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裏,我當下不再猶豫,果斷出手,御氣朝着那老吊爺就用龍紋劍砍了過去。

龍紋劍還沒有砍到那個“老吊爺”的身上,它卻憑空消失了,好在我一直開着龍紋紅眼,在它消失之前,捕捉到了一個黑‘色’的影子。

想都沒有多想,我直接御氣追了上去,一箭刺在那影子之上,頓時一陣黑煙冒了出來,圍繞在四周的‘陰’煞之氣,也瞬間消失。

“老野,解決了?”這時老牛跟了上來問道。

“嗯,咱趕緊離開這裏,我總有種不好的預感!”我說完之後,轉過身子,帶着衆人朝着來時的路趕去。

一路上我讓老牛他們在前面,我手握龍紋劍殿後,生怕那些“老吊爺”追了上來,或許是那些“老吊爺”被我那一劍給嚇住了,也或許是我們運氣好。

總之在我們從地下爬上去之後,並沒有發生什麼意外。

爬到這個地面之上,衆人不免都從剛纔壓抑的場景中鬆了一口氣兒,休息了一會兒,繼續朝着這山溝金盡頭走去。

一路上我們馬不停蹄,朝着那個義莊趕去,好在在天黑之前趕到了那個義莊,經過一番打聽,才知道,這紅景天在他們義莊裏面就有一棵,而且年份絕對超過一百年!

這個消息,不免讓我們幾個振奮不已,所以忙問道這百年紅景天到底是在這義莊的哪一戶人家裏?

很塊就問出了答案,原來這百年紅景天是在這裏面一戶世代行醫的老中醫的家裏。

問清楚了住處,我們連夜就朝着那老中醫家裏趕了過去。

敲開‘門’,開‘門’的是一個白鬍子老頭,好嘛,那鬍子都到‘胸’口了,不過老頭面相和善,讓人看起來絕對無比親切。

我們也沒囉嗦,直接開‘門’見山地說明了來意,問這白鬍子老頭是否願意將他手中的那株百年“紅景天”賣給我們,只要開價,無論多少錢都行。

白鬍子老頭聽了我們的來意之後,沒有說話,而是一直捋着自己‘胸’前的鬍鬚,看着我笑……

老牛是個直‘性’子,你有什麼給個準信,你這也不說答應,也不說不答應,就這麼看着我們笑,這誰能靠得住。

“我說老大爺,你到底能不能賣不賣,給個明白話,你這磨磨蹭蹭地,讓我這心裏一點兒底都沒有!”

那白鬍子老頭看了老牛一眼,問道:

“這百年紅景天可是難得一遇的‘藥’材,你們要這個做什麼?”

“我們能幹什麼?救人!”老牛有些急了。

“救人?用這百年紅景天乃是除‘陰’之‘藥’,並無它用,你們用它救什麼人?”白鬍子老頭聽了老牛的話之後,滿臉驚異。

“老大爺,你先聽我說,我這個朋友‘性’子急,你別見怪,但是他說的話,那都是真的,我們的確需要這株‘藥’材去救一個朋友。”我說道。

白鬍子老頭聽了我的話之後,半響沒有說話,期間老牛又好打岔,我忙拉住了他,示意他先不要說話。

那白鬍子老牛沉‘吟’了一會兒,纔看着我問道:

“你們是不是道家中人?”

白鬍子老頭的話,倒是讓我有些意外,他竟然能猜出我們的身份,雖然我和老牛算不上個道士,但是我倆乾的事兒,卻和道士沒什麼兩樣。

“是。”我答應道。

白鬍子老頭繼續問道:

“你們的那個朋友體內是不是中了什麼鬼怪的‘陰’氣?否則這麼會用得到這稀有,卻不值錢的‘藥’材呢?”

“您不虧是中醫世家,僅憑這一點兒,就能判定出我朋友的病,我倒是真佩服您。”我說的這幾句話,絕對不是溜鬚拍馬,而是從心底裏佩服這個老頭。

“要是連這點兒本事都沒了,我爺爺的臉就得讓我給他丟光了。”白鬍子老頭說道這裏,笑着捋了捋自己‘胸’前的鬍鬚。

老牛這時實在忍不住了,開口說道:

“我說老大爺,您該問的也都問明白了,該說的我們也都跟您說清楚了,這‘藥’材您是賣還是不賣,給個準話。”

白鬍子老頭哈哈一笑,看着老牛說道:

“不賣!”語氣堅定,不帶有一絲遲疑和猶豫。

聽到白鬍子老頭的回答後,我心裏就一陣‘抽’動,他要是不賣,我們這一趟,可就白來了,總不能‘逼’着人家賣吧?

畢竟這東西歸根結底是人家的,要是強買強賣的話,和強盜有什麼區別?

想到這裏,我在心裏暗下決心,不管這老牛現在鬆口不鬆口,我一定得留在這裏,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一定要從他手裏把那株救命的百年紅景天給買過來。

老牛被那白鬍子老頭的這一句話,嗆得什麼也說不出來,氣乎乎地座了下去,看着‘門’外,一句話不說。

這時雲月開口說道:

“老大爺,您別生氣,我那個朋友‘性’子是有點兒急,但是他也沒什麼惡意,而且我們着急救朋友的命,要是剛纔他惹您生氣了,我在這裏替他給您陪個不是,您看那‘藥’材?……”

白鬍子老頭聽了雲月的話,大手一揮,打斷了雲月,沒有讓她繼續說下去。

“我說的話你們沒聽明白?我說了不賣就不賣。”

衆人不免心裏都有些灰心,我都有了讓白小小那老頭的心,可是一想這種事情的確做不得,一來這老頭雖然脾氣犟一點,卻沒有幹啥壞事,所以我仍舊不死心地問道:

“老大爺,您開個條件,無論什麼要求,我們都儘量滿足您,這株‘藥’材,對我們來說,真的太重要了。”“對,老大爺,您就通融通融,我們爲了找齊‘藥’材,付出了太多太多了。”白小小看着白鬍子老頭低聲說道。 ?

那白鬍子老頭聽了白小小的話之後,然後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你們呀,真是一羣娃娃!”

我們四個面面相覷,不知道這脾氣古怪地老牛,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我說過不賣你們,就肯定說話算數,但是我可沒有說過,不送你們。”白鬍子老頭笑完之後,看着我們幾個說道。

聽到他這句話之後,我心裏不免有些意外和驚喜,忍不住地問道:

“老大爺,您這句話的意思是準備把百年紅景天送給我們幾個?”

白鬍子老牛點了點頭:

“對,這種‘藥’材除了稀有和除‘陰’之外,並沒有什麼其他用途,老頭我留着也沒用,你們要是想要,儘管拿去!”

聽了白鬍子老頭的話之後,我們不禁有些‘激’動,這幸福來的太突然。

“謝謝,真的謝謝您,您這做出的貢獻,老牛我一輩子記住了,您需要什麼儘管和我們說,特別是錢的方面!”老牛這時收起了之前的不耐煩,看着白鬍子老頭真誠地說道。

“哈哈,你們也真是的,我這把年紀,棺材都邁進一隻腳去了,還要錢做什麼?”白鬍子老牛聽了老牛的話之後,雖然臉上帶着笑意,可是我看得出,其實他心裏還是有一絲無奈好眷戀。

是的,任何人到了暮年,都有會這種情感,在有意或者無意中透‘露’出來,往往自己卻不知道。

跟着白鬍子老頭拿到百年紅景天之後,我直接把它移植到了‘玉’佩空間裏,進去‘玉’佩空間的時候,我順便看了看在河裏面的龍大爺。

他看到我來,直接從河水中躥了出來,朝着我就爬了過來。來到我身旁,靠着我再次用他那大腦袋來回蹭了起來。

好嘛,一天不見,我竟然發現它明顯‘肥’了一圈兒,也不知道是因爲吃太飽,還是因爲這‘玉’佩空間裏靈氣充足。

多半是因爲後者,因爲我有時候在‘玉’佩空間裏打坐練氣的時候,往往感覺這罡氣再體內運轉一週的速度,明顯要比外面快,而且還快不少,很明顯。

陪着龍大爺玩了一會兒,臨走的時候,我又囑咐它,只能吃河裏的魚,河岸上的白靈鼠和小熊萬萬動不得。

從‘玉’佩空間裏出來之後,我便和衆人在白鬍子老頭的安排後睡下。

一夜無話,第二天天一亮,我們四個便早早起‘牀’,洗漱之後,準備打道回府。

臨走之時,我們四個對白鬍子老頭表示再三謝意,這才告別了他,從他家裏走出來,準備打道回府。

……

一路雖然顛簸,但是也沒遇到什麼意外,當我們回到東城區的時候,剛好是中午12點,我們四個草草地吃了點兒東西,我便給韓穎打了個電話。

在電話中,我告訴她,救她命的四種‘藥’材已經全部湊齊了,讓她蹭出時間,我們一起去清水寺,找青竹方丈,讓他幫忙把韓穎體內的‘陰’氣徹底除去。

韓穎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也是異常地‘激’動,和我們商議安排好工作,明天就脫離工作,然後準備一天,和我們一起去那羅布泊中的清水寺裏。

掛了電話,我們一行人就朝着家裏趕去。

回到家裏,排隊洗了澡,換了套衣服,我和老牛把換下來的衣服扔到洗衣機裏,雲月卻從裏面給我們拿了出來,說洗衣機洗的不乾淨,硬要用手洗。無奈,我和不好說什麼,只得由着她去。我坐在客廳裏打開電視,和白小小看起了動物世界,老牛則是去了書房,打開電腦,玩起了“越塔一挑五,掛機罵隊友”,的lol坑人無極限遊戲。

看了會兒電視,想吸菸,‘摸’了‘摸’口袋,卻發現沒有煙了,問老牛他那裏也沒了,我只好跟雲月打了個招呼,準備下樓去買一條回來。

下樓,走出小區,我朝着最近的一超市走去。

在沒到超市的之前,路過一個巷子口,我明銳的聽覺聽到了巷子口裏面有熟悉的聲音,但是具體是誰,我又一時記不起來,只知道這個聲音很熟悉,很熟悉。

在好奇心的促使下,我朝着那個小巷子口走了過去,剛走到巷子口,我便遠遠看到裏面有兩個人,一高一矮,正在在‘交’談着什麼。

再往前走了幾步,當我看清那小巷子裏面的人之後,我全是一下子好像被石化了一般,愣在了當場!

緊接着,就好像有一大盆,冰冷地水從我頭上澆到腳底,讓我冷到心裏,冷到全身發顫。

因爲在那小巷子裏的不是別人,而是羅左和之前差點兒要了我們命五行邪教的那個老矮子!!

他們怎麼會在一起?他們差一點兒拼個你死我活,怎麼現在卻在這裏說個不停,難道……

我不敢繼續想下去,身形藏在巷子口的牆壁後面,聚氣到雙耳聽了過去:

“我說羅左少爺,你爲了那個妞值得嗎?這苦‘肉’計傷的可是你自己的身體啊。”這是老矮子的聲音。

當我聽到老矮子稱羅左爲羅左少爺的時候,我一下子的‘蒙’圈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羅左和那個老矮子到底是什麼關係?

難道上次羅左爲了救雲月,而不惜和那老矮子同歸於盡是演戲?

想到這裏,我心裏不免有些火大,如果真是這樣,這個人的城府絕對深到了一個讓人恐懼的地步!

只聽在巷子裏面的羅左說道:

“你懂什麼?!我現在不能沒有她,不管用什麼辦法,只要能得到她,苦‘肉’計又怎麼樣!如果這個辦法再不行的話……”

“再不行怎麼辦?”老矮子問道。

“殺!”羅左冰冷的聲音如同一根兒鋼針,狠狠地刺‘激’我的心臟,傻子也知道他嘴裏所說出的那個“殺”,殺的是誰,虧我以前還覺得那傢伙有多愛雲月,現在看來,我那時候要是真把雲月讓給了他,後悔莫及。

“我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別想得到!永遠別想得到!”羅左冰冷惡毒的語氣傳進了我的耳朵,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羅左和老矮子此刻想對雲月不利,我怎麼可能讓他們有這個機會出手,所以我想趁這個機會,一起解決了他們。

當然,不是我動手,我現在並不是他們的對手,而是那位龍大爺,它之前的實力我清楚的很,別說他們兩個,再多兩個也不再話下。

而且這個巷子附近人很少,是個解決問題的好地方。

想到這裏,我從巷子的牆邊走了出去,站在了巷子口處。

而在裏面的羅左和老矮子此刻也察覺不對勁,忙朝着我這邊看了過去,他們看到是我之後,頓時都愣住了。

“你……你怎麼來了?!”羅左雙眼帶着一種極爲吃驚的眼神看着我問道,他此刻說話的語氣也停停頓頓,可見我的突然出現,讓他心理變化極大。

“我爲什麼不能來?我問你,你們兩個爲什麼會在一起?難道上一次你們是故意演戲給雲月看的?羅左,你真卑鄙!像你這樣的僞君子,比真小人都可恥。”我看着他們語氣中滿是嘲諷。

羅左聽了我話之後,頓時臉就沉了起來,一個字一個字的看着我問道:

“剛纔我倆說的話你都聽到了?”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我如實說道:

“前面的沒有聽到,但是你們後面說的那些,我全部都聽到了,一字不落!”關於之前的問題,我也懶得再問,因爲事實已經擺在了面前。

“你這是找死!”羅左用一雙血紅地雙眼看着我怒吼道。

我聽了羅左的話之後,笑着對他說道:

“我要是真的想找死,就不會出現在你們面前。”

“呵,你以爲你現在還走得了?”之前那個老矮子看着我‘陰’陽怪氣地說道。

我聽了他的話,笑着說道:

“我走不走得了,你可真說不算,你以爲你是誰?十字路口的紅綠燈?讓我不走我就不走?”

“死到臨頭了還嘴硬,我就成全你!”老矮子說道這裏,身形一動,就準備朝着我衝過來,我見此剛準備把在我‘玉’佩空間裏的龍大爺給放出來,;老矮子卻被羅左攔了下來。

“你先彆着急,那傢伙如此有恃無恐,多半是有什麼撐腰的能力。

這傢伙果然城府極深,能在這種看似對我極爲不利的情況下保持冷靜,看來我和真是有些低估他了。

“羅左少爺,你也太高看他了吧,就算他在有什麼保命的手段,我今天也不會活着讓它離開這個箱子。”老矮子用一雙‘陰’冷地眼神看着我,好像我早已是一個死人一樣。

我四下看了看發現這裏空間狹窄,不適合龍大發揮爺,一旦打起來必然畏手畏腳,而且動靜一旦鬧大,這這市區裏可就熱鬧了。

想到這裏,我對羅左和老矮子兩個說道:

“你們少說那些沒用的,要打就打,不過打之前,咱最好換個地方,免得打到一半,警察來了,我都不好下手。”

羅左和老矮子聽到我如此狂妄的話,都不免有些火大,老矮子當先說道:“走,咱去郊外!”我聽了他的話之後,嘴角上翹,心裏暗自祈禱,龍大爺,這次可就全靠你了,要是幫我把這兩個搞定,我給再買五百斤魚。 ?

羅左和老矮子在我前,我則跟在他們身後,一路朝着東城區的郊外,趕去。

一路狂奔,我們三個來到了東城區南面的郊外,在一片防護林旁停了下來。

羅左和老矮子轉過身子來,看着我一言不發,我慢悠悠地走了過去,看着羅左問道:

“羅左,你和雲月從小在一塊兒長大,至於要這麼對她嗎?即使她不喜歡你,也沒必要做的那麼絕,你還有點兒人‘性’嗎?!”

羅左聽了我的話之後,用一雙血紅的眼睛看着我,咬牙道:

“人‘性’?你現在跟老子說人‘性’?我告訴你什麼是人‘性’,所謂的人‘性’就是佔有!你能體會到自己這一輩子最心愛的‘女’人在別人懷裏的感覺嗎?你能體會自己從小照顧到大的‘女’人,愛上別的男人的心情嗎?你不能!你知不知道,我爲了雲月付出了多少?我爲了她有得罪了多少人,爲了她我甚至願意付出自己的全部!”

“包括你的生命?”我看着羅左問道。

羅左聽到我這句話之後,臉‘色’微微一變,隨即說道:

“對,包括我的生命!”

我聽到這裏,忍不住笑出了聲:

“哈哈,要是在以前,你這麼說,我或許還會相信,現在……”說道這裏,我看了一眼羅左身旁的那股老矮子搖了搖頭:

“現在,你說你願意爲了雲月放棄自己的全部,你他麼騙鬼呢?!”

“你這是找死!”羅左看着我語氣冰冷地說道,眼神中充滿了殺氣。

“我是不是找死我不知道,但是你們能不能要了我命,恐怕你們也不知道。”我看着羅左和那個老矮子,御氣打開龍紋紅眼。

同時,隨時準備用意念告知‘玉’佩空間裏的龍大爺,讓它出來幫忙,左手也御氣放在了‘玉’佩上面。

“哼,就是你和雲月在一起又怎麼樣?你能給她一個安慰的未來?還是你能保護她?或者你能讓她再次復活?你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你以爲你會御氣之術就了不起了?實話告訴你,就你那點兒三腳貓功夫,我還真沒看在眼裏!”羅左看着我說道。

“這些就不撈您費心了,我和雲月自己的事情自己能解決,還有,或許我是三腳貓,但是不試試怎麼知道呢?”我看着羅左,語氣平淡地說道。

這時,一直站在羅左身旁沒有說話的話老矮子,此刻卻張口說道:

“羅左少爺,咱們不必和這種廢物廢話,話不投機半句多!直接讓我解決他就行了。”

我聽了老矮子的話,冷笑一聲:

“半句?“打”只有一個字!”

羅左差點兒沒讓我氣死,紅着臉從牙縫裏擠出一個字:

“殺!”

見此,不能他們動手,我忙御氣打開‘玉’佩,直接把‘玉’佩空間裏的那條蛟龍給放了出來!

一條巨大的黑‘色’蛟龍憑空出現在我和羅左還有老矮子對峙的中間!

準備動手的羅左和老矮子也同時看到了這條突然出現的“怪物”,雙眼睜得老大!

“這是什麼?!他從哪裏‘弄’出來的?!”先是羅左一眼吃驚地看着老矮子問道。

“一條蟒蛇而已,羅左少爺不必……”老矮子的話沒說完,他自己卻把自己的那後半句生生地嚥了回去!

一聲龍嘯聲,劃破這午後的平靜的郊外。

“它……它……它是一條蛟龍!!”老矮子看着擋在我面前的龍大爺,吃驚地話都說不出口,眼珠子蹬地老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