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人的聲音我聽得特別的耳熟,心裏已經確定了,應該就是一直生存在我周圍的小離,我跟着低聲說道:“你是小離?”

“不然呢?”小離說完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你不用說話,用心想就可以了,我可以跟你交流的。”

我哦哦了一聲以後說道:“那我該怎麼辦?”

小離稍稍沉默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沒有辦法,你現在只能想辦法衝到高士天的身邊,然後將他一腳踹開,再然後就是喚醒高薇薇,這件事情應該就能結束了。”

我聽着小離的這句話以後差點氣得吐血“你這不是白說麼?”

小離有些懶洋洋的樣子說道:“那你想怎麼樣?”

“給我想個萬全之策!”

我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小離突然開口說道:“小心!!”

我擡起頭卻發現一個小鬼衝着我已經過來了,犀利指甲衝着我的脖頸處抓了過來,不過我已經躲閃開了,好在小離那聲小心說的比較及時,而就在我剛剛躲開的時候,小離深呼了口氣,緩緩的開口說道:“好吧,我幫你吧!”

小離這句話說完以後我感覺有些怪怪的,跟着我的身體充滿了力量,一股強大的力量出現在了我的體內,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眼前的小鬼,跟着一拳就砸了上去,好像我此時身體都已經被法力加持過了一樣,跟着那小鬼被我一拳砸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那個黑衣人也跟着猛地退後了幾步,我心裏更加確定是這黑衣人在操控這兩個小鬼,而剛剛那驚人的一幕,很顯然李叔也看到了。

邊上的黑衣人跟着開口說道:“你到底用了什麼逆天的法術,爲什麼短短的時間內變得如此的強大!”

我看了一眼黑衣人以後,跟着開口說道:“要你管?”說完以後我衝着高士天那邊就走了過去。

而李叔這個時候跟着開口說道:“小道,快去救人!”

而我看到了高薇薇的時候,高薇薇整個人都已經準備躺在棺材裏面了,而高士天顯然不知道我們這邊的情況,因爲他自始至終都是在閉着眼睛念口訣,我想到我師傅的事情以後跟着狠狠的咬了咬牙,衝着高士天的身上一腳就踹了上去“草擬嗎的!”

我很少爆粗口,這是爲數不多的一次,高士天被我一腳踹開以後,明顯愣住了,他跟着看着黑衣人說道:“尊駕,幫我啊!”

而那黑衣人顯然有些力不從心了,我跟着走到了棺材的邊上,把高薇薇從裏面抱了出來,而我抱着高薇薇準備出去的時候,黑衣人顯然不樂意了,跟着開口說道:“想走?”

跟着四面八方出來了許許多多的鬼魂,一陣陣的鬼泣聲,異常的大,我看了一眼李叔,李叔跟着開口說道:“招魂幡!”

果然,那黑衣人的手裏拿着一個小旗子,這小旗子就是李叔口中的招魂幡,我看見這個招魂幡的時候愣了一下,這玩意不知道禍害過多少人了,李叔跟着站在了我的邊上,擡起頭看着我說道:“現在要小心,這周圍都是鬼魂,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死在這裏!”

我看見周圍的鬼魂還有一片片的黑氣,濃郁的黑氣中彷彿此時天空都有些壓抑的感覺了,而這個時候突然只見那黑衣人拿着手裏的招魂幡狠狠的揮了一下,果然那些鬼魂衝着我們就開始過來了。

李叔看着我說道:“不好!”隨即李叔拿出來符紙,面色有些嚴肅的看着我說道:“你要小心這鬼魂了!”

我跟着點點頭,而這個時候我的腦海裏傳出來一個聲音說道:“喂,小子,我快支撐不住了,你最好現在找機會溜走,別和他們纏鬥了!”

我聽見了小離的聲音,小離明顯虛弱了許多,我跟着在心裏嗯了一聲以後,也開始盤算着主意,想辦法,而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間,幾個鬼魂衝着我抓了過來,我跟着擡手,默唸了一句口訣以後,便將手裏的符紙打了出去,那些陰魂隨即便魂飛魄散了。

而此時黑衣人看見這一幕以後,有些驚訝,我跟着也不墨跡了,目前只能殺多少算多少了,跟着我擡手就是一記掌心符,外加自己身體裏力量大了很多,所以解決這些小鬼簡直是易如反掌,倒是李叔那邊有些吃力的樣子了,一個人和好幾個小鬼顫抖在一起。

而我一邊抱着高薇薇一邊和這些小鬼顫抖,這個時候黑衣人跟着開口說道:“小夥子,你殺了我這麼多的鬼魂! 我一定會找你報仇的!”

果然,黑衣人此時消耗不起了,因爲這招魂幡想要強大起來是需要一個個的魂魄累積起來的,而我轉瞬之間就給他打的都灰飛煙滅了,所以這黑衣人自然是有些心疼。

跟着邊上的高士天跟着開口說道:“尊駕,咱們可不能走啊?這七星續命還沒做完呢。”

“滾!”黑衣人說完以後,大手一揮,將自己的招魂幡收起來了袖口裏,冷冷的看了一眼高士天沒好氣的說道:“廢物!”

說完之後黑衣人縱身一躍便離開了這裏,而隨之黑衣人離開了以後,院子裏的鬼魂和黑氣也全部都消失了,此時的院子裏看起來是純純的黑夜了,沒有之前那麼濃郁的黑氣了,而這個時候李叔看着我說道:“小道,先把你同學送出去!”

而這個時候高士天整個人癱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樣子,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抱着高薇薇走了出去,走出去以後,把高薇薇安置在了車裏,另外又把小春叫了進去。

而這個時候我突然聽見了一陣聲音,有些虛弱的說道:“我可能要沉睡很久了,你遇到什麼事情就自己解決吧!”這個聲音是小離的。

我跟着開口說道:“喂,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啊?”

“我在你身上消耗了太多的力量了,我要沉睡了,這一睡不知道睡多久,我不能保護你了,你自己保護好你自己吧。”

小離這句話說完以後便一點動靜都沒有了,無論我怎麼叫喚都沒人搭理我了,難道小離真的沉睡過去了?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搖了搖頭。

我進了院子以後,李叔看着我和小春說道:“行了,咱們走吧。”

我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院子裏的高士天,有些不甘心的問道:“李叔,高士天就讓他在這麼呆着嗎?”

“他都是一個快死的人了,何必爲難他呢!” 婚淺情深:御念衷心 李叔看着我笑了一下繼續說道:“他的壽命不會超過七天了!”

我跟着有些糾結,我師傅的仇恨可以說都是因爲高士天的一己私慾引起的,如果不是他爲了續命聯合那個黑衣人的話,我師傅也許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我心裏有些恨自己,恨自己沒能親自手刃仇人,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點點頭說道:“算了,饒他一條狗命吧!”

李叔看着我點點頭,跟着便和我一起走出了廢棄的廠房,至於那七口棺材怎麼樣了,李叔說他已經打電話讓警察過來處理了,至於是誰丟的屍體,誰就帶走就是了,而高士天繞是如此還是要吃一次官司的,一個盜走屍體的罪名。 067 我想見我哥哥

我倒是也沒有去關心這些問題,而高薇薇醒來了以後,我便將這事情的前前後後的起因經過全部跟高薇薇講了一遍,高薇薇聽完以後也是一臉震驚的看着我,我並沒有管高薇薇相不相信我,因爲我實在是太困了,陳浩偉和張少聰也跟着在外面等了一晚上。

我們幾個到了學校門口的時候,才發現門已經鎖了,我們是進不去了,隨後我們三男兩女找了一個旅店住了進去,高薇薇和李菲菲住在一起,另一邊的我和陳浩偉張少聰我們三個人住在一起大房間裏面。

當天晚上早早的就睡下了,等我睡醒的時候大概已經是下午了,當我睡醒的時候,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我發現陳浩偉和張少聰兩個人還在呼呼大睡呢。

我看了一眼手機,心道一聲:完犢子了,這次該捱罵了,我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號碼,全是導員的電話,我跟着推了推陳浩偉和張少聰,兩個人跟着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

我跟着開口說道:“完蛋了,咱們曠課了!”

“啥?”倆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我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拿出來手機給他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此時已經是四點多了,是下午四點多了,跟着我們三個人趕緊開始穿衣服了,穿好了衣服以後,隨便洗了洗臉,我跟着開口問道:“對了,高薇薇和李菲菲她們睡醒了嗎?”

倆人衝着我聳了聳肩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啊,你自己打個電話問問吧。”

我跟着點點頭找到了李菲菲電話號碼撥了過去,很快,李菲菲那邊就接了電話我跟着開口問道:“你們睡醒了嗎?”

“嗯,剛剛睡醒,不過我們可能要完蛋了,你們去上課麼?”李菲菲對着電話問道。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們幾個也都是剛睡醒!”說到這的時候我已經能想象到導員臉上此時的表情了,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也坦然了,反正已經曠課了,愛咋咋吧,想明白了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行了,你們快收拾收拾吧,咱們出去吃點飯去,反正已經曠課了,愛咋咋吧。”

“那行,你們等我倆一會。”李菲菲說道。

我嗯了一聲以後跟着掛斷了電話,掛了電話以後,陳浩偉跟着坐在邊上嘆了口氣說道:“唉,這下完蛋了,我這麼多年難道好名聲都被你們毀於一旦了。”說完以後陳浩偉一臉抱怨的樣子看着我和張少聰。

大王有命 我和張少聰對視了一眼,跟着無奈的說道:“那沒辦法,再說了誰會知道咱們都睡得這麼死的!”說到這的時候張少聰伸了個懶腰摸了摸肚子看着我說道:“我還是真有點餓了。”

我跟着點點頭,最後陳浩偉跟着嘆了口氣說道:“算了,不想了,愛咋咋地吧。”

我和張少聰聽見這句話以後跟着就笑了起來“這就對了嘛,反正已經曠課了,還能咋地?”

我們剛剛說完話以後敲門聲響了起來,想來應該是李菲菲他們醒了,我們幾個也都跟着走了出去,只見李菲菲和高薇薇兩個姑娘已經站在了門口。

高薇薇的臉色有些難看,可能還在因爲昨天的事情而傷心呢,跟着高薇薇擡起頭看着我說道:“小道,我可以求你一件事情嗎?”

我看了一眼高薇薇,愣了一下,高薇薇第一次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多少還有些不習慣呢,我跟着撓了撓頭說道:“薇薇,咱們都是好朋友了,沒必要藏着掖着,你有什麼想問的儘管問吧。”

“好,那我就直說了。”說到這的時候高薇薇擡起頭看着我繼續說道:“我昨天聽你說,你見到我哥哥高林旭了?”

我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對,見到了。”

“那你能不能讓我再見他一面?”說到這的時候高薇薇眼眶一下在就紅了起來“我一直以爲我哥哥是失蹤了,沒想到是被我叔叔害死了。”

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薇薇,你如果想見,我能讓你見,但是這是最後一次,畢竟現在已經陰陽兩隔了!”

高薇薇擦了擦眼角的淚痕以後點點頭說道:“我明白,小道,你放心吧,你說的這些我都懂!”

我跟着點點頭,看了一眼周圍的幾個人說道:“行了,咱們先去吃飯吧,待會我找個朋友問問,看看他能不能解決。”

隨後我們下了樓跟旅店的老闆退了房以後,便離開了旅店,走出旅店的時候,天氣非常的晴朗,好久沒有看到過晴天了,不過今天的心情卻也格外的好,可能是因爲之前困在我心裏的事情都已經得到了解決了吧,想到這以後我心情舒暢了許多。

我們找了一家小飯店以後,我們五個人就坐下來了,要了幾個菜,又要了兩瓶啤酒,倒是高薇薇的臉色不是特別好看,這也難怪,畢竟自己的叔叔得了癌症想對自己的侄女下手,而且自己這個看起來很親切的叔叔還害死了對自己最好的哥哥,無論是誰都接受不了這些事情吧。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先起身了,我覺得這件事情得給劉易打個電話了,因爲我不會招陰,這種事情只能劉易來做了,想到這的時候我已經走到了門口,我掏出來手機找到了劉易的號碼撥了過去。

很快,劉易那邊跟着就接聽了電話了,我跟着開口說道:“劉易,最近忙啥呢?”

“說吧,你有什麼事情!”劉易開門見山的說道。

我聽完劉易這句話以後感覺好尷尬的樣子,我跟着嘿嘿的笑了笑說道:“我之前碰到了一個事情…”

劉易聽我講完了這件事情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幫你那個朋友吧?”

我一聽見之後跟着快速的點點頭說道:“對,正有此意。”不找劉易我也沒辦法啊,那個陰魂如果不是他主動想見我,我根本見不到他,所以只能讓劉易來招陰了。

劉易想了一下說道:“那行吧,你待會帶着人來我家就好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行,你待會把你家地址給我發來,我吃完飯就過去了。”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對了,你家沒人吧?”

“沒人,我不跟我師傅住一起,你過來就是了。”劉易說道。

跟着我又在電話裏跟劉易聊了幾句以後就掛斷了電話,我回到餐桌上的時候,菜都已經上來了,我跟着坐下來以後,看着他們說道:“快吃飯吧!”

陳浩偉和張少聰倆人一聽跟着拿起了筷子就開始吃了起來,我看着高薇薇的臉色不是太好呢,跟着勸解道:“薇薇,你也別在想那麼多了,快一起吃飯吧。”

“是啊,薇薇,吃飯吧!”李菲菲在邊上也跟着勸了一句。

高薇薇這個時候點點頭,拿起來筷子開始吃了起來,氣氛有些壓抑,可能也是因爲高薇薇的事情,大家也都已經知道了高薇薇的事情,所以大家也沒有去提,都是低着頭吃飯。

吃完飯的時候大概已經是五點多了,天色還有些微亮,我看着陳浩偉他們幾個開口說道:“浩偉,你們都回去吧,我帶着薇薇去見一個朋友去。”

陳浩偉和張少聰點點頭說道:“那行,那我們就先回去了,”說到這的時候張少聰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小道,有什麼事情記得給我們打電話!”

我看着陳浩偉他們一行人心裏有些感動,無論怎麼說,我們也算是在一起共同患難的朋友了,想到這以後我衝着他們狠狠的點點頭說道:“行了,回去吧!”

李菲菲跟着開口說道:“小道,我陪着你一起去吧。”

邊上的陳浩偉也跟着呲牙的笑了笑說道:“就是啊小道,你讓菲菲陪着你吧。”

最後我實在不想跟他們在計較下去了索性也就同意了,隨後我和陳浩偉以及張少聰告別了以後自己便轉身帶着他們去了劉易的家裏。

上了出租車以後,高薇薇的臉色依舊是不好看,而坐在後面的李菲菲卻也一直在安慰着高薇薇,等我們到了劉易家的時候已經是快七點了。

我到了門口以後給劉易打了個電話,劉易告訴我說在三樓,我跟着便和他們一起上了樓,到了門口的時候,我敲了敲門,劉易給我打開了房門,看着我說道:“小道,你們吃過飯了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已經吃過了。”說到這的時候我擡起頭打量了一下劉易的家裏,還不錯,至少看起來很乾淨。

劉易跟着招呼着我們坐下了,跟着劉易坐下來以後看着高薇薇說道:“你想見你哥哥是嗎?”

高薇薇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對,你能幫我嗎?”

劉易放下了手裏的泡麪盒子以後,看着高薇薇說道:“把你哥哥的名字,性別,生辰八字寫下了,然後給了我就行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看着我說道:“小道,你和弟妹先去外面吧,我在裏面做法。”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拉着李菲菲走了出去,我倆出了房間以後便坐在了樓道里。 068 高薇薇的離開

我和李菲菲坐在樓道也是有些無聊,實在是不知道做什麼,也不知道高薇薇他們在裏面得忙活多久呢,在樓道坐了幾分鐘以後確實有些無聊。

李菲菲這個時候站起來,看着我說道:“小道,要不咱們出去轉轉吧?”

我看了看手錶,此時還早呢,還有些時間,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走吧!”說完以後我和李菲菲一起下了樓。

到了樓下的時候,李菲菲忽然擡起頭看着我說道:“今天天上好多星星哦!”

我跟着擡起頭看了一眼這星空,這星空有些深邃憂鬱,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是啊,漫天的星辰。”

李菲菲在一旁牽着我的手,一邊往前走一邊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你知道嗎,其實從林軒的那次事情以後開始我就感覺,你好像跟之前不太一樣了,但是又好像什麼都沒有變一樣。”

我聽完李菲菲的話以後愣了一下,隨即李菲菲衝着我笑了笑解釋道:“以前我覺得你是特別憂鬱癡情的男生,但是沒有想到後來我發現你甚至比我想象中勇敢許多,所以每次跟你在一起我心裏都特別的安心。”說到這的時候李菲菲衝着我笑了一下,笑的有些蒼白。

我跟着伸出手撫摸了一下李菲菲的臉頰跟着開口說道:“你放心吧,我不會再讓你白等下去了。”其實從上次我喝醉酒的那次開始我便對李菲菲動了心了,也是從那天開始我下定決心要忘記夏晴晴了。

李菲菲聽見我的話以後,愣了一下,轉瞬,眼神有些溼潤了“小道,我等了你兩年,終於等到了你這句話。”

我跟着笑了笑,有些憐愛的撫摸了一下李菲菲的秀髮說道:“以前是我太傻,看不到身邊已經存在的。”說到這的時候我看着李菲菲笑了笑說道:“但是現在我看到了,我想選擇你,和你好好的在一起。”

李菲菲聽完我的這句話的時候,眼淚就開始在眼眶裏打轉了,我看着李菲菲笑了笑沒有說話,李菲菲衝着我狠狠的點點頭說道:“小道,我要和你一直在一起!”

“我們一定會一直在一起的!”說到這的時候我牽着李菲菲的手繼續往前走了。

這是我第一次以一個戀人的身份和李菲菲走在這夜晚的街道上,那天晚上,我和李菲菲聊了很多很多,從我的以前,到李菲菲的以前,我們彼此之間彷彿再也沒有什麼距離了一般,就這樣相識的走在了一起。

後來到了九點多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號碼,是劉易,我跟着接了電話,劉易開口說道:“小道,你在哪呢?”

“在你們家樓下這個公園這邊呢,怎麼了?”我有些好奇的問道。

“你回來吧,高林旭有些事情要跟你說一聲。”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快點回來吧,他的時間不多了。”

我跟着嗯了一聲說道:“好,那我馬上就回去!”說完以後我就掛斷了電話。

放開你我怎麼捨得 李菲菲這個時候也擡起頭看着我問道:“是劉易他們忙完了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咱們得快點回去,高林旭的時間不多了,說找我有些事情,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那咱們快點吧。”李菲菲說道。

跟着我點點頭以後拉着李菲菲的手和李菲菲一起離開了樓下的公園,我到了劉易的家裏的時候,劉易看着我說道:“小道,你進去吧,人在裏面呢。”

而這個時候高薇薇也走了出來,衝着我感激的點點頭說道:“小道,事情我都聽說了,謝謝你了!”

我衝着高薇薇無所謂的擺了擺手,邊上的劉易看了我一眼說道:“走吧,進去,我給你做法!”

此時我也沒顧忌太多了,跟着和劉易一起走了進去,進去以後,劉易對着我附耳說道:“鬼話不要聽太多,七分假,三分真!”

我聽見劉易的話以後愣了一下,隨即跟着點點頭,我也沒有多想,走進去以後,果然,高林旭就站在房間裏面,微弱的燭光照亮着高林旭的影子,這影子顯得有些飄忽不定。

高林旭看見我進來了以後,跟着開口說道:“趙小道,這次的事情謝謝你了。”

我跟着衝着高林旭搖了搖頭說道:“這我的職責所在,即使沒有你,我也會救高薇薇的。”

高林旭跟着點點頭以後,擡起頭看着我說道:“我已經跟薇薇全部都說清楚了,薇薇說回去以後會幫我找到屍首,然後起訴高士天,這些仇恨無論如何都要讓我父母知道,不能在讓我父母繼續矇蔽在高士天的手掌下了。”說到這的時候高林旭頓了一下“真相始終是要大白於天下的!”

我跟着點點頭,其實高林旭這麼做也沒有錯,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也算是你還你一個清白了吧。”

“以後,我還麻煩你多幫着照顧照顧我妹妹了。”說到這的時候高林旭衝着我深深的鞠了一躬。

我跟着擺了擺手說道:“你放心吧,無論如何我都會保護好的,至少我們是好朋友。”

“謝謝你了。”高林旭的最後一句謝謝也非常的誠懇。

我沒有說話,而這個時候劉易跟着開口說道:“好了,我現在超度你吧,你在陽間待得時間實在是太久了,必須儘快超度你了。”

“謝謝你們了!”高林旭說道。

跟着劉易衝着我擺了擺手,我跟着點點頭以後,離開房間了,我走出房間以後,高薇薇走上前看着我問道:“我哥怎麼樣了?”

我跟着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劉易在裏面超度他呢,畢竟你們現在陰陽相隔了。”

高薇薇聽完以後,心裏可能也都明白,但是眼裏的眼淚卻再也忍不住的留下來了,說話的語氣也有些哽咽了“從小到大,都是我哥哥在照顧我,什麼好吃的都給我,什麼好玩都留給我,我一直以爲我還能見到他,甚至還想着以後能見到他,沒想到他居然是死了,現在卻要離開了…”

我看着高薇薇的這幅樣子實在是不知道怎麼去安慰她,我實在是不適合安慰一個女人去,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沒有說話,而李菲菲看着高薇薇傷心的樣子一個勁的安慰着高薇薇。

而劉易忙活完的時候已經差不多九點半左右了,劉易看着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面帶桃花,你和高薇薇在一起了?”

我跟着愣了一下,這廝這都能看出來?我有些驚訝的看着劉易,劉易衝着我神祕一笑的說道:“你可別忘了,我有明陽眼,很多事情都能看出來的。”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算是讓你蒙對了。”

“什麼叫蒙對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瞅了我一眼繼續說道:“我在石景山的時候就告訴過你,你和李菲菲要在一起的。”

“切!”我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劉易。

劉易跟着開口說道:“說句實話,你倆在一起挺好的。”

我沒搭理劉易這茬,看了看手錶,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因爲到了十點的時候學校會鎖門的,我們也不能一直在劉易這裏逗留了,我跟着開口說道:“行了,改天在跟你聊這些事情,我先回去了,要不然十點鎖門了,我們就回不去了。”

劉易倒是也沒有挽留我們,畢竟還有兩個姑娘在呢,所以劉易在一旁點點頭說道:“那行,你們走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走出了房間,李菲菲還在安慰着高薇薇,我跟着開口說道:“行了,咱們走吧。”

倆人聽完我的話以後跟着點點頭,隨後我們一起下了樓,劉易把我們送下樓以後,自己也轉身上了樓,我和李菲菲還有高薇薇,我們三個人走出小區以後,到了路邊的時候攔了一輛出租車。

坐着出租車便離開了劉易的家裏,而高薇薇倒是也不哭了,只是臉色有些不好看,我有時候也在想,該不該讓高薇薇知道這些事情呢?也許知道了這些事情對高薇薇也不一定有什麼好處?

不過想來想去,既然已經告訴她了,我再想其他的也就沒什麼用了,也許劉易那句話說的很對,一切都有定數,這些都是命中註定好的。

而我把李菲菲和高薇薇送回去以後,我便自己回了寢室,到了寢室以後一點氣力都沒了,折騰了一天一夜,該好好睡一覺了。

而第二天的時候,我和李菲菲一起在食堂吃飯的時候,李菲菲告訴我說高薇薇回家了,大概意思是高薇薇回去要把這些事情告訴他的父母了,我卻忍不住的想了一個問題,他父母會相信這些麼?而且李叔跟我說過,這個高士天已經剩下不到三天的時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