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是為了火樹銀花的璀璨而製造。

所以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我們作為中華民族的每個人,都要重視軍事科技的發展,而不單是農工商也的發展啊你們說是吧?」

「嗯」三人點點頭。

他接著說,「我看各行各業只有依靠科技的創新,再加上大幹苦幹才會擺脫貧困呀!

那如果每一位中國的公民,都能夠勿忘國恥,開創未來,為了祖國的富強,而努力奮鬥,做出自己的貢獻的話,還為了振興中華而知創新的重要性的話,那我們的祖國,就一定會漸漸的發展成為輝煌騰達的偉大強國的啊!」

三人聽了張支書的話語,他們心中頓然升起一股艱苦卓絕拼搏的勇氣與決心。

張光明伸出手說:「來!讓我們為了民眾能夠豐衣足食,而努力奮鬥吧!

為了振興我國的農業事業而努力奮鬥吧!」

四人伸出了有力的大手疊在了一起,他們的那一心為祖國一心為人民的顆顆紅心,也凝聚在了一起。

四人齊聲說:「對!為祖國人民能夠豐衣足食,為振興我國的農業事業而努力奮鬥!」

這時院里的開始,報曉的小燕子嘰喳鳴叫。

張光明笑著說:「這真是燕子破曉喚人醒呀!」

幾人嘿嘿地開懷一笑,結束了今天的談話。

四人仍覺餘興未盡,依依不捨地散去了。

秦春天和李中秋志同道合。

倆人在回去的路上,秦春天看著李中秋不無感慨地說:「我真沒想到,他鄉還能拜那兩位恩師呀!」

李中秋看著他立即紅臉若霞似得抿嘴一笑,她說:「是呀!拜咱恩師,還遇知己呀!」秦春天點頭以示有同感。

張光明在回家的路上,興奮得眼中有了神采,高興地他合不攏嘴。

他重賢思興村、為公聚良才。

他萬分喜悅地在心中想:這是我們村幾輩子修來的福啊!

老天爺這麼眷顧我們,竟把這幾員大將送到這兒來,這將為我們村成大業如虎添翼,為我們村鑄輝煌如增猛將呀!

想到這兒他憧憬著美好的未來。

從此,郭教授繼續挑大糞。

兩位知青白天跟住張光明在實踐基地干農活兒。

兩位知青請張光明老師給他倆講育種的理論知識。

張光明對兩位知青說:「我們要學習遺傳學,首先就要了解遺傳學的創始人。

那第一節課呢?

我就給你們講講遺傳學的創始人的故事吧。

他拿著一本書念道:「他叫約翰格雷戈爾孟德爾,他是奧地利人。

孟德爾生於1822年7月20日。

孟德爾出生在農民家庭,父親對花草異常鍾愛,他深受父親的影響,也十分喜愛種植花草。

1856年初春的一天,他找到了一塊荒地作為他的試驗田,栽種了許多種植物,其中有豌豆,草莓等農作物。

孟德爾為遺傳雜交實驗做準備,他還飼養了蜜蜂,家鼠等。

他經過了一次又一次的實驗,他根據年復一年經驗的積累。」

張光明念到這兒時,兩位徒弟七嘴八舌地問:

「誒呀?研究出種子還不是一年兩年的事呀?」

「那經過一年又一年,那他經過了幾年才研究出好品種啊?」

張明說:「你們別著急啊?聽我往下念啊!」

他拿著書念道:「孟德爾選中了豌豆,他將具有不同性狀的豌豆進行雜交培育,然後他把第一代雜交種再進行相互交配。」

他下書本說:「孟德爾把它們的「後代」的各種性狀詳詳細細地記錄下來。

他無論經過幾度春秋,暑往寒來的年復一年的認真研究,孟德爾他都會聚精會神、小心謹慎地進行著他的實驗研究工作。」

兩位知青看著老師地問道:「張老師,那他經過了幾年的實驗,才研究出了好品種啊?」

張光明不慌不忙地說:「孟德爾進行了8年的實驗,才……」


兩位徒弟感到很吃驚地插嘴道:「啊?需要八年的時間呀?」

郭教授放下課本說,「可不嘛,你們以為這培育種子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那就大錯特錯了。

這書上說『孟德爾一共栽培了數以千計的豌豆植株,經過了350次以上的人工授精,挑選了一萬多顆各種性狀的種子。』」

張光明說這本書上介紹的很詳細呀!

他放下書本看著兩位徒弟無限感慨地說,「在這八年裡頭他花費了多少的心血呀? 張光明給兩位徒弟講了第一課,他總結說:「可有時候付出艱辛努力的結果,不一定會及時會得到重視呀!

『孟德爾把他研究出經過寫了45的頁的論文《植物雜交實驗》,發表在自然科學研究會的會刊上。』可此書呢就像被『打入冷宮』了那樣,無人過問更無人重視。」

「怎麼回事兒?」秦春天和李中秋這兩位知青徒弟問。

張光明又看著書本念道:「孟德爾很不服氣,他對他的朋友耐塞爾說,屬於他的時代,終有那麼一天會來臨。」

張光明把那本書往上微微舉了舉說,「這本書書上介紹說,『直到漫長的35年後的1900年,荷蘭的德弗里斯、德國的科倫斯和奧地利的丘爾馬克,分別在自己的研究中發現了孟德爾在35年前,就已公布的遺傳定律。

使這個淹沒了35年的偉大學說,終於走向了世界。』

此後生理遺傳學『微生物遺傳學、分子遺傳學、群體遺傳學、發生遺傳學等遺傳學的隊伍,不斷發展壯大,推動著科學不斷向前發展呀!』

你們說研究新品種容易不容易啊?」

兩位知青一臉驚愕,就說:「的確是很不容易啊。」

「可是呢?」張光明繼續說,「為了我們祖國的人民能夠暖衣飽食這一偉大的夢想,就是再怎麼難,我們也要克服種種困難努力去實現夢想,去完成我們的心愿啊!」

秦春天惋惜地說:「誒呀?三十五年後才被人發現孟德爾研究的價值呀?」師徒們都為孟德爾感到惋惜。

張光明他說:我要在以後兩年的時間裡,給你們講生物學、細胞遺傳學、農作物栽培學、農作物栽培遺傳育種學等等課程。

我要以實踐和理論相結合的教育方式,讓你們熟練掌握培育種子的理論知識與實踐,育農作物新品種的育種。」

……

次日,張光明早早地起床了,領著徒弟們不辭辛苦地給試驗田的玉米授粉。

他們又經過給培育的新玉米品種地里上大糞,澆水,除草,逮蟲,培土等等精心的管理后,這塊玉米們長勢那就一個好啊。

他和徒弟們看到玉米像健康茁壯的孩子,排成一列一列整齊的隊伍站在跟前,都高興的合不攏嘴。

晚上,張光明、李春天、秦中秋三人偷偷的去郭老師家,聽他講農業機械製造的理論知識。

這一天,天空烏雲密布,眼看就要下一場雨哩。


張光明和李中秋還有秦春天,一起正在育種基地的棉花地里忙著捉棉鈴蟲呢。

公社有位幹事叫賈秋收的人,來到地里找到張光明。

他笑眯眯地對張光明說:「張支書我今天來找你是公社主任孫慶喜之託,讓你到公社去買種子哩。

這些種子可是副書記走後門,他自己掏腰包購買來的呀!孫主任可是一番好意呀!」

張光明趕忙說:「老賈,我們村子正在自己培育種子,根本沒打算去買那些高價的種子。」

老賈好話說了一堆,張光明還是堅決的拒絕了。

老賈一下子就把臉拉得老長,悻悻然地背著手走了。

張光明望著他遠去的背影說:「公社有些幹部,逼迫各大隊購買高價種子,可是那些樣種子,有哪一樣是真的好品種啊?

不過是有些幹部為了中飽私囊,用一些假的種子冒充優良品種,來斂財的手段罷了。」

張光明又掏出紙和筆給李書記反映了這一件事。

秦春天擔心地說:「那張支書您拒絕的可是孫主任所謂的一番好意,您就不怕他會打壓您,或者撤銷您的職務嗎?」

張光明語氣錚錚地說:「那如果我為了個人的前程,去向他們妥協,而去犧牲村民們的利益,那我就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更對不起一個共產黨員的稱號!」

兩位知青望著張光明風骨峭峻的身軀,聽了他擲地有聲的話語,他倆瞬間感覺張光明,在自己心中的形象比之前更加高大了。

第二天,張光明把寫好的信裝在信封里,交給來送報紙的郵遞員,並囑咐他說:「你一定要親手交給公社李書記哦。

郵遞員答應著,蹬著個破舊的自行車,帶著嘰哽嘰哽地聲音走了。

又過了一天,張光明接到李書記打來的電話。

李書記在電話那頭說:我已經恨恨地批評了老賈和老孫,並責令他立即把那些假冒的種子退回去。

是你的嚴詞拒絕,讓咱公社各個大隊,都免遭了一次巨大的經濟損失呀!

我得代表全公社社員們,向你表示感謝呀!」他高興的嘿嘿地笑了。

這天上午,張光明又和兩位知青還有駐隊幹部們,頂著烘熱的太陽,在棉花地里消滅蚜蟲和紅蜘蛛,還要繼續消滅棉鈴蟲。

大家的汗水,順著黑紅的臉頰一道道地流。


李鴻運高喊著張支書的名字說:「誒張光明啊快來快來呀,公社李書記打來電話通知你,讓你趕快到公社去一趟哩!」

老李來到跟前又說,「他的聲音很沉重,很有可能不是什麼好事情啊!」

張光明一聽老李說這話感覺不妙,他邊走邊說,好事歹事見了李書記就知道了。

他疾步如飛地往公社走去,自然是一路疑惑。

他急沖沖地來到公社李書記的辦公室里。

他一進門李書記趕快關上門小聲說:「張光明老弟快坐下,有兩件事我要給你說說呀。」

張光明坐在李書記對面的椅子上,看著他緊張兮兮的樣子,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兒。

李書記一臉凝重的表情說:「我先說第一件事,你寫的那些信原來是到了通信員王小滿的手裡。

不過他是個好人。

他對我說:『昨天我打開辦公室的門,發現有一封信被老鼠咬開了口子,我看到了這個字字句句透著危險的一封信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