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轟隆!」只聞一聲悶響,卡特的身形被震退數步,砸在一旁的長桌之上,周身涌動的暗島之力,明顯變弱了幾分。

兩位白衣主教,聯手之下不是卡特所能與之一戰的。

此刻勝負已分,一直隱藏在一旁的馬倫,趁此機會身形帶出一道流光,他的手中不是何時,多出一把泛著寒芒的大刀。

「卡特,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你會死在我的手中。」馬倫面露陰笑,身形已然臨近,體內的力量隨之瘋狂暴漲。

「你……」卡特身形一顫,此時也是回過神來,眼中露出驚駭之色。

前方那一刀之力,已然臨近,幾乎是不可能躲避。

「哐,咔擦!」下一刻,一聲怪響傳來,那一刀之力,方才斬在了一塊極其厚實的鋼板之上,發出哐哐的反震之聲。

馬倫身形一顫,只感覺右臂一陣發麻,在看清楚情況之後,他的瞳孔不禁微縮,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此時大廳之內,四周的異人,抬頭向著前方凝望而去,均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心中一陣震撼不已。

「這個華夏人,有些眼熟。」遠處的角落,那兩位一直旁觀的島主,心中驚嘆的同時,雙目中同時閃過一道靈力之芒,望向前方的戰場。

隨著眾人的目光望去,只見一隻泛著幽光的手掌不知何時身處,將那一刀之力,輕易地穩穩接住。

這出手之人,正是葉飛無疑,他手臂之上,巫體之力涌動,在握住大刀之後,隨意地反手一撇,那來勢洶洶的大刀,被折成了兩半。

「這,這麼強!」

「馬倫的實力,雖然不及島主,但絕對可以稱得上,內環島主之下第一人。」

「那個華夏人,到底是誰?」

大廳之內,那些異人強者,此刻心中無比的震驚,徒手接刀,將其輕鬆折斷,對視覺的衝擊力極大,廳內的眾人都是呆在原地愣了許久。

後方的暗亞島部族的幾人,此刻也是驚訝的有些說不出話來。

海曼在回過神后之後,此刻下意識地向前一步,本想要開口詢問,但下一刻葉飛的舉動,再次刷新了她的世界觀。

前方長桌之上馬倫此刻被嚇得不輕,身形下意識地向後一連退了數步。

而如此同時,後方教廷的那兩位白衣主教,在此時同時出手,這二人的目標由之前的卡特,瞬間轉到了此刻葉飛。

「就算是教廷之主在此,也不敢與葉某動手,你們是在找死。」葉飛眼中爆出殺機,身上的氣息陡變,一股恐怖的寒意,瞬間襲卷整個大廳。

只見他緩緩抬手,前方那來勢洶洶的二人,身形被瞬間定住。

有寒霧飄過,在四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下,那兩位教廷強者,被直接凍成了兩座冰雕。

「砰,轟隆。」冰雕從空中掉落,砸在了地板之上,瞬間碎裂開來。

被冰封在其內的兩人,在冰雕碎裂的同一刻,已然是就此身亡。

「死,死了……」

「華夏人,你死定了,風皇大人絕不會放過你的,你們幾個都休想走出大廈。」後方的馬倫在愣了半響之後,很快反應過來,一臉的怨毒之色開口道。

四周的異人強者,此時臉上的表情,都是有些變化不定,目光紛紛凝聚在了葉飛身上。

一旁逃過一劫的卡特,在反應過來之後,此時連忙轉身,他的臉上不免多了幾分興奮之色,同時彎身向著葉飛一拜道:「多謝大人,救命之恩。」 酒會大廳內,隨意出手竟是直接秒殺兩位強者,可謂震懾全場。

再加上炎島島主,此刻彎身道謝,恭謹有佳,頓時讓場內的眾人,將目光全部聚焦在了葉飛身上。

「姐姐,這樣一位強者,你是從哪裡找來的?」

「有他在,暗亞島或許真的有救……」一旁的暗亞島冰雪部族的三位族人,此刻臉上的同時露驚嘆之色,更是忍住輕聲開口問道。

前方的海曼,在獃滯了許久之後,這才慢慢回過神來,她的雙眸中閃動著異樣的微光,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之人,心中不免有了幾分猜測。

「是……是他嗎?」海曼雙眸微顫,一種難以形容的情緒瞬間湧上心頭,她沒有回應族人的話語,只是獃獃地望著前方的葉飛。

在她的腦海中,隱隱浮現出當初在暗亞島上,那個實力輾軋女王,此刻想起有些模糊不清的身影。

而廳之內,其他的異人強者,此刻也是震撼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就在眾人的一片震驚之中,酒會大廳的後方,忽然傳來一道略顯低沉的聲音,如此同時一道恐怖的威壓之力,橫掃全場。

「是誰,竟敢對教廷出手!」聲音不大,帶著幾分沙啞,但卻蘊含著一種難以形容的穿透性,在大廳之內回蕩開來。

隨著而來的那股威壓,更是讓場內的眾人,紛紛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只感覺體內一陣氣血翻騰。

話音落下,一位身穿黑色長袍,長發,短須,手中握著一根枯木杖的老者,緩步從內廳後走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瞬間壓制全場。

「教廷……」

「黑,黑衣聖主,據說實力只在教廷之主之下!」

「西方武道界,居然派出這樣的強者進入暗島,外環六島淪陷情有可原。」

大廳之內,此地的異人強者,對於西方教廷,多少都有著一些了解,那一身黑祭司長袍,以及出場的氣勢,無疑是確定了其身份。

此地的動靜,顯然不止驚動一人,後方內廳的走道內,緊接著再次走出兩人。

身上的氣勢同樣不俗,其中一位身形精瘦,眼中含威,身披青衫,淡色金色的長發齊肩,正是暗島靈域島島主,內環三皇之一。

「我兄弟二人,見過風皇大人!」最前的那兩位身形魁梧的大漢,此刻連忙上前,恭謹地向著靈域島島主彎身一拜。

北海十二暗島,暗主林帝身亡,三皇另外兩位一死一失,這位風島如今在暗島的地位可想而知。

大廳之內,其他的異人強者,在反應過來之後,也是連忙彎身行禮。

唯有西側的角落,葉飛等人無動於衷,炎島島主卡特,只是恭謹地站在葉飛身後,而暗亞島的海曼等人,同樣不曾上前禮拜。

葉飛此時面露輕笑,目光隨即掃向前方。

「都到齊了,也算省去了不少的麻煩。」葉飛目光沉靜,他來到此地,正是為了等待此刻。

此時大廳之內,那位名叫馬倫的統領,在看到靈域島主,以及西方武道界的強者現身之後,頓時忍不住大笑起來。

「卡特,這次你還不死!」馬倫內心暗道,隨即連忙起身,退到了後方。

此人臉上的神情收斂,很快露出恭謹之色,彎身向著靈域島島主行禮。

「風皇大人,炎島島主,極力反對您欽定的暗亞島主。」

「而且還與一位華夏強者,聯手殺害教廷之人,絲毫沒有將您放在眼中。」馬倫眼中透著憤怒之色,此刻連連開口說道。

風島主聞言,臉上的表情,明顯變得嚴肅了幾分。

「你先退下。」風島主低聲開口,說完之後,隨即緩緩抬頭,向著前方望去。

他的目光,猛然落在了葉飛身上,面色頓時微變,臉上的表情,更是有些變幻不定,一時間似乎是愣在了原地。

而如此同時,方才一同走出的教廷黑衣聖主,顯然是有些忍不住了。

兩位白衣主教就這樣身亡,他回到教廷,怕是也不好交代,無論方才是誰出手,定然無法活著走出這座大廈。

「風島主,此事,交給本座就好。」黑衣聖主大袖一揮,周身的氣勢頓時更盛幾分,相當於元嬰境的威勢,橫掃四周。

大廳內的氣氛,頓時降到了冰點。

前方角落,炎島島主卡特,臉上的表情隨之變得凝重起來,周身的暗島之力隨之凝聚,他身為島主強者,自然知道前方之人的強悍。

暗亞島的冰雪部族族人,同樣周身散發出一陣陣冰霧,事已至此,除了一戰,顯然別無選擇。

唯有葉飛面色如常,只見他上前一步,臉上露出輕笑,抬頭望向前方,目光落在了遠處,那位靈域島島主的身上。

「風島主,好久不見。」葉飛神色淡然,開口笑道。

此言一出,場內的眾人,皆是微微一愣。

而前方的風島主,身形更是忍不住一顫,眼中下意識地閃過一絲驚駭之色。

「慢著!不……不可出手。」

「靈域島島主,見過大人,方才屬下無理之舉,還望大人恕罪。」風島主此時已然回過神來,開口的同時,連忙走上前來。

在廳內眾人,詫異的目光之下,這位暗島內環,三皇之一的強者,此刻一臉的恭謹之色,走到了葉飛跟前,隨即向其彎身一拜。

「這,怎麼回事?」

「能讓風皇如此恭謹,此人是誰!」

大廳之內,頓時一臉嘩然,場內的異人強者,此時臉上均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風,風皇大人,您……」一旁的馬倫統領,此刻徹底懵逼,一種未知的巨大恐懼,瞬間襲卷他的心神,身形止不住地有些顫抖。

能讓那炎島卡特,如此恭謹之人,還能解釋是哪裡請來的強者,但能夠讓風皇大人,親自上前行禮之人,他實在有些難以想象。

「不可能,華夏人,難,難道是那個人!」馬倫腦中不斷地思索,最終鎖定在一個讓暗島為之恐懼的身形身上,他的面色頓時有如死灰。

……

如此同時,方才與風皇一起走出的教廷黑衣聖主,已經另外一位強者,此刻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難堪,眼中明顯泛起了怒意。

「風島主,你是不是活膩了。」教廷黑衣聖主,此刻發出一聲低喝。

隨著此人的開口,一旁的另外那位,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紳士男子,同時露出冷笑,周身爆出血芒,一股兇惡之氣,隨之輾軋全場。

下一刻,一道紅芒閃動,瞬間融入風島主的體內。

風島主全身氣勢混亂,猛然噴出一口鮮血,面色隨之變得慘白無比,但此人仍舊保持著彎身行禮的體態,似乎沒有眼前之人的開口,他不敢抬起身來。

「你的身上,被種下血咒。」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同時心中也是明白過來。

靈域島島主,被譽為三皇之一,本身的實力極強,在內環暗島的聲望極高,西方武道界的強者,顯然是深知這一點。

只要將此人控制,掌控內環輕而易舉。

「是的,屬下有罪,還請大人責罰。」 神筆聊齋 風島主不敢隱瞞,同時露出慘笑。

身為暗島三皇之一,他又豈會甘心被他人控制,若不是為了保全內環的整體實力,他怕是早就與西方武道界之人拚死一戰了。

概率操控系統 「責罰,容后再說。」

「葉某問你,你可願隨我一戰,重新奪回十二暗島。」葉飛目光一凝,此刻眼中多了幾分嚴肅之色,望向眼前之人低聲道。

如今暗島內環,都差點被西方武道界架空,外環的情況怕是更加嚴重。

想要做到徹底的清理,還需藉助這位靈域島島主的力量,內環暗島的整體之力,並不算太弱,唯一的缺點就是強者的實力有限。

而這一點,有葉飛身處島內,超越了金丹大道的西方強者,他可以先將其抹殺。

「本皇願意,誓死一戰!」風島主眼中泛著微光,心中一股難以抑制的戰意,此刻瞬間襲卷全身。

北海十二暗島,隨著暗主林帝的消失,各大島主之間的關係,也是變得極為不融洽,如同一盤散沙,正因如此才會在這麼短的世間內,被西方武道界之人佔據。

他們遺失了信仰,缺少一位真正的領袖。

縱然心有一戰,也多半是力不從心,但想要讓所有的島主,乃至島上的異人強者認可之人,哪怕是內環三皇之一的風皇,也是無法做到的。

除去暗島林帝,如今能夠凝聚暗島之力的,當屬葉飛無疑。

「很好。」葉飛淡笑一聲,掌中靈光涌動,抬手向著眼前之人的眉心一指點去。

無形的靈壓之力,此刻橫掃開來,風島主在這股力量之下,身上的氣息很快平穩,原本毫無血色的面容,此刻也是恢復如常。

風島主目光一閃,周身暗島之力隨即湧現,一股無形的黑風,在他的四周翻滾盤旋。

「多謝殺星大人,本皇定不會讓大人失望。」風島主此刻身上的傷勢,彷彿瞬間痊癒,同時猛然轉身,望向後方之人。 隨著風皇的開口,大廳之內,其他的異人強者,頓時反應過來,眼中均是不由地露出崇敬之色。

「是他,獨盜團首領,葉飛!」

豪門重生:BOSS,夫人又跑了 「暗島殺星大人,曾一夜斬千人,一統外環暗島,殺火皇,震暗主,那位不可一世的華夏強者,他回來了嗎。」

「我等,拜見大人……」

大廳之內,內環的那些異人強者,在回過神來之後,連忙走山前來,臉上的恭謹之色見顯,紛紛彎身齊齊一拜。

前方的另外身形高大,本是親兄弟那兩位島主,此刻均是心神一震,他們依稀記得,在大半年前,內環結界的震動。

這位殺星大人,居然還沒有離去。

「多沙,多河,拜見殺星大人!」這二人沒有任何猶豫,隨之連忙上前,向著葉飛恭謹一拜。

前方人群之中,靈域島統領馬倫,在確認了葉飛的身份之後,面色瞬間通紅,忍住噴出一口鮮血,來不及查探體內的傷勢,連忙隨著眾人一同彎身行禮。

殺星這兩個字,在暗島之人的心中,分量可謂極重,在某種意義上,甚至早已經超越了暗主。

特別是如今暗島形勢危急,暗主大人始終不曾現身,而葉飛忽然的出現,頓時讓場內的眾人重新看到的希望,眼前之人此刻在他們心中的位置可想而知。

「姐姐,他真的是那個人嗎!」暗亞島的冰雪部族族人,此刻臉上驚訝之色未消失,下意識地輕聲開口問道。

「是的,除了暗島大人,能夠讓各大內環島主同時上前拜禮的,這世間也只有他。」海曼雙眸輕顫,輕聲開口回應道。

想起之前在山洞密室內的情景,她此刻忍不住抿嘴一笑,隨即同樣上前一步,向著葉飛彎身行禮。

大廳之內,場面已然變得有些古怪,暗島異人,齊齊向著葉飛行禮,前方的教廷黑衣聖主,以及那位血族強者,頓時被眾人孤立。

「除了那林帝之外,暗島沒有強者,族長大人說過,林帝已死。」那位血族公爵,此刻上前一步,身上的氣勢隨之衝天而起。

此人並沒有去過天宮寶庫,顯然不認識葉飛。

但那位教廷的黑衣聖主,此刻臉上的表情,卻是不免有些微變,但隨之很快冷靜下來。

「公爵閣下,那位華夏人,你可有信心一戰。」黑衣聖主轉過頭來,望向身旁之人,此時低聲開口說道。

只見他說完之後,便是向後退了兩步,顯然是猜到葉飛的身份。

要說西方武道界各大勢力,與葉飛接觸最多的,當屬教廷無疑,這位黑衣聖主,豈能沒聽過這個名字。

「殺了,根本不用全力。」

「你看好了。」血族公爵輕笑一聲,更是下意識地瞥了那位黑衣聖主一眼,臉上閃過一絲輕視之色。

西方血族的實力,要強過教廷幾分,對於這位黑衣聖主,這位血族強者,一直沒怎麼放在眼中,如今有表現的機會,自然不會錯過。

「嗯,閣下威武。」黑衣聖主此刻故作恭謹之色,同時禮貌抬手,再次向後退了兩步。

血族強者大笑一聲,周身的血霧暴漲,抬手之下一條暗紅色的觸手,從他的掌中併發而出,帶著滲人的煞氣,以及破空之聲。

攻勢的速度之快,幾乎是瞬間臨近葉飛。

葉飛身形未曾移動分毫,眼中有寒芒閃過,掌中寒霧繚繞,最終凝聚成一把霧劍。

「德古拉可曾告誡過你,有些人你惹不起。」葉飛面露冷漠之色,抬手之下一劍斬出。

面的血族小輩,他根本無需出劍,掌中的這把冰霧凝刃,遠不是一個元嬰境的血族之人能夠抵擋的。

霧劍落下,寒芒咋現,威勢可謂驚天。

「呼嘯……」

呼嘯聲之下,血族之人的血色觸手,如同被切豆腐一般,被霧氣輕易斬斷,隨之伸延冰封,向著前方的血族之人蔓延而去。

「這是什麼力量!」血族公爵心中一驚,下意識地後退一步,同時斷掉了掌中與血觸手的聯繫。

而就在二人交手之時,後方不遠處,那位教廷的黑衣聖主,早已經退到了一旁,他的眉心爆出白光,身後的空間一陣扭曲。

那是逆空傳送之力,此人竟然想要逃離這裡。

「逆空傳送陣,黑衣你居然要逃!」

「你我二人聯手之力,難道還不是這個華夏小輩的對手?」血族公爵此刻也是回過神來,方才只是簡單的交手,他就已經察覺到前方之人的恐怖。

若是那黑衣聖主逃離,留他一個人在此,多半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

「公爵閣下,他可不是什麼小輩,就算是教皇大人在此,也會與本座一樣,做出同樣的選擇。」黑衣聖主面色平靜,緩緩開口說道。

後方的逆空傳送已經成型,此人顯然是早有準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