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宸,恨,是愛的另一種體現。沒有愛,哪兒來的恨?我不希望你失望。”

太太她征服了全世界 ,找了一些東西給他看。

“這些全都是一個自媒體發的文章,全部是關於小顏的黑料。雖然是子虛烏有的內容,但花錢發這些內容的,都是江杉現在的女朋友蘇繡。

她是最接近江杉的人,她都能發現他們倆之間還沒了結清楚,所以纔對小顏抱有這麼深的敵意。子宸,難道你看不清楚嗎?”

“夠了。”鬱子宸沒有看那些內容,只是猛地打斷她的話:“出去。不要再調查她的事,更不要插手我們的事。否則,你知道後果。”

唐雯臉色大變,眼睛瞬間紅了,淚水也差點掉落。

但她只是悽慘的笑了笑,輕聲說:“我喜歡……”

“出去!”他根本不想聽她說任何話。

唐雯終於忍不住,直接衝出了辦公室。

她不是傷心鬱子宸威脅她,她只是受不了“我們”這個詞。他跟顏愛蘿是我們,那她呢?她陪了他這麼多年,爲他做了這麼多事,又算得了什麼?

她躲在衛生間裏發泄一會,片刻後,卻又突然狠厲的笑了。

她那些話終究會對他們的感情產生影響,她就等着時間把這些矛盾發酵的越來越大。

就算她得不到,就算她只能一輩子單純的陪着鬱子宸,也不可能讓別人佔了她想要的人。

而鬱子宸也確實記住了她說的那些話。

恨確實是會讓兩人有很多交集,更何況是兩個曾經有感情的人。

他用電腦搜索了一些顏愛蘿的黑料,找出幾篇話說的最難聽的文章看了看,然後猛然發現一個問題。

這幾個文章遣詞造句的方式很熟悉,好像在哪裏見過一樣。


他想了想,想起他看過的顏愛蘿的筆記本。上面的一些話,跟這些話很像。

這個女人,親自寫黑料黑自己?

所以,她知道蘇繡對她的敵意,也知道這敵意從什麼地方而來?

鬱子宸的臉色沉了下去,也就是說,顏愛蘿從來都清楚的知道江杉對她還有餘情未了。

之前江杉來糾纏她,她還插科打諢的在他面前說江杉是個神經病。但她從心底深處卻清楚,江杉不是在開玩笑。

這個女人,在跟他裝糊塗。

鬱子宸從沒覺得一件事有這麼難解決,比他剛接手公司面臨公司裏派系林立還要麻煩。

……

而顏愛蘿此時還在沉迷事業,沒意識到危機。

她中午要去跟一個單子,不能跟鬱子宸一塊吃飯,就和他請了假。

鬱子宸沒回復,她也沒當回事,反正他一向不喜歡回覆她的信息。

中午在外面見了客戶,一塊吃飯,聊了聊。進度不大,這個客戶總是在刷手機,也不知道在看什麼小視頻,很不尊重人。

她無奈,只能也往四周看。


結果,就看到了蘇繡還有她的好閨蜜胡菲菲。 蘇繡坐的距離她不遠,正跟胡菲菲高興的說着什麼。

胡菲菲還在鼎鑫工作,也還在監視她。但她太忙了,在公司的時間少,想監視也監視不了多少內容。

蘇繡說着說着就哭了起來,抹着眼淚。

顏愛蘿隱約聽到,說江杉要變心之類的話。

胡菲菲是一個極易被煽動的人,立刻一拍桌子,怒吼:“顏愛蘿可真不要臉,口口聲聲說跟江杉有仇,還去勾引他。你不知道,今天公司裏都傳遍了,說她靠出賣自己拉業務。”


她拿着手機想給蘇繡看大家聊的內容,結果打開後,發現什麼內容都沒了。

“羣都沒了,消息也被刪了,一定是公司裏的人做的。”她憤怒的說着:“鬱總對她可真好,受不了別人說她壞話,還爲了她把這些消息都刪掉了。”

她很快就找別的同事問了情況,知道是鬱子宸下令刪除消息的。

不禁更加氣憤,覺得顏愛蘿不知好歹,有人疼她,還水性楊花到處招惹人。

“不怕,我有截圖。”

她還是找了點內容給蘇繡看,讓她看看顏愛蘿是個什麼樣的人。

蘇繡一臉驚訝,捂着嘴,做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杉哥要是知道她是這種人,肯定會難過的。”她很是焦慮的說着。

胡菲菲恨鐵不成鋼:“難過什麼啊?你把這些內容拿回去給他看,讓他看看他還惦記的人是個什麼樣的。

讓他死心,專心對你好。你爲他吃了這麼多苦,受了多少委屈,他怎麼能不對你好?”

顏愛蘿看了一會,都覺得無聊。

全程都是胡菲菲在爲蘇繡抱不平,蘇繡一臉受害者又對江杉深情一片的表情,演着戲。然後,就把胡菲菲當槍使,讓她去打頭陣。

做壞人的都是胡菲菲,而蘇繡永遠是那個單純可愛的嬌俏女孩,是個受害者。

嘖嘖!

顏愛蘿看的不明白,這麼簡單的戲碼,胡菲菲的腦袋是有多直纔會看不出來?或者,她對蘇繡纔是真愛,甘願爲她衝鋒陷陣?

那可真是情深意切,感人肺腑了!

她正感慨的時候,對面的客戶突然把頭從手機上抽離出來,說自己有事要回去忙,直接走了。

走了!

顏愛蘿也沒挽留,更沒起身相送,就見這客戶抱着手機拿出耳機,急匆匆出了門。

各種客戶她都見過,這麼一位心不在焉的,還算是可愛的,也就見怪不怪了。

她坐在那裏,專心看起了戲。

這時候,蘇繡訴苦完畢,拿出個很精緻的包包,送給了胡菲菲。

“這是我前段時間買的,我都沒捨得用,菲菲你上班用的着,拿着吧。”

從遠處看,那是個名牌包,一個就得好幾萬。

胡菲菲看到眼睛一亮,但趕緊推辭:“江杉對你不好,你現在過的也不容易,我不能拿你的東西。你自己背吧,上班背也好看。”

蘇繡嘆氣道:“他嫌我沒用,不讓我去上班了。我現在只能拿着他給的生活費,每天待在家裏,無所事事。”

江杉確實不讓她去上班了,但原話不是這麼說的。她不能去公司,歸根結底,也是自己作出來的。

但在胡菲菲眼裏,她的好閨蜜自然是什麼都好,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

她當時就怒了:“他怎麼能這樣?雖然有人養是不錯,但這樣是把你圈養起來,根本不給你出頭的機會。我找他說說去。”

蘇繡攔住了她,輕聲說:“別去了。杉哥其實也是一時被鬼迷心竅了而已。他最近也很忙,我不想讓他煩心。就是有件事,能不能請你幫幫我?”

胡菲菲靠近了問她是什麼事,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顏愛蘿只能看到兩人在密謀什麼,但卻聽不出說的話。但從表情猜測,大概不是什麼好事。

她總覺得兩人說的事跟她有關係,但又聽不到。有心想靠近偷聽,但這餐廳隔斷少,根本沒法靠近。

兩人說了一會,胡菲菲儘管爲難,但最後還是答應下來。

蘇繡很感激,一連跟她說着謝謝。兩人又聊了一會,就結賬走了。

沒戲可看,顏愛蘿也沒多留,結了賬去董升的廠裏看了看。

這邊生產的很快,晚上連着加班,已經把網店那邊要的貨都發了出去。

董升很高興,看着貨發出去的時候,就好像看到了很多錢到賬。

顏愛蘿看了幾個,見質量一如既往,又謝過他,就先回去了。

回到公司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

銷售部的同事早就不敢議論她的事,因爲短短几個小時,陸青就處理了好幾個人。話說的最難聽那幾個,有的被扣獎金,有的直接被開除。

陸青的名義是,公司裏必須團結同事。喜歡八卦不安心工作的,那就回家看娛樂新聞好了,還做什麼做?

他平時很好脾氣,下命令的時候冷着臉,把衆人都嚇得不敢多說什麼。

而陸青心裏也苦,當時鬱子宸的臉色有多難看,只有他知道。要是這件事處理不好,抱着箱子走人的,可就是他了。

只是,雖然不敢說,但她進去的時候,銷售部一些人心裏更不服氣了。

大概是覺得她有人撐腰才這麼囂張,仇富心理下,更看不起她了。

什麼業務量,肯定都是鬱總給的,都是靠着別人拿來的。哪有什麼真本事?

顏愛蘿若無其事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把要處理的文件都處理好,一直低頭忙着。

簽約的後續工作其實也很繁瑣,文件萬一處理不好,就會留下巨大的漏洞。所以她每次都處理的很認真。

正忙着的時候,門外有人喊道:“顏愛蘿,有人找你,說是尚太太。你過來一下吧。”

尚太太?

尚儉的太太?

衆人一下子精神起來,拿出了春運搶票的火熱,還順便拿起了手機。

他們大概覺得,這是尚太太找上門來約架了,這下能看倆女人打架,好場面。

顏愛蘿卻是疑惑又淡定的起身,想出去迎接。

她也沒想到尚太太會過來,想着大概是爲晚上的事道謝。

見衆人一臉躍躍欲試想看戲,她也沒阻止。正好,讓他們看看真相。她發了一條信息出去,打算讓這些人好好看看戲。 尚太太的名字很有趣。老公叫尚儉,而她叫簡潔。

倆人的名字很像,怪不得能成一對。

顏愛蘿出來的時候,她已經快走到銷售部門口。兩人一見面,她正要高興的跑過來,就見顏愛蘿給她使了個眼色,讓她看手機。

她疑惑的停下,拿出手機看了看,見到了顏愛蘿發來的信息。

雖然疑惑,可看她身後跟着的一羣看熱鬧的人,她也很快反應過來,暗自點頭答應配合。

她三兩步就衝過來,還氣勢洶洶的,過來就在顏愛蘿肩膀上拍了一下。


“說,爲什麼這麼做?你是故意的?”一邊說着,還又拍了一下。

顏愛蘿被推的後退了好幾步,差點撞在牆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