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踏出門口時,凌寒夜的聲音在她的身後響起。

「林陌陌,你真的那麼愛魏子霆嗎?」

林陌陌身形微頓,背對著凌寒夜的她眼眶一紅,淚水倏然落下,「是,很愛。」

話落,她徑直離開了。

凌寒夜在她離開后,一直站在原地,那雙棕色的眸子也染上了淚,他勾起唇,自嘲的笑了笑,原來一直都是他在自作多情。

這時,洛瑞的聲音傳了進來,「凌少,你的媳婦兒搞定……啊……」

話音未落,洛瑞突然尖叫一聲,雙手捂住雙眼,大喊道:「凌少,不帶你這樣的,你沒穿衣服幹嘛不說一聲?」

凌寒夜瞥了眼捂住雙眼尖叫的洛瑞,隨即轉身進入了浴室,洗完澡,系了一條浴巾才出來。

洛瑞在他進去洗澡時就勘查了下現場,在他出來后,便眯眼笑著問:「怎麼樣?是不是大功告成了?」

「是,大功告成了。」凌寒夜勾唇笑了下,走近他,突然掄起拳頭就擊向他。

「哇,凌少,你瘋啦?」洛瑞微怔,立即閃身避到了一邊去,隨即瞪著凌寒夜問:「幹嘛打我?我哪裡惹到你了?」

凌寒夜眯起棕眸,眸底燃燒著一抹怒火,又是一拳擊向他,「你的生米煮成熟飯計惹到我了。」

洛瑞見他又擊過來,邊閃邊問:「我的生米煮成熟飯計怎麼了?你不是說大功告成了嗎?你還沒搞定林陌陌嗎?我說她怎麼這麼難搞?比我們總裁夫人還難搞。」

把林陌陌擄來這裡的計劃是洛瑞想出來的,凌寒夜當時只想著挽回林陌陌,也就贊同了他這個破計劃,現在的他是悔恨不已。

林陌陌本來對他的印象就不好,現在更是覺得他是禽獸了。

洛瑞見凌寒夜一拳又一拳的擊過來,臉上的表情陰沉的很,他用腳趾頭想就知道事情肯定是搞砸了。

他避到了卧室門口,雙手交叉喊停。

「Stop!凌少,我能明白你現在的心情,不過你打我也沒用啊,生米煮成熟飯的方法不行,我們再想想別的方法,別衝動。」

凌寒夜揮出去的拳頭收了回來,眯緊了棕眸,語氣充滿了悲傷,「她不愛我,不管我想什麼辦法都沒用。」

洛瑞看著表情失落悲傷的他,蹙了蹙眉頭,安慰道:「凌少,你彆氣餒啊,我覺得吧,那位林小姐她對你不是沒有感……」

「死洛瑞。」

洛瑞話音未落,另一道憤怒的女聲傳了進來。


聽到聲音的洛瑞身形一震,眯起眼慢慢轉過頭去看著怒氣騰騰走來的女人,「凌黛娜。」

正走來的女人正是凌黛娜,她看了看穿著整齊的洛瑞,又將不悅的目光調向了卧室,「洛人妖,你竟然真的和別的女人開房,她是誰?」

「我和女人開房?」

在洛瑞錯愕之際,凌黛娜就氣呼呼的進入了卧室。

她原本以為卧室里的會是女人,當見到是凌寒夜時,她也是一臉錯愕,「哥哥,怎麼是你?你……你和洛人妖,你們……」

見凌寒夜只圍著浴巾,凌黛娜轉動眼眸,目光在他和洛瑞的身上,來回的審視。

洛瑞見凌黛娜看他和凌寒夜的眼神帶著幾分怪異,他瞪著她問:「凌黛娜小姐,請問你那是什麼眼神?你怎麼跑這裡來了?還有,你說我和誰開房了?」

凌寒夜見到凌黛娜突然闖進來,也有一些驚訝。

他語帶一絲疑惑的問:「你來這裡做什麼?」

凌黛娜今天來就是「抓姦」的,因為她最近一直都在讓人留意洛瑞,當得知洛瑞來了酒店,整夜未歸,她的第一個想法就是他肯定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廝混,所以就找來了。

只是她沒想到和他在一個房間里的竟然是她的哥哥。

收起思緒后,她好奇的看著凌寒夜問:「哥哥,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什麼會和那個洛人妖在一起?」 「關你什麼事。」洛瑞瞥了凌黛娜一眼,走到凌寒夜的身旁,伸手勾住他的肩膀,昂起下巴瞪著凌黛娜揚聲說道:「我和你哥哥有基情你不知道啊?」

話落,他笑看著凌寒夜,語氣曖昧,放柔了語調,「是吧親愛的。」

聽到他那陰陽怪調的聲音,凌黛娜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洛人妖,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膈應人?」

凌寒夜現在完全沒有心思跟洛瑞開玩笑,他目光有些冷魅的瞥著兩人,臉色陰鬱,「出去。」

洛瑞深看了眼他,知道他現在心情很不爽,輕拍了下他的肩膀,說道:「那我出去了,你別想不開啊!」

他收回手后,走到凌黛娜的身前,拉起她,強行將她拉出了卧室。

兩人剛出去,後面的門就「砰」的一聲關上了。

凌黛娜被嚇了一跳,身形一顫,轉過頭看著緊閉的門,蹙眉問:「我哥哥到底怎麼了?」

「失戀了唄。」

卧室外面是客廳,洛瑞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眯起眼斜睨著突然跑來的凌黛娜問:「你來做什麼?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

凌黛娜再次轉過身,目光不悅的瞪了他一眼,就走上前,在他的身前坐下,「那你先告訴我,你和我哥哥為什麼會在這裡?」

洛瑞覺得撮合凌寒夜和林陌陌的事情沒什麼不能告訴凌黛娜的,於是也就如實說了。

林陌陌是昨晚下班后被人從背後打暈了擄來這裡的。

當時林陌陌剛回到她的住處,伸出手來還沒來得及敲門,就被打暈了。

林陌陌現在在黎曉曼的工作室上班,和蔣依依一起幫黎曉曼管理工作室。

黎曉曼因為現在懷孕了,不能經常去工作室,蔣依依一個人又忙不過來,她正好又要找工作,所以就答應了黎曉曼的邀請去了她的珠寶工作室幫她。

凌黛娜明白事情的原委后看向了緊閉的卧室門,嘟嘴心疼的道:「哥哥好可憐,我第一次見他對一個女人這麼用心,那個林陌陌還不領情。」

洛瑞深嘆一口氣,「唉!看來我要去請教一下我們總裁才行。」

話落,他便站起了身,準備去找龍司昊。

凌黛娜見他站起身,也跟著站起了身,一雙棕眸帶有深意的看著他,「你整天不是關心司昊哥的事情,就是關心我哥哥的事情,你自己的事情你就沒關心過嗎?」

此刻凌黛娜的聲音放柔了下來,但是語氣中還是帶著一絲指責。

「我自己有什麼好關心的?」洛瑞雙眸直直的盯著凌黛娜,眼波中沒什麼波瀾。

見他一副白痴樣,凌黛娜真想跺腳,她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去找司昊哥吧,我懶得理你了,我看你八成喜歡的是男人。」

凌黛娜氣鼓鼓的說完,轉身就走。

洛瑞眯眼盯著她的背影喊道:「凌大小姐,我喜歡男人女人關你什麼事啊?別告訴我你在關心我喲。」

「我關心你個大頭鬼,我要關心也是關心司昊哥。」

凌黛娜話音落下,人也消失在門口了。

洛瑞回過頭去看向了那緊閉的門,見凌寒夜半天沒出來,心裡擔心他就上前去敲了敲門,「凌少,你還活著吧?」

房門打開,凌寒夜面無表情的走了出來,一身修身且休閑的褐色小西裝,深卡其布色的商務休閑襯衫,令他整個人看起來俊逸非凡,渾身充滿了吸引人的魅力。

洛瑞打量了他一番后,眸光一亮,「凌少,你這是準備使美男計?」

凌寒夜淡淡瞥了他一眼,什麼都沒說,直接越過他,離開了房間。

「凌少,幹嘛呢,裝深沉啊!」


……

林陌陌從酒店離開后,並沒有回去她的住處,而是把黎曉曼約到了卡諾咖啡廳去。

黎曉曼現在是重點保護對象,所以黎曉曼去了卡諾咖啡廳,龍司昊自然也跟去了,本來老爺子也要跟著去的,被黎曉曼給阻止了。


龍司昊去了之後並沒有進去咖啡廳,而是在咖啡廳外等著,邊等還邊用筆記本電腦處理公事。

他現在基本不去公司了,公事都是在家裡處理,幾乎全天候寸步不離的陪著黎曉曼。

咖啡廳里,林陌陌和黎曉曼都坐在靠窗的位置。

林陌陌眼眶微紅,一杯接一杯的往嘴裡灌紅酒。

這裡雖是咖啡廳,但是各種酒都有,她本來要的是很烈的酒,但是黎曉曼不許她喝那麼烈的酒,她才換成了紅酒。

黎曉曼的面前放著一杯果汁,她吸了兩口之後,見林陌陌一杯接一杯的灌酒,擔憂的問:「陌陌,你怎麼了?」

林陌陌擱下手裡的透明杯子,看著黎曉曼苦笑著問:「曼曼,我是不是不該回來?」

「陌陌,你為什麼這麼問?你到底怎麼了?」黎曉曼越發擔心她,起身坐到了她的旁邊,水眸關切的凝視著她因為喝酒而緋紅起來的臉,「陌陌,你快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不要每次都把不愉快憋在心裡,而不跟人傾訴,你這樣會把自己憋壞的,你已經很喝了很多了,這個不許再喝了。」

話落,黎曉曼便伸手將玻璃透明酒杯從她的手裡拿走了。

「曼曼……」林陌陌見狀,正想去奪,收到了黎曉曼警告的眼神。

「陌陌,你再喝,我要生氣了。」

林陌陌收回了手,明眸深看著她問:「曼曼,我隱瞞了你好多事,你有怪過我嗎?」

黎曉曼輕搖頭,「陌陌,我沒有怪你,你不想說總有你的理由,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告訴我,你到底怎麼了?」

林陌陌深蹙了下眉,想說卻又不知道怎麼說出口。

她從小到大都很少把心裡的不愉快告訴任何人,認識黎曉曼以後,她也從來都是對她報喜不報憂,在黎曉曼的面前,她活的沒心沒肺的,似乎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她不開心,可是她的心裡憋了多少不愉快的事,只有她自己知道。

黎曉曼心疼的看著蹙眉不語的她,「陌陌,不要再把所有的事放在心裡了,都告訴我好嗎?說出來你的心裡會好受一些,看到你不開心,我心裡也很心疼知道嗎?陌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就像是我的親姐姐一樣,我真的希望你能夠找到真正的幸福。」 話落,她頓了下,才又問道:「你不愛魏子霆對嗎?」

「我……」林陌陌這一次沒有直接回答說愛,而是頓了下才說道:「不管我愛不愛他,至少他能帶給我踏實,能帶給我安全感,能讓我覺得我的生活充滿了希望。」

黎曉曼從她的話聽出了一些端倪,試探性的問:「陌陌,你根本就不愛魏子霆對不對?」

因為她的話,林陌陌沉默了好一會,才說道:「這不重要。」

她的回答再次令黎曉曼確定了她根本不愛魏子霆,之所以選擇魏子霆,或許只是因為他能暫時帶給她安全感。

她聽過凌寒夜風流邪少的威名,不過她覺得現在的凌寒夜很不一樣了,為了她的陌陌,他真的有在改變。

「陌陌……」她深看著林陌陌,說道:「如果你不愛魏子霆,你跟他在一起是不會長久的,終有一天,你會後悔的,如果可以,為什麼不選擇愛你的你也愛的人在一起?凌寒夜他對你是真心的……」

「真心?」林陌陌打斷了她,「他對每個女人都很真心。」

黎曉曼眯起眼,又聽出了一些端倪,「他對誰真心了?陌陌,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林陌陌想起五年前她流產的事,眼眸中閃過一抹濃濃的悲傷,心中悲痛起來。

那是她的第一個孩子,可是還沒出生,就沒了。

一向堅強的她因為想到流掉的孩子,雙眸濕潤了幾分。

黎曉曼見狀,擔憂的問:「陌陌,怎麼了?」

林陌陌收起了思緒,伸手輕擦了擦濕潤的眼角,看著黎曉曼笑了下,「沒什麼,曼曼,你不用太擔心我,好了,你也陪了我很久了,你的男神老公一定等急了,我該把你還給他了。」

「陌陌,你現在真的讓我一點都不放心。」黎曉曼蹙起眉,眸露心疼,「真的希望你可以幸福……」

說到這,她瞪了她一眼,「你看你都瘦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