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使的存在並不是人類摸索自身而擁有的力量,而是神之賜福。

龍神賜予了人類掌控、凌駕於龍身上的、名爲龍使的力量。

身爲幾個時代來有數的幾個顯露過神蹟的神明,誰也不知道龍神最初怎麼腦抽的創造出了龍使。

龍使可以契約龍族,一躍成爲巨龍的主人,瞬間擁有強大的實力。

並且女性龍使,因爲受到龍神的祝福,所以會變得越來越漂亮越來越嫵媚,導致龍使個個都是尤物。

曾經精靈的賢者曾經猜測,這也許代表着龍族自身的某些問題。

但在近千年之前,龍神曾再次顯露神蹟,並且改變了龍使的法則,致使得龍使從此全部爲女性,並且龍使對契約龍沒有命令權,而是平等的關係,龍契約文也變爲了平等契約。

那時候也是魔法時代的巔峯,作爲當時大陸主要力量的龍使因爲龍神突然的神諭出現了大變故,無數的契約龍解除契約恢復自由,無數的龍使淪跌落神壇落爲凡人……導致魔法師們登上了頂峯,徹底奠定了魔法的至高地位,迎來了魔法時代的輝煌。

近五百年前,出現了最後一位男性龍使,也是當時西納普斯的唯一男性龍使。

那時候是魔法時代與宗教時代更替的空白期,西納普斯動盪不安,也就是在那時出現了,從千年前的那次龍使之變至今,唯一的一位男性龍使。

從那以後,所有的龍使都是女性。

人類的發展,總是從最初極度的緩慢到高速發展時期,這是一種必然的趨勢。

而在發展中也必然面臨着危險。

在那個傳奇的時代,面對魔法時代的沒落而不死心的魔法師們,造成了覆滅人類的危難。

英雄總是應運而生。

那位龍使引領着人類度過了劫難,並且與龍神接觸,再次改變了龍使的規則……讓絕對命令性質的龍契約文,重新取代了平等契約。

龍使再一次成爲契約龍的主人。

雖然那位近五百年前就沒有了蹤跡,但他的傳說卻還流傳在西納普斯。

救贖者,是最爲出名的龍使勢力,存在了四百多個年頭……

沒錯,救贖者信仰的就是最後一位男性龍使——被稱爲龍使之神,當然他並不是神,卻被當做神來信仰。

而自從龍使限定只有女性之後,公龍就是西納普斯的稀罕物了。

龍使的數量雖然少,但人類的基數大……相比起來,能夠被契約的公龍的數量就太少了。

因爲龍使與龍的交流是通過體液交換,所以異性契約是最完美的,導致女性龍使基本都想要契約到公龍,哪怕實力不夠強,也比母龍帶來的變化大。

近些年來,隨着龍使的大肆契約,公龍的數量越來越少,像是蘭科這種大搖大擺出現的公龍,幾乎會引來漂亮的龍使美少女瘋狂的爭搶。

蘭科原本以爲龍使這種職業確實很爽,指揮一條龍,想想就很威風……

但他沒想過作爲被指揮的龍會這麼悲慘啊,完全沒有人權……不沒有龍權,只能像是戰鬥機器和發泄工具一樣聽命與龍使,如果不是龍使都是長相漂亮的少女,蘭科早就做出弒主的事情了。

龍神可是龍族的神啊,居然創造出龍使,對龍這麼不友好的職業,龍神腦子一定有問題吧!

蘭科好歹作爲銀龍,接觸過兩位數的龍使妹子,但大部分龍使都一般無二,讓蘭科覺得很不科學,極度不科學!

隨着見到了越來越多讓人厭惡的龍使,蘭科腦子裏漸漸形成了一個念頭……

龍,要獲得自由,龍使,要得到懲罰。

(大家聖誕節開心嗎……說實話新書我有些緊張,感覺都不太會說話了,總之求收藏求推薦票,對新書這些免費的東西真的很重要。) 正如歷史證明,關於龍使的任何變故都會帶動西納普斯的變動,由此可見龍使的強大。

龍使是操縱龍的人,而龍可抵萬軍……如果數量多了,先不提西納普斯會怎麼樣,龍族就不幹了。

所以龍使的數量極少,擁有龍使天賦的少女也很少。

之前說龍使是少女們夢寐以求的職業,是因爲成爲龍使後就會得到龍神的賜福,簡單來說就是更加富有女性的魅力,不管是容貌還是身材。

……蘭科其實更希望安靜的做一頭美男龍,不要存在什麼龍使。

蘭科在吉拉城這幾天雖然沒有滿處逛,但奧澤利亞魔法學院好歹是吉拉城少有的繁華之處,這兩天用銀龍之眼掃視上千人,居然到現在一個有龍使資質的都沒發現。

不過這也在蘭科預料之中吧。

就算是沒有玩具,蘭科也要靜靜的等待……等待着極惡之龍的耐心。

這頭性格奇葩的黑龍可不會有太多耐心,這是黑龍的通病。

既然心中充滿悲憤,那極惡之龍下一次出現就絕對是有備而來。

也就代表着這座城市也只剩下幾天的壽命了。

……

第二天的清晨。

天還矇矇亮,卻讓人感覺隨時都會壓下來一樣。

所有人心中都壓着黑色的龐然大物。

整個吉拉城都起得格外的早,都在忙碌的逃出這座彷彿下一秒就會毀滅的城市,甚至城門都開始有擁擠鬥毆事件。

紫晶自由領的領主之一奧斯迪·尤金和奧澤利亞魔法學院的院長九階魔法師彌澤卡,一起站在吉拉城的護城結界核心高塔上,看着這座沉默的城市。

不同於之前蘭科銀龍在撒曼城的時候,銀龍屬於跟人類相處比較友好的龍種,蘭科在紫晶自由領的時間裏,除了腦子開洞想要屠龍成名的白癡之外,基本沒有其他人死在蘭科的爪下。

極惡之龍作爲黑龍,向來都是西納普斯的詩歌故事中,反派的不二人選……所以吉拉城的劫難,絕對不是說笑。

吉拉城逃跑的人並不少,但也有不少人都淡然處之。

紫晶自由領作爲理想聯邦和星佑帝國兩大勢力中夾縫生存的勢力,生活着大量的重犯,或者想要隱世的高手。

他們不是無處可去,而是信任尤金家族的實力。

儘管是盲目的信任,但尤金家族捍衛着紫晶自由領這麼多年,確實配得上這份信任。

這主要是因爲,龍族之外的人,不瞭解極惡之龍這個名字代表的強大。

突然,奧斯迪和彌澤卡先後擡頭看着東方,臉色凝重無比,周圍的空氣彷彿都要凝結。

吉拉城中也有人陸陸續續看着東方,儘管只是太陽徐徐升起,卻讓每個人臉色越發難看。

蘭科前一刻還在呼呼大睡,猛的起身看向吉拉城的東邊,黑色的雙眼變成了瞳孔狹長的銀龍之眼。

在看清楚天空中的黑色身影后,蘭科直接翻身下牀換衣服。

不去管這個吉拉城的劫難,而是閒庭信步的走向奧澤利亞魔法學院。

空無一物的遠方,漸漸出現了一個黑點,隨即以不可想象的速度不斷在視野裏變大。

極惡之龍還沒有到達吉拉城,強烈的颶風就已經席捲了過來。

儘管身軀龐大到遮蔽了小半個吉拉城,但速度卻快的無法用肉眼捕捉。

奧斯迪擡頭看着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龍軀,眼中沒有半分恐懼。

作爲一位領主,光是這份膽量就足以讓人敬佩。

低沉的聲音震耳欲聾:

“爬蟲,交出兇手!或者準備好……作爲陪葬祭奠我的愛了嗎!”

“黑龍大人,”奧斯迪的聲音在自身實力加持下,同樣傳遍了全城,“就算我交出兇手……吉拉城的子民可以得救嗎?”

奧斯迪人到中年,但頗具魅力的外表和成熟的氣質就對異性充滿吸引力,此時毫無懼色的與極惡之龍談判,徹底征服了吉拉城無數的女性。

……不過都快活不下去了,開後-宮的事情還是先緩緩吧。

生生登皇記 媽咪9塊9:高冷爹地求帶走 極惡之龍停在了高空,讓吉拉城重新沐浴在陽光下,但下一句話就讓人感覺這陽光是如此的冰冷:

“不可能!誰也保不了你們!”

隨着這句話傳來,天空中黑色的巨龍像是流星般撲向了吉拉城。

ωωω◆ тt kΛn◆ ¢ ○

……

奧澤利亞魔法學院。

護城結界的核心高塔距離這裏不算太遠,蘭科也能看到極惡之龍那扭曲的決心。

所以說不就是死了只羊麼,臥槽至於麼跟殺父之仇一樣。

不過這都跟蘭科沒關係,蘭科原本的打算就是趁着極惡之龍侵犯,溜進魔法學院。

畢竟現在的魔法學院是最空虛的時刻。

護城結界又不是永動機,也需要能量提供。

這個能量來源就是奧澤利亞魔法學院的高階魔法師們。

魔法學院的強力黨都被抽掉一空,現在自然就是最空虛的時候,此時不來更待何時?

哎我真是太機智了。

“你是什麼人!”

一個穿着法師袍的青年發現了蘭科,馬上警惕起來,雙手也泛起了魔力波動。

她那偏執老公黑化了 但還沒持續一秒鐘,就恢復平靜,雙眼一翻昏死過去。

只剩下蘭科的那雙銀龍之瞳死死盯着昏倒的年輕魔法師。

之前說過,蘭科在不化龍的情況下是很脆弱的。

低階武者的身體素質,毫無攻擊力的銀龍之瞳。

但作爲龍之眼,本身就具備着威壓和意志衝擊的效果。

如果對方是意志堅定的刺客或者精神力強大的法系職業,那蘭科毫無還手之力就被打成狗。

可是現在強一點的魔法師都被抽掉走,去維持守護結界了,剩下的都是頂不住蘭科意志的雜兵。

蘭科本身兩世爲人,雖然時間都不長,但卻早就明確自己的前進方向,意志也不是什麼人都能不受影響的。

……當然這也無法掩蓋蘭科本身連他口中的雜兵都打不過的事實。

“吼!!!”

聽到這個沉悶卻詭異的吼聲,蘭科下意識的擡頭,就看到天空的極惡之龍口中翻騰着黑色與金色交纏的火焰。

這個架勢蘭科非常熟悉,這是龍吼的前兆。

下一刻噴涌而出黑色火焰就被一層薄薄的透明晶狀結界擋住,但隨着極惡之龍的怒吼,結界不斷地凹陷,彷彿隨時都會破裂。

要加快了。

蘭科知道吉拉城沒多少時間了,極惡之龍太強了。

一旦結界破,那像蘭科這種體質,極惡之龍一口口水的衝擊力都能把蘭科打成碎片。

Www◆ тTkan◆ ¢O

也就是所謂的,一口鹽汽水噴死你的感覺了。

幸好蘭科這兩天也不是沒準備,早就摸清了那顆銀色隕石的位置。

畢竟那不是什麼太過貴重的東西,只不過因爲裏面充斥着狂暴的元素之力,才讓魔法師們覺得有研究價值。

……

吉拉城五公里外。

之前蘭科在撒曼城變身銀龍的時候,感應到蘭科的那個少女,此時更像是乞丐了。

全身上下髒兮兮的,衣服都已經看不出原來顏色,如果不是過於苗條的身材,甚至都無法看出是個女孩。

少女身旁卻站着十四五歲的精緻女孩,青色的長髮綁成馬尾,臉蛋精緻的像是洋娃娃,肌膚白皙細膩,身上一塵不染,與身旁的少女彷彿兩個世界。

精緻女孩皺了皺可愛的小鼻子,對着髒兮兮的少女低着頭說道:

“艾德溫,蘭科的味道到這附近就沒了……”

被稱爲艾德溫的少女也很苦惱:

“可惡又跟丟了嗎!等我找到蘭科一定要讓他知道……”

“讓他知道龍使纔是主人,”精緻少女嘆了口氣,“艾德溫,一路上你已經說了三十七遍了……但蘭科可以讓自己的味道完全消失,我也……等等!”

“嗯?怎麼了依拉?”艾德溫馬上緊張的味道。

依拉眉頭皺得更深了,緩緩開口:“那裏,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同族……非常,強大……”

這個可愛女孩指的方向,正是吉拉城的方向。

(新書需要支持啊同學們!) 蘭科一路在魔法學院都比較順利。

畢竟銀龍之瞳雖然沒有瞪誰誰懷孕那麼可怕,但對付這些學藝不精的魔法師還是可以的。

不過就在蘭科以爲一切順利的時候,推門進入存放隕石的實驗室,卻發現裏面早就有人了。

三個大叔看着推門而入的蘭科,隨後對視一眼。

……雖然情況很突然,但蘭科又不傻。

這擺明了是有人也看上了銀色隕石,而且還走在了蘭科前面。

看着三個平民打扮的大叔,蘭科笑着說道:“哎呀想不到動手比我還快。”

還沒等蘭科說完,三個中年人決定搶先動手,二話不說,手中隨着能量匯聚突然綻放出光芒。

“臥槽!”蘭科卻瞬間臉色一變,看到那熟悉的光芒,二話不說掉頭就跑。

這份逃跑的果斷也是讓人歎爲觀止,搞得三位大叔都沒反應過來,手上的光芒繼續閃耀,如夜空中的星,雖不耀眼卻異常明亮。

星空信徒。

別人不知道那是什麼,但蘭科光看對方出手,就知道那絕對是星佑帝國的星空神教啊。

星佑帝國最崇尚實用,那一手星光之力只要出手就是殺招,絕對沒有半分花哨。

你問蘭科爲什麼會這麼瞭解星佑帝國?

當初在星佑帝國,蘭科被星佑皇室的小公主契約過。

結果什麼便宜沒佔到不說,身陷在防護重重的星佑皇宮裏,想跑都跑不掉。。

重生后我總想弄死九千歲 跑一次打一次!

尼瑪講不講道理啊!大家都是文明人,能不能不要用武力啊!

那段時間真是蘭科的痛苦記憶,自從能化龍蘭科就沒有那麼慘過了。

……

“院長大人,我們已經到最後了,結界的能量只能在阻擋幾次攻擊了。”

彌澤卡聽到彙報,卻很淡然的點了點頭,只是靜靜的擡頭看着天空,平靜地說道:

“不愧是龍族的天才,用衝擊力消耗結界的魔力能量,自身的消耗卻非常小,確實能很快破開結界。”

奧斯迪也點了點頭,想要開口說什麼。

卻被一聲嘹亮的龍吟打斷。

另一頭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