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身材高大的李存孝,眾多士兵頓時一愣,哪怕是身為五大閻君之首的蔣仁傑,也不由得面露恐懼之色。

而在這個巨人的頭頂,則站着一個瘦小的如猴子一般的身影。此人正是通文館忠字門門主,十三太保排行第九的李存忠。

只聽李存忠嘿嘿一笑,一臉猥瑣道:「追這隻膽敢挑釁的畜生花了點時間,沒想到你們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十弟,先宰了這頭畜生,然後咱們再殺了這群人!」

李存孝聞言大吼一聲,一把掐住馬兒的頭,鋼條一般的手指幾乎陷入馬兒的血肉之中。

這頭強壯的高頭大馬在他手中竟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李存孝手上微微加力,只聽得一聲骨骼碎裂的聲音,馬兒的眼珠裹着腦漿迸出,頭顱被硬生生捏爆。

這隻馬拚命扭動了幾下,接着便一動不動地癱了下來。最後李存孝伸出另一隻手攥住馬後腿,雙臂用力一拉。

噗!

馬血漫天飛起,四處飛濺,卻在將要濺到李存孝身上時被一股無形真氣擋住。

做完這些后,李存忠又看向院中面色驚恐的眾人,驚喜地道:「本來聖主大哥只讓我殺了王師範,沒想到這裏除了王師範之外,還來了條大魚!逆賊朱友寧,你隨朱溫犯上作亂,禍亂朝綱,人人得而誅之,既然來到了這裏,那就別走了!」

「放肆,陛下以及安王殿下的名號豈是你能直呼!」

吳懿邁步上前,以身體護住朱友寧,同時伸手拔出肋下的寶劍,微微上揚,用劍尖點指李存孝身上瘦小的李存忠,「弓箭手準備!」

空氣中傳來了弓弦拉緊的咯吱聲,李存忠倒是渾然不懼。他左右看向周圍,發現全副武裝的龍驤軍士卒面無表情。

「不愧是梁國訓練有素的精兵,面對我十弟居然毫無畏懼之感,只可惜他們馬上就要死了。」

「死?誰死還不一定呢!」

吳懿立刻高呼,「刀盾緩步向前,弓箭瞄準李存忠,發射!」

一時間,屋頂之上的數百弓箭手彎弓搭箭,箭如雨下。

這些箭雨的目標,並不是李存孝,而是他後背上的李存忠。

但李存孝顯然不會讓這些弓箭傷到李存忠,頓時伸出手臂將李存忠護了起來,鋒利的箭矢碰撞在李存孝條條肌肉虯結的手臂上,只能留下淺淺白痕。

這一幕直讓朱友寧憂心忡忡。

真不愧是天下第一猛!這李存孝的身軀,幾乎是刀槍不入!

李存忠從始至終都是冷靜至極,見到射來的箭矢被盡數擋下來,不由得得意的道:「就憑幾支破箭,也想傷天下第一猛的李存孝?!」

朱友寧則是當機立斷,下令道:「眾軍聽令,換火箭!」

房頂上的弓箭手冷靜地換上火箭,用手臂的力量拉開弓弦,瞄準著李存孝,蓄勢待發。

「伏火,扔!」

隨着朱友寧一聲令下,地面上的士兵,頓時朝着李存孝扔出二十多個瓶瓶罐罐。

就在這些罐子剛剛落到李存孝身邊,朱友寧立刻下令道:「射!」

「篷」的一聲,燃燒着火焰的箭矢脫弦而出,在空中劃出一道微妙的弧線,然後雨點般灑向那些罐子。

轟!

接二連三的爆炸聲響起,以李存孝為中心的方圓十米內,頓時火光衝天。 “蔣女士,節哀。”

求教願望未達成的趙樂成被委以重任,防止蔣女士擾亂現場勘查,並詢問其兒子的近況。

確實是重任,無論哪一項,都能讓萌新瞬間捶地。

職場人職場魂,不爲人上人,一切只爲了鐵飯盆,趙樂成暗暗給自己鼓了鼓勁兒,硬着頭皮走上。

老左拎着筆記本跟在周南後面,“讓他一個人去真行?”

周南再度走回屍體旁邊,“哪裡一個人了,不是還有那麼多隊員協助嘛。”

老左,“……”。他問的是這個?

再多的人輔助,主導的,不還得是那個小新人嘛。

再一琢磨倒也正常,想擔他們老大徒弟的名頭,可沒那麼容易。“簡單”的詢問筆錄而已,正常磨練操作。

實際情況如何,只有周某人心裡清楚了。

二人回到剛纔在天台上說過的“落點”問題上。

“自殺者很少會選擇仰面背向下跳,所以多爲俯臥位,除了重傷在頭部較爲罕見外,這點暫時倒是看不出其他什麼問題,但這個距離…”

老左再度朝樓頂望了望,又估算了下實驗樓外牆與屍體的距離,“按理說如果是自己往下跳的話,七層樓的高度,天台按照八樓計算吧,落點距離牆體不會超過兩米。”

此類墜樓事件,他每年辦理的沒十起也有八起,經驗不可謂不豐富了,故而能輕鬆判斷出問題所在。

周南點頭,“但現在屍體墜落在四米寬的綠化帶外沿,自殺確實有點說不通。”

和老左不同,他的根據並非辦案經驗,丫現在也沒啥經驗可考證。

假如是自殺,水平初速度就會小,屍體離樓會近,反之如果是被拋下去,就屬於豎直方向的落體運動,屍體距離相對要遠一些。

很簡單的道理,即便不精通物理,僅憑常識也能做出大致推斷。

老左嘖聲,“但就此說是他殺也不太好解釋,活體墜樓,即便是被人推下來,落點最多也不應該超過三米。”

屍體更沒有被搬動過的跡象。

古怪,古怪。

兩人對視一眼,暫時誰也給不出個合理的解釋來。

“老大,左頭兒,”就在這時,小趙捂着胳膊齜牙咧嘴的走了回來。幾道抓痕即便在夜色下,仍舊相當醒目。

慶幸。

周南拍了拍小趙肩膀,“辛苦了。”

老左後知後覺的明白了什麼,並表示了一定程度的同情。

“沒有,沒有,”當事人小趙反而啥都未曾察覺,還在爲自己能“順利”完成任務而振奮不已。

“問清楚了嗎?”

點頭,翻開小本本,趙樂成彙報起自己問到的情況。

“死者家庭情況挺複雜的,父母在他還沒出生時就已經離婚,之後五年,蔣女士再婚過三次,都慘淡收場,打那以後就一心事業加養娃,再沒考慮過個人問題…”

那是相當的“沒考慮”…果然出自當事人的敘述,都得打幾個折扣去聽。

“說重點,”周南示意。

老左補充,“關於死者的。”

“哦哦”,小趙聞言快速下翻,繼續道,“不同於一般富家公子哥,齊楚晉作爲富二代相當優秀,學習成績從幼兒園開始就一直名列前茅,也沒有泡吧把妹那些不良愛好,可以說是品學兼優。”

這…似乎只差一張帥破天際的臉,就可以成爲言情劇男主了。

“社會關係簡單,那在校情況呢?和同學關係如何?”老左不得不把問題具體化,他怕再不着邊際的聽下去,能腦補一部偶像劇出來。

好在小趙也不是那麼不可救藥,老左說的這些都有問到。

“據蔣女士反應,齊楚晉打小爲人和善,從不與同學吵架,更別提打架之類的衝突了,這十幾年從來沒讓她操過半點心。最近齊楚晉也沒什麼異常狀態,和往常一樣該學習學習,該社團活動社團活動,按時上下學回家,所以她覺得兒子絕對不可能自殺。”

“怕她一個人說的不全面,就這個問題我還諮詢了校方,班級教導員和蔣女士說的情況差不多,死者性格內斂,日常除了學習沒有其他特別愛好,是個非常省心的好學生,實在想不通他爲什麼會跳樓。”

說到這裡,小趙的臉色又變苦了起來,“聽到校方認定她兒子是自己跳樓,蔣女士激動起來直說不可能,然後就掐了起來…”

哦豁,這就是胳膊傷勢的由來了。

品學兼優,社會關係簡單,同學關係和睦,那問題出在哪裡?

彙報完畢的趙樂成,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興奮道,“老大,你們剛纔說的落點問題,我想通了!”

哦?小新人還挺有悟性?

左右還沒啥明確線索,周南饒有興致道,“說說看。”

“是他殺對不對?”

不等兩人回答,趙樂成舉着本子,按照自己的邏輯繼續分析下去,“這棟樓有七層,按照每層樓高三米計算,樓頂距離地面大約二十米。”

“以重力加速度g=10來算,掉落時間約等於1.414秒,那麼屍體的重心距離牆壁應在1.5到2米之間。”

“由此可得他的水平方向速度大約1到1.4米每秒,衆所周知,fs=1/2mv^2,即便以最小的1米每秒算,所需水平方向力爲12kg左右…”

“而此時的落點明顯遠遠超過這個距離,自殺墜樓不可能有那麼大的水平方向的力,所以必定是水平方向力有問題。”

老左,“!”

想不到你是這樣的小趙。

這樣的衆所周知他不配,高中物理早幾十年前就全還給了老師。

老大果真眼光獨到,慧眼識珠,怪不得當初只一面就決定親自指導,真.福爾摩斯本福!

而此刻的福爾摩斯本福周南,正打心底吐槽着。

雖然結果衆所周知用不着如此大費周章計算吧,但這樣的學霸類型B,就很高深莫測的亞子,有機會請務必讓哥也裝一個。

多少不着調了些。

其實也許沒想象中那麼複雜,因爲咱們處在現代社會,大部分案件都能通過“三大法寶”解決。

周南轉頭問向一旁,“電梯監控拿到了嗎?”

也是,自殺他殺的,看看有沒有人在一起豈非更簡單直接。 幾個監察組織中的領頭人叫劉宇,劉宇聽到中年婦女的話后,將目光放到一名員工身上,朝那名員工詢問道:「她拿到的墜飾,你看了沒?」

「看了。」

劉宇又看向萬家珠寶店的其他幾位員工,朝萬家珠寶店的其他幾位員工詢問道:「你們看了沒?」

得到的回答,都是看了。

「那你們說,那是你們家的墜飾嗎?」劉宇再度發問。

劉宇的這句話,令萬家珠寶店的這些員工,都是愣了一下。

畢竟,他們確實看了,墜飾並沒什麼問題,就是他們萬家珠寶店的墜飾,就連logo都是一模一樣。

「是我們家的。」

萬家珠寶店的這些員工們,最終還是開口回答。

劉宇又看向方霏霏,朝方霏霏開口道:「方小姐,你看下那個墜飾,你確定一下,是不是你們家的。」

方霏霏從王野手中接過墜飾,看了起來,就如同流雲拓所說的那樣,流雲拓所雕刻出來的墜飾,簡直跟方家珠寶店的墜飾一模一樣。

甚至就連方霏霏,都無法看出來真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