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從對方眼裡看到一個信息:她們暴露了! 兩人沒敢出聲,趕緊低下頭。

「嘖嘖,一看你們就是為墨氏總裁來的,這樣吧,不如今晚我請你們去酒吧喝酒,今天你們就算沒來過?」

意思就是,她們要是乖乖陪他去玩兒,那他就放她們一馬。

聽到這話,尹歡顏頓時在心裡狠狠唾棄他。

渣男、敗類!

季夏卻聽出端倪。

這個慕斯川,似乎並沒有認出她們。

想到這,她忙拽拽尹歡顏的手,湊到她耳邊小聲說道:「等下我數一二三,我們衝出去兩頭跑,先躲過這個瘟神再見機行事。」

盛宴之後

季夏開始數數,「一、二、三跑!」

慕斯川看兩人交頭接耳以為她們在商量,正悠閑的等她們答應,不想兩個女人忽然一衝而出。

兩股力道同時將他一撞,慕斯川頓時被撞在原地打了個轉,才險險穩住身子。

一看,兩個女人一人往一個方向跑了。

「我擦!」慕斯川爆了句粗口,隨便選了個方向就追了上去。

這邊的季夏踩著高跟鞋噠噠噠的跑啊跑,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然而,奮力跑了半天,卻沒聽到後面傳來聲音。

停下腳步,轉頭一看,後面根本沒人追上來。

季夏有點懵。

難道慕斯川去追歡顏去了嗎?

穿著高跟鞋實在難受,就剛剛慢悠悠跑了一段,腳後跟都好像被磨破皮了。

實在火辣辣的疼,季夏只好先找個地方歇一歇,順便聯繫尹歡顏。



而這邊。

尹歡顏以為人沒往自己這邊追來,便放慢了腳步。

然而——

「站住!」忽然的一道呵斥聲將尹歡顏嚇一跳。

轉頭一看。

艾瑪,瘟神追上來了!

尹歡顏撒開腳丫子就跑,看著前面都沒路了,尹歡顏頓時急的頭髮都快燒起來。

左右一看,正好看到旁邊有一個安全出口,她跑過去拉開門就進去。

這個安全出口正是公司的逃生樓道,尹歡顏趕緊就往樓下跑。

慕斯川在後面緊追不捨,在過道聽到動靜的保安人員也跟了上來。

尹歡顏穿著高跟鞋跑不快,特別此時還是下樓,她只能一邊扶著扶手,一邊小心翼翼的往下跑。

「前面那個女人,你最好給我站住!」慕斯川的警告聲就在身後傳來。

尹歡顏嚇得一個激靈,鞋跟一個不穩,差點就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後面的慕斯川都看得心驚膽戰,下意識的想伸手,卻發現還隔著段距離。

尹歡顏往後一看,見人已經在自己五米之遙,一咬牙便將兩隻高跟鞋脫下來,提著鞋就跑。

她突然加速,一下就與慕斯川拉開了距離。

慕斯川反應過來,趕緊加快步伐追上去。

「喂,你是跑不掉的我跟你講,識相點就趕緊乖乖站住。」

聽到慕斯川的聲音,尹歡顏就跟聽到催命符一樣。

心裡一下繃緊。

傾天下:商女為後 ,不像是被人在追趕,倒像是在與時間賽跑。

慌忙中轉頭一看,咫尺之外就是慕斯川的俊臉,他伸手就要逮她……

「啊!」尹歡顏嚇得大叫一聲,直接把高跟鞋往他臉上一扔…… 砰的一聲悶響。

整個世界彷彿都安靜了。

樓道間,靜謐到一根針掉在地上都似能聽到。

尹歡顏瞪著眼,完全傻了。

她竟把高跟鞋砸、砸在慕斯川臉上了?!

兩隻高跟鞋掉在地上,發出咚咚兩聲響。

慕斯川抬手,摸向自己的額頭,頓時「嘶」的一聲倒抽口涼氣。

指腹下,一片濕意。

一看手掌,手指上刺眼的鮮紅讓他瞳孔猛縮。

慍怒的眸子看向站在下方呆住的女人。

然而清她的臉,慕斯川卻是一怔,「是你?」

尹歡顏回神,趕緊低下頭,「那、那個你認錯人了,還有你的額頭流血了,你、你趕快先去包紮吧。」

說罷,她鞋子都沒撿,飛快就往樓下跑了。

看著她消失在轉角的身影,慕斯川眼眸微眯,「很好,又是你個學生妹!」

再次摸摸額頭,看著自己滿手掌的鮮血,慕斯川磨著牙,語氣森然,「敢把我弄出血的女人你還是第一個!放心,總有一天我會讓你還回來~」

後面追上來的保安只看到慕斯川一人站在樓道,地上還丟著一雙女人的高跟鞋,而那女人卻是不見蹤影。

保安隊長是認識慕斯川的,上前問道:「慕少,怎麼只有你一個人,那個女人呢?」

「跑了。」聲調出奇的平靜。

「跑了?」保安隊長很是疑惑,見他背對著自己,便走上前去。

然而,一看他的臉,保安隊長頓時嚇一大跳,「慕、慕少,你額頭流血了!」

慕斯川嗯了一聲,問道:「電梯跟所有出口都封鎖了嗎?」

保安隊長回:「全部都封鎖了。」

「很好。」慕斯川正欲上樓,眼角餘光看到地上的高跟鞋,忽然彎腰撿了起來。

往上走了兩步,他交代,「等會抓到那個女人給我帶上來,我要親自處理。」

似沒想到他會這樣說,保安隊長猶豫一刻,便道:「我會請求總裁意見。」

算是一個完美的回答。

慕斯川沒說什麼,直接提著鞋上樓。

他沒忘記,上面還有一個。

或許,他已經知道上面的那個人是誰了。

尹歡顏跑下樓,季夏卻還在頂層。

此時她正躲在茶水間里,目前,也就茶水間是最安全的地方。

她已經聽到外面的動靜,猜想知道現在應該有很多人在找她們。

也不知道歡顏是不是被抓了。

本來是來抓姦,搞到最後反成自己東躲西藏也沒誰了。

季夏第一次覺得自己做人實在太失敗。

拿出手機,猶豫一下,還是撥通了尹歡顏的電話。

至少得先知道她的情況。


電話響了好一段時間都沒人接,季夏皺眉,正欲掛斷,電話卻在這個時候突然被接起。

尹歡顏刻意壓低的聲音傳來,「夏夏你現在打我電話是想害死……」


一句話還未說完,就沒聲了。

季夏一怔,忙問:「歡顏你怎麼了?」

一刻,尹歡顏沒有任何起伏的聲音才傳來,「我,光榮犧牲了。」

電話中隱隱傳來呵斥聲,「老實點,手機交出來。」

看著掛斷的電話,季夏已經不知該擺出何種表情。

忽然,她一下站起來,「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斃。」 半分鐘后。

茶水間的門口探出一個小腦袋,確定外邊沒人,季夏才敢出去。

總裁辦公室就在前面,辦公室的門緊閉著。

說不定,墨城御跟蘇晚晴正在裡面……

想到某種可能,季夏扶著牆壁的手頓時用力,牆上一下就被她抓出兩條痕迹。

季夏把鞋脫下來,提著鞋,輕手輕腳走過去。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此時總裁辦公室內,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正在認真看著電腦。

你以為他是在工作嗎?

錯。


只見他淡定將電腦中的監控畫面切換,電腦屏幕上頓時出現一個身著職業裝、提著鞋,偷偷摸摸走向總裁辦公室的小女人。

就算她換了裝、放下頭髮,墨城御還是一眼能認出來。

保安人員自然是他遣走的,否則,她怎可能此時還安然無恙?

得知是這小女人的時候,他是十分驚訝。

照說這個時候她應該在學校才對,為什麼出現在他公司?


這個問題值得好好深究。

從茶水間過來並沒多長一段距離,季夏愣是走出了一身冷汗。

終於站在辦公室門外,季夏做了兩個深呼吸。

然後,才貓著身子將耳朵貼在門上,先聽聽裡面的動靜。

可聽了十幾秒,裡面卻是一點聲音沒有。

「難道人真的不在?」季夏小聲嘀咕,手放在門把上,沒想到輕輕一擰,門把就動了。

季夏提心弔膽、小心翼翼推開門。

然而,門剛推開一半,她就整個人愣住。

一雙鋥亮的皮鞋出現在眼下,季夏的視線緩緩、緩緩的往上。

當看到墨城御那張帥到人神共憤的臉,赫然出現在自己眼前,她頓時嚇得猛然往後退一大步。

咚咚兩聲,手中的高跟鞋掉在地上。

季夏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隻大手給拽過去,攔腰穩穩摟住。

「解釋一下,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恩?」低沉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季夏還沒緩過神來,任由著墨城御將她帶進辦公室,關上門。

直到他力道一緊,她整個人貼上他,季夏才反應過來,用力推他,「你放開我!」

墨城御力道絲毫未松,語調緩緩道:「你鬼鬼祟祟來我公司的事我還沒追究。」

季夏臉上一燥,說話頓時結巴起來,「我、我走、走錯地方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