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隊前進的步伐是那樣堅定,好像哪怕伊科爾的法師大軍就在前方,他們也會把敵人踏成灰燼。

可……這種堅定似乎都變得有些陌生了。

而此刻,處於隊伍正前方的守衛們,也腦子一熱,有種快要留下眼淚來的衝動。他們的身體微微顫抖,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他們胸腔之內震動,快要破殼而出。

……真的是陛下嗎?

真假國王的傳言他們都聽過。他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相信,可是,當伊科爾的大軍長驅直入,王室毫無作為的時候,他們心裡總會抱著一絲希望。

希望……有一個真國王能從天而降,保護他們的家園。

大部分人都不敢把這種念頭說出來,也不敢質疑來自格羅瑞王宮中那位「國王」的一切命令。可是,他們沒有想到,這樣的場景會在這天夜裡降臨他們的長河鎮。

——這個平凡無奇的小鎮。

「媽媽,那個人真的就是國王陛下嗎?」

「錯、錯不了!我看過那麼多次陛下的畫像,真的是他!他回來了!」

軍隊和國王行過的地方,街頭到街尾,一扇扇緊鎖的房門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紛紛打開。人們裹著外套,提著油燈,從門裡探出身子,望著那支漸漸遠去的軍隊,怔怔地出神。

很快,整個長河鎮的燈都亮了起來。這個向來有早睡習慣的小鎮,忽然像是大城市裡的酒色長街一樣燈火通明。

而國王飛過的每一條街道,人們無不紛紛朝拜。

「陛下真的回來了……」

旅店的房間里,商人哈爾站在窗邊,望著剛從這條街上行過的軍隊和國王,喃喃自語道。他一向信奉握在手中的金錢,可是此刻,他卻莫名地鬆了一口氣。

以後也該能好好做生意了吧……

他轉頭,想跟本傑明說點什麼,卻發現本傑明早已從旅店的房間里消失得無影無蹤。

哈爾愣了愣,隨即啞然失笑。

國王飛在天上,還能是誰的功勞? 總裁不愛笨祕書:帶着寶寶出走 本傑明法師肯定早就離開了。自己剛剛在窗邊看得太入神,連人走了都沒注意到。

哈爾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過,自己這一趟長河鎮,也真的是沒白來。

他扶著窗沿,望著天空中國王的背影,不由得這麼想道。

「斬斷十字?好大的口氣!區區流匪,盜走王冠,就敢說自己是當今的國王陛下,這膽子未免也太大了點吧?」

然而,就在軍隊漸漸接近鎮中心的時候,一聲彷彿被什麼魔法加持過的質問,忽然從天空中傳來,把千人高喊的口號聲都給壓了下去。

所有人都是一愣。

不斷行進的軍隊停住了,國王望向聲音的方向,也不由得皺了皺眉。

只見,遠處的夜空中,一個閃耀著聖光的身影忽然飛了過來。 重生之不做炮灰 靠近之後仔細看,不,那是兩個身影,一個背後長著光翼的老人,他手裡又拎著另一個老人。

看著天空中的那兩個不速之客,軍隊的口號也停住了,長河鎮高亢的氣氛在這一刻降到冰點。

跟在軍隊後面的守衛抬起頭,看了兩眼,忽然露出驚容。

「那是……鎮長?他怎麼跑那去了?還有……那個提著鎮長的人是誰?」

就在整個場面驟然僵住的時候,忽然,又是一個身影,從軍隊之中飛起。他身上裹著漆黑的法袍,兜帽之下露出有些雜亂的棕發,蒼白的面容看上去十分年輕。

「是你。」本傑明飛在天空中,望著前方年長的主教,緩緩開口,「好好的格羅瑞不待,偏偏要跑到這個小鎮里來。你這個主教當得就不能安分一點嗎?」 本傑明望著眼前的主教,也不由得心情有些凝重。

佔領長河鎮的行動剛剛還非常順利,國王的表演到位,差點就要正大光明走進市政廳,把整個鎮子佔領下來。結果沒想到,半路會殺出一個主教。

——他之前掃視過這個鎮子,這位主教明明是不在的。

是陷阱嗎?教會早就預料到了他們會攻打長河鎮,所以在這裡等著他們進來?可……真要是陷阱,來的恐怕也不只這一位主教了。

本傑明有點想不通。

不過,敵人都在眼前了,他也只能把這些問題放到一邊。往好處想,也就只來了一位主教,應該不會太難對付。

「我倒希望你們這些人能安分一點,不要成天妄圖挑釁國王的尊嚴。」年長的主教看著本傑明,眼裡的仇恨昭然若揭。

「無所謂了。」本傑明搖搖頭,說,「既然你敢出現在啊這裡,應該已經做好了隕落的準備了吧?」

說著,他面無表情地拍了拍手。

一團又一團的冰霧,忽然從他的法袍之下湧出來,朝著四周擴散開而去。

「要……要打起來了嗎?」

底下的街道中,所有民眾抬頭看著這一幕,也不由得深吸一口氣,不知道接下來他們又將迎接什麼樣的變故。

那個從人群中飛出的年輕人應該是法師,可……那個拎著鎮長出現的老人,到底是國教的主教,還是像傳言中那樣,來自霍里王國的教會?

人們有些茫然,都不知道自己該相信什麼了。

但是在內心深處,他們發現,自己好像隱隱希望……那個法師能贏。

將軍帶領著的士兵則是不甘心地握緊拳頭,恨不得背上背了一把弓箭,或者腰間揣了幾把槍,能夠在這種情況下幫上點忙。

可惜,他們什麼都沒帶。因此面對空中的戰鬥,他們也只能袖手旁觀。

「這……本傑明法師,你可千萬別輸啊。」

國王躲在人群之中,緊張地默念著。

此時此刻,天空中的主教卻只是發出一聲冷哼。他把拎在手中的鎮長到人群里,引起一陣驚呼,生死不知。然後,他便盯著本傑明念起了咒語。

聖光在漆黑的夜空中迅速凝聚。

令人意外的是,本傑明最先開始施法,結果卻是主教第一個發起了攻擊。

七個由聖光凝結而成的虛影十字架,浮現在天空中,像是擺成了某種奇怪的陣勢,以一種不疾不徐的速度朝著本傑明推進過來。

本傑明挑了挑眉。

他沒見過這招。不過,在那七個十字架對準他的時候,他可以明顯感覺到自己身邊的元素活動變慢了。托著他飛起來的水蒸氣,也必須消耗更多精神力才能維持下去。

這是什麼神術?

他沒有硬接,而是一個閃身往側邊飛去。同時,逸散在四周的冰霧形成一隻大手,猛地朝著主教身上抓去。

主教見狀,似乎也知道聖光十字架命中不了本傑明。因此,它控制著它們調轉方向,對準了冰霧構成的大手。

轉眼間,大手與奇怪的十字架陣撞在一起。

叮!

天空中傳出一聲詭異的脆響。

本傑明皺起眉頭。

只見冰霧構成的大手,在接觸到聖光十字架的一瞬間,就跟被中了束縛術似的,忽然間停住了。而那些十字架則是忽然開始了顫動,隨後,嗡的一聲,和本傑明的冰霧大手一同消散在了半空中。

「聖光的力量,可以凈化世間一切邪惡。」主教在這時開口,雙手合十,一臉虔誠地說道。

本傑明一臉嫌棄地撇了撇嘴。

打個架也不忘傳教,到底是有多虔誠……

那一刻,他忽然加快速度,在半空中繞著主教疾飛了起來。一道道冰刃在他身邊凝聚成形,朝著主教飛射而出——他的想法很簡單,十字架陣只能面對一個方向,那他就從四面八方發起進攻!

此刻的本傑明就像是一台螺旋轟炸機,一邊飛行,一邊用密密麻麻的冰刃轟擊主教。下方眾人也看得眼花繚亂。

對此,年長主教卻只是扯下了自己掛在脖子上的十字架。

那是一個銀色的金屬十字架,做工精細,和那些保命十字架看上去完全不同。第一輪冰刃被主教身上的保命十字架擋下,緊隨著,主教捏著銀色十字架,口中念起了晦澀難懂的咒語。

銀色的十字架忽然開始發光,一陣隱晦的魔力波動擴散開來。

這是……高級神術?

一股不太好的預感湧上本傑明心頭。

忽然間,漆黑的夜空像是裂開了一條縫,一道光束從裂縫中落下,正好落在了高速飛行的本傑明頭頂。那一刻,好像有千斤的重量壓在本傑明身上。他的身體一顫,頓時動彈不得。

本傑明試著掙扎了一下,完全動不了,就連身邊的水蒸氣都沒辦法控制,也不由得臉色一沉。

這一招他知道。

聖光鎖鏈,是一個很詭異的神術,能夠利用聖光的力量百分百命中一個敵人,將其束縛起來。而用教會那邊的話說,則是藉助神的意志,強行囚禁這個世間的罪惡者。

總裁你大爺的 可是……好歹也是高級神術啊!這玩意光是吟唱就要吟唱好幾分鐘,主教怎麼可能把它瞬發出來?

本傑明的目光只能落在那個銀色的十字架上。

「無知的民眾,你們看到了吧?這就是聖光的力量。」主教卻在此刻開口,對著下方的人群道,「不論多麼邪惡的法師,都只能臣服在神的意志之下。」

人們望著天空中的那道光柱,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這……這就輸了嗎?

「喂,你以為你已經贏了嗎?哪有打架打得這麼悠閑的?」然而,一個聲音卻忽然從主教的後方傳來。

人們一愣,再往光柱中看去,卻發現光柱里的人早就消失不見了。

本傑明此刻卻出現在主教的身後,二者距離極近。他的手輕輕拍在了主教肩膀上,鼻尖甚至可以碰到主教的後腦勺。

而在他的手中,一把毫無魔力波動的匕首,已經抵在了主教的後背上。

——利用虛無狀態逃出束縛,只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主教的臉色卻沒有任何變化。

「果然……」

正當本傑明準備用手中的匕首徹底解決戰鬥時,主教的右手卻一用力,捏碎早就藏在手心的保命十字架。瞬間,聖光護盾撐開,把本傑明從他身邊彈開了。

與此同時,又是七個聖光的十字架,不知什麼時候從空氣中浮現出來,慢慢地構成了最初的那個陣勢,對準此刻正好被彈開的本傑明。

主教轉過頭,露出一個冷笑。

「偷襲了我們那麼多回,真以為我會一點防備都沒有嗎?」 本傑明心中一驚。

……故意的?

他馬上意識到,主教剛用神術把他束縛住,轉頭就跟底下的民眾佈道,這種輕敵的舉動完全是為了引他靠近。

那一刻,七枚十字架的虛影對準本傑明,本傑明瞬間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迫感,彷彿周遭的元素被徹底凍結,連同他整個人都要凍在裡面。

隨後,十字架發出了像之前一樣的嗡鳴。

聯想到剛才冰霧巨手瞬間消散的場景,本傑明汗毛倒豎,只能再次發動虛無狀態,從十字架陣的控制下逃脫出來。

他迅速拉開了與主教間的距離,七枚十字架則在下一秒鐘消散於夜空中。

主教見狀,也不由得皺了皺眉。

「那種奇怪的能力……居然還能繼續發動。」

飛遠之後,本傑明冷冷注視著主教,沒有急著發動攻擊。

在對方或許有些看不透他的同時,他也有些看不透這個主教。按照上次追殺時展現出來的能力,這個年長的主教應該不至於這麼難對付。可現在,層出不窮的手段就跟變魔術似的,不少都超出了本傑明的預料。

是什麼原因?

還有……這位主教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沉默著對峙了片刻,主教也沒有急於出手,局勢一時僵持。想了想,本傑明從包里掏出了一顆水晶球。

那一刻,可以看到主教的臉色明顯變了變。

「這東西……你以為我們的資料之中沒有收集過嗎?」他眯起眼睛,這麼說道。

「我知道啊,但你們還是會怕吧?」

本傑明舉著水晶球,沒有啟動,而是跟玩籃球似的隨意拋了拋。可即便如此,對面的主教卻已經被嚇得閃躲了好幾次。

下方的人群見狀,也不由得有些發愣。他們不知道哪個灰撲撲的水晶球是什麼東西,但……看主教那個樣子,應該是個很厲害的東西吧?

說實話,天空中的戰鬥看得有些有些頭暈眼花。上一刻某方處於劣勢,甚至可能危在旦夕了,下一秒鐘就逆轉過來,弄得他們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緊張。

「陛下,萬一形勢不妙,我們為您準備了農戶的衣服。」將軍走到國王身後,低聲道,「穿上那套軍服,扮成士兵,想辦法從這裡逃出去。我們會為您殿後。」

「這……」

「陛下,請您一定要保全好自己。」

「……我明白了。」

重生六零:空間之璀璨人生 國王接過將軍悄悄遞過來的衣服,也不由得抬起頭,望著天空中對峙的二人,為本傑明捏了一把汗。

而在天空中,本傑明看著主教有些狼狽地躲閃動作,心中的壓力稍減。

對方還是在忌憚的。

既然會怕,那就好辦多了。

「夠了!」被嚇得連續閃避,主教的面子頓時也有些掛不住。他瞪著本傑明,緩緩道,「別以為一顆小小的水晶球,就能夠撼動神的意志。」

本傑明微笑。

「是嗎?那我們就來試試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