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天,你真的要加入我流雲宗嗎?」這還是他們最在乎的問題。

「嗯!不過,我不會長久呆在這個地方,我會去中域看看!」宇文天正色道,「不過,我不會忘記自己是流雲宗的弟子!」

「是啊,以你的天賦,遲早一飛衝天,流雲宗這種小地方怎麼能滿足你呢!」老者感嘆萬分。

「放心,我們不會約束你的行動,只要你記著自己是流雲宗的人就行!」歸海無畏嘆道,「說不定流雲宗還會佔你的光,晉陞到六品宗門!」

屋內的幾人議論紛紛,對宇文天不停地問一些問題,宇文天也感受到了他們對自己的在意。

片刻后,幾個高層一致通過,讓宇文天加入核心弟子,予以特殊培養。

這對宇文天來說,當談話死歡喜不已了,雖然他不需要什麼修鍊資源,可是對於一些好的修鍊環境,他是不會拒絕的。

當然,既已成為核心弟子,那就不用住在此處了,每一個核心弟子都有自己的獨院。幾個長老連夜為宇文天辦理好了手續,就等他入住了。

接下來,宇文天便開始入住自己的新居,正是成為了流雲宗的第十九個核心弟子。

當然,這一切都是秘密進行,其他人並不知道。除了這幾人以外,誰也不會知道宇文天是七階天賦。

當然,他核心弟子的身份遲早會傳出去,這個隱瞞不了的。

流雲宗的弟子被分為四類,分別是雜役弟子,外門弟子,內門弟子和核心弟子。

後天八重天之境以下的都是雜役弟子,後天八重天之境道先天三重天之境的是外門弟子,而先天四重天之境到先天十重天都歸為內門弟子,蛻凡境的都是核心弟子。核心弟子達到某種標準之後,便會晉陞為長老。

!! 當然,這只是一般情況,某些特殊情況下,劃分略有不同。比如宇文天,以他的境界,應該是內門弟子而已,不過因為天賦的原因,他被破格提升為核心弟子。

如果不出意外,這次選拔到的幾個天才弟子,也會得到重點照顧。

宇文天的住所很大,比他在家族所住的院落還要大一倍,有專門負責日常家務的弟子,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女孩兒,比雪兒還要小一些。發育的確要比雪兒豐滿,那胸部都快趕上二十歲的大姑娘的。


她是第二天到的,一見到宇文天,便撲閃著大眼睛,看個不停,像個粉雕玉琢的瓷娃娃,煞是可愛,絲毫沒有懼怕的意思。

「師兄,你好!我是宗主派來負責你飲食起居的玉兒,你有什麼吩咐儘管提!」從一進門,玉兒的眼睛就沒有離開過宇文天。

她可是十分好奇,宗主竟然親自挑選她,負責宇文天的日常生活。

這還是幾年來未曾有過的事情。

他看不出眼前的大男孩有什麼與眾不同!

「那以後就麻煩你了,玉兒!」宇文天忍不住摸了摸小丫頭的腦袋,看著這個可愛的小女孩,宇文天就想到了雪兒,所以對她十分喜愛。

「師兄,不要摸玉兒的頭,會長不大的!」小丫頭的大眼睛一閃一閃的,整理了一下被宇文天撥亂的頭髮,脆生生地道。

宇文天尷尬地收回了手,似有一些不好意思。

玉兒看到了宇文天的神情,忽然咯咯大笑起來。宇文天反而有些莫名其妙了。

「玉兒不逗師兄了!沒想到師兄這麼好玩!」

「好玩?」宇文天不禁臉色微紅,「玉兒,難道你不怕師兄會發脾氣嗎?」

「不會的!我感覺師兄很親切,想哥哥一樣!」

「哥哥?」宇文天不禁疑惑起來。

「嗯!哥哥也喜歡摸玉兒的頭,他也有師兄這麼高!」

「你哥哥呢?」

聽到宇文天的話,玉兒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黯然,喃喃道:「他五年前被壞人殺死了!」

宇文天感覺到自己多嘴了,柔聲道:「對不起!是我多嘴!」

「沒關係的!」玉兒畢竟是個小孩子,瞬間就恢復笑容,「師兄你叫什麼名字?」


「宇文天!」

「宇文天?好好聽喔!」

「呵呵!我也覺得是!」宇文天對自己的名字很是滿意,因為這是他父親起的,他當然喜歡了。

「宇文師兄你很臭屁哎,哪有人這樣誇自己的!」玉兒不禁鄙視道。

宇文天一聽,頓覺不好意思,自己還真是臭屁起來了。

「玉兒,你幾歲了?」

「師兄,這樣問女孩子的年齡可是很失禮的哦!」玉兒調皮地眨著大眼睛,狡黠的神色一閃而逝。

「呃?」宇文天頓時無語,無奈地攤手道,「好吧,我不問了!」

「哈哈!宇文師兄,你真有趣!」玉兒嬉笑道,「我就不欺負師兄了,我今年十三歲了!」

宇文天點點頭,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瓶丹藥,是黃階上品的後天丹和生肌丹,差不多有一百枚,都有丹紋。

後天丹是專門給後天境的武者提升修為的,武者可以不限數量的服用,副作用小。他差不多給宇文建流了近萬枚後天丹。


當然,使用丹藥提升境界,基礎肯定沒有一點一點修鍊起來的紮實。

「這是師兄給你的見面禮!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啊?」將玉瓶遞給玉兒后,宇文天叮囑道。

玉兒現在是後天七重天之境的修為,品階太高的丹藥暫時不適合她。

「這是丹藥?」玉兒接過玉瓶,捧在手裡,激動不已。

「這是提升修為的丹藥,名叫後天丹,可以在短時間裡將你的修為提升到後天圓滿之境!」宇文天正色道。

「真的嗎?」玉兒欣喜地眼淚流出來了,看著宇文天問道。

「真的!不要告訴任何人!」宇文天看著小女孩的神色,心裡一痛,像玉兒這樣的弟子,身份卑微,怎麼會見到這樣的丹藥呢。

流雲宗每月都會發放定量的丹藥給所有弟子,像玉兒這樣的雜役弟子,最多每月幾枚黃階下品的回氣丹。

玉兒輕輕地打開瓶塞,一股丹香迎面撲來,沁人心脾。她激動地看了幾下,立刻塞上瓶口,將玉瓶放到乾坤袋裡,貼身裝好之後,便撲倒宇文天身前,踮起腳尖,櫻唇在宇文天的左臉頰上親了一口。

宇文天瞬間愣住了!

什麼情況?

自己被非禮了!

看著玉兒純真的微笑和美眸中的欣喜感激之色,他拋開了雜念,再次撫摸了一下小丫頭的腦袋。

「玉兒,你怎麼用乾坤袋啊?你沒有空間戒指嗎?」對於小丫頭剛才的舉動,宇文天看得一清二楚,不禁疑惑道。

「空間戒指太貴了,玉兒買不起!」

宇文天眉頭微蹙,沒有絲毫遲疑,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枚漂亮的玉質戒指,這枚戒指的儲物空間有十幾方了,可以裝很多東西。

「給!這枚空間戒指以後就是你的了!」

「不!玉兒不能再要師兄的東西了!」小丫頭拒絕道。

「拿著,這玩意於我無用!我有一大堆呢!」宇文天說話的同時,又拿出了十幾個空間戒指,看到玉兒張圓了可愛的小嘴。

到宇文天將那枚空間戒指塞到她手裡的時候,她才驚醒過來,歡喜萬分,連連道謝。

「玉兒,其實我這裡也沒有什麼事情,估計就是你花費時間收拾房間!」宇文天微笑著看著眼前的小丫頭,「你平時也有好好修鍊,今早晉陞為外門弟子!我有時間的話可以指點你修鍊的!」

「謝謝師兄了,放心吧,我一定會打理好家務的!」

「嗯!這就好,有勞你了!」宇文天對這個小丫頭既同情又喜愛,有這樣一個妹妹還不錯,隨即他想到了雪兒,不禁有些思念。

不知雪兒現在的境界怎樣了?

過得好不好?

甩了甩腦袋,宇文天將這些雜念都拋卻腦外。

與玉兒聊了一會兒天,就開始打坐修鍊了。

中午的時候,玉兒拿著宇文天的身份牌,領取了一些生活必需品,還打了一些飯菜帶了回來。

每個宗門都有食堂,雖然大家是武者,基本上不怎麼貪戀飲食,可是食堂必須得有,有些武者一直都有飲食習慣,缺少不得。

宇文天是核心弟子,所受的待遇肯定是高規格的,蔬菜都是少有的珍稀種類,跟一些高等藥材差不多,而肉類,缺少二級妖獸的肉。

這樣的伙食,方能顯出大宗門的實力。

宇文天沒有拒絕,將飯菜一掃而光,然後看著玉兒,似有所悟,便道:「玉兒,你是不是沒有吃飯?」

「我不餓的,況且,也不需要!」

「這樣吧,你以後就拿著我的玉牌去給自己打飯,我修鍊,基本不用吃飯!我知道,你現在的身份,只能受到雜役弟子的待遇!」宇文天將玉牌地道玉兒的身旁,可是玉兒拒絕了。

最後宇文天裝出生氣的樣子,小丫頭才收下。

「哦,對了,玉兒,你知道宗門哪裡有試煉的地方?」宇文天感覺到自己已經到了突破的時機,無法在強行壓制修為,便想去實戰一下,找個好的突破契機。

「你去流雲塔吧,核心弟子都在那裡靜修!」玉兒思考了一下,便道:「我可以帶你去看看!」

流雲塔,宇文天知道,當然,他也只是聽說過其精妙之處。

流雲塔是流雲宗最高的建築物,有四十九層之高,每層有六丈之高,裡面的空間很大,建立已有數千年之久了。

每一層都有兩個區域,重力區和傀儡區。重力區鍛煉武者的**和耐力,傀儡區則是實戰的好地方。

當然,每上一層,重力會加深數倍,傀儡的戰力也會強大數倍。流雲塔前有一塊三丈高的玉璧,是用來記錄塔中試煉的排名的。

玉璧有正反兩面,正面為戰力榜,記錄傀儡區的排名,反面為耐力榜,記錄重力區的排名。

流雲塔內有一些神奇裝置,可以將武者的戰績記錄下來,通過神奇的陣法,將信息傳遞道玉璧上,武者的排名就會出現。

從上往下,名次依次降低。當然,玉璧只會顯出試煉者的名字,按照次序排名。

當然,玉璧上的排名一年後就會自動消失,這就要參與試煉的武者一年內再去試煉一次。

這樣的試煉環境,對武者的幫助不可謂不大,聽完玉兒的補充以後,宇文天竟然有些手癢了。

去,一定要去!

不說什麼排名,他不在乎這些!

他在乎那些傀儡!

那是上等的對戰工具,就比敵人差一些了。

可以快速提升對戰的實力。

「明天你帶我去看看吧!」

玉兒點頭答應。

宇文天便在自己的院落里修鍊的一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