弱,心中升騰而起的悲哀,讓小蘭臉上出現眼淚。她不明白自己的哥哥爲什麼會生出死志,她不斷的呼喚着,卻得不到風愈任何的迴應。

而且本應該有着靈魂聯繫的兩個人,在這一刻感受不到對方的靈魂,似乎兩個人就這麼斷開了所有的聯繫。

看似長久,不過卻是一瞬。

兩個聖子的攻擊,也終於在這一刻來到小蘭和風愈的身邊。

小蘭俏臉一寒,她絕對不會原諒這兩個傷害自己哥哥的人。


那一直站在她身後的狐狸,此刻突然裂開那張嘴,露出裏面森然的牙齒。

兩個聖子突然覺得眼前一花,自己此刻已經是出現在那頭九尾狐的眼前,他們兩個人的臉神頓時變得無比凝重,

他們兩個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來到這裏,或者說是被轉移到這裏。沒有一絲的空間波動,更沒有一絲一毫的空間波動。

這一刻,他們兩個纔開始正視眼前這一頭讓他們本體都頭疼無比的九尾天狐。

哪怕這一頭天狐還沒有成年,僅僅是一頭剛剛踏足真神領域的天狐,他們也不敢輕視。單單剛剛那一手,就已經足以讓他們兩個將之當成一個勁敵。

看到天狐張開的大口,他們兩個冷然一笑。雖然不敢輕視這頭天狐,卻不代表他們對自身實力不自信。

他們相信,這一頭九尾狐狸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雖然剛剛那種神出鬼沒的轉移讓他們兩個驚訝了一番,但還不至於讓他們不敢發動攻擊。

而原本打算攻擊那個女人和風愈的攻擊,此刻用在了這一頭天狐的身上。


他們手中的能量球,直接朝着九尾狐那張開的大口中丟去。能量球剛剛離開手,他們兩個飛速後退。

但是讓他們意外的是,能量球進入了九尾狐的口中之後,沒有了音信。什麼都沒有發生,沒有他們想象中的大爆炸。妖狐也沒有因爲這樣而發瘋,發狂!

這一切太過平靜了,平靜的讓他們兩個都愣在了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九尾狐。

而特別諷刺的是,九尾狐居然還如同吃飽了一樣,打了一個飽嗝。同時眼睛還帶着一絲嘲諷,似乎是在說剛剛的攻擊太沒有了,就像是一個甜點一樣。小樣,還是快給我多來幾個吧!

九尾狐的表情,讓兩個聖子頓時怒火中燒。

他們可是一個絕世高手的分身,同時也是貴爲一族最受敬仰的人,現在居然被這麼一頭畜生鄙視了,他們如何能夠平靜?

農門醜女:養個夫君好種田

血色光柱再一次分出大量的光元素和暗元素,匯聚到兩個人手中的能量球之上。

這一次能量球之中蘊涵的恐怖能量,就算是九尾狐也不敢輕視。它此刻露出了凝重的表情,顯然是這兩個能量球已經能夠威脅到它的安全!

它身形一陣模糊,即將消失在兩個聖子的眼前。

兩個聖子冷笑連連,嘲笑九尾天狐的天真,嘲笑它的無知。

一陣莫名的波動從他們的身上傳出,附近的空間竟是被加強了數倍,九尾天狐那模糊的身體竟是在這一刻漸漸凝實起來。

九尾天狐眼睛一縮,它沒有想到自己的空間魔法居然會被看穿,而且兩個身子的空間造詣居然比它還要強大數分。

此刻再無法通過空間挪離來躲避兩個聖子,它唯一能做的,便是和兩個聖子硬碰硬。

它身後的就跟尾巴瞬間豎起來,帶着繽紛的七彩光點,美輪美奐,讓人不自覺的想要沉醉於其中。

兩個聖子臉色凝重,他們知道天狐要認真的。但是他們對自己的攻擊有信心,此刻還是不閃不避,徑直的將自己手中的攻擊朝着九尾天狐送過去。

而九尾天狐九條尾巴豎起之後,天地間的元素竟是隱隱有一種想要脫離血色光柱的吸引,全都來到它尾巴之上的衝動。

兩個聖子臉色陰沉了幾分,不再維持手中的能量球,瞬間丟出。同時抽身回去,加強血色光柱的威力,儘可能的吸收更對的元素之力。

紙婚厚愛:天王的專屬戀人

這個世界的靈氣已經被吸收的差不多,以後無法在提供足量的靈氣讓他們打破那已經殘破的神界壁障。沒有神界氣息的流出,這個世界的空間無法加強,那些主神的封印就不可能被破壞。

這樣一來,他們的本體就真的無法在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了!

他們兩個沒有想到,就算是主神都不一定能夠破壞的血色光柱,居然會被一頭不過初入神域的九尾天狐撼動。

“難怪本體有預感九尾天狐一族是我們道路上最強大的敵人,這並無道理啊!”光明聖子呼出一口氣,血色光柱總算是在他們兩個人練手之下恢復了穩定。


“不行,必須要分出一個人將那頭狐狸殺了,不然我們的心血就要白費了!”暗黑聖子臉上滿是戾氣,顯然是被九尾天狐之前的舉動激怒了。

“那頭狐狸真的太過詭異了,單單我們之中的一個人根本不可能打得贏!”光明聖子皺眉思考,“如果我們不練手的話……”

“不需要打敗它,只要能夠牽制它就行了!”暗黑聖子戾氣消散了不少,在這個時候必須保持冷靜,“只要能夠拖一炷香的時間,主神的封印就能夠破開,到時候這個世界便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光明聖子眉頭還是緊皺,似乎是在衡量。隨後嘆了一口氣,“若是武神墓沒有被破壞,我們現在也不至於這麼累!”

武神墓是他們最重要的一個準備。雖然能夠讓溢血普通人瞬間變成神級,但是卻在這個過程中吸收那些人的潛力,同時將他們身體中大量的元素本源留下來。不然只要他們利用信仰之力,就能夠輕易的打開神界的大門,不用做這麼麻煩的事情!

他們苦心經營的數千年,卻在幾年前被破壞,導致功虧一簣。不然他們也不需要讓兩個種族廝殺,依靠大量的血氣之力來開啓神界的通道。

“可惜只是奧比那個傻小子,到死都不願意說出是誰救了他,不然我們殺了那個人,起碼能夠獲得一半的本源,也早已經將通道打開了!”

暗黑聖子冷哼一聲,將所有的經歷都放到維持血柱之上,不再搭理光明聖子。而後者則是嘆了一口氣,看向半空之上。

九尾天狐不斷吸收天地中九種元素,將之匯聚到自己的尾巴尖端。

九種不同色彩的元素對應着一條尾巴,漸漸的歸於尾巴尖端,漸漸的莫入九尾天狐的尾巴之中。

此刻它的嘴巴微微張開,一個無相無色的能量球在它的口中慢慢形成。

時候它輕鳴一聲,那顆能量球就這麼激射而去,朝着兩個聖子的攻擊襲去。

在這一個瞬間,光明聖子動了。他出現在九尾天狐的腦袋之上,背後突然張開了一雙潔白的羽翅。

一種沉厚而奇異的力量從他身後的羽翅瀰漫出來,就像是承載了一個種族的全部力量一樣。

帶着風愈離開戰場出現在遠處的小蘭驚呼出聲,“信仰之力?”


她也有信仰之力,但是卻沒有如此大量,更是無法調動如此衆多的信仰之力。

同時,信仰之力也沒有任何的攻擊能力,這纔是她對光明聖子在這一刻使用信仰之力而驚呼出來的原因。

她不明白爲什光明聖子要在這一刻使用毫無攻擊能力的信仰之力,難道他是想要將自己的天狐分身困住?

在下一刻,她臉色大變。

只見到那些信仰之力,變成無數的白色絲線纏繞在她的分身之上,九尾天狐再也無法動彈。

她有心想要抵抗,但是連動一下都是奢望。

“轟隆”一聲,兩個聖子合力的攻擊也終於在這一刻和九尾天狐的能量球撞擊在一起,爆發出恐怖的能量波動。

哪怕是被加固了數次的空間,也無法承受這個能量的摧殘,紛紛化成了虛無。

巨大的吸力從那虛無之中傳來,將所有能量都吸收,沒有一絲的泄露。

若是這些能量在這個脆弱的世界裏面遊走,估計能夠將整個世界都破壞。

虛無的出現,也是這個世界的自救,只有將那些能量都吸收到虛無之中,它才能夠收到最小的破壞。

美婦人和老者此刻都倒在地上,心悸的看向那個虛無的空間。這樣的能量若打在他們的身上,他們絕對無法逃離。


“公主現在已經成爲一個能獨當一面的大人了啊!”

兩個人相視一笑,隨後便失去了所有的生機。

他們竟是撤去了自身所有的本源,寧願死去也不讓自己的本源變成血色光柱的養料。

小蘭似乎有所感應,在兩個人死去的瞬間朝着兩個人所在的看向看來。她的眼睛裏面滿是淚水,頓時染溼了她身上的衣服,還滴落在風愈的臉上。

風愈臉稍稍動了一下,卻仍然昏迷在小蘭的懷中,一動不動。

小蘭很想帶着風愈到魔獸森林裏面,看兩個老者最後一面,但是現在分身被光明聖子用信仰之力纏住,一時間無法脫身。

她緊咬嘴脣,只能忍着心中的疼痛,“姑姑,伯伯,你們呢兩個走好。小蘭一定會讓這兩個傢伙爲你們償命的!”

她明白,不僅是兩個老者被當成血色光柱的養料,就連其它種族的神也被當成養料。

他們兩個選擇死,只是不想在活着的時候變成敵人的養料而已。

畢竟就算他們死了,自身的本源也會有不少散落在這個世界,一樣會變成血色光柱的養料。

若是單單成爲養料,他們根本不會死。

她面若寒霜,盯着光明聖子的眼神狀若嗜人。

若是之前她僅僅是想要爲風愈報仇,那現在又多上了老者和美婦人的性命。

這一筆賬,再一次加到了他的身上。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心中的怒火,九尾天狐怒吼了一聲,身體不斷的掙扎。

那些白色的絲線竟是被它扯動,隱隱有一種想要崩潰的衝動。

光明聖子眉頭一皺,冷哼一聲,背後的羽翼再一次光芒大方,再一次緊緊的勒住九尾天狐。

白絲嵌入了天狐的身體,一絲絲透明的物質滴落到地上。

小蘭感同身受,身體之上竟然出現了無數的細小血痕,一滴滴血液從那些血痕滴下。

她一聲不吭,仍然控制着九尾天狐的身體,不斷的掙扎着。

九尾天狐嘴巴猛的一張,火元素急速聚集,瞬間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球,射向纏繞在它身上的白色絲線。

光明聖子冷哼一聲,臉上滿是不屑的表情,“哼,就算你就九尾天狐,就算你是這個世界造物主的寵物,那又如何?信仰之力就算是主神也無法擊破,何況你這個剛剛步入神域的九尾天狐?”

不過雖然這麼說,他還是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在自己的攻擊下,這頭狐狸還能夠和血色光柱搶奪這個世界的元素,發出這樣的攻擊。

總裁在上之嬌妻萬萬歲

火球撞擊到這些信仰之力凝聚而成的白色鎖鏈,就如白雪遇到了朝陽,瞬間融化,消失的無影無蹤。 光明聖子還是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在自己的攻擊下,這頭狐狸還能夠和血色光柱搶奪這個世界的元素,發出這樣的攻擊。

正如光明聖子所說的那樣,信仰之力就連主神都無法毀滅,又如何會被這小小的元素火球破壞?

火球撞擊到這些信仰之力凝聚而成的白色鎖鏈,就如白雪遇到了朝陽,瞬間融化,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些鎖鏈卻分毫未損,死死的的纏繞着九尾妖狐,甚至是越纏越緊,頗有一種想要將九尾天狐就這麼分成無數份一般。

小蘭眉頭緊皺,但是她卻對身上這些絲線毫無辦法。她的攻擊無法消融這些鎖鏈,空間也已經被封鎖,根本無法進行空間轉移。

光明聖子猙獰大笑,手中突然出現一團炙熱的白光。

小蘭頓時臉色大變,但是此刻九尾天狐被那些鎖鏈死死的纏繞着,根本無法動彈,唯一的可能性,便只有站在原地被那一團白光打中。她死命的掙扎着,可越是掙扎,那些鎖鏈便深入她的身體一分,讓她身上的血絲漸漸增多。

“該怎麼辦?”她輕聲說了一聲,眼神有些溫柔的看向自己懷中的風愈。似乎是在詢問風愈,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風愈此刻因爲靈力大量流失,化神境界有些不穩,根本無法醒過來。若不是之前她出手了,估計此刻的張博早已經被吸乾身體之中的靈氣,境界徹底掉落,因爲失去大量靈氣而死去。

現在空氣中的靈氣已經所剩無幾,被血色光柱盡情的掠奪着。但是掠奪的速度,已經緩慢了很多。是以這一刻有不少靈氣能夠一點點的進入風愈的身體之中,爲他增加一些靈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