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和師傅急忙回頭,阿凱提防這那餓鬼,回頭一看,額頭上生了幾條黑線,只見身後不遠處,哪是來人了,而是來了很多鬼……一群……鬼……

月光下,一大群穿著白衣的恐怖鬼魂,張牙舞爪的朝著我們這邊跑了過來,它們的樣子,就像一群飢餓的怪物,見到了食物般,口水直流。

見這架勢,如果被抓住,包圍,那還能活命?

看了一眼,眼前那個餓鬼,它臉上泛起了詭異笑容,這是在笑我們死定了嗎?

「就……就是那些人殺了那些遊客。」青年男子聲音顫抖。

見那餓鬼要攻擊我們,我立刻揮桃木劍斬向餓鬼,「阿凱,快跑。」

師傅他們從那隻餓鬼旁跑過,我一劍刺入它體內,餓鬼發出悲鳴,聲音極其凄慘,痛苦…………凄涼悲鳴發出,餓鬼身上冒著黑煙,悲鳴之聲越來越小,身體越來越透明薄弱,我拔出劍,急忙追趕師傅他們。

餓鬼變成了虛無,我回頭一看,鬼群已經跑到了進前,這群鬼中什麼鬼都有,鬼嬰,弔死鬼,餓鬼,水鬼,替死鬼,各式鬼魂加在一起,有將近七十多隻鬼,一隻餓鬼伸手向我抓來。

「餓啊!讓我吃了你吧!你大爺我餓啊!」

我用劍一掃撒腿一通狂跑,「去你大爺的,餓,去吃屎去吧你。」

我看見師傅站在前面,「喂大叔,快跑啊!鬼群來了,」

師傅將符紙扔向前,我和師傅擦肩而過。

「小黑,快去追阿凱,我先擋住它們。」

我跑過,看那群鬼朝師傅伸手抓去。

頓時一聲砰響,雷聲乍現,一股猛烈的陽剛之氣從符中炸了出來,這股力量將前面的鬼魂掀飛到後面,一聲炸雷從天而將,劈在鬼群中。嗚嗚鬼叫宣聲而起,響徹天空。

跑不遠,只見阿凱他們扶著樹大喘息著,「阿凱快跑。」我說完就聽後面有人喊到。

「他娘的,逃命跑這麼慢,以後給我天天練習跑步。」

我回頭一看是師傅,此時正黑著臉沖我們喊。

「師傅,你不是攔鬼呢嗎?怎麼也跑了。」

「鬼太多,這些鬼怨氣很深啊!這些村民的死,一定有蹊蹺。」

我們跑了十多分鐘,從谷中向山上跑去,我們體力不支,靠在樹上歇息,往後瞅去,鬼群沒有追來。

青年男子坐在地上后,立刻又站了起來,「有……有鬼。」

這一下,我們立刻警惕起來,難道鬼群追上來了,我四處觀望著。

阿凱往山下看去,「哪有鬼?」

青年男子掀開地面的土,「這座山有鬼,看這土。」

我眉頭一皺,「山裡是有鬼,但這土怎麼了」

於是我和師傅看向地面的土,將上一層落葉和黑土掀開,下面居然是血紅色的紅土。

我們分散開挖,但都是紅土,「怎麼回事,難道我們來到了極陰風水寶地,血屍墓。」

「不可能,血屍墓是寸草不生的,你看這樹木茂盛,一定是風水的問題。」

「風水?」我和阿凱四目相望。

「大……大師,……鬼……鬼追來了。」< 回頭一看,小心臟向被人捏了一樣,緊張了起來,只見那群鬼又追了上來,就在山坡下,快速追來。

「跑。」

師傅直接喊出一字,我們快速向山上跑去,這是山坡,只見那群鬼越來越近,在這麼跑,我們早晚會垮掉,不垮也會被包圍吃掉。

「師傅咋辦?」我著急道。

「大師快想辦法,你們不是陰陽先生嗎?在跑下去不累死也被殺死,在不想辦法,我們就都沒命了。」青年男子焦急道。

「別他媽催,就算我是神仙,這鬼也太多了,只有大家一起上,滅了他們。」

我拿出軒轅劍,做好攻擊準備,師傅和阿凱手拿桃木劍,我給青年男子身上貼了幾張符,把火符給了他一張,讓他防身,我在他身邊-護著他,他靠在樹上,看著大群鬼魂離我們越來越近,他渾身打顫叫道:「死……死定了。

「閉上你的烏鴉嘴。」我小聲道。

師傅和阿凱陷入鬼群中,雷聲,火光,在鬼群中閃爍。

「啊」

一隻水鬼向我撲來,揮起軒轅劍,將水鬼砍成兩半,雷電從天而降,部分鬼消失一半,一隻鬼嬰朝青年抓去。

「啊。」青年男子尖叫。

我回頭一看,鬼嬰撲向他,我急忙拉著青年向後一拽,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險險逃避開了鬼嬰的鬼爪,我絲毫沒有停歇,揮劍將鬼嬰斬散,而一隻餓鬼咬在了我的左手手臂上。

重啟海賊 ,「媽的,居然咬我,怎麼,我血好喝嗎?」

那餓鬼鬆開嘴,獃獃的看著我,舔了下嘴角的血漬。

「嘻嘻!可是有毒。」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那餓鬼先是一驚,以為自己是鬼,沒什麼大不了的,結果它開始了嘔吐。

我一劍將它打散,「媽的,自從當大叔徒弟后,我怎麼經常受傷啊。」

我瞟了一眼青年男子,「媽的,師傅給你的符不是擺設,是讓你護身的。」

「啊……哦!」青年男子點了點頭。

我看向師傅和阿凱,他們淹沒在鬼群中,看不見他們在哪,我有些擔心。

「喂,桃木劍給你,你身上有護身符,鬼接近不了你,火符可以攻擊它們,我去找我師傅。」

說完將桃木劍扔在地上,我拿著軒轅劍衝進了鬼群中。

「師傅,阿凱。」

我在外面開闢一條路出來,「大叔,大叔,大叔你死沒。」

「草,我怎麼會死。」

在鬼群中傳來了師傅的聲音。

「黑老弟,快來幫忙。」阿凱叫著我。

我跑過去,阿凱將食指一咬,橫起桃木劍,將食指上的血抹在桃木劍上,這叫「祭劍」桃木劍祭過之後,威力比先前要強,師傅也開始祭劍,光芒將這黑夜在一瞬間點亮,又瞬間熄滅。

我就不用祭劍了,因為我的軒轅劍氣以開,不過我太笨,發揮不到極致,鬼群發著悲鳴之聲,聲音極其凄慘,鬼群終於被消滅。

收回劍,只見一隻弔死鬼,哉愣著腦袋,向那樹下青年抓去。

這時我們誰也阻止不了,因為我們相隔十米之遠,這種情況下,只能說一句,「小心。」

只見樹下燈光一亮,青年男子舉起火符,對我們一笑,「我打倒了一隻鬼。」

弔死鬼全身焦黑消失在了原地。

「你受傷了。」阿凱拿出藥箱給我包紮。

我們爬上山頂,來到了山頂之上,「師傅,我們在山頂就可看見山下的山路,之後畫出來,那我們就能走出去了,」我興奮著。

一下子放鬆了下來,師傅我們坐下吃著東西,阿凱嘴叼麵包,手上拿著紙筆,在那畫著圖。

「師傅,太陽出來了,我們下山吧!」

「可以了,我們走。」阿凱吃著麵包道。

「這山頂怎麼這麼多石頭,沒有草木。」阿凱疑惑著。

「天然形成的唄!」我不屑看著張凱哥。

我們向山下走去,下山路異常輕鬆,很快我們來到了半山腰,阿凱無意間把圖紙橫過來,看著圖紙發獃。

師傅看了眼圖紙后,二人沖向山下。


「喂!怎麼了?等等啊師傅。」我和青年男子在後面追著。

來到山下,師傅和阿凱睜大了眼睛。

「師……師傅……跑這麼快乾啥?」我和青年男子大喘著氣。

,「現是春季,風應該帶有熱氣流,而這山中的風卻是冷的。」師傅看著圖紙。

「這卻實是極陰之地。」阿凱看著山。

我很興奮道:「那一定有血屍了,師傅,血屍值錢,要不要干它一票。」

「這沒有血屍,沒覺得山頂之處石崖磷磷,寸草不生而下面卻是是草木茂盛嗎?」師傅看著我。

「那石頭沒什麼奇怪之處吧!」我不明白。

「啪。」


師傅拍了我的頭,「你咋這麼笨呢?阿凱都看出來了,你就沒看出來。」

「是嗎?看出什麼了?」

我問著阿凱阿凱指著山頂,「你看那山。」

「就是一座山呀!難道是金山。」我皺著眉,疑惑道。

阿凱無語的表情看著我,師傅在我腦袋上又一下,「金個屁,這是血棺山。」

「什麼?」青年男子不可思議的看著山。

「這血棺山很兇險嗎?」

「血棺山是跟稀奇的,最稀奇的是土,以前很多人來這尋找過血屍,但都離奇失蹤,村子坐落在這棺山中,全村都在棺材里,光這山的陰氣不說,這在棺材里就是絕子絕孫,這就是一座死地。」

「死……死地。」青年男子抖索的說。

「來時我怎麼沒看這山呢?」師傅有些懊惱。

「大師,下次帶我們出來時,一定要選好去處,這裡我們可差點送命。」阿凱板著臉看著師傅。

「好了好了,下次我注意。」


「這棺材棺材,在棺材里不就是把財關起來嗎?那這村子應該很有錢啊!」

「去死。」

師傅給我臭罵一頓,青年男子兩眼一瞪,擦著頭上汗水,我們向山下走去。

「終於要出山了,過了這片林子,我們就走出去了。」我興奮的說著。

「我們是按這條路上山的,怎麼還沒走出去。」我快要絕望了。

「大師,天色以晚,我們在這林子里過夜吧!昨天一晚沒睡,又走了一天的路,很累啊。」阿凱靠在樹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