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層……

第十四層,唐萱在剛剛開始的時候就有些力不從心了,雖然憑藉着她超出同級很多的術法勉強支撐着,但是靈力也是劇烈的消耗着,纔開始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就已經吃了兩顆恢復丹了,而李英俊自打十三層開始,連撿漏的事兒都做不到了。

這一切碧蓮都看在眼裏,這三個時辰,對於她來說彷彿是三個世紀一般的漫長,她非常的着急,恨自己爲什麼不會攻擊術法,爲什麼什麼都幫不上忙,想着想着,她一頭烏黑的長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髮根一直白到了髮梢,一陣微風吹過,她原本盤起的秀髮從肩頭滑落,銀髮飄動,在空中翩翩起舞,可就在這一刻,一股滔天的氣勢以她爲中心,向着四處擴散開來,將她身邊方圓百丈的空間全部籠罩在內。

唐萱等人頓時覺得修爲彷彿一下提升了數個等級,驚訝間看向了碧蓮,全部都被碧蓮的變化驚呆了,此時的碧蓮雙腳離開地面一尺有餘,整個衣衫散發出七彩的光芒,而那一頭烏黑的長髮,居然變成了銀白色的,在空中飄動着,而她本人卻是進入了一個物我兩忘的境界,雙目閉合,雙手合十,在手心之中有一個白色的光球向着四周源源不斷的散發着靈力。


唐萱隨手一個火龍,已經是可以成片的收割了,而就在剛剛還在考慮是否需要展露出金丹修爲呢,丸子留給她的密法次數只有三次,她需要謹慎使用,現在看來暫時是沒有這個必要了。

李英俊也不在是雞肋了,爆發出比剛剛唐萱還要強的戰鬥力,變的可以獨當一面了。

而白常和黑常,揮出的普通一擊,居然能夠產生劍氣,腳下的大地和熊妖都在這劍氣之下分崩離析。 衆人在一片不可思議中度過了愉快的一個時辰,碧蓮彷彿入定一般,無法和大家交流,大家也就沒有去打擾她了,就這樣吧。

第十五層……

唐萱在碧蓮的增益效果下趁機用煉妖壺收了十隻魔獸,這也是相對於她目前實力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李英俊又開始淪爲了醬油,看來碧蓮的增益效果對於他來說已經是極限了。

白常和黑常還是一切如常。

就這樣,第十五層的考驗也是很順利的通過了。

第十六層……

處於入定般的碧蓮的身上突然出現了一道光華,她的修爲居然提升了,變成了和李英俊一樣的築基二級,這可把李英俊給鬱悶壞了,在門派中碧蓮只是一個普通弟子,而剛剛踏出門派之後也是落後自己不少的,但是現在,居然和自己一樣了,而碧蓮這特殊的能力,作用遠遠的強過自己太多。


而隨着碧蓮修爲的的提升,所提供的增益效果又是強上了一線,本來在這層有些略顯吃力的唐萱頓時壓力大減。

隨着時間的推移,第十六層的防守也是接近了尾聲,唐萱知道,下一層中也就白常二人能夠出把力,別說李英俊,就怕是自己也是不能起到什麼作用了,要不要使用一次祕術呢?

往遠了說,要在這蒼茫大陸過上49年才能夠再見丸子。

而眼前這黑風洞中還有20多天,祕術只有三次,雖說經過丸子的改良,已經從最初的能夠堅持十二個時辰增加到了二十四個時辰,可還是不敢輕易的使用啊,爲啥自己的真實修爲這麼低,總要面對這麼多強大的敵人啊,唉!

“白常!”唐萱想到這裏,看來要有相應的對策了,要不然以後不好混了,看了眼氣定神閒的白常,叫道。

“嗯?怎麼了唐小姐。”

“在碧蓮的增幅下,你和黑常能撐到第幾層?”

“嗯……下一層的話還是遊刃有餘,第十八層的話,應該是勉強應付,而第十九層的話最多能做到自保……”白常想了想,認真的說道。


“好的,那我們策略改變了,就自保!”

“啊?”

第十六層也是毫無懸念的過去了。

第十七層……

“金鐘護罩,合!”

“金錐術!”

“金錐術!”

唐萱在施展出了金鐘護罩之後,就和李英俊一直在給金鐘護罩加持,她們能做到的也只有這個了。

白常和黑常分列兩頭瘋狂的砍殺着熊妖……

第十八層……

“金錐術!”

“金錐術!”

唐萱和李英俊繼續給金鐘護罩加持。

白常和黑常不時地施展着旋風斬砍殺着熊妖,期間吃了兩顆中品恢復丹……

唐萱擦了擦碧蓮額頭上滴落的汗水,給她餵了一顆上品恢復丹……

第十九層……

“金錐術!”

“金錐術!”

“旋風斬!”

“旋風斬!”

白常和黑常也加入到了給金鐘護罩加持的行列。

在唐萱等人不斷加持下的金鐘護罩異常的璀璨,猶如實質般,再加上這可是在碧蓮的增持下使出的,防禦之力不可小覷,在剛纔一直有着白常和黑常阻攔着魔獸,魔獸全部無法靠近這金鐘護罩,沒有體現出金鐘護罩的實力。

而此刻,魔獸前仆後繼的撞在了金鐘護罩之上,發出了咚!咚!的響聲,被金鐘撞到的魔獸全部非死即傷,這下可把白常二人跟震撼到了,他們開始在這獸羣中散步,快跑,狂奔,在他們繞場奔跑之下,不計其數的魔獸紛紛的被震飛、震死、震傷,一個字,“真爽死了!”

而處於入定狀態下的碧蓮,居然能夠隨着他們的移動,跟着飄動,始終處於這金鐘護罩的正中心。

這一個時辰,在他們的跑步運動夾雜着隨手揮出的金系術法中愉快的度過了。

第二十層……

彷彿這黑風洞中的規則之力被他們的行爲激怒了,在這第二十層剛一開始,熊妖們咆哮着,從遠方跑了過來,而數量上,居然比之前增加了一倍有餘。

衆人皆是一臉的凝重,加緊了對這金鐘護罩加持的速度,沒有再如上一層那般繞場奔跑,而是全部的停留在了原地,專心的對着金鐘加持。

“萱姐,給我一顆丹藥。”

“好的。”,唐萱拿出一個瓷瓶,遞給了碧蓮,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

可把瓷瓶給到碧蓮的手中之後,忽然覺得哪裏不對,好強烈的違和感啊,“啊!,碧蓮,你醒了?”

碧蓮笑了笑道:“萱姐,我一直都清醒着呢,只是剛開始的時候不能很好的操控這力量,所以……,現在好了,已經可以完美掌控了,就是有些太耗靈力。”說着,往嘴裏塞了兩顆上品恢復丹。

這一舉動看的白常和黑常直咧嘴,難怪他們不去買那中品丹藥呢,當初自己還愚蠢的以爲她們沒有靈石,還故意在她們面前炫耀般的買了好多中品丹藥,真是可笑至極。

上品恢復丹入口之後,碧蓮的氣勢更盛,只見她右臂緩緩擡起,做了一個握拳的動作,一道道閃電之力融入了她所散出去的百丈氣勢之中,極爲的壯觀。

“趁現在,這種狀態我只能堅持半柱香的時間。”碧蓮此刻也是被無數的雷電所包圍着,渾身上下充滿着雷暴氣息,整個人更是離地一丈,漂浮在空中,銀白色的長髮變得更長,向着四周蔓延過去,彷彿於那一道道閃電有着一絲絲的聯繫。

唐萱感到此刻碧蓮的增幅之力更加的強力了,金鐘也是變得更大,而且周身都充滿着雷暴氣息。

白常和黑常興奮着衝了出去,殺向獸羣,一個旋風斬就能夠滅殺掉數百隻熊妖。

而唐萱和李英俊即使在這增幅之下,也是難以像白常黑常般的衝出去殺敵,但是靠着金鐘護罩的撞擊和反彈之力,也是遊走在場內,所到之處是屍橫遍野。

半柱香的時間,纔過去大半,中心地帶已經連一隻魔獸都沒有了,而在場外的邊緣處,又涌現出了無數的熊妖,更爲急速的向着他們奔來。

“快,時間快到了,回到護罩中來。”唐萱看着白常和黑常還在外面,可算着時間已經快到了,焦急的向着二人喊道。

白常看了看奔襲而來的獸羣,沒有馬上奔向唐萱那裏,而是雙手緊握手中的長刀,和黑常的刀交匯在了一起,兩人齊聲喝道:“兩千世界!”

一道道刀刃,以兩人爲中心,向着四周擴散而去。 刀刃形成的風暴,遇到了熊妖羣,毫不費力地將它們全部撕裂開來,也有一小部分轟擊在了金鐘護罩之上,金鐘護罩變的更大,更深邃。

做完這一切後,白常二人滿意的回到了唐萱她們身邊,而此時他們肉眼可見之處,已經只剩下寥寥無幾的熊妖了,而這些熊妖貌似也是很識趣的沒有再過來送死,在那四周的邊際之處還在努力的召喚着更多的熊妖。


在白常二人迴歸的下一刻,碧蓮散發出來的雷暴氣息已然不見,隨着雷暴氣息的消失,她所籠罩在方圓百丈內的滔天氣勢也逐漸的在消散,她一頭的銀色黑髮也漸漸的變回了黑色,緩緩地從半空中降了下來,唐萱趕忙上前去一把把她接在了懷中,憐惜的撫摸着額頭,給她餵了一顆恢復丹,溫柔地說道:“你做的很好,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吧。”

碧蓮很乖巧的點了點頭,剛纔那招對於她來講,消耗是極大的,她確實需要休息,看了一眼唐萱之後就閉上了雙眼,躺在唐萱的懷中睡着了,她也沒有想到剛纔的全力施展會有那麼大的消耗。

唐萱低頭看了看已經熟睡的碧蓮,如果一會兒熊妖如果逼近的話,只能先靠着這金鐘護罩了,實在不行的話,只能用祕術了,先度過眼前這一關再說吧。

時間在焦急的等待中慢慢的過去了,只是這些熊妖沒有最初那麼快的出現,彷彿是由於在開場時一下出現了太多的熊妖,已經超出了這層的能力範圍,而又被滅殺的太快,導致補充起來也很是吃力,可雖然過程有些漫長,但最後還是有鋪天蓋地的熊妖涌了過來,之前躲起來的那些熊妖當作先鋒,先衝擊了過來。


金鐘護罩雖然在大家不斷的加持之下,強度已經達到了巔峯,但是由於沒有了碧蓮的增持,還是差了一線,在熊妖的不斷衝擊之下,已經開始出現了絲絲裂痕,雖然衆人也在不斷的加固,但是根本比不上熊妖的破壞速度。

唐萱看在眼裏,急在心裏,慢慢地把懷中的碧蓮放在一邊,隨時準備着要爆發,可在這一刻,奇蹟發生了,衆人眼前一花,場景變換,出現在衆人眼前的是另一番景象。她們出現在了一個山脈的腹地,望眼四周,全部是數不清的高山。

在他們的前方有一個洞窟,唐萱背起碧蓮走近一看,洞的頂端寫着三個大字,黑風洞。

“咦?”李英俊揉揉眼睛,看了看洞窟上的大字道:“怎麼又一個黑風洞,這是洞中洞嗎?”

“大家快過來,這邊有個石碑。”白常在洞窟的一邊喊道。

唐萱等人來到了石碑這裏,只見上面寫到。

“黑風洞,一千年開放一次,洞內有着天材地寶,修煉心法,不計其數,只會被有緣人發現,每每面世之前都會贈與有緣人‘黑風令’,持有此令者方可進入洞前試煉,通過試煉者方真正有資格進入,洞中之兇險不能以尋常來判斷,望進入前三思。”

“啊,原來我們之前只是通過了試煉而已啊,我說的嘛,黑風洞怎麼根本就不是洞。”李英俊撓撓頭,恍然大悟道。

“我說的嘛,好奇怪,看來師傅要的東西在這真正的黑風洞中,我們趕快進去吧。”白常神情興奮,摩拳擦掌地想要快點進去,說罷邁步就要上前進入到洞內。

“慢着!”唐萱攔住了就要進入的白常和黑常,“我們先休整一下吧,也不差這麼一會兒時間了,不知道我們闖關的時間是長是短,在這裏看看能否等到其他人一起進入比較把握。”

白常雖然心急,但一想到剛纔石碑上所寫,又看了看唐萱背上熟睡的碧蓮,權衡了一下,只好作罷,聽從了唐萱的安排,和黑常坐到了一邊,一人吃了一顆中品恢復丹後開始閉目養神。

唐萱讓李英俊在地上鋪了一件衣服,把碧蓮放在了上面,又給碧蓮餵了一粒丹藥,好在這上品丹藥入口即化,只是輕輕的撬開了碧蓮的香脣放了進去。

碧蓮在丹藥入口之後,嚶嚶了一聲,又繼續熟睡了,而唐萱和李英俊則在一旁護法。

“師姐,我隱隱的有種要突破的感覺。”李英俊興奮的說道。

“哦。”唐萱淡淡的哦了一聲。

“師姐,我說我要突破了。”李英俊以爲唐萱沒有聽清自己在說什麼,聲音又提高了一些。

“我知道了。”唐萱還是淡淡的回道。

“你不高興嗎?”李英俊顯然有些情緒低落了,黯然的問道。

“經歷了這麼多戰鬥,你這纔要突破,有什麼好高興的?”唐萱有些嫌棄的看着李英俊,繼續道:“而且,即使你突破了,就你那點實力,不說能幫上什麼忙,自保你能做到嗎?”

“師姐……你!!!”李英俊心情低落的蹲在地上畫着圈圈。

“丹藥……丹藥……”碧蓮在睡夢中喃喃道。

“李英俊,快拿丹藥給碧蓮喂下。”唐萱指了指碧蓮,對着李英俊說道。

李英俊從地上站起身來,像是在和唐萱說,又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你不是有嗎?”

嘴裏雖然這麼說,但還是拿着一顆丹藥塞進了碧蓮的嘴裏,丹藥入口之後,碧蓮還是在喃喃地叫着, “丹藥……丹藥……”

李英俊很是無奈,又是拿出一顆丹藥塞進碧蓮嘴裏,可是碧蓮還是在要着。

就這樣,李英俊不停地喂,碧蓮不停的要,喂着喂着就把在進金鐘前唐萱扔給碧蓮的那瓶全部用完了,唐萱又扔給了李英俊一瓶讓他繼續。

這舉動把在一邊閉目養神的白常二人都給吸引過來了,看的他倆直咋舌,這可是上品恢復丹啊,就這麼當糖豆一樣吃,真想把自己買那點兒中品的和她們換換。

這喂到後來,唐萱都有些皺眉了,有些拿捏不準應不應該喂她丹藥了,這萬一只是碧蓮在說夢話可怎麼辦啊,吃了這麼多,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啊,而且……這丹藥真的好貴啊!

轉眼間第二瓶喂完了。

第三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