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年輕人的腦殼是不是壞掉了!

可當蕭羽取出碎星劍的時候,場中不少人都露出了鬱悶的表情。

對於這柄碎星劍的『大名』,許多人都是如雷貫耳,他們萬萬沒想到,這時候,竟有人拿出這樣的東西來交換——要知道,如今這碎星劍的價格可是連一件最低等的下品法器也不如啊!

就在所有人以為老者會拒絕蕭羽而和另一人交易的時候,老者的舉動卻是大跌眾人眼鏡——他竟然欣然地拿起手中的金色符籙和蕭羽交換起來。


對於此點,蕭羽也頗感意外,他隱隱覺得,眼前這個老者,是故意將烏金盾片與金色符籙交給自己,而並非如他先前所說的是來此地交易。

就這樣,蕭羽以一百五十枚下品靈石購得的碎星劍,換取了這張道門最上等的金色符籙。

而在換的這兩件東西之後,蕭羽便立刻帶著武薇離開了交易會。

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自己意外獲得了這兩件非凡之物,自然會引起別人的眼紅,雖然武薇說過,在這交易會的進行交易極其安全,可誰又敢保證,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不會有人鋌而走險。

所幸蕭羽走的突然,加上其他人依舊圍在老者身邊詢問其是否還有其他的交易品,因此蕭羽倒是帶著武薇平安地回到了弟子峰,至於那些人會不會在重寶的誘惑下搶奪老者的物品,蕭羽便不得而知了。

不過,以那老者的修為和能力。想必那些人也應該奈何不了吧!

※※※※※※※※※※※※※※※※※※※※※※※※※※※

回到房間的蕭羽並沒有睡著,突然獲得了兩件如此非凡的物品,誰也不能輕易地入睡。

取出剛剛獲得的烏金盾片與金色符籙,蕭羽開始仔細觀摩起來。

因為跟隨在冷炎身後學習了煉器之術,因此蕭羽對這烏金盾片的理解要遠超一般的修鍊者。

這塊烏金盾片乃是由數百細薄的烏金鐵片凝化拼成,一旦將靈力注入其中,凝聚的鐵片便會重新組成盾牌的模樣。

因為材料有限的原因,這塊盾片變成直徑為一米的圓形盾牌,並不能完全地保護全身。唯一可以彌補的是,變成盾牌后,這烏金盾片可以隨意驅動,且移動迅速,恰好可以遮蔽要害之處。

不過這烏金盾片的缺點也顯現了出來——它只能抵擋小範圍的一道攻擊,如果面對多方襲擊,又或是攻擊的範圍太過龐大,那麼它便起不到任何的防禦效果。

在將那烏金盾片研究個通透之後,蕭羽又將目光落在了那張金色的符籙上面。

這張符籙通體金色,竟是用極薄的金箔所制,上的硃砂流光溢彩,透出陣陣光華,可見這畫符的硃砂中,顯然是加兌了紅寶石!

不過讓蕭羽頗為意外的是,這張金色符籙上所畫的並非是什麼道家符文,而是一柄紅色的長劍,劍身流光溢彩,栩栩如生。

「這是什麼符籙?」蕭羽此時頭疼不已——對於符籙,他可謂一問三不知。他關於符籙的了解,僅限於二叔公留下的筆記,而且二叔公的筆記中也沒有提及多少關於金色符籙的事,他只知道,金色的符籙一般威力巨大,具有驚天動力的威能。

而且這符籙上畫著一柄小劍是什麼意思?難道這張金符還能變成一把寶劍不成?

他足足研究了半個小時,卻依舊未曾研究出個所以然來——

「罷了!還是等以後見到李道風或是師父時,再問問他們關於這張符籙的事吧!」

折騰半天,也弄不出什麼頭緒,蕭羽也有些疲倦,便在不知不覺中,躺倒在床上,昏昏的睡了過去。

不知過去了多久,一陣悠揚的鐘聲驚醒了熟睡中的蕭羽。

看看時間,現在不過早上五點!

就在蕭羽翻身準備再睡會兒的時候,忽然一個激靈地從床上跳了起來。

「鐘聲?難道是召集我們!」一念至此,蕭羽當即洗漱著裝,隨即衝出了房間。

※※※※※※※※※※※※※※※※※※※※※※※※※※※

依舊是封神殿,依舊是當初的十三個人。

當蕭羽趕到封神殿的時候,明珠求瑕等人也已在殿外等候,不僅是他們,連其餘幾人也都出現在此。

相同的一幕再次出現,只不過,此時卻是不同的心境。

如今的十三人,全都達到了納氣之境,武厲、武熙、江逸臣與小胖是納氣初期,神藏繪隱、雷納多、明珠無瑕三人已到納氣後期,而其餘六人,則皆為納氣中期。

眾人月余不見,自然倍感親近。

不過,當蕭羽詢問他們玄氣長老為什麼會召集眾人時,大家的臉上都露出了茫然之色。

「喂!武厲,你兩不是山上的道士嗎?難道也準備乘此機會向玄氣長老此行?」小胖最是八卦,見武厲二人竟也準備向玄氣長老提出辭行,不由地笑著問道:「你小子該不是俗心未脫,想回去娶媳婦吧!」

「說什麼呢?」他與小胖同歸崇涯麾下,自然已經熟悉,他笑著說道:「我早已娶妻生子,只是對仙術道法十分憧憬,所以花了兩年時間,到這裡來拜師學藝,如今已學的差不多了!自然該回去了!」

「嘿嘿,我看你是想老婆了!」眾人一陣大笑。

不過,讓蕭羽頗為訝異的是,一行十三人竟然全部要離開,不少人的心中未免有些惴惴不安。雖說道玄一脈對門中弟子的約束極其自由,不過如此多的人離去,大家心中還是擔心玄氣長老會不會允許。

而且他們不知此次玄氣長老召喚他們前來,究竟所為何事?

「看來你們的去意已定了?」就在眾人惴惴不安之際,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卻是玄氣長老出現在封神殿內。

「無量天尊,弟子見過玄氣長老!」眾人急忙上前行禮。

玄氣長老點了點頭,道:「一個半月的時間雖短,不過你們也應該學到了許多東西!早些離去對你們也好!」

眾人聞言一愣,聽玄氣長老的語氣,不但不反對他們離去,似乎還很希望他們這麼做。

「因為修鍊界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山中不少人下山執行任務去了!你們留在山上,也沒有太大的意義!」見眾人面露疑惑,玄氣長老笑著解釋道。

眾人面面相覷,聽玄氣長老的語氣,似乎還有後文!

就在幾人疑惑之際,玄氣長老笑道:「你們既然離去,貧道也不多做挽留,道印你們各自留著,你們對外願不願稱自己是道玄弟子,這都隨你們!不過你們要記住,你們曾經都是道玄的門人!若是有朝一日,道玄有難,你們還需伸出援手!」

蕭羽心中一動——莫非此事也與未來的異變有關。

「弟子不敢忘卻!」眾人齊聲道。

「恩!如果你們有心,也可以時常回來坐坐!而道玄一脈的一切活動,你們也可參與!」玄氣長老說完,從納戒中取出一物,竟是一疊卡片:「你等雖然修為精進,但卻無實戰經驗。此乃十三處妖邪動亂之地,你們各取一張!就當是我道玄一脈給你們最後的一個試煉!試煉過與不過,你們皆可自行離去!」

說完,十三張卡片分別飄入眾人的手中。

「是!」

翻開手中的那張卡片,只見上面密密麻麻地寫了許多小字,然而最吸引蕭羽目光的卻是位於小字頂端的四個大字——『狐仙傳說』!< 清河村,位於西南邊陲的一個村莊。除了村中央一座較大的祠堂之外,卻也沒有什麼太惹眼的建築。此時正是農閑時節,村裡的人都三三兩兩地在外閑逛聊天。

街道兩旁是各式各樣的攤位,上面擺放著各式各樣新奇的物品。不過此時的蕭羽卻沒有絲毫賞玩的心情。

低頭看著手中的卡片,蕭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訝異。

「卡片上所指的位置,應該就在這附近。」蕭羽抬頭看了看四周,臉上滿是疑惑——可這裡怎麼絲毫也看不出有妖邪出沒的樣子。

漫步於村莊之中,不知不覺間,蕭羽來到一個院子外。

清水村雖然只是一個普通的小村莊,但是這個院子卻不普通——院牆皆是由青石磚瓦所建,位於院牆之頂的牆檐,皆裝上了琉璃瓦,看起來精緻漂亮。看樣子,這家人應該是一個大戶人家。

不過此時,在這家大戶的院門外,卻是聚集了許多人,人數之多,竟不下百人之眾,此時,這群人正擠在這家大戶的院門外,紛紛伸直了腦袋,朝著院內張望著。不僅如此,院外的大樹上也站著許多七、八歲的孩童,各個面露好奇的朝著院內窺望著。

「恩?!」

蕭羽見狀,眉角微微一皺,隨後繞了一圈,走到院牆邊,看了一眼足有三米高的院牆,伸出右腳,朝著青石牆壁上猛一踏步,整個身體就躍上了圍牆——學習了御氣之法后,雖不能騰雲駕霧,但飛檐走壁還是能做到的。所以這樣的高度對蕭羽來說,只不過是小兒科而已。

立身牆壁頂端,蕭羽方才看清院內的景象。

只見院內的東南角,伏跪著男女六人,為首一人,是一名年過四旬的中年男子,這人長得肥頭大耳,一看便知是腹滿腸肥的傢伙,雙手帶著五、六枚大方金戒,一副暴發戶的模樣。

這男子大概就是這家的主人了!


而在男子的身後,同樣跪著五名衣著妖艷的女子,這些人大多在十幾、二十歲的年紀,模樣俏麗,卻是不知,這些女子究竟是這肥胖男子的女兒,亦或是他的情人。

蕭羽知道,在這種偏遠的山區,只要你有錢,一夫多妻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只要沒有領結婚證,哪怕你和一百個女人生活在一起,也是正常不過的事。

這些人全部跪倒在地,面容下垂,渾身打顫!

而在小院的西南方,則跪著十數名衣著樸素的男女,這些人的年紀有老有少,老的有六、七十歲的老婆子,年輕的也有十三、四歲的少年,從他們的服飾可以看出,這些人應該是這家雇的下人。

看來這胖子的產業不小嘛!竟然招了那麼多的人。

雖然這些人也是伏跪在地,但個個皆露出無所謂的表情。似乎院中所發生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最吸引蕭羽目光的,卻是位於院子中心的三個人,這三人身上皆穿著紅艷無比的服飾,兩名年輕的童子靜立於院中心的兩側,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漢正站在院子的中心,載歌載舞,跳著不知名的舞曲。

這人足有一米九的身高,虎背熊腰,膀大腰圓,一雙大眼圓睜,炯炯有神,目光掃過之處,眾人都不敢和他對視。只見他巍然端立在此,有如門神一般,不怒自威。

此時,這名大漢一邊跳著奇怪的舞,一邊念念有聲,唱著讓人聽不懂的歌曲。

「跳大神?!」

院牆上的蕭羽見到這一幕,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所謂跳大神是民間一種與仙神交流的儀式。一般有兩個人完成,其中一個是一神(又稱大神),一個是二神。他們認為一神是仙神附體的對象,二神則是助手。在跳大神的過程中,一神載歌載舞,誦念著固定的曲調與請神詞。由二神負責與仙神溝通。

只不過跳大神所請的有時候是仙神,有時候卻是死去人的靈魂,也就是所謂的鬼魂。

看樣子,這兩名紅衣童子應該充當著二神的角色,而這個載歌載舞的大漢,應該就是一神!!

「這些人為什麼要請神?!」院牆上的蕭羽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可就在這時,他忽然感到院內的一處大宅內颳起了一陣陰風,也正是這陣陰風,讓蕭羽瞬間明白過來——對方不是在請神,而是在請鬼!

蕭羽看看日頭,發現如今正是正午時分,他不明白這些人為什麼在這個時候請鬼。

當下,蕭羽做出了兩個推測——要麼就是這個跳大神的大漢是一個騙子,否則也不會選在一天陽氣最盛、鬼魂最不願出現的正午請鬼。要麼便是他們所請的這個鬼,非同小可,使得對方只敢在正午陽氣最強的時候將其請出。

不過看這個跳大神大漢的動作極其的專業,並不似神棍騙子,蕭羽心中不由地泛起了嘀咕——這家人究竟是在鬧什麼?莫非真的是在請什麼凶煞惡鬼?!

就在蕭羽疑惑之際,場中忽然颳起一陣陰風,隨即一陣凄厲的哀嚎聲,在院中響起。

院牆之上,蕭羽身形一顫,雙目緊緊盯著停止跳大神的中年大漢,此時這名大漢面色慘白,整個人直挺挺地立在院子的中央!!

「鬼上身了!!」

蕭羽眉角微微一皺!

關於跳大神與鬼上身的事情,身為道玄弟子的蕭羽自然耳熟能詳,不過這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而且還是在烈陽正午,光天化日之下。

就在蕭羽驚異同時,立身一旁的兩名紅衣童子同時開口道:「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兩名童子的年紀不大,但他們清脆的聲音卻是響徹全場。

伴隨著異變發生,場中瞬間靜成一團,只餘下呼呼的陰風呼嘯。

就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之刻,一聲凄厲的聲音順著中年大漢的口中傳出:「李小紅!」

這聲音哀怨清脆,卻是地地道道的女子聲音。

無數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直挺挺立於院內的大漢,每個人的眼中都充滿了畏懼與好奇。

「為何陰魂不散,苦苦糾纏!」

質問之後,卻是沒有半點回應。兩名童子一愣,互視一眼后,又齊聲喝道:「你是否有難言之隱?儘管說出來!」

又是寂靜的片刻。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跳大神失敗的時候,一個哀怨的聲音緩緩道:「是啊!我死的好冤啊——」


「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