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洛塵似乎也明白了,這些東西不過是他們這個地方產出的,沒有什麼特別珍貴的也就停手了。

……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兩百一十八章有人陷害 一大早上陳氏就在嫂子屋子裡吵吵嚷嚷的。

不知道在搞什麼鬼.

陳名悄聲的走進屋子。

陳氏、大嫂、大哥都在,三人圍坐在一起聊的正嗨,陳名一進去,幾人同時回頭盯著他。

好像他才是奇奇怪怪的人。

陳名心裡疑惑開口道:「娘,你們在商量什麼呢,怎麼還背著我。」

陳氏道:「沒你事一邊玩去,大人的事小孩字別插手。」

陳名被嫌棄了,陳名心裡一驚。

大哥憨笑道:「娘在說讓你取媳婦的事呢,還說要買房子。」

「買房子?」陳名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不曾想自己隨口的一句話,陳氏盡然當真了。

「娘,買房子怎麼能少的了我呢。」陳名笑著走了過去,坐在三人身旁。

陳氏道:「跟你嫂子說好了,他們出五百兩,我出一百兩,咋們一家人還是住在一起。」

陳名道:「這是好事呀,娘你就不必出錢了。我出六百兩吧,我這兜里正好有閑錢。」

陳名說完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

買房之事經有陳氏的手很快敲定下來。

大嫂跟大哥都去了杯莫停,買房之事交給了陳名跟陳氏。

大哥跟大嫂沒有任何要求。

陳名沒想到一向吝嗇,刻薄的嫂子這次出手如此大方。

陳名也曾想過買房,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不過買了房子也好整天寄人籬下也不是辦法。

買房子自然少不了徐姚堯,上次自己租的這房子也是徐姚堯給介紹的。

陳名在杯莫停里,先是給薛琛交待了,只要是進了杯莫停的客人都給他發這個「卡片」

小小的卡片放在薛琛的大手裡顯得格外有趣。

薛琛拿著手裡的小卡片抓了抓後腦勺道:「老闆這個是什麼呀?」

陳名笑道:「這個是咋們的小廣告,你不用懂,只需挨個發給杯莫停的客人就行。」

「這個,決定明年老闆能不能給你娶個老闆娘。」

陳名拍了拍薛琛的後背道:「好好乾!」

這時候徐姚堯也走了過來一臉嫌棄道:「又在忽悠薛琛!」

陳名不回答反而道:「我交待你的事怎麼樣了。」

「已經按照你的要求定製了兩個牌匾,老闆說下午送來,」

「好。」

「好好乾徐妖嬈,回頭給你娶個嫂子!」

徐姚堯一臉壞笑的看著陳名道:「要不你借我點錢,我明天就給你娶個嫂子。」

陳名一腳踹過去!道:「滾。」

陳名又在杯莫停划水了一會,悠悠閑閑的吃了一頓好飯,才打算帶著母親徐姚堯去看房子。

現在的杯莫停可以說已經如日中天了,在這個永寧城沒有任何人能夠撼動它的地位。

而陳名現在完全可以做個放手掌柜,仍有大哥大嫂去經營杯莫停。

嫂子心細大哥有才幹,說起來兩人也是絕配。

陳名看著忙碌的嫂子不禁笑了起來。

正巧大嫂朝這邊瞅了一眼,大嫂看著陳名盯著自己笑,心裡直發麻。

「這小子不會是又犯病了吧,得趕緊找娘去。」

正在陳名臆想的時候。

薛琛慌張的從門外跑了進來大喊道:「不好了。」

陳名被他喊得直發麻。

這小子每次喊這幾句話就沒什麼好事。

陳名不滿的道:「又怎麼了。」

薛琛神色緊張,如臨大敵道:「老闆你快去看看吧,外面來了很多人。」

「有多多?」陳名內心有點不滿,腳步卻已經急促的向們外走去。

薛琛道:「很多很多。」

陳名無語,白問!

陳名剛一出門,就見門外站了十來個人,其中男女老少都有,相互攙扶著,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其中有人喊道:「奸商被莫停,騙子杯莫停。」

陳名強忍住心中的疑惑,對著人群大聲道:「諸位,我就是杯莫停的老闆,大家有事慢慢說。」

其中一婦人隨手就砸上來一個雞蛋道:「我丈夫昨日吃了你杯莫停的飯回去拉了一天肚子,到現在都沒好!」

另一個丫鬟模樣的丫頭附和道:「奸商!」

其中一大漢聲音粗曠道:「今日不給一個交待就砸了這杯莫停!」

一人呼,眾人齊呼。

屋子裡的人也不吃菜了,都為了過來,里裡外外將杯莫停圍了個水瀉不通!

嫂子跟陳氏也聞聲趕了過來,深情緊張的看著陳名。

陳名沖著他們點了點頭。示意他們不要著急。

陳名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的人,他們眼神里充滿著質樸,跟憤怒,不像是某些組織請來的演員,群眾演員的演技也不可能這麼好吧!

問題是要解決,但的先弄清形式,要不然被人訛了怎麼辦!

陳名仔細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沒得罪過什麼人,先問清緣由再說。

陳名清了清嗓子道:「諸位相親,請問大家是什麼時候再這杯莫停吃了飯,又是何時吃壞了肚子。」

丫鬟道:「我家小姐昨日午時吃的,回去就鬧肚子。」

大嫂問道:「那你怎麼沒事?」

丫鬟道:「我昨日沒跟小姐一起,在說了我身份低微自然是沒有資格跟小姐一起吃飯的。」

陳名在薛琛身邊輕聲道:「你仔細盯著這些人,看有沒有眼熟的,有就給我個手勢。」

薛琛點了點頭。

一個大哥道:「我是昨日早晨,在這吃的,現在肚子還沒好。」

這時薛琛排了一下陳名的胳膊。

後面陸陸續續的有幾個人薛琛都拍了他的胳膊,

陳名內心已經明白了此事。

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這時也有幾個官差走了過來。

陳名見到官差如魚得水。

道:「官差大哥,還請官差大哥幫我查下此事。」

陳名將事件一一道來。

官差大哥道「這個簡單,去衙門讓仵作一看便知。」

陳名的印象里仵作不是驗屍的嗎。

這!

陳名點頭道:「好。」

可是在場的這些人則不願意了,誰願意沒事上衙門呀。

眾人仍是罵罵咧咧。

僵持不下。

這時人群里那個中年大叔道:「我跟你去,其他人在這等著。」

很快幾人就奔去衙門。

陳名是怎麼都沒想到,這仵作的水平還挺高,很快就查處了原因。

沒想道竟然是…….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好好感謝我吧!我是看得起你,才給你這麼一個單挑的機會。」

梅川內庫也跟著活動活動身子,將自己的濕答答的上衣脫了下來。

他的登山服上衣,早就沾滿了貝爺的血污,有一些比較新的,是他自己被李佑打飛時,在灌木叢里刮破皮流的血。

脫下那件滿是血污的衣服,讓梅川內庫感覺清爽了許多,渾身一輕的感覺,讓他覺得勝算又多了幾分。

看著李佑不屑且有點心不在焉的感覺,梅川內庫悄悄地從登山服的口袋裡,悄掏出了一支攜帶型注射器。

低頭看了一眼,幸虧沒有弄破。

注射器裡頭,裝的是眼鏡王蛇的濃縮毒液,這一針若是扎進人體,不出一秒就會猝死!

就連體型巨大的非洲象,被注射一丁點,也會瞬間斃命倒地。

這可是他們獵人協會,精心研究了幾個星期的作品,本來是準備來對付,禁地裡面的泰坦生物。

沒想到,這下子就派上了用場。

只需要讓那個長毛露出破綻,將注射器插進他身上,那麼就解決掉這個棘手的傢伙了。

至於那個cosplay,用硬實力比拼,還是有幾分勝算的!

啊哈哈哈!

梅川內庫如此盤算著,臉上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

「幾十年前,我們島國,曾是你們的主人!讓你們擺脫了愚蠢的辮子!」

「不過看來,失去我們島國統治之後,你們華國人,似乎越來越倒退了。」

梅川內庫發出難聽的嘲笑聲,他想激怒李佑,讓李佑露出破綻,他好方便下手。

於是,他便一邊走動,一邊說著那些令人厭惡的話語。

「看來,你們華國,很需要我們島國重新統治啊!」

「看看你們的辮子,都重新長回來了,我聽說你們還很喜歡吃豬腳、雞腳、動物肝臟……真是落後!」

「嘖嘖嘖!真的太野蠻了!你們都是些未曾得到開化的蠻人,應該讓我們島國,淘汰掉你們這些廢物。」

「我們的屠殺,是幫助你們的進化啊!你們應該感謝我們島國人,應該對我們頂禮膜拜!」

聽到這一句,李佑眉頭忍不住一皺,拿屠殺當進化,這特么的島國人,就這麼無恥嗎?

多聽這傢伙一句,都覺得是在污染耳朵!

僅僅是這皺眉的一瞬間,梅川內庫便感覺到了破綻!

於是他猛地朝李佑衝去,一針扎進了李佑的手臂上,甚至還控制了劑量,僅注射了一半!

剩下的劑量,他打算留給還沒那麼快追上來的張麒麟!

不過,這半個針筒的劑量,也夠李佑死上幾百上千回了!

梅川內庫頓時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

李佑的確缺乏戰鬥經驗,剛剛生氣的那一刻,著實是他的破綻!

但很快他便低頭反應過來!

梅川內庫這狗東西,竟然拿針筒扎他,然後注射了點什麼東西,想必肯定不是好玩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