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如此,這萬陣門,也是衆多向往修煉的凡人拼命想擠入的地方。

也正因爲這個緣故,每當萬陣門到了收門下弟子的時候,總會有着上千過萬的人前往。

但結果,往往得以成爲萬陣門一份子的人,卻僅僅不過幾十人。

“天賦太差,沒有資格。”一個冷漠傲然的聲音緩緩響起,周圍一陣平靜,隨後是沸騰的嘲笑聲。

“我就說嘛,這種山溝溝裏面的下賤人,怎麼可能成爲進入萬陣門,成爲高貴的陣法大師。”一名衣着亮麗華貴的少年,他手持飄散墨香的紙木扇,不屑的嘲諷着。

“呵呵,趙公子說的對極了!這種莽夫未開化之人,豈能成就者陣法大師。”他身旁的那名青衣少年連忙奉承吹噓道。

“對啊。”周圍幾人議論紛紛,如麻雀一般,嘰嘰喳喳,但他們所議論的話題,都是那名衣着簡樸,身形魁梧,未曾經過‘陣石’的男子。

“你說什麼!”那名身形魁梧的男子心中一陣氣餒,卻偏偏又聽見這般嘲笑的聲音,頓時惱怒,轉過身來,衝着幾人吼道。

周圍頓時一陣寂靜,儘管依舊有人議論紛紛,但卻沒人敢大聲議論,畢竟,一看這男子的身形,就知道對方一定很能打。

那被稱呼爲趙公子的少年感覺到了四周地氣氛,當即眉頭一皺。

醉無憂 說你廢物又怎麼了?”趙姓公子右手的紙木扇隨意展開,嘲諷道。 “你有種在說一次!”這名身形魁梧的壯漢當即火冒三丈,朝前氣勢洶洶的邁出幾步。

這粗獷的聲音當即響徹在四周的人羣中,那幾名位於‘陣石’旁守護的弟子,當即一聽,饒有興趣的看起熱鬧來。

“哼,我趙公子說話,從不說第二遍,要我說這第二遍,可要付出一點代價才行!”衣着光亮,手持扇子的少年傲然說道,他那漆黑的瞳孔深處,流露出深深的殺意。

這乃是一個陰狠毒辣的世家子弟,絕非只懂得擺譜張揚的二世祖。

“這小子姓趙?挺猖狂的。”那守護測試人資質的‘陣石’地一名年輕修者不滿喃聲道。

“好像,他是北州某王朝家族的嫡系子孫。”另一人思忖片刻,緩緩說道。

“哦?據說,我們門派中的某位核心培養地師兄也是姓趙吧!”之前那名露出不滿之色的青年忽然想起什麼,當即問道。

“恩,是啊,那個被稱爲門派幾大逆天之才的人物。”那人點了點頭,以着微小如蚊子嗡嗡作響的聲音說道。

“呼!”青年頓時倒吸空氣,喃喃自語道。“難怪這小子如此猖狂。”



這幾名修者說話的聲音雖然細小,但並非使用神識傳音,或許一般人聽不見,但修煉武道二十載,不遠處等候的奪鳩卻清晰的聽入耳中。

“好狂妄!今日,我就要好好教訓你!” 我的美人總裁 ,打算活動一番筋骨。

“是嗎,那你可要爲自己說的這番話,付出一些代價才行。”趙姓少年絲毫不在意,他淡然拂動右手握着的扇子,怡然自得。

魅惑羔羊冷酷男 ,縱然他自己身形高大,而且又學過一些防身武技。但一看對方這種不屑一顧的神情,頓時心中開始有種不行的預感,開始打起退堂鼓來。

“怎麼,不敢上了?嘿嘿,就知道這種大塊頭是個懦夫。”眼見一場好戲隨着這魁梧漢子的遲緩,就要結尾,周圍那些打算看戲的人頓時嘲笑起來。

“是啊!懦夫,你只要跟趙少爺磕頭認錯,就行了。”



聽着四周那嘲諷的聲音,這身形高大魁梧的男子頓時怒火中燒,只是,理智告訴他,眼前這名看似柔弱的少年,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有時候,人的理智是對的,只是,周圍人可不管你的想法。

“呵呵!剛纔那人說的對,只要你給我下跪,這件事情,就這樣一筆劃過。”趙姓公子緩緩拂動手中的漂有墨香的扇子,笑着說道。

“你不要得寸進尺!”身形高大魁梧的男子一咬牙,惡狠狠的說道。

“哈哈,笑話,你自己要自討苦吃,怨不得他人。”趙姓少年冷笑一聲,他右手拂動,頓時,那緩緩飄着墨香的扇子消失不見。

“儲物戒子!”不遠處那幾名修者雙眼睜開的老大,眼神之中流露出貪婪的精光。

儲物戒子在修煉界雖然並不算什麼寶貴東西,但對於這些低層次的修者而言,卻異常的寶貴。

“別動這些心思,這小子既然有這等東西,說不定,還真和門派那名趙師兄,有着一定的瓜葛。”一名比較理智的修者連忙跟身旁幾人說道。

那幾名修者雙眼射出的精光,頓時暗淡下來。

此時,那些圍觀的人們早已爲兩人空出一片戰鬥之地,一個個興奮的探頭望着,時不時的沸騰言語着。


身形魁梧的男子已經沒有後路可退,要麼轟轟烈烈的大戰一場,要麼窩囊的跪下,給對方賠不是。

但,這身形魁梧的男子彼爲硬朗,自然不會選擇後者。

“別逼我!”身形魁梧的男子惡狠狠的說道,同時也在暗中蓄力着,打算在對方毫無防備之際,給予其沉重致命的一擊。

別看趙公子這副柔弱的模樣,其實不然,他作爲世家嫡系子弟,自幼便經歷了無數的磨難。

家族子弟的明爭暗鬥,極爲血腥,並不是每一個家族都與奪家這等傳承世家能夠相提並論。

那些規矩,對於這些世家子弟而言,不過,是一張沒有任何約束力的紙張而已。

趙公子所在的家族,那是某個王朝呼風喚雨的大勢力,就算在炎黃大陸,也是彼有一些威望。


這趙家並不是純粹修煉世家,他們雖然也精通修煉一些武道,但並非正宗的招式套路,所以,他們的後輩子弟通常都會送往其他有名望的門派,進行修煉。

但這些子弟在進入其他門派修煉之前,都精通一些武功招法,這也是趙公子爲何如此狂妄,不將一切放在眼中的緣故。

沒有任何預兆,這身形魁梧的男子雙腿用力一蹬,身形一閃,整個人猶如下山的猛虎,右拳氣勢洶洶的朝着那趙公子轟去。

只是,趙公子身形卻比他快上一籌,他雙腳微微一移動,身形迅捷一閃,整個人就彷彿消失一般。


下一刻,這趙公子那看似柔弱如皮包骨般的白澤右手,就以化作陰狠毒爪,直接扣在身形魁梧的男子手腕出。

“迷蹤步!飛鷹爪!”不遠處眺望的那名短髮,俊朗,身穿灰色麻衣的青年男子心中一陣驚訝。

“你太弱了,斷你一隻手,算是對你的懲罰。”趙公子那陰冷一笑,在身形魁梧男子的眼中,就彷彿魔鬼的笑容一般,充滿了令人止不住顫抖恐懼的力量。

太快的速度了,居然還未看清楚對方的身形,他就落敗了。

想到這裏,這身形魁梧的男子心中一陣懊惱,沮喪絕望的閉上了雙眼,靜靜地等死。

可是,想象中那種撕心裂肺的聲音,以及那骨頭斷裂的聲響,未曾出現,這使得他又睜開了雙眼。

只見一個俊朗,有着漆黑短髮,身穿麻衣的青年側身立足於趙公子身旁,他的右手,正死死扣在趙公子的右手腕。

“你!你怎麼會我趙家的飛鷹爪!”趙公子雙眼睜的老大,漆黑的瞳孔深處遮擋不住那震驚之色。

“這種空有架子,沒有氣勢意志的招式,一學就會,還不給我撒手。”奪鳩平靜的說着,彷彿在講述一件極其普通的事情。

奪鳩出山前,天武宗當代宗主就曾經找他談過,並且將一種奇異的力量傳入他體內。

只要奪鳩一碰見他人使用天武宗的功法,便能奇異的感覺到這功法的名稱。

雖然這天武宗早年遺失的這些武功招式需要那,天武神決所修出的源力作爲力量源泉,方能發出其中玄奧之處。

但奪鳩修煉武道的那二十載,已經令其武功基礎達到了一種出神入化的地步,所打的招式,都已經有了屬於自己的一種模糊氣勢。

所以,這種只有招式沒有獨特氣勢意志的攻擊招法,他自然輕而易舉的將其學會,而且遠勝過趙姓公子。

此時此刻,趙姓公子除了無比的震驚外,心中也隱隱約約的有些懼怕。

畢竟,對方將自己這無比犀利的連招,輕而易舉的破掉不說,使用的,還是自己先前連貫用地招式,而且如此的悄然無息,他如何能夠不心存懼怕之意?

當即,他心中雖然惱怒,但再無先前的狂傲之色,連忙撒手。

奪鳩見他識趣,倒也不想多生事端,也鬆開了自己那如鷹爪般的右手。

“多謝這位小兄弟!”那名身形魁梧的男子當即回過神來,連忙恭敬道。

“不必如此,我不過是在武功這方面稍有一點成就而已。”奪鳩聽後,僅僅只是淡然一笑。

那趙公子心中冷笑,在武功這方面有點成就又如何,哼,等我找到大哥,學得一些威力極強的奇門術法,只要你僥倖入得門派,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一想到這裏,這趙公子豁然開朗,整個人心裏爽快一大截,同時,不顧四周人用着什麼樣的眼神看待,朝着不遠處的‘陣石’走去。

“哼,等我通過這‘陣石’的資質測試,看他還如何耀武揚威。”趙公子對自己的資質彼有信心,早在一年前,他的親哥就曾帶過這樣一個‘陣石’回家族。

可能是因爲血濃於水的緣故,趙公子的親哥對他特別疼愛。

當這陣石帶回家族的時候,趙公子並不在場,而他親哥硬是等了數十天。

不過,這趙公子確實沒有辜負大哥的期望,資質極佳,乃是修煉奇門術法的絕佳體質。

也正因爲此,趙公子在家族內的地位頓時提高到了一種驚人的層次。

就算是那些家族長老,看見了趙公子,也會慈祥的一笑。

這對於趙公子而言,可是從所未有過的事情。

由於當時趙公子還未到達族內規定的成人年齡,所以,趙公子並未離開家族,也正因爲這個緣故,他逐漸在那種環境中,養成了心高氣傲的脾性。

不管怎麼說,今天這趙公子所吃的虧,來日定會要奪鳩十倍奉還,當然,是在對方僥倖得入萬陣門的情況下。

想到這些,他的右手不禁熟練的,朝着那看似尋常的陣石摸去。 萬陣門篩選弟子的辦法,非常簡單,就是憑藉這個其貌不揚的‘陣石’,從中得知這些想拜入山門弟子的天賦資質。

至於那幾名修爲低下的弟子,也就是起到一個威懾,看守‘陣石’的作用而已。

這‘陣石’就放置於那,讓那些想拜入山門,成爲陣師的凡人觸摸,然後旁邊那幾名修者,憑藉‘陣石’閃爍的光澤,斷定對方的資質。

這個方式極爲簡單,但同樣無比殘酷。

勇於向前邁步的人並不多,畢竟,失敗了,要接受的,可是一羣人的嘲笑諷刺,沒有幾人丟得起這個臉,也沒人願意去丟。

於是,這其貌不揚的‘陣石’就這樣放置着,通常,往往過了那麼幾分鐘,纔會有人鼓起勇氣,前去一試。

趙公子的右手緩緩觸摸在‘陣石’上,頓時間,一種奇異的氣息朝着四周瀰漫而且。

那些原本一直望着奪鳩的人們當即將頭顱一轉,視線轉移至趙公子那兒。

只見四道乳白色的璀璨光華在‘陣石’上飛快的流動着,那光華極爲耀眼,可也充斥着一種奇異的聖潔。

“超等天賦!”周圍幾名修者頓時大驚,他們的雙眼死死睜開,彷彿一不注意,那眼珠子就會掉落下來一般。


這陣石測試分爲五個層次。

陣石上出現一道璀璨光華,則是低等資質與天賦。

出現兩道,則就是十年難得一遇中等。

出現三道,那就是數十年難得一遇的上等。

若是出現四道璀璨光華,並且還以着一種奇異規律流動,那就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超等。

可要是出現的乃是五道,並且顏色光華也有些異變,則是那數千年難得一碰的極品天賦。

而此刻,這彼爲得意傲然的趙姓公子,則就是那百年難得一見的超等天賦。

可以想象的到,這趙公子,日後定會事萬陣門極力培養的核心弟子。

奪鳩平靜淡然的看着這一切,面對這得意洋洋,正傲然斜視自己的趙公子,他根本沒有將對方放在眼中。

“既然想要爲自己尋找心中的天枰,那我就讓天枰向你更加傾斜一點好了。”奪鳩無奈一笑,他反正也不是很想惹起他人注意力,於是,也不顧四周那些異樣的眼光,毅然朝着前方沉穩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