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是有重元素蛋白質基因的,但是重元素的應用不在運算上,而是在供能上。任迪身上也有重元素,但是都是爲運算,提高思維速度而設計的,至於攻擊,手上一發子彈能解決的問題不要那麼複雜的在身上凝結能量線條,一大團納米顆粒扛着重炮能夠解決的問題,就不要在體內加載能量電池這種危險的東西。

搞死人的手段很多,太複雜了不好。只有在生物兵器這種不需要思考宇宙原理的物種上,任迪纔會嘗試補全部分系統。但是補全後的生物兵器,還是架不住專門設計的武器。君不見這些昂朝來的年輕人帶着蒸汽機械,就敢來捕捉巨獸了嗎。

任迪看着這羣人類,而這羣貴公子中,領頭的世子揮了揮手讓周圍的蒸汽機將炮口角度微微上調,對準空中表示無意對抗。站了出來,拱手說道:“這位上人,晚輩等人,得知一隻蛟獸蹤跡。尋覓至此,無意打攪上人清修。”

任迪皺了皺眉頭,這種語言任迪不懂,但是從情緒上,則是能感受到。對面有對話的誠意。

任迪對着身旁的狐狸點了點頭,這隻狐狸領會意思後,走到了旁邊的一位看起來像奴僕的人面前。

看到這一幕一衆貴公子緊張起來,紛紛握緊了武器和防具,而世子則是手一揚避開了手,因爲三階戰獸並沒有正面對着自己這些顯而易見的重要人物衝鋒,而是來到了次要下人的面前。

這隻狐狸用挑剔的眼神挑挑揀揀一下,然後快速選定了一個傢伙,這僕役想要扭頭逃走,但是世子大聲訓斥道:“不要反抗。”隨後只得癱軟的被狐狸的大尾巴一卷,帶到了任迪這裏。然後伸出紅色的爪子將這個人按倒在任迪面前。就像小貓按皮球一樣。並沒有露出利爪。

狐狸的雙眼看到這個僕役軟塌塌的癱在地上,眼中閃爍了鄙夷之色,用爪子撥弄這個僕役,想要將其身體擺放好,不要像現在這樣癱的和沒骨頭一樣。然而任迪低看了狐狸一眼,這隻狐狸立刻耷拉着耳朵,和薩摩一樣乖乖的坐在一邊了。

看到這個嚇得半死的傢伙。任迪將這個人類拿起來,用和善的表情表示沒有事情,而手放在了他的後腦勺上,一團納米顆粒液態體系流淌之耳朵嘴巴,耳朵中。甚至蒙上了眼睛。

銀色的液態體系,朝着人七竅流淌的畫面非常詭異,讓場面大氣不敢出。而那位僕役部分神經元被阻斷直接感覺不到大部分身軀了。

嗯,任迪真的不是想嚇人,而是在找語言發音體系。通過一個個畫面展示,從這位人的反應狀況下。尋找你我他的詞發音。比如說將這位僕役自己的畫像發給這個僕役,這個僕役的聲帶中會下意識的出現我這個詞。而在虛幻空無一物的空間中聽到笑聲,會下意識的說你是誰。

搜魂,任迪還沒那個技術,這麼短時間內找到詞語還是要花費一些時間的。兩分鐘後,任迪將目光對向說話的華服少年,對那個僕役努了努嘴說道:“用不着擔心他。他沒事。你們到這裏來幹什麼。”

對話交流開始了。任迪搞不清楚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如此落後的技術竟然能被允許星際穿行,這種星際穿梭技術對任迪來說目前也只是理論上的技術。任迪本人並沒有。

而昂朝的年輕貴族們也搞不清楚這個山野(星球)如此貧瘠的環境下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個靈氣薄弱的星球上,爲什麼會有這麼多奇珍異獸。若是其他星球上出現這麼多奇珍異獸,別說昂朝,就連那些五級文明豪門也會慕名前來捕捉。 交流很困難,僕役的詞語畢竟匱乏,所以有時候容易鬧笑話。在稱呼貴族經常容易說主子們,而主子這個詞的發音。被任迪認爲成敬稱。然而剛說出來的時候,任迪就從對面神情上發覺這個詞的不對,很快的詢問這個詞的真正意思。然後就棄用了這個詞。

當然這些用詞不當的小插曲有很多,一般是任迪吃虧,任迪尋找的模板不太好,不過任迪絲毫臉紅都沒有,表現的非常沉穩嚴肅,在氣質上讓那些貴族的少男少女有時候想笑,卻不敢造次。

“戰獸?你們的戰獸有儲物品?拿出來看看。”任迪饒有興趣的對這東西問道。而世子猶豫了一下,隨後想到了這個世界怪異的場景,將腰間的玉佩拿出來。任迪翻看了一下,雖然構件非常小巧。但是結構和星門有着類似的地方,依然有着定位量子的結構,以及重元素匯聚的區域。

不過就這麼翻看,卻不能解剖,也看不出來什麼。任迪擡起了手,一道光傳遞給了上方的浮空飛行器,飛行器向着周圍發送了信號。

任迪將玉佩丟給了,那位世子,世子小心翼翼將玉佩看了看準備收起來的時候,任迪說道:“且慢,用這東西裝一個靈獸給我看看。過一會我叫一隻過來。”

饒是世子養氣功夫很深,眼中露出了驚訝,任迪皺了皺眉頭說道:“怎麼,用詞有錯誤了?”

世子頓了頓說道:“您是說,讓我,用這個裝一個靈獸?這個靈獸是您送給我是嗎?”

任迪說道:“送?”

世子點了點頭說道:“戰獸配飾,一旦裝入戰獸就會認主。而一個玉佩只能裝一個,裝完了之後,就無法隨便卸載出來了,而我的這個玉佩現在。”

任迪笑了笑:“明白了,你擔心你的玉佩隨便裝一個垃圾的戰獸。也罷,如你所願。你這次來的目的就是爲了那頭蛟獸?是吧。”

這時候天邊傳來了巨大的轟鳴聲,三個運輸機在前面非後面拖着猶如空中加油的繩索,而鯉魚王這條蛟龍,連透明的水薄膜直接展開部分,部分變成細細的繩索纏繞在三架運輸機拖着的繩索上,就這樣乘坐順風的飛船飛了過來。

世子嘴角抽了抽,不光是他,旁邊聽到對話的卻沒有在一旁說話的人也感覺到,自己這一行人要麼遇到了奇遇,要麼是有可能被哄騙在未來可能會被滅口。當然前者更像一點。

世子嘴角抽動則是,幸福中帶着肉痛,現在他非常想對任迪說:“你老人家等我一趟,等我傾家蕩產到高級星空交易所買一個高級靈獸配飾。”

然而世子不能這麼說,只能肉痛地說道:“上人,你呼喚來的寵獸等級太高了。我的靈獸配飾裝不下。”

“呃……”任迪愣了愣,而這時候天空中的鯉魚王猶如一條白色的匹練一樣從天空落下,安靜的盤成一團,將頭輕輕地湊到任迪的肩膀前蹭了蹭。

任迪伸出手將白色大頭推開。指着鯉魚王說道:“收不進去?功率不夠?”世子十分心痛的看了看白色的蛟龍,點了點頭。

任迪想了想,隨後手掌上出現了一個水和納米顆粒構成的透明方框,方框屏幕上出現了一隻只寵獸的立體圖形,以及平時運動飛行奔跑的動畫。將屏幕放在一旁對那位世子說道:“你挑一個。”

世子想保持風度,但是手在屏幕上滑動的速度不自覺的有些快,手指有些顫抖,既然能夠挑一個,他想挑的好一點的。又害怕自己選的時間太長,餘光觀察,任迪擔心任迪是不是有些不耐煩。

然而一分鐘,他突然反應過來,心裏猶如晨暮鐘聲一樣恍然:“自己完全是本末倒置了,在前輩面前,挑選寵獸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夠把這位上人請回去。比在這挑寵獸,耗費時間,有損印象要好多了。說不準這就是,上人在考驗自己。”

然而暗暗的咬了咬牙,挑選了金色的猿猴。這隻猿猴兩倍人的大小,但是體能和身體堅硬程度都是極佳的,對各種戰鬥方式能有自行領悟。是一種四級戰獸。但是卻不是毀城滅地的那種。但是召喚出來後能讓很多四級戰獸在靠近的時候戰猿巨大的肌肉爆發力往往能讓其他戰獸防不勝防。肌肉的力量投擲的長矛,威力堪稱牀弩,射程可到達五百米。

任迪看了看他的選擇代號爲火爆猴。任迪點了點頭。半個小時後一架飛機從頭頂上飛過,那隻猴子以完美的傘降落。

不過猴子聽說自己要被送人後,兩個眼睛淚汪汪朝着任迪討饒。任迪不爲所動說道:“你不該呆在這裏了。走吧。”

由於語言不通,世子不知道任迪在說什麼,但是很明顯看到了這隻猿猴的不情願,而旁狐狸和白蛟看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在旁邊非常安靜大氣不敢出。

渾渾噩噩的猴子突然撒潑打滾起來,巨大身軀在地面上滾動,碎石碎渣掃的周圍都是,在塵土中一塊碎石崩壞到了任迪臉上,任迪的表情沒有變,但是伸出了一隻手指,這時候任迪手指輕輕一點,猴子立刻僵硬不動開始抽搐起來。

世子有些心痛的看着地下打滾的猴子,這是自己未來的戰獸。過了一分鐘後,任迪說道:“它老實了。你可以開始了。”

巨大的玉佩展開了,出現了一個面,這個面就猶如星門的面一樣。將寵獸弄了進去,玉佩卻沒有變小,玉佩上騰起大量的氣流充斥到了天空中。

任迪心裏默唸道:“物質還是那個物質,儘管收集了靈獸,但是物質還是要慢慢的排出來的,變成氮氣,水蒸氣,二氧化碳,凡是靈獸身上有的常量元素,都會排放出來,所以有這樣駭人的氣勢。而靈獸身上的重元素,則如同開啓星門所需的重核元素作爲燃料的結果一樣,成爲信息上傳的能量。不過它又是怎麼被釋放出來的呢?”

任迪看完了收了這隻靈獸,隨後丟了那個世子一塊非常純淨的重元素結晶體。因爲任迪聽說召喚要需要靈氣。任迪說道:“再召喚一次出來看看。”

而世子則爲手上的靈石結晶純度而驚歎,然而拿出了另一塊靈石,色澤不純的靈石,對上了玉佩。

任迪恍然了,召喚的時候是兩個界面,一個界面中出來靈寵戰獸另一個界面則是在大地中,掃過,將大量的需要的物質吸納入界面中,然後在上界面然後,幾條物質流從大地中涌入上界面。靈獸所需要的元素在界面中被信息拼裝起來。

感覺到這個世界奇妙的物質打印技術任迪點了點頭,這對於任迪來說是一種很讚的技術,只有任迪這種摸到門檻的存在才知道這種技術的高端,任迪現在只能把所有元素統一成一種奇異物質。而且奇異物質在不斷轉化過程中突然多突然少。具體質量都不能穩定。

而現在這種技術已經能做到,將物質大一統後,在分類有次序的轉化出來了。當然也別說任迪土包子,這種技術幾乎所有的演變軍官都見識過,而且見到過更高端的。不就是紫金轉換嗎。

過去是不同,將其當成中單一的現象,現在該理論和所有物理理論無縫對接。而不是直接指着物質轉換,當成一種和世間萬物不相干,就默認認爲這是固有存在的現象。科學家的思維的科學體系中,所有現象都是相關的。

冰和火,一冷一熱,分子震動幅度從劇烈到停止。冰和火的物質中都有顫動。

有機物和無機物,元素種類不同,而每一種元素的質子數不同。有機物和無機物都有質子束,就連被這個位面大多數人類視爲高貴的靈氣也並不高貴。質子數和中子數組合出來的物質。

東郭子問於莊子曰:“所謂道,惡乎在?”莊子曰:“無所不在。”東郭子曰:“期而後可。”莊子曰:“在螻蟻。”曰:“何其下耶?”曰:“在稊稗。”曰:“何其愈甚耶?”曰:“在屎溺。”東郭子不應。——這就是道在屎溺的典故。

以道眼觀一切物,物物平等,本無大小塹久貴賤善惡之殊。這是超級生命體上三階和下三階中執念一道,世界觀最大的差距。所謂執念所掛念的某物,自我所持的某物最強,最高。最終落入下三階。而上三階的世界觀基本上認爲萬物(物質規律)平等。

皆爲我所能更改。大道五十,天演化四九。我爲不確定一。所有有我在的現象中永遠存在的那一部分無法確定的一。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好了,對話非常愉快,你們可以返回了。這裏不是你們可以探索的地方。”

這時候這位世子說道:“這位上人,在下家中尚且殷實。在這山野中食風吮露固然清雅卓然。但是您偶爾處入世。”

任迪目光看了看這位世子,單單是目光就讓這位久居上位的世子話語頓了一下。任迪笑了笑說道:“也好。是該看看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 身軀,對於未知的世界,任迪重新協調了一具身軀。確切的說給身軀上換上了新的能源體系。身軀上的蛋白質儘可能的重元素化。身上大概有三分之一是納米顆粒。而納米顆粒按照程序是可以將細小的石墨烯顆粒聚集成一條超導線條,大概在四十天左右的時間吧,這恰好是本位面習武者天才打通脈絡的極限時間,天才能做到的記錄也差不多就是如此。

本位面的修煉者,任何感覺到身上的脈絡打通,都是感覺到身上某一條線能量通了。然後纔是一拳一掌打出來。

大部分武學一開始都描述,丹田裏面無邊無際,經脈如同大江,那些描述,貌似能量都是從虛空裏面召喚的,是不可能的。而四大基本力中人體的物理環境中電磁力釋放能量最直接。

石墨烯粉末排列成超導導體遍佈全身,至於丹田能量源當然也是高能超導電池系統。任迪身上的能量核心能量脈絡一切都是仿生那些高能獸類來的。攜帶重核元素的蛋白質,隨着血液搬運而搬運。

被可以複製的納米顆粒體系吸收,然後納米顆粒體系能夠構建脈絡(石墨烯顆粒),最後在能量充足的情況下,凝結成大塊整體的內部可以電漿化的高能電池。而這就是先天。

當然任迪用不着等待體內的納米顆粒凝結,而且凝結還不一定能凝結出來最好的,當任迪決定出去的時候,脈絡,蓄能的氣海,都已經制作好了。可以磁懸浮猶如粉塵水蒸氣液體一樣的納米顆粒可以溢出毛孔化爲實質性的氣流在身體一寸之處纏繞。

在四十米的納米液滴中任迪靜靜地躺了二十分鐘,一羣年輕人在朦朧中看到了液體核心中的任迪在快速進行着某些過程。二十分鐘後任迪從巨大的液滴中走了出來。說道:“可以走了。”

軍婚禁寵 二十分鐘後,直徑四十米液滴的銀色液麪上,泛起了波動,任迪走了出來,衣服上掉落了一滴滴銀色的小液滴,這些流動的水銀從任迪身上脫落後,立刻匯聚到任迪身後巨大的液滴團中,任迪看了看自己身上服飾賣相還不錯。一副貴公子的打扮。

輕輕的釋放了一下身上的場能,硅基顆粒的粉末,形成的細小晶體,晶體內有強磁感應碳結構,在空氣中看是白色的。這種粉末是任迪身上可以通過重元素顆粒爲能源再生的。同時擴散開來猶如白色的氣一樣,朝着周圍掃過。二十米範圍類草木猶如被勁風掃過。若是將硅晶體顆粒匯聚成銳利細小菱形。或者極細的鋸齒刃片,周圍的草木就不是被勁風掃過這麼簡單了。

而在周圍的人看來,任迪的輕微調試新身軀,意味着真氣外放,讓周圍一衆昂朝的公子小姐們噤聲。氣勁如此。若是與相應的靈武技能配合。

殺傷力倍增。其實那些靈武,就是放射細小顆粒的組合。有的可以組合成無堅不摧的劍氣。

當然如果細小顆粒是咬合力極強的結構,容易在體外結成大塊結構,猶如彈頭一樣向着前方撞擊,那麼氣勁是剛猛的碰撞。

若是咬合力不強,在細小結構上是珠鏈結構,氣勁展現的是柔韌。

若是細小可燃,每一個小結構又蓄積電磁勢能。碎成粉末且易燃和空氣碰撞摩擦易在體外二次爆炸,則氣勁如烈火。

在先天這個級別,真氣強度就是發出去的細小粉末。渾厚,綿長。皆可以形容。而戰技就是組合這些顆粒的技巧。

任迪現在的正真氣按照這個世界的屬性評判應該是不可燃的金屬性。任迪之所以按照這個世界的高能生物規劃自己的身軀。說明了任迪這次出去是真的探索不是打架。

要是打架任迪直接運載幾十噸液態納米顆粒扛着意大利炮,以人形兵器的形態出現在世界上,戰鬥力不知道比現在的狀態要強幾十倍。而現在任迪只是想自保。而現在的狀態,放在原始社會,甚至二十一世紀都是強大的,但是任迪一直沒有這麼做,因爲這個科技級別,任迪都是將生物高能戰鬥化,大型生物體型大,高能化戰鬥力更強。而技術到了這一步,人類自己是思維擴大到臨界,而不是提升所謂的戰鬥力。把戰鬥力和境界,弄混淆了,是第一代穿越系統,以及穿越怪體系中能兌換血脈神器天賦功法的體系下。

在演變體系下,境界是境界戰鬥力是戰鬥力。演變軍官展開戰爭形態從不畏懼同境界者。炮口互相指向。是六大體系成長過程中,戰爭屬性最強的一種道路。演變軍官能將最低的技術展現的最具有戰鬥力,哪怕是石片,都能想到將石片加工成更適合殺人的形狀。至於堆一堆高技術,實際效用性價比不高的體系,演變軍官很少做。這就是任迪現在狀態的罕見原因。

“我這個樣子,低調一點的話沒人來找我茬了吧。”任迪對着世子問道。

魏林秀也就是這位世子嚥了一下口水說道:“你是先天嗎?”

任迪愣了一下,然後頓了頓低語道:“原來人類碳基身軀和重元素融合,自生納米顆粒狀態,叫做先天。”

任迪擡起頭說道:“我從你的表情得到答案了。我們走吧,我重申一句。我怕麻煩。不屬於我的麻煩,我會避開。我不會覺得避開是丟臉的事情。”

魏林秀說道:“上人,放心,您願意移駕,已經讓我府上蓬蓽生輝。怎麼會輕易勞煩你。”

南王府世子的馬車車隊興沖沖的來,又急匆匆的去。從空間門中踏出後,任迪回望着遠離的空間門,拉下了車的簾子。當最後一輛馬車一個彎路後,視線遠離了空間門。

空間門中大量的納米顆粒涌出。大量的重元素直接供能空間門。整個空間門兩邊均被巨大的液滴包裹。然後這個一百米大小的液滴,朝着地面緩緩的沉降。三十天後原本豎立空間門的地方方圓二十公里的範圍類已經變成了一堆堆高低起伏數百個土坡的區域,在出口這邊,任迪將空間門藏到了地下。

而在原始星球那邊巨大的液滴包裹着空間門向着海邊移動。在海邊一個巨大的納米液態團塊構成了一個大泡泡,這個大泡泡將對空間門進行跨海運輸。三百米長六百米寬的巨大大門,被整體運輸。這是非常龐大的工程,巨大的液滴一路碾壓過來,將大量的大樹碾倒,空間門豎立的新地方。新的地方將是一個巨大的島嶼。

任迪不希望干擾這個位面的文明發展,任迪自己不干擾,也不希望外來力量干擾。現在原始星球的文明還很脆弱,任何超自然現象,都會聯想到神靈。自我萌生的概念極容易被向神靈依附擊垮。

而那邊,任迪進入這個位面的奇幻之旅正式開始了。豪華的車隊進行了三次空間門店穿梭。馬車奔跑的距離不超過八百公里。而任迪頭頂的星空換了三次在,換了第二次的時候已經到達了大昂的土地。

而任迪也見識到了這個所謂大昂帝國的富足。同樣是農耕文明國度,中國和朝鮮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級別。江南大片的水王,適宜種植的區域,以及貫穿南北的大運河。讓中國能稱得上是天朝。大片領土的大片物資,可以利用比朝鮮好得多的運輸體系向着周圍運輸。

而這個位面呢。科技水平來說,是清末。至於富饒程度,任迪想象不出來這樣的文明能夠這麼富裕。非常廣闊的田野。大量的農民在蒸汽機關獸的幫助下耕作,或者是新修水利。

任迪看了一下,木頭的,這個世界的機械的主體結構都是良好的木頭的,在十九世紀歐洲用來造戰列艦,中國用來修宮殿佛堂的優質木頭用來製造機關獸。

空間門四百公里範圍內爲帝國的核心統治區,也就是說帝國可以輕而易舉的控制這些區域。並且輕易的完成大片物資調動,物資調動的行走距離要比從中國北京到江南要近得多。

不僅僅是農耕文明,就是工業文明也是要講究一個物資調動的問題。中美俄這三個陸上大國取代一戰英國奠定海洋霸權的統治。就是這三個陸地上大國鐵路網任督二脈打通了。一點大國的交通線完成,大國的領土上的優勢力量是小國無非媲美的。一戰時期德國還能和俄國對打。至於二戰蘇俄龐大領土上的資源整合,弄出來的鋼鐵潮流把漢斯虎的坦克們逼到開無雙的地步。

而這個世界,空間門,龐大的領土軍隊可以任意在各個區域穿梭。突然任迪對同乘一車的世子問道:“這裏的空間門調動物資,靈石的消耗是多少?”

魏林秀說道:“上人,靈氣密集區域,空間門會自行汲取靈氣。大概每一個星門每年可以無需靈石穿過六百萬牛車左右物質。商賈想要穿行自然是要靈石稅金。但是我們……”

魏林秀搖了搖摺扇笑着說道:“州府關口還是賣我家幾分薄面的。” 重型馬車在石子道路開動着,兩側的道路兩側的井田,一豎一橫溝渠,規劃的大片田野讓人賞心悅目,經常可以看到一些溝渠邊上蒸汽鍋爐房在冒着蒸汽,一桶桶溝渠中的水被運送到了農田中。

78473年,任迪在聽到王朝的延續時間後,第一時間不敢相信。然而隨後一路上看到這一幕,相信了。這是一個物質超乎地球封建王朝想象的國度,物質越豐富,管理難度調配物資難度越小,王朝也越容易興盛下來。

中國大一統的王朝崩潰,壞事往往壞事在漕運和地方吏制上,過長的漕運,養了太多的閒人,漕運上養閒人不可怕,閒人的損耗是可控的。如果是平時看起來閒,關鍵的時候有用。比如說二十一世紀中國鐵路,春運和非春運,節假日和非節假日,工作忙碌程度是兩個概念。平時你工作的時候他們工作輕鬆,比較之下,自然看他們閒。你出去玩的時候,人多看他們服務態度不耐煩(人太多了)臉上連個微笑服務都沒有。但是必須注意的是,他們死死的被規則約束了,不能對乘客索要東西,也不能用停車,來威脅運貨的商人,索要經濟報酬。

而在帝王制度下這些閒人又不能像二十一世紀那樣被制度管着,天高皇帝遠,開始不守規矩。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所以漕運廢掉了,皇帝碰到了問題,殺一批人只能好一整子,只會提醒大家手腳做乾淨一點。依然是這幫人和需要貨運的商人接觸。

再加上地方吏治敗壞,王朝不崩壞纔怪。中國王朝中宋朝是一個奇葩,收縮成南宋後,苟延殘喘,硬生生耗死北方金朝,並且經濟有了好轉。這不是南宋制度好。而是作爲帝國統治難度降低了。

而這個位面,任迪處於一種無語之中,中國古代士大夫暢想的聖治,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帝國的核心區一千多個星門對接了一千個星門的國土,帝國核心星球,大概整個俄羅斯疆域那麼大,要是在地球上用帝王制度維持,早在物資運輸的管理不善損耗中四分五裂了,但是遍佈國土上的星門讓國土上的物資並沒有匱乏,只要在帝國本部直隸地區,帝王的一章詔書就能命令星門那一邊送來的物資領土。若是有一個星門的世界發生叛亂,從幾十個沒有叛亂的星門,一紙詔書下去,調動數十倍的兵力平叛。

每一個星門背後都是一個星球,帝國掌握不了每一個星球只能掌握星球的少部分。所以毫不吝嗇的分封領土世家。所以整個王朝上有很多世家,而這些世家都有自己的領土,除了不能公開稱帝,大部分用度已經到達了封建社會的極限。

當然在自己封地上做土皇帝的只是二流的勢力,所有的豪門世家,想要登上權力的大舞臺,還是在帝王朝堂上。也就是昂朝直隸州府(星球)撥動大勢。

是的如果任何一個州府上的世家的貨物被王朝一紙命令禁止進出關卡(星門),那麼家族勢利就會一落千丈。地方上有勢利,朝堂上也有勢利這纔是興旺的世家,任何一個世家都不敢公開反抗王朝。

而王朝亦不敢自絕於所有世族,否則沒有上升渠道,所有世族對王朝陰奉陽違,王朝每個州府的領土就只能以軍隊維持統治,治理不善,大量的民衆就會往各個州府世家那裏流動。

這是封建帝國,有帝王有封建,在物質豐富的條件下形成的秩序。三個星門從從屬的南葉國,到昂朝的下屬州府,以及到昂朝核心的土地,任迪看到的是一個富足盛世。帝王時代完美的時刻。

隨後任迪到達了帝都,這是一個龐大河道貫穿的城市。猶如貫穿南京一樣的河道。主河道周圍有着大量運河,物資在河道中熱鬧的碼頭下卸下來,然後再有小船運送到城市的各個中轉站中。河道貫穿城市,讓這個城市也是一個橋樑的城市。

在越過一條跨江大橋的時候,任迪看到了猶如游龍蜿蜒的大江上在霧濛濛的水霧中能看到另外兩條大橋,巨大磚石砌城的大橋,石頭橋下方一艘艘排水五百噸,上千噸的福船從橋下經過。福船的尾部,一個巨大的水車啪嗒啪嗒旋轉划水推動水流。福船上面的小煙囪冒着煙霧。這是蒸汽輪,爲了能夠過橋,採用的明輪裝在兩側,而是裝在尾部。至於爲什麼沒有采用螺旋槳技術,這個任迪猜測應該是螺旋槳放在吃水線下的水密系統沒解決。

江面上波紋在陽光的照耀下,猶如萬點金鱗。任迪不懂風水。但是這條大江的確像一條盤龍。

當車隊到達橋面,看到任迪打開了窗戶目視着的大江上的輝煌建設。南王公世子魏林秀說道:“整個龍江共有四十五座龍橋,昂朝定都於此,爲了鎖住龍氣建造的。昂朝共由昂朝七十八爲先皇在位時建造。分別從三十四個州府的山巒上採石。然後用石灰糯米蛋青黏合,以精鋼長條爲骨架。所以每一座大橋,修建都需要一朝先皇積累讓國庫充盈,等到一座橋建造完畢,國庫的財力會大大消耗。”

魏林秀帶着幾分自豪的對任迪介紹着皇都的雄偉。聽完了介紹,任迪頓了頓說道:“很了不起的工程。”

然後補充道:“這個時代偉大的標誌。”

聽到這任迪前面一句話,魏林秀,臉上露出笑意,準備繼續就這邀請任迪逛逛這個都市的話題談談。然而聽到任迪後面那一句話,臉上的笑容一僵。

到底是大家族的子弟。魏林秀是知道一些事情的。魏林秀小心問道:“上人你是不是來自於高等區域的人類。”

任迪皺了皺眉頭,問道:“這裏是幾等。”

魏林秀說道:“南葉國是三等,大昂是四等。”

任迪攤開了手掌,細小的晶體構成了屏幕,一幅幅一戰雙翼飛機集羣,以及地面水櫃戰車的畫面出現在上面。任迪對着魏林秀問道:“這是幾等?”

睜大眼睛看了看這些畫面,魏林秀臉上有着茫然,然後是驚喜帶着好奇。大約幾秒後。魏林秀說道:“上人你展現的這些畫面,我並不知曉。這應該是戰爭畫面。”不過據我所知:“五級文明的標準是,鋼鐵崛起,不借助靈能能讓鋼鐵機械漂浮在天空中。需要一百位先天強者。一旦晉級五級文明,星門的數量則會升爲十萬。

六級文明的標準,造物能力上,已經超出了我們的理解,我無法描述。但是需要一位先天大宗師。”

任迪默唸道:“大規模鍊鋼,鋼鐵材料稱爲主流,以及內燃機技術,電氣化。”

馬車過了石橋,任迪再次看了一一眼遠離大江,任迪對魏林秀說道:“需要一百位先天宗師,這就意味着,靈氣的差異。對吧。”

魏林秀垂首說道:“是的!”

任迪心裏一種濃濃的怪異,這對於文明來說一切物質的道路都安排好了,充沛的物質,優異的工具,這樣的姿態下,一個個時代必然會被魔改的非常奇幻。

看到任迪沉默,魏林秀問道:“上人,問一下,您是機關師嗎?”

任迪愣了愣,而魏林秀看到任迪這個反應將任迪看出了默認,逼近任迪在原始星球的出場是大批奇異的飛行器在天空飛行。哪些飛行器並不是藉助空氣浮力,也沒有靈壓。

魏林秀開始動用三寸不爛之舌:“既然你來到我國,可否願意授予我國機關術。”

任迪激靈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技術擴散的問題,這個世界的條件這麼好,而且知道高等文明的存在,爲什麼沒有技術擴散呢。

任迪深沉的看了看魏林秀。

這位世子,感覺到機會來了,說道:“上人,我不知道您爲何流落至此,可是我朝絕對能爲您施展抱負。我朝的先天強者,冊封在位已經到達九十九位很長時間了。你應該明白,先天武者這個評判門檻,對我朝並不算什麼。”

說到這世子露出了額,你懂得的表情。看到這個眼神,任迪明白昂朝的所謂的先天數量在藏拙。因爲數量擺在明處,在其他短板上也無法晉級高等。所幸將真實數量隱藏,藏而不漏的威懾。

這就像二十一世紀中方的核武,反正我技術上能造氫彈,有三代核武器。核物理在世界前列。反正亮出所有核武也比不過世界第一。藏起來,至於有多少,你們猜,猜錯了漏掉一顆後果很嚴重。至於可能漏掉哪一片羣山峻嶺中的核設施,我不告訴你們。

不過對先天武者,任迪不感興趣。任迪感興趣的是另一個話題。機關術的傳承,貌似問題出在這裏。

任迪頓了頓很深沉地問道:“機關術的傳承規則你應該是懂得。所以,你……”任迪故意將字拖得非常長。

而魏林秀終究是年輕人,當目的性很強的時候,很快調出來的這個世界。十分鐘後……

魏林秀一衆長篇大論闡述任迪一旦做了這件事將會被昂朝銘記分封,等等好處後。總結道:“上人,我朝求賢若渴,您大才被辜負,又何必被門戶之見所束縛呢。”

任迪道:“讓我仔細想想。”

而任迪心裏嘆息道:“這尼瑪知識的傳承是師徒相傳的學徒制。” 知識就是力量,這個世界的人類到時理解的透徹,對專利的知識的守護意識到是強大。確切的說,高等文明爲了保持對低等文明的優勢,首先是高等機關器械不得隨意帶出至低等文明處。即使權勢者將機關獸帶出,也要機關師隨行。確保師承不外傳。在這就是很多關鍵的信息不得泄露。

像這個昂朝,利用機械了,那麼牛頓三大定理應該是很普及的了。但是這一套體系只有機關師知道。牛頓三大定理是二十一世紀初中生都知道的。但是當年巨人們一步步走過何等艱辛。若是沒有義務教育的科普,也就是昂朝現在的情況。機械物理學總綱。

至於化學元素週期表,昂朝人連聽說都沒聽說過。所以他們的鍊鋼直接卡在了這裏,不過任迪懷疑,就按照這種保密的尿性。化學元素週期表,估計在所謂的五級文明裏面也是祕典。

這個世界先天武者是高等人,同樣機械師們也是。不過昂朝的機械師們還有這一種風險,人往高處走,部分人才會被更高的文明吸納。昂朝就大量吸納哪些三級文明中有天賦的人才。將他們帶入昂朝。

至於昂朝的人才,現在的四大機關世家中,幾乎都有上線。隨時昂朝皇家招募的機關師生產的產品總比三大機關世家要次一等。

所謂皇家的一個分支,南王公的世子,很是爲皇族統治的這個帝國着想。馬車在一個巨大的府邸前停了下來。

鍍金,且鋪上絲綢的踏凳子,鋪設在馬車上,世子走了下來,而一位位旅途勞頓的公子小姐們,也應邀下車,走進了王府,車隊掛着的是紅旗歸來,預示着此次出門大吉。整個王府上下都在準備慶典。

“請了……”走出馬車的世子對任迪做了個手勢,如此恭敬的姿態,讓馬車下察言觀色的僕役立刻明白了。和自家少主同乘以車的陌生人身份不一般。

立刻將一捆絲綢布鋪在地向拓寬了絲毯。任迪心裏嘆了一口氣。這種禮遇。呵呵。歷史上太子丹對待荊軻也是這麼濃厚的,禮重,但是一切都太明顯了。這種籠絡人心的手段還比較青澀。

真正的老手,不會這麼做。因爲一旦別人拒絕,那麼要麼自己傷面子,傷了面子後日後不好相見。要麼別人不想傷面子,還了人情後立刻遠離。真正拉攏的老手,任迪見過,經常見,高級演變軍官個個都是。讓你如沐春風,合作好第一次後,覺得不錯,下一次繼續合作,結個善緣。541298戰區最後無論東西方軍官最後幾乎是越打死的人越少,今天我留一線,明天你留我一線,大家都不過分。(最後演變親自佈置良心的戰區最高任務)

走入這個巨大的宅門,非常豪華,猶如現代的生產力按照古典中國的風格設計一樣,磚瓦黑黝黝的琉璃,柱子是鮮豔的紅色,鎏金的紋路,和鮮豔的底色有着極強的色覺反差。

然而身後魏林秀在指示家中的管家過來,輕輕地說了幾句。然後管家領命而去。過了一會後一位藍色衣衫頭上戴着碧玉飾品,面容十六歲,上佳卻明顯大家賢淑的女孩走了過來,對任迪,做了一個萬福。說道:“先生,小女子。榮佳,世子已經爲您準備好了居所,請隨小女來!”

任迪擺了擺手說道:“有藏書房嗎?”

藍衣少女臉上露出猶豫,任迪這種沒有客隨主便,非禮數的行爲,讓她有些茫然。任迪說道:“並非孤本藏書,傳記遊記,雜談之類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