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之前一定要抓住他。」星辰看了一眼珈藍的方向,隨後說道,「那個人不會忘記珈葉的。」

當年的事情他並不是很清楚,但是阿修羅卻很清楚,畢竟當年是阿修羅和父王一起封印了珈葉的父親……

「難度有點大。」阿修羅蹙眉說道,「我倒是不擔心他會找珈藍,我擔心的是,他會和無心在一起。」

珈葉的父親雖然沒有珈葉那般強大,卻也不能讓人小看,七千年前,他和王費了很大的力才封印了他,這一次他出來,必定是新仇舊恨一起算。

「他會去神界。」 誘鄉

此話一出,就連多亞都看著鳳凰炎,問道,「你怎麼知道?」

鳳凰炎看了三人一眼,繼續說道,「當初珈葉在諸神戰場死去,他最厭惡的就是神,只可惜,珈葉當時死去的消息對他打擊太大,所以喪失了心智,完全墮落成了魔,所以才會在魔界大開殺戒,七千年的時間,足夠他恢復一些心智,重見天日,他最想殺的,自然是神。」

聽完鳳凰炎說的話,三人都沉默了起來。

鳳凰炎說的有道理,只是,他孤身一人去神界沒事情吧?

「那現在你們打算怎麼辦?」一直沒有說話的多亞出聲問道。

「我要帶珈藍去鬼界。」鳳凰炎淡漠的說道,就像是在說今天天氣很好一樣。

「去鬼界?」星辰微微蹙眉,有些疑惑的問道,「帶珈藍去鬼界幹什麼,要知道鬼界的王鬼焯恨不得把珈藍碎屍萬段。」

「神魂塔在鬼界。」鳳凰炎淡淡的說道。

星辰和阿修羅對視一眼,表示還是不知道鳳凰炎帶珈藍去鬼界神魂塔做什麼。

四人再次聊了一會,鳳凰炎就撤銷了結界,結界撤銷之後,阿修羅就先離開了。

多亞看了兩人一眼,也走出了房間。

頓時,偌大的房間裡面,就只剩下星辰,鳳凰炎和昏迷不醒的珈藍了。

「鳳凰炎,你現在已經拿回了你的力量,是超越君悅的存在,你還是想和珈藍在一起嗎?」星辰面無表情的問道,一身黑袍襯托得他高位而又神秘,就像是迷!

鳳凰炎抿唇,並沒有馬上回答星辰的問題,而是沉默了起來…… 就在星辰以為鳳凰炎不會回答的時候,鳳凰炎說話了,「當然,就算是觸動天地規則,我也不會放開珈藍。」



聽著鳳凰炎的話,星辰錯愕了一下,站在原地很久才點了點頭,對著鳳凰炎說道,「鳳凰炎,哪怕珈藍很有可能死在規則下,你也不會放手嗎?」

鳳凰炎聞言,搖頭說道,「在我沒有死之前,我不會讓珈藍死去。」

聽著這樣的話,星辰已經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些什麼,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說。

所謂的公平競爭,其實在一開始他就輸了,輸的徹徹底底……

「我先回王宮去處理一些事情,珈藍就交給你了。」星辰朝著珈藍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隨後就走出了房間!

看著星辰走了以後,鳳凰炎微微蹙眉,心底有些不安,紅線的事情總讓他覺得沒有那麼簡單……

搖搖頭,不在去多想,鳳凰炎便走到了珈藍的床前,靜靜的守護著她。

———

黑暗之中,珈藍渾渾噩噩的行走著,耳邊有很多吵雜的聲音。

「珈藍,我們又見面了。」冷漠霸氣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讓珈藍微微有些錯愕。

光芒破開黑暗,珈藍清楚的看到了她眼前的人,果然是她,是鳳千羽。

只是此刻的她不再是她熟悉的那個樣子,褪去了勁裝,她穿著高貴華麗的白色衣裙,額頭的紅蓮栩栩如生,三千青絲無風自動,不管什麼時候,她都這般的傾國傾城……

「鳳千羽,怎麼是你?」她這是在什麼地方?

為什麼會看到鳳千羽,還有,鳳千羽為什麼穿著古代的衣服,難道鳳千羽和她一樣重生了?

「珈藍,我會救你。」光芒之中的鳳千羽只說了這麼一句便消失了……

她會救她?

珈藍有些疑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鳳千羽消失之後,便有許多的人出現在了珈藍的視線裡面。

那是風西國的皇宮, 四世之第一部

許多人匆匆忙忙,轉瞬間,珈藍也看到了水無殤和阿修羅一起前往了風西國!

風西國現在是星辰為皇,皇宮布滿了紅色,阿修羅和大哥前去,難道說星辰要成親了,女子是風西國的人,所以才會在風西國成親嗎?

想到這裡,珈藍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太好了,星辰要成親了……

珈藍也跟著哪些忙碌的人往婚禮現場走去,直到走到了宮殿外面才停了下來。

就在此時,一身鳳袍的女子在宮女的陪同下走了過來。

珈藍滿心好奇的想要知道是誰能夠嫁給星辰那麼好的男子,便轉頭朝著女子看去,這一看,珈藍就石化在了原地……

天雷滾滾,把珈藍雷了個外焦里嫩!

怎麼回事,怎麼會是她?

世界玄幻了,她先是看到了死去的鳳千羽,再來居然看到了她要嫁給星辰,那麼鳳凰炎呢?

只見她微笑著,優雅的走進了大殿!

珈藍愣在原地,想要進去,卻怎麼也移動不了腳步,眼神茫然的看著大殿,呢喃道,「怎麼會這樣?」 她愛的是鳳凰炎啊,為什麼會嫁給星辰?

太多太多的疑問讓珈藍不解,然而,就在珈藍沒有思考過來的時候,她眼前一黑,再次醒來的時候卻是在一個房間裡面,她一身紅色的嫁衣,毫無生命氣息的躺在那裡,緊接著,一身月牙衣袍的無心走了進來。

我,在未來 ……

只是,幾次輸入都沒有用,無心到最後也就放棄了!


珈藍看到,無心再次看了躺著的她一眼就離開了房間,隨即往外面走去。

就在無心離開之後,躺著的她刷的一下睜開了眼睛,黑色的魔氣在身邊聚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看到那樣的笑容,珈藍微微蹙眉,這不像她啊……

就在珈藍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忽然眼前一黑,再次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睛,看到的卻是鳳凰炎的面容!

「炎,這是哪裡?」

珈藍沒有在水府裡面住過,也沒有到水無殤的房間裡面來過,自然也不知道這裡就是水府!

「這是水家,是水無殤的房間。」鳳凰炎溫柔的說道,「好些了嗎?」

「嗯。」珈藍點點頭,說道,「好多了。」

她現在身體也不像之前那麼難受了,看來她昏迷的時候,炎有給她吃丹藥……

得知了自己在什麼地方,珈藍就想起了剛才看到的事情,不由得疑惑了起來。

到最後珈藍都想不通那是怎麼一回事情,所以也就沒有再去多想,畢竟只是一場夢而已……

「把這個吃下去。」就在珈藍想事情的時候,鳳凰炎拿出了一枚紫色的丹藥放到了珈藍的手裡。

珈藍見此,拿過丹藥就吃了下去。

吃下丹藥的一瞬間,珈藍就感覺到一股暖流從丹田之處向四肢百骸而去,原本有些冷的身體逐漸緩和了起來。


感受到這一變化,珈藍的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看著鳳凰炎問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魔界?」

現在想想,在卡羅家族的時候,多亞口中的外面那位就是他吧……

只是她出來之後,還沒有看清楚就暈過去了,著實失敗啊!

聽著珈藍的問題,鳳凰炎蹙眉說道,「從極北之地回來之後,知道你來了魔界,我就來了。」珈藍聞言,心中暖暖的,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珈藍的表情變的嚴肅起來,對著鳳凰炎說道,「炎,無心契約了噬月魔獸髦。」

聽著珈藍的話,鳳凰炎並不震驚,他已經契約了金翅鳳凰,無心契約噬月魔獸也不奇怪。

「珈藍,離無心遠一點。」想起無心說過的話,鳳凰炎很擔心。

「嗯。」珈藍點點頭,沒有說話,她本來也不想靠近無心,只是,夢裡的事情有點奇怪……

「等你傷好一些,我們就去鬼界吧。」鳳凰炎笑著說道。

「去鬼界?」珈藍呢喃一句,看著鳳凰炎問道,「去鬼界幹什麼?」

他是神,她是魔,不管是什麼,鬼界都不歡迎他們吧…… 「去鬼界取一樣東西。」鳳凰炎淺笑著說道。


珈藍聞言,點點頭,沒有在問是什麼東西。

如果炎想她知道的話,自然會告訴她,他不想她知道,說明有他的原因,不管是什麼原因,她都選擇相信他!

結束要去鬼界的話題之後,珈藍看了看四周,想起水千江對她說過的那些話,她可不相信水千江會那麼好心的讓她住在這裡。

一旁的鳳凰炎看著珈藍蹙眉的樣子,伸出手,摸摸她的頭,說道,「已經沒事了。」

「難道你殺了他?」珈藍有些錯愕的問道。

以鳳凰炎的性格,殺了水千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搖搖頭,鳳凰炎才說道,「沒有,只不過毀了他的丹田!」

珈藍嘴角一抽,眉眼彎彎的笑了起來,對著鳳凰炎說道,「謝謝。」

她很清楚,如果不是因為她的關係,炎不會對付水千江,他這是在為她報仇,而沒有殺水千江,想來是因為大哥的原因,他考慮到了她在意大哥,所以才沒有殺他!

能有一個人如此懂她的想法,她還要求什麼?

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蕭玲從外面走了進來,走到珈藍的床邊,蕭玲低下頭,對著珈藍說道,「藍兒,娘對不起你。」

珈藍見此,笑著說道,「娘,你不用給我說對不起。」

她知道,她知道娘一直都是喜歡她的,而且這些事情娘也不知道,沒必要和她說對不起!

蕭玲抬起頭,對著珈藍說道,「藍兒,不如留在水家吧,讓娘好好照顧你。」

珈藍聞言,抿著唇,沒有說話。

蕭玲見此,以為珈藍還在擔心水千江會傷害她的事情,便急忙說道,「珈藍,你放心吧,你爹他已經沒有辦法能傷害你了。」

「我知道。」珈藍看著蕭玲微微一笑,有些抱歉的說道,「娘,我不可能一直留在魔界,我還有我的事情要做。」

聽著珈藍這麼說,蕭玲笑了起來,就像是早就知道答案了一樣,伸出手摸摸珈藍的頭,溫柔的說道,「既然如此,娘不強求去,能下床嗎?」

她是看著鳳凰炎抱著珈藍回來的……

「沒問題。」珈藍點點頭。

她不會因為這麼一點傷連路都走不了,沒有脆弱到那種地步。

「那麼等一會到大廳來吃飯吧。」蕭玲說完,就往外面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