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初級武者九境、後天武者與先天武者,在赤練者階段似乎已經夠明確、具體。”

隨即萬化老人嗤笑道:“赤練者,便是對整具身體的錘鍊,玄青大陸的體系或許已經夠明確、具體,可是對於你來說,簡直是浪費,你的體質可以承受更細緻、更大強度的錘鍊,或許耗費的時間與精力是其他人的幾倍,可是結果卻是能直接碾壓同階對手,即便是越級對抗,那也簡單之極。”

林楓瞬間眼睛一亮,倘若真是這般,即便是多花時間又如何,自己可是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壽命,這才走到個位數,自己現在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十分感興趣問道:“那您說說怎麼個修煉法?”

“現在最主要的便是赤練者階段,我覺得你現在就可以按照《盤古煉體術》的修煉體系進行錘鍊,按照《盤古煉體術》所述,若是修成《盤古煉體術》,可瞬間變成萬丈強者,撐天逐日那都是輕鬆無比,老頭子不知這句話的真實性,可是出現在至尊鼎中的神籍,絕對是不會有錯。”

“按神籍的體系,你的身體所有部位都會有所錘鍊,包括:頭顱、四肢、五臟六腑、下~陰、血液、骨骼、血肉、皮膚甚至毛髮等等都會錘鍊,你可以想象,若是經過此番錘鍊,你的身體強度會達到怎樣的高度。”

想到如此結果,萬化老人滿是羨慕道:“當你整體都錘鍊成功後,你的盤古煉體術也就達到第一層,那個時候,你就真正的達到所謂的後天武者,而且還是最強後天武者,嘖嘖,這纔是修煉者,其他修煉者,如螻蟻無異,而且這只是盤古煉體術的開端,想想就讓人羨慕啊。”

聽着萬化老人的描述,林楓眼裏已經滿是星星,陶醉其中。

“哈,就它了。”林楓興奮到。

萬化老人也是興奮不已,畢竟林楓越強大,對自己以後恢復幫助會很大,突然想到一個問題,然後對着林楓說道:“對了,我的存在,別讓太多人知道,這裏有一部神界的煉體術,你可以傳給林衛,這部煉體術雖沒有你的盤古煉體術強悍,可是卻是我在萬古戰場的領主洞裏得到的,其珍貴程度,你無法想象,在此之前,只有我和阿血知道這部煉體術,所以可以叫林衛安心修煉。” 提及阿血這兩個字,萬化老人嘆息一聲,繼續對着林楓說道:“我現在要專心恢復靈魂,所以一般我不會出現。”只是此刻他的聲音疲憊許多,不知道是因爲紅袍的原因,還是真的累了

說完,林楓腦中便出現了兩段修煉之法,分別叫做《九轉金身》《盤古煉體術》。

“這《九轉金身》就是我之前修煉的煉體術,強大無比,分作九轉,也就是九層,每提升一層,整體實力都會翻倍增加。”萬化老人說到。

“真是太好了。”林楓心中非常滿足,隨後便沉浸在《盤古煉體術》中去了,這煉體術雖然強大無比,可是這修煉之法卻是很簡單,只要是始元之體這種體質,然後按照方法進行修煉,成功只是時間問題,看到這神籍的修煉之法,林楓頓時豪情萬丈,待到成功之時,便是我林楓遨遊之日。

看着信心滿滿的林楓,萬化老人也是點頭不已,修煉者,就該如此毫無畏懼,一往直前。

“好了,小楓,今天我出現,就是就此煉體術傳給你,至於《創造》神籍,這需要你成爲修仙者才能開始參悟的,所以接下來的時間就專心煉體,今天說了許多話,感謝你聽我絮叨這麼久,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地方,直接喚我便可。”說完便沒了聲息,想來是萬化老人又沉寂在至尊鼎中了。

看向窗外,林楓發現天空已漸漸泛白,自己居然與萬化老人聊了一整晚,不過林楓卻是精神十足,也不休息,直接朝着練武場走去。

勤能補拙,必成大材,況且林楓並不拙。

接下來的方向明確許多,依然如此,只要方向明確,那麼後面需要做的事便輕鬆許多。

林楓將《九轉金身》的修煉方法告訴林衛,並囑咐他不要告訴任何人,雖然知道的人並不多,可是若是傳出去,這般珍貴的煉體神術,只怕讓許多人眼紅,招來殺生之禍都算是輕的,好在林衛是剛剛接觸修煉,並不清楚這部煉體術的珍貴程度,有了林楓的囑咐,他當然點頭答應。

……

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每天林楓二人都是在加強訓練中度過,可謂是幹勁十足。

期間收穫也是不小,林楓完成了對耳部的提升,可以聽到細緻入微的聲音,奇妙無比,這達到玄青大陸的二境武者清聽,自身力氣也是提升到五百公斤,想象一下一名六歲少年,單手舉起一頭成年水牛,那畫面是不是非常美麗?天…

另外林衛也成功晉升到一境武者明目階段,力量徒增到兩百公斤,也是相當的不錯。

並且在半月前,老村長將二人需要的武器也是交到他們手中。

年滿六歲的林楓經過訓練,已經有近一米六的身高,可是手中的長槍卻是有着七尺長(兩米三的長度),這個長度並不適合現在的林楓使用,不過林楓倒也不在乎,畢竟自己現在最主要便是練槍。

長槍的槍型倒是中規中矩,沒有特別的地方,槍身材質是精銅,韌性十足,彈力極強,槍頭是堅硬的精鋼,白冷冷的槍刃鋒利無比,在槍頭下,一團黑色的毛質槍纓,更是給整隻槍增添了一絲靈氣,七尺的長槍足足有一百三十斤的重量,不過這點重量對林楓而言,說輕浮一點:那都不是事。

林衛的長刀材質與長槍槍頭一樣,渾然一體,全是精鋼,整把刀足足有五尺長,對於刀而言,這個尺寸已然不小,而且都超過林衛的身高,不過兩個少年都再成長階段,這也是老村長所考慮的地方,畢竟熟悉武器的尺寸,越早越好,若是在成長中不停的更換,會影響其契合度,所以這是老村長早就打算好的,至少這兩個尺寸在以後需要更改的空間並不大。

二人在拿到武器後,均提出要各自單獨開始修煉,畢竟有許多感悟是容不得打斷的,現在既然二人是武者,加上有了各自的武器,所以不能僅僅滿足於對體質上的修煉,對於武技方面也要有所進步。

爭取在狩獵開場的時候,實力得到最大的提升,到時候爲村子捕獲更多的獵物。


二人的要求得到老村長的同意,並表示,村子周圍任何地方供二人選擇,二人滿口答應,隨後老村長又給二人每人一本武技書,不過卻是百姓普通的土招式,沒有精要一說,更沒有基礎而言,不過聊勝於無嘛。

….

三日後,清晨,林家院子門口。

林楓對着一臉不捨的風蘭說到:“娘,現在我們都是武者,一般野獸也傷不到我們,您別擔心。”

一旁的林衛也是點頭。

原來二人都說在修煉期間或許不會經常回家,畢竟這一來一回中間會浪費許多時間,這也怪不得風蘭會捨不得。

風蘭也沒辦法,情況使然,只能不捨的說到:“在外多注意安全,記得多回家。”然後拿着兩個行囊出來,掛在二人肩上,這裏面裝的是一些乾糧和衣物。

接着轉過頭對又着林衛又說到:“衛兒,你一直都懂事聽話,在外面也要注意安全,也別離家太遠,想家了就回來,風姨給你做好吃的。”

林衛眼眶紅紅的,不善言辭的他只是點頭說到:“是,蘭姨。”

隨即,林楓與林衛二人便揹着自己的武器去尋找自己的修煉之地了。

楓樹村口,那棵年成已久的楓樹下,兩個少年站定,轉身看着楓樹村,林楓倒還好,畢竟是一個心智已有幾十年的成年人,想到家裏人,林楓感覺溫暖無比,此番出門,只是爲了更好的保護他們。

不過林衛眼裏卻是有許多不捨,畢竟這是自己第一次單獨出去生活,雖然只是短暫的時間,可是心裏總是有些難過。

“衛哥,想家的時候回去就是了。”看着滿臉不捨的林衛,林楓輕笑道。

接着又嚴肅的對着林衛說:“一定要記得在煉體的時候按照我給你的煉體術修煉,還有既然你選擇了長刀,那你就要認真對待它,它就如你最親密的夥伴一般,在練習刀術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基礎,既然你選擇它,你就要去熟悉它、瞭解他,這樣你的刀術纔會更加強大。”

看着嚴肅的林楓,林衛似乎覺得眼前比自己小三歲的少年突然變成另一個人一般,下意識的點點頭。

看到林衛點頭,林楓也安心,他明顯也感覺到林衛對自己的尊敬,所以林衛既然點頭,那必定會按照自己所說的做,自己說的這些內容可是在地球的時候就已經熟記,這些都是看到許多古籍中那些武術大師所說的,想來一定不會錯。

然後對着林衛到:“接下來就好好修煉吧,狩獵的時候,我們看看誰的成績更好。”

林衛恭敬道:“是,主人。”

林楓看來看身後,對着林衛說到:“我去東邊的山谷,你要去哪裏?”

“西邊。”

“恩,那我們就此別過,記住,可別偷懶。”

“林衛不敢。”

然後林楓便先一步朝着東方走去,直到看不見林楓的身影后,林衛才轉身離去。 林楓走進大山,如今已是二月,冬季早已結束(一月開始便是春季),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滿滿的嫩綠,呼吸着清晰的空氣,林楓穿過重重樹林,尋找許久,終於看到一處山谷,山谷三面環山,在山谷深處有一口水潭,面積不大,直徑百米左右,水潭的水流順着山谷低窪之處流出山谷之外,一條小流天然形成,在水潭上方,一條瀑布湍流不止,垂直而下,近百米的落差,使整條瀑布的力量顯得更加強勁有力,瀑布狠狠的擊打在下方巨石上,水花濺的老遠,不過最後都一天乖乖的流進水潭。

在水潭旁邊,有一處草地,長着一地的綠草,一個個撐得脹~脹的花骨朵直立空中,想來過不了多少時日,此地將會鮮花遍地。

站在空地高處,看着外面那茂密的森林,簡直就是一出與世隔絕的幽谷,再轉眼看看清澈無比的水潭,還有水源,當真是修煉的好去處。

放下長槍與行囊,林楓開始着手打整自己的臨時住所,捨不得破壞外面綠油油的草地,後來林楓在瀑布一邊找到一塊方圓二十平的光石,光石深深的紮在山間,距下方草地有近十米高,一眼望去,美色盡收眼底,當真是一塊風水寶地。

隨即便收集一些大小合適的樹幹,動手在光石上搭建起了一間簡單的草屋,用作平日生活的居所。

唉,也不知道林衛那小子怎麼樣,搭建好草屋,林楓盤膝坐在草屋前,心裏想着林衛的情況,雖然平時林楓叫林衛衛哥,可是六歲的林楓身體中卻是一名近三十年的靈魂,所以心裏倒是覺得林衛如小弟一般。


不過想想林衛也是從乞丐走過來的,人生百態都經歷得差不多,生存能力想來也不會太弱,索性就不再多想,慢慢盤膝調節自己的狀態。

良久,林楓起身,來到草屋前的空石上進行了一套熱身的動作,接着便進入了煉體狀態,還是一如在村中的練武場那樣鍛鍊着,並沒有立馬開始練習槍術,他是有着自己的計劃。

如林楓所想,林衛也找到自己滿意的地方開始修煉,只是一個人剛開始有些不適應罷了,不過,這一切都會如常進行着。

………

山谷第二日,天還是黑漆漆的一片。


林楓已然盤膝坐在草屋後的山頂之上,眼睛微眯,看向天際的東方。

一刻鐘後,東方天空漸漸泛白,眼看是即將日出,就在太陽露臉的前一刻,一束紫光驟然射~出,林楓看着那一束紫光,眼裏滿是激動,看來地球中的聖人書描述得不錯,紫氣東來,這是祥瑞之光,對於煉目有不小的作用,天邊的紫光一閃,林楓眼中亦是一點紫光亮起,這僅僅是第一天,作用並不是那麼明顯,若是常年累積,定然會有顯著效果。

第一束陽光直直的映在林楓臉上,吐出一口濁氣,林楓便快速回到草屋。

從草屋內走出,手中抱着布條纏裹的精銅槍,輕輕解開布條,露出了赤黃的長槍,拾起布條,輕輕擦拭一番,非常認真。

這是林楓對精銅槍的態度,在地球的時候,林楓便喜歡着華夏文明中的冷兵器長槍,如今終於要開始練習長槍,林楓打心底興奮,是的,就是興奮,這是一個對擁有並開始練習喜愛之物的感受,之前在村口對林衛說到那番話,在林楓自己這裏依然如此。

起身,手持長槍站立,試探的揮舞一番,發覺並不是很適應,畢竟對於已經能單手力舉四百公斤的林楓而言,這一百來斤的東西還真不夠,算不得上手,不過沒有挑剔的機會,現在只能暫時用着。

一槍刺出,平淡無奇,還感覺似乎有些不順暢的味道,畢竟這是第一次舞動長槍,林楓根本沒有任何經驗之談。

年拳月棒一輩子的槍,回想到前世武學精要中的這句話,林楓倒也能聯想到這槍術是多麼的難掌控,不過,他就是喜歡長槍,即便是再難學會,他依然如此。

槍術體現的主要的式很多:攔、拿、扎、刺、搭、纏、撲、舞花、崩、點、穿、劈、圈、挑、撥各式各樣,不管哪一種,都是槍術的體現,其中又以攔、拿、扎爲基礎,衍生出各種攻擊、防禦或是花式的槍術。

練槍時,身法要求靈活多變,活動範圍大,步法要輕靈、快速、穩健,故有“開步如風,偷步如釘”之說,腰腿、臂腕之力與槍要合爲一體,並要勁透槍尖。

作爲一名槍者,必須要熟悉自己槍,要視槍如命,那麼林楓第一步便是熟悉自己手中的長槍。

手握槍尾,橫舉平肩,這樣的受力點達到極致,這時手臂受到的重力,至少有兩百斤,雖然憑着林楓的氣力舉起這點重量當然很簡單,不過,這可不僅僅是要這樣平舉一番便好,他卻是要一直保持這種姿態,用心感受整支槍的狀態。

雙~腿並立,身體豎直站立,單臂持槍平舉,林楓緩緩眯上雙眼。

一刻鐘的時間過去,林楓一動不動,清風吹起額前長髮,顯得那麼安靜。


兩刻鐘過去,林楓依然如此穩穩站立。

半個時辰過去,持槍的手臂終於漸漸發抖,即便是力舉四百公斤的手臂也堅持不了這樣的狀態。

終於在堅持一個時辰之後,手臂無力的垂下,感受着手臂酥~酥~麻麻的反應,林楓心跳不已,這樣居然能提高手臂力量,也是,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下去,不僅僅考驗手臂的耐力,更是要考驗手臂的力量,並且還一直靠着手掌去感受長槍構造,想來這也是一種錘鍊。

沒有停止,林楓繼續持槍站立,不過並不是繼續平舉長槍,而是對着空氣虛刺,酥~酥~麻麻的手臂一直在重複着同樣的動作,虛刺空氣。

五百次虛刺後,右臂終於是再次無力垂下。

林楓沒有歇息,換手繼續之前的動作,平舉直到發酸,然後在對着空氣虛刺。

這一套練習完成後,馬上便進行對身體其他部位的鍛鍊,負重彈腿、負重越野、負重遊水、甚至靠着兩隻腿上樹等等各種方式,期間餓了,邊去林中找野果或者捕捉野味烤食之。

林楓挑戰着自己的極限,每日都會累趴下,不過由於始元之體的特殊,身體狀況恢復得非常快,第二天又是生龍活虎般精神,第二天一早醒來吸收東來的紫氣,接着又開始新的一天的修煉,次日的訓練程度一定只會比前一日更加重。

心無旁騖的訓練和極限錘鍊法的效果非常明顯,每日挑戰身體的極限,林楓竟然順利晉升至三境武者,完成了對鼻子的增強,達到了通聞。 這樣的修煉狀態艱苦且枯燥無比,別說還只是一個少年,即便的成~人也要直呼難受,不過林楓卻是一如既往的錘鍊着、堅持着,在得到提升的時候,他可以全身心都沉浸在喜悅中,根本不會覺得辛苦。

力量帶來的滿足感,使林楓激情滿滿,沒有覺得枯燥,因爲他在這過程中,他真切的感覺到自己在逐漸變強,這種感覺,對於林楓而言,可以說是癡迷。

今日又是早早的起來,吸收完紫氣,林楓的眼睛裏紫點的顏色似乎增加了濃度,變得深邃。

微閉雙眼,豎直站立,平舉精銅槍,依然是這樣的姿勢,幾天下來在對於長槍的認識漸漸清晰,雖然還沒有琢磨透徹,可是任何事都是開頭萬般難,有了好的開頭,那就是最好的收穫,再說了收穫可不是沒有,林楓雙臂力量可是增加不少。

林楓堅信,他一定能達到自己預設的目標,這是一種對自己的堅信,也是一顆毫無畏懼的強者之心。

依然清風徐徐吹來,晨光灑在林楓有些堅毅的臉上,聽着不遠處的瀑布聲,林楓嘴角微微一笑,真實的感受着一切。

那滿地的青草,已經綠的發亮,其間的花骨朵更是到了一個含苞欲放的臨界點,相信開花時節就在這幾日了,藍藍的天空,萬里無雲,水中的遊蝦觸鬚隨着水流飄動,安逸不已。

穿過瀑布,眼前頓時一亮,居然在瀑布後面還有這麼漂亮的一株草。

等等,不對,疑惑不已的林楓突然發覺不對勁,這一切怎會如此清晰,猶如眼睛看到的這般真實,而且還能穿過厚厚的瀑布看到裏面的植物,幻想?不對,腦袋分明如此清晰,怎麼會產生幻想?隨即視角飄落在草屋,居然看到草屋前持槍平舉的自己。

這…

這事情來得太突然了,難道靈魂不附體?死了?怎麼會?林楓心裏有些不自然,畢竟來到玄青大陸,林楓覺得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即便是自己無緣無故的死去。

接着又放眼看了看四周,還好還好,周圍並沒有傳說中的黑白二者出現,心裏安定了許多。

就在林楓胡亂猜測之際,已經消失一段時間的萬化老人聲音出現在耳邊:“小子,一天淨胡亂猜測,這並非魂不附體的現象,你現在身體以外的視角是你的意識,通常人有六識,分別是:眼、耳、鼻、舌、身、意六種,其中:眼識觀色,喜美麗、厭醜陋;耳識聽聲,喜悅耳、厭刺耳;鼻識聞香,喜香氣、厭臭氣;舌識嘗味,喜好吃、厭難吃;身識感觸,喜舒適、厭難受;意識緣法,喜順意、厭逆意。”

“其中前五識分別作用在真實存在的東西,顏色、聲音、氣味、味道、感觸,然第六識意識卻是與前五識相反,稱作透,剔除物質外形,直觀事物其本質,所以可以說,這意識囊括並超脫前五識的所有,舉一個例子,意識能讓你在戰鬥中清楚的觀察並掌控整個戰局,提前發現各種危險的存在。”

“六識均能經過後天的錘鍊得到提升,然屬意識最難,因爲錘鍊意識不僅需要非一般的毅力,還需要過人的天賦,並且意識在沒有錘鍊的情況下,幾乎處於無識狀態,即便是剛剛給你舉的例子,若不是意識強勁者,根本不可能及時感應到即將來臨的危險,相信意識你也很清楚,在前世,你的意識就錘鍊得很不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