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吉克動了, 隱身之超級保鏢 ,突然間,一隻手從背後,一把抱住了米麗,把她整個人朝後拉去,

米麗還沒有反應過來,但下一秒,她已經看到,眼前的吉克來到了她剛剛的位置,一拳打了下去,雖然揮空,但伴隨著一陣巨大的「轟隆」聲,地面頓時凹陷了下去,衝天的黑色光芒亮了起來,

四周的空間里,沙石飛濺,「卡尼,」米麗才發現,剛剛在差點被擊中的一瞬間,是卡尼從背後一把拉住她,讓她閃過了吉克的攻擊,

頓時間,四周的軍團長們,都已經開始朝著四周分散跳躍開來,因為吉克已經朝著眾人沖了過來,


「砰」的一聲,吉克的拳頭驚天動地,黑色的光芒不斷的閃爍著,三名魔法師,沒有來得及躲開,在吉克的拳頭擊中了軍團長們所站的位置后,三道魂之力頓時幻化成了劍槍,刺穿了他們,

面對突然變化的吉克,所有的軍團長們都拔出了武器,托魯的眼神十分認真的看著現在的吉克,

在他的眼裡,吉克彷彿是一頭冷血的巨獸,眼神中絲毫沒有一絲人類的感情,彷彿是要把世間的一切摧毀一般,

「必須幹掉他,」一名哈斯坎帝國的軍團長,站了出來,他手中的劍上,已經附上了勁氣,隨後他第一個沖了上去,臨空揮出了兩劍,兩道黑色的劍芒狀勁氣襲向了吉克,他整個人也快速的向著吉克奔跑過去,

吉克看著已經來到自己跟前,兩道黑色劍芒狀勁氣,頓時伸出了雙手,「砰」的一聲,兩道凌厲的勁氣被吉克徒手擋住,隨後消散,

就在這時,吉克的身邊,十多名軍團長已經沖了過來,她們每個人的心底里,都有了必須在這裡幹掉吉克的念頭,

一把把附著黑色勁氣的鋼劍襲向了吉克,吉克雙手頓時捏住了兩把劍,隨後他渾身上下的魂之力,幻化成了一把把劍的樣子,擋住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

米麗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鑽到了吉克的跟前,她手裡的拳刃,毫不猶豫的朝著吉克的頸子處,劃了過去,

「叮叮」的兩身,吉克捏住的兩把鋼劍碎裂了,在米麗即將擊中吉克頸子的一瞬間,吉克的背上,一對黑色的巨大羽翼瞬間張開,扇動起來,吉克衝天而起,

緊接著,四面八方,數十道黑色的勁氣席捲而來,地面上的軍團長們,在目睹了吉克飛上天空的一瞬間,便已經有所動作,

面對著數十道黑色的劍芒狀勁氣,吉克不慌不忙,魂之力幻化成了一柄錐形長槍的樣子,不斷的在舞動著,一道道勁氣紛紛被他手中的黑色長槍擊散,

吉克在打散了道道勁氣后,身後的羽翼扇動了起來,他握緊了拳頭,朝著地面上,飛了下去,

「大家小心,不要硬拼,」托魯馬上喊了起來,他十分的清楚,現在的吉克,即使合他們所有人之力,也不是可以輕易打敗的,

地面上的軍團長們,開始向著四周散開,吉克頓時間,對著了一名軍團長,手中的拳頭毫不客氣的砸了過去,

就在吉克快要打中那名軍團長的一瞬間,吉克卻停止了動作,「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一絲絲鮮血,從吉克的鼻孔里流了出來,「看來身體無法承受這樣的力量,」吉克落在地上,半蹲著,嘟噥了一句,

但隨即,軍團長們再次殺了過來,在目睹了吉克一時間,漏出了一副狀態不好的樣子,多把利劍再次砍了過來,

吉克背上的羽翼消失了,隨後他站了起來,就在這時,吉克的腳下,卻突然出現了一股寒氣,緊接著,以他為中心的地面,頓時凍結了起來,吉克的雙腳被牢牢的固定在了地面上,

遠處的幾名魔法師已經開始在施法支援,一時間,吉克的處境十分的不妙,

就在這時,吉克的渾身上下,一道道魂之力延伸了出去,在延伸的過程中,一點點的開始幻化,變化成了劍,刀,盾,長槍,巨鐮,鎚子之類的武器,

隨著陣陣交鋒的「叮叮」聲響起,吉克擋下了所有的攻擊,但這時,吉克的鼻孔里,鮮血頓時噴了出來,這樣的力量,似乎對於現在的吉克來說,負擔十分的大,

四周圍攻過來的軍團長們,攻擊雖然被擋下,但卻十分迅速的做出了反應,紛紛互相支援著,格擋繞過伸出來的一道道魂之力,進入了可以攻擊到吉克的範圍,

面對一群實力超群的軍團長們,面無表情的吉克似乎知道此時如果再打下去,真正的吉克會有生命危險,

就在一柄柄利劍刺向吉克之際,吉克的身體表面,出現了一層半圓形的黑色鱗甲,頓時,一柄柄利劍刺了上去,隨後因為承受不了巨大的力量,以及眼前這層堅硬無比的鱗甲,紛紛折斷碎裂,

緊接著,吉克背上的羽翼再次在一陣魂之力結晶散落的狀態下,出現了,猛然間,吉克扇動翅膀,飛了起來,隨後他的手上,放出了一道魂之力,抓起了地上的霍斯特,

一人一獸很快的飛上了天空,越來越遠,直至在空中變為一個黑點,漸漸的消失不見,速度十分的快,

戰鬥結束了,米麗把拳刃掛回了腰間,她的手心裡,已經被汗水打濕,剛剛的情況,眾人都顯得十分疑惑,本來瀕死的吉克,實力突然間暴漲,面對數十名軍團長的圍攻,毫髮未傷,


軍團長們,雖然並沒有帶上自己的武器,使出全部的力量,但對於今天的戰鬥,所有人恐怕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那傢伙不是吉克呢,」托魯丟掉了手中的斷劍,緩緩的說道,


「那簡直就是一頭恐怖的怪獸呢,哈哈,真有意思呢,」卡尼笑了起來,隨後,很多人的心裡,都出現了想要再與吉克一較高下的念頭,

波爾望了望海面,已經看不見海神號的影子了,他嘆了口氣,說道,「托魯大人,先想想怎麼和陛下以及國民們交代吧,海神號可是我們國家的象徵呢,剛剛過來就被敵人劫走,這下可麻煩了,」 「啪」的一聲,坐在王座上的埃爾扎克,十分用力的一巴掌,打在了眼前的一名盔甲上印有銀色獅子頭的副官臉上,那名副官頓時跌在了地上,

「混蛋,為什麼不叫醒我,」埃爾扎克站了起來,手中的長劍也拔了出來,對準了臉頰腫起來,正捂著嘴的那名副官,

「埃爾扎克大人,我都是后來才趕到海港的,那時候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了,」那名副官十分委屈的說道,

「那吉克.萊茵呢,死了嗎,」埃爾扎克一聽聞今早自己帝國和波塞頓公國的四十多名軍團長,加上十多名魔法師一起圍攻吉克的事情后,頓時便憤怒了,

「這倒沒,那小子也真是厲害,竟然跑掉了,」那名副官說完后,埃爾扎克收回了劍,繼續坐了下去,

「給我拿點吃的喝的來,還有,挑選兩個姿色好點的女人過來,」埃爾扎克昨晚,在王宮守了一宿,就為了能等到吉克前來,但吉克卻遲遲沒有過來,他在快到早上的時候,才睡去,

那名副官面有難色,隨後他的臉上,一副害怕的樣子,吞吞吐吐的說道,「被俘虜的那些女人已經全給吉克.萊茵救走了,而且…波塞頓公國的海神號,也已經被俘虜們劫走了,」

「哈哈哈哈哈……」埃爾扎克笑了起來,在笑聲過後,他接著說道,「那群傢伙現在,肯定已經急死了,活該,哈哈,不錯,吉克.萊茵,我一定要親手幹掉你……」

此時,雖然已經夜晚,但王都里,在每一個下水道口處,都駐守著五百多名士兵,在得知了吉克.萊茵是在下水道里活動后,敵人已經做出了對應,

在每一個下水道口,都派上了一個中隊的兵力,把手著,只要吉克一出現,其中的魔法師,馬上就會向著天空里,發出一枚火球術,其他地方的士兵看到,就會立即趕過去,

兩邊國家的高層,勢要幹掉吉克,因為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已經讓哈斯坎帝國和波塞頓公國丟盡了顏面,最重要的是,士兵們的士氣,受到了十分嚴重的打擊,

這會城內已經滿城風雨,很多士兵們都開始擔驚受怕,

「唉,連那麼多軍團長都拿那個吉克沒辦法,要是他出現在我們面前,該怎麼辦呢,」

「是啊,萬一他出現了,我們是跑還是戰鬥呢,」

「廢話啊,當然是跑啊,我可不想死,」

「你們幾個,如果再擾亂軍心,我就立即處決你們,」一名中隊長看著圍在一處下水道口旁,正在竊竊私語的士兵們,頓時喊道,

但此時,這名中隊長的心裡,也十分的沒有底,對於士兵們說的,他也感覺到了十分懼怕,自己家裡還有妻兒,一開始,大規模侵略后,士兵們都知道,這樣的小國,瞬間,戰爭就會結束,

然而,現在,很多人卻不這麼想,兩天的時間裡,吉克的所作所為,讓很多覺得戰爭可以快速結束的士兵,心裡都沒了底,

下水道里,道路蜿蜒曲折,錯綜複雜,黑暗中,西城的下水道里,亮起了一陣柔和的火光,霍斯特趴在了正躺在藤蔓上,一動不動的吉克身邊,

「不行,我的治癒術不起作用,」米塞自言自語的說道,這已經是他第十次為吉克施展治癒魔法了,但吉克身上一道道鮮艷的傷口,卻絲毫沒有癒合的意思,

此時的吉克,發著高燒,渾身都是傷,而這些傷痕,是之前已經自我治癒的,在里世界的力量回去后,吉克的身體上,原本癒合的傷口,卻又撕裂開了,

然而,就在這時,米塞似乎想到了什麼,「野獸,你好好看著他,我出去找點吃的,」說著米塞便化作了一團泥漿,消失在了下水道里,

霍斯特怔怔的看著吉克,「吉克,快點好起來吧,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你呢,」

眼前的吉克,眼瞼微微的動了動,似乎是聽到了霍斯特的話,

「你們幾個,不要推,」

在王都東南面的魔法師協會,庭院里,一處下水道的入口處,一名士兵在遠離下水道口二十來米的地方,對著身後,正在推擠著的士兵喊道,

庭院里,看起來有著上千名士兵,以及匹滋兄弟和一些盔甲上印有金色虎頭的軍隊長,

眼前,魔法師協會保存法師至寶,賢者之石的尖塔的大門外,那層發出淡淡白光的屏障,還亮著,裡面的魔法師們,看起來還在負隅頑抗,不投降,也不出來,

很多士兵,面對著下水道口,都顯得十分害怕,一股無形的恐懼感,已經席捲了全城,因為吉克的所作所為,

很多人都害怕,吉克突然間從下水道口出現,誰都不願意呆在下水道邊上,這會,入夜了,很多士兵臉上透著懼意,離下水道口的距離,也越來越遠,

「你們幾個,幹什麼,給我上前去,」一名軍隊長喊道,他看著越來越往後退的士兵們,忍不住喊道,

「不會真的那麼厲害吧,」

「唉,你不知道,早上,在海港上,那個吉克.萊茵幹掉了我們上千人和波塞頓公國的三千多人,而且面對四五十個軍團長的圍攻,還能全身而退,」

「不會吧,那麼誇張,」

「這是我的一個朋友親眼所見,不會假的,」

兩名哈斯坎帝國的士兵,在法師協會的尖塔後方,竊竊私語著,

「還好這邊沒有下水道口,」

「為什麼,」

「萬一那個吉克.萊茵從下水道里出來了,我們不是完蛋了,」

……

「爺爺,爺爺,是吉克,是吉克啊,他來了,」莉娜趴在牆壁上,豎起耳朵,認真的聽著,雖然他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經過了兩天的反覆確認,都聽到了吉克.萊茵的名字,

莉娜的臉上,顯得十分憔悴,已經二十多天不見天日,她快步的跑向了正躺在地上的弗蘭德,

弗蘭德微微的睜開了眼,顯得十分疲憊,這些天,魔法師們輪流持續施法,支撐著魔法屏障,而食物和水也越來越少,每天只能吃一次的食物,只剩下一天的份了,很多人都快要支撐不下去了,

「是…嗎,哎喲,那小子可算來了,」弗蘭德有氣無力的說道,

一時間,本來臉上無光的魔法師們,頓時間,彷彿看見了希望一般,臉上恢復了生氣,

這些天來,她們考慮過各種突圍的可能性,但卻無法,因為外面的敵人,數量太多,如果一旦突圍失敗,賢者之石必然要落入敵人的手裡,這樣的話,會威脅到整個魯克公國,

所以眾人都知道事關重大,不到最後一刻,便不打算突圍,

「唉,吉克那小子,能不能發現我們還是個問題,明天,我們突圍吧,把剩下的食物吃了,然後試著突圍,」弗蘭德爬了起來,他老邁的身體,顯得十分虛弱,

莉娜看了看頭頂上,微微透著月光的小孔,「吉克,你快點來吧,爺爺他撐不住了,」

米塞回來了,他的手裡,拿著一大包東西,隨後他放在了吉克的身邊,把包著東西的布打開了,頓時,陣陣食物的香氣散發出來,裡面放著一整隻烤羊,還有一些水果和其他的食物,

隨後米塞扯了一塊肉下來,放在了吉克的鼻子跟前,漸漸的,吉克動了,雖然只是微微的一下,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吉克一點點的睜開了眼,

在看到眼前有食物的一瞬間,吉克彷彿惡狼一般,張開嘴便咬了上去,米塞急忙鬆開手,吉克咬住了肉,頓時狼吞虎咽的嚼了下去,

很快速的,一大塊肉就消失在了吉克的嘴裡,隨後吉克一副半睡半醒的狀態,循著食物的香味,撲向了旁邊的食物,

米塞微笑著說道,「看來,只要有東西吃,你是死不了的呢,」

米塞看著吉克身上的傷口,隨著他不斷的吞咽著食物,開始一點點的冒著陣陣黑岩,恢復了起來,

吉克在囫圇的吃完了所有的食物后,又繼續倒回了藤蔓上,雙手抱緊,側身睡了過去,似乎有些冷,霍斯特一點點的熄滅了身上的火焰,在黑暗中,摸索著,把吉克叼到了自己的身邊,蜷縮著身子,把吉克圍在了裡面,

而米塞似乎也有些累了,在來到王都后,他已經很久沒有合眼了,在黑暗中,米塞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對於吉克的了解,在這一次和他來到王都后,似乎更深了,

吉克的任性,堅毅,以及不顧一切的奮戰,彷彿是一道破除黑暗的光明一般,不斷的照亮著身邊的人,

「或許他可以拯救我們精靈一族呢,」

……

氣溫急劇下降,天空中,厚厚的黑色雲朵里,片片雪花開始飄落,洋洋洒洒的雪花,緩緩的落了下來,

今年的第一場雪,下了起來,隨著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了下來,王都一點點的被染成了一片雪白,白色的世界,顯得十分的純凈無暇,

馬上即將迎來年末,魯克公國一年一度的豐收祭,也要來臨了,

索倫站在城牆上,望著天空中,落下的片片雪花,「馬上就要豐收祭了,希望吉克可以趕回來,參加慶典,」


「父親,這裡很冷,你還是先回去吧,」彭特在一旁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