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會動作利落一些,不要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放心吧,辦完事咱們分頭跑!”

“嗯!我數三聲,1.2….”

寧無華一聽渾身一個激靈,強忍着劇痛漸漸起身,踉蹌的拿起身旁的硬物當做武器,守在門口等待那兩人衝進來的一剎那,給出一個全壘打。


“3!”聲音喊完,房門忽然被推開。

寧無華抓住這個機會,大力揮動手中硬物照直打去,“啊……啊……”忽然傳來的兩聲尖叫讓寧無華忙停住手中的動作。

寧無華這一扭一停差點丟了半條命,沒等兩人停止尖叫,寧無華便無力的攤趴在地,在也動不得半分。

“是他?”女孩停止尖叫,看着寧無華漸漸發呆。

“你任何他嗎?”另一個女孩好奇的問道。

女孩輕輕點了點頭,忙上前想要寧無華扶起,但無論怎麼用力寧無華都不懂半毫。

“凝雲姐,咱們根本弄不動她的,我去叫醫生吧?”女孩一臉無助的問向凝雲。

凝雲點了點頭,見女孩出去這才又好奇的盯着寧無華打量了起來。 經過醫生等人的忙碌,寧無華又重新趴在病牀上暈死了過去,沒過多久寧無華便睜開了雙眼,不過此時的寧無華面部及其猙獰,嘴中還烏泱着悲鳴。

“你醒了,沒事吧?真是對不起,是我們弄錯了房間!”見寧無華甦醒,凝雲忙上前關心的詢問了起來。

寧無華見是凝雲頓時一驚,忙應裝作沒事一般,輕鬆道:“放心吧,我沒事,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有位同學住院了,就在你隔壁,本想逗逗他,沒想到誤入了你的房間,真是對不起!”凝雲一臉凝重的表情,就像做錯事得不到原諒一般歉疚。

“啊哈!是誤會啊,我還以爲有人要對我圖謀不軌呢!”寧無華乾笑了幾聲,想要起身面對凝雲,但用了用最後還是決定放棄。

“你,你這一身傷是怎麼回事?這才一天不見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凝雲見寧無華根本沒有生自己的氣,這才放下心來,坐在一旁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

寧無華想了又想,不想在凝雲面前丟了面子,忙說道:“像我這樣正義感十足的人,除了英雄救美之外,估計很難在做出別的容易受傷的事情。”

“呵呵”凝雲被寧無華逗的乾笑了幾聲,反駁道:“你吹牛,醫生都說你中了槍傷,我看你是參加惡勢力社團的集體活動了吧,還英雄救美呢!”

“吶!我在你眼裏原來就是小流氓形象啊,我真的是英雄救美了,而且還是救了一個警察呢,你要是不信,就等到晚上她來給我送飯,到時候你就明白,你認識了一個多麼有正義感的人了!”寧無華雖然身受重傷,但一點都不耽誤嘴上的功夫。

凝雲沉默半響,轉念問道:“那你究竟是幹什麼的啊?”

“我啊?我是傾城國際的保鏢,你父親難道沒有告訴你嗎?”寧無華頓時輕笑道。

凝雲想了想,回道:“爸爸每天都在公司忙,能陪我的時間特別少,上次若不是在茶行約了你,我們之間至少有幾個月沒有見面了!”

感受着凝雲的孤單,寧無華感同身受,忙轉移話題道:“你大學學的什麼啊,怎麼會把茶行打理的那麼好,難道林董沒有想要投資讓你去做點別的嗎?”

說到這,凝雲就好像被人問到關鍵,話語頓時多了起來,連忙答道:“我大學主修金融,又學了一段時間的酒店管理,畢了業爸爸就爲了開了間茶行,他認爲我從小喜歡喝茶,就會對茶行喜歡,其實我還是喜歡我對口的專業。”

“哦?那你都幹了這麼久,怎麼不自己開一家公司呢!”寧無華不解的問道。

凝雲好笑的說着:“開公司?我學的酒店管理,想開一個酒店最少也要上千萬啊,金融就更不用說了,我那個茶行雖然乾的有些起色,但想要攢出個酒店錢,至少也要幾百年啊。”

寧無華聽着臉上沒有任何變輕,但是心裏卻波瀾起伏,忙問道:“若是你開了酒店的話,你父親能支持你嗎?這茶行怎麼辦啊?”

“唉!”凝雲頓時愁眉苦臉了起來,有些難堪的答覆道:“爸爸不支持我開酒店,是因爲他也沒有那麼多資金,這茶行完全可以脫手管理的,眼下若是在有一份其他產業的話,可以利用茶行相互鋪墊人脈、資金等等一系列,完全不在話下。”

“那你需要多少資金呢?”寧無華很隨意的問道。

凝雲說的起勁,完全沒有在乎這話是什麼意思,乾脆的答道:“三千萬的啓動資金,可以先用來做金融,然後在市區買地建樓盤在開酒店!”

“那要多久才能看到收益呢?” 高達之可能的未來

“收益嘛!”凝雲若有所思了一小會,忽然一笑忙回道:“那就看是長期收益還是短期收益了,如果是長期的話,完全可以做信貸公司,短期就可以做股票和投資,酒店的收益肯定會很長,但三千萬完全是金融所用,至於酒店是利用金融賺來的錢搭建,同等於純利潤!”

寧無華臉上沒有太大的撥動,但心內的澎湃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按照凝雲的話,這完全就是爲自己種了一棵招財樹啊,凝雲能靠自己的力量將茶行弄的那麼出色,也絕對是有真本事,寧無華內心蠢蠢欲動,好想幹點什麼!

“是不是我說的有點太多了?一說到我專業上的東西,我就會這樣,不好意思哈!”凝雲似乎意識到寧無華有些尷尬。


寧無華連忙擺了擺手,沉思一小會說道:“那你日後幫我理財吧,我將資產轉移到你的名字下,你拿去按照你的邏輯理論去幹,事成咱們五五開,怎麼樣?”

“什,什麼?”凝雲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寧無華。

寧無華輕笑道:“其實我不是一個簡單的保鏢,要不然你父親也不會那般對待我了,我很欣賞你,絕對在你身上做一個長久的投資,只要你能做到,多少錢都沒問題。”

“我不會是在做夢吧?你就這麼相信我嗎?不怕我拿錢跑了嗎?”凝雲有些不解的問道。

“只要你父親同意,你可以跑,而且我也不會追,幾千萬而已就當玩玩嘛!”寧無華頓時裝起了X,裝不裝都得拿錢,憑啥不裝?

凝雲一時有些語塞,不知道怎麼言表現在的心情,緩解了好一會才問道:“那從什麼時候開始呢?”

寧無華這才忽然想到了什麼,左右找了半天奈何自己翻不了身,只能無奈的問道:“這屋裏有監控嗎?在哪個方向?”

凝雲不解的向一側指了指,連忙說道:“那裏就是監控,平時醫生用來觀察病人用的!”

寧無華點了點頭,對着監控的方向漸漸立起兩個中指,艱難的轉過頭對着監控比出“SB”的嘴型,這才趴回牀上。

凝雲不解寧無華這舉動是什麼,忙上前問道:“是要叫醫生嗎?我可以幫你!”

寧無華忙搖了搖頭道:“我是叫人來給你送錢,很快,你稍等一下!”

凝雲壓根不信寧無華的話語,對着監控就有人送錢,怕寧無華是得了神經病吧?

很快,沒到十分鐘後,病房內便出現一男一女兩個人影。

凝雲看着男人長得有些兇惡,忙站在寧無華身邊沒敢多言語。

寧無華擺了擺手,示意凝雲不要怕,對着蕭宇說道:“聽說你打我打的很爽啊,是想跟我結樑子嗎?就不怕我傷好了,把你那個破山洞炸了?”

“看來是我打輕了,應該讓你這輩子都醒不過來,就對了!”蕭宇冷淡道。

“少說廢話,趕緊把錢還我,你一個住山洞的平時也用不上錢,你身邊那位更是富可敵國了,你們居然貪我那點小錢,還要不要臉了!”提到錢,寧無華就控制不住般,破口大罵了起來。

蕭宇一陣臉黑,說實話當時情況危急,蕭宇只是忘記將支票塞給寧無華了,沒想到這小子居然牢記,還對自己說髒話,頓時有些受不了道:“我憑本事勒索來的,憑什麼給你!”

“我靠?你是不是覺得我現在站不起來好欺負?趕緊的,別耽誤我正事!寧無華沒了好語氣,生怕蕭宇不給自己。

蕭宇剛要上前說些什麼,卻被一旁的林輓歌擋下,此時的林輓歌依舊一臉慈祥的輕笑,詢問道:“我想知道,你說的正事是什麼?”

寧無華見問問題的是林輓歌,這個女人和自己一點矛盾都沒有,而且也算是救了自己,便也不想藏着掖着,對着身旁的凝雲一指:“我想對她做個投資,讓她幫我賺錢!”

“哦?就這麼簡單,你不怕被人騙嗎?”林輓歌有些懷疑的問道。

這話雖然說出來挺正常,但停在當事人的耳朵裏難免會有一些彆扭。

只見凝雲漸漸將頭放低,雙眼升起一層水霧,委屈的都快哭了出來。

寧無華忙說道:“騙也是騙我的錢,你們都那麼有錢了,當然不會爲錢愁了,我可是窮光蛋一個,得爲自己以後找個出路啊!”

“三千萬資金做金融,白手套個酒店,錢生錢的生意誰都會說,做起來可是相當的難,資金這一塊雖然夠用,但卻不能給你那麼多,眼下之給你一千萬的資金,你要是將剛剛說的都做成了,日後在有什麼項目才能放心的在交給她!”林輓歌輕笑道。

這話說的讓寧無華渾身一震,林輓歌不虧是貴族出身,這主意簡直是完美啊,削減資金在某方面能加大擁有者的潛能,退一萬步說就算被騙、虧空也不至於輸的那麼慘,這更能檢驗一個人的忠誠度,一箭七八雕啊。

寧無華忙將目光望向凝雲,詢問道:“你可以嗎?”

凝雲低頭沉思了老半天,忽然擡頭,眼光中帶有強勁的瑞亮射向林輓歌和蕭宇,口中滿是傲然的一字一句道:“我能!”

“好,那我就給你一千萬,這一千萬給你三個月時間運作,三個月後的每個月,我要看見十個百分點的收益,如果你都能做到,一年後我在追加投資五千萬,到時候直接建一間湘平市最豪華的酒店給你玩!”林輓歌也是欣慰的大步上前,一臉信任的看向凝雲。

“好,就這麼說定了,準備好五千萬,一年後我來取!”凝雲信誓旦旦的說着。

林輓歌輕笑,從懷中取出一千萬的支票遞給凝雲,目光看向寧無華輕笑的點了點頭,轉身與蕭宇漸漸走出房間。

寧無華不解的看着兩人的背影又看了看凝雲,問道:“那個,你是和她們合作了嗎?”

凝雲被寧無華問得一愣:“剛剛發生的有點太快了,可能、好像、是吧!” “我的天啊!蕭宇、林輓歌,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的,啊啊啊……”寧無華感覺大腦陣陣缺氧,本該自己的東西怎麼就轉手被林輓歌搶走了,兩人還做了莫名其妙的約定,這讓寧無華很是不爽了起來。

見狀,凝雲淡淡輕笑,緩緩來到寧無華面前勸說道:“放心吧,這筆錢就當是你給我的好了,按照她的我將所有利益都按時交給你就是,就算她找找我,我也完全將你推在面前,我看剛剛那兩個人也不敢對你怎麼樣!”

凝雲一臉輕笑,這話說的讓寧無華心底頓時好受了一些,看向凝雲的目光也變的欣賞了起來,穩住身子壓住心中的暴躁,回說着:“你能這樣想太好了,放心吧,她能給你的,我日後也照樣可以給你,只不過這錢的數量,是不是有些太少了?”

見寧無華對自己的實力擔憂,凝雲嘴角笑的更是爽朗,連忙搖頭道:“你放心,既然我敢接這錢,就肯定對自己有信心的!”

寧無華認同的點了點頭,兩人左一句有一句的聊着,很快天色漸漸便暗了下來,病房中一直都是凝雲和寧無華兩個人,見天色有些晚了,凝雲起身道:“我去幫你弄點吃的吧,天都黑了我也該走了,不然茶行會出亂子!”

聞言,寧無華絲毫不敢怠慢,忙說道:“那你快回去吧,我這裏一會就有人來送吃的,在說也沒有什麼大礙了,不用照顧我的!”

凝雲毫不疑惑的點了點有,漸漸起身臉上掛着溫和的笑容,本打算禮貌性的敘說幾句便轉身離去,但身後的房門忽然被打開,這讓完全沒有想到的凝雲下了一跳,忙回頭望去。

此時除了一身便裝額外顯身材的劉若淳,手拿簡易餐盒緩緩而來之外,身後竟然還跟着一襲正裝的白雪薇,此時白雪薇宛如剛剛參加完什麼晚會一般,一身昂貴的晚禮服,精心做的頭髮化了妝,完全不像是來探望病人。

與此同時,白雪薇的手中也拿着簡單的餐盒,但兩人的餐盒比起來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劉若淳的餐盒足有三層,像是在家中精心準備了一番這才帶來,白雪薇的則是看起來昂貴不已,定是在高級酒店花大價錢買來。

“你們怎麼一起來了?是約好了嗎?”寧無華見兩個女孩同時出現,心中頓時忍不住有些笑意,這纔出言打趣了起來。

白雪薇知道劉若淳是警察,之前兩人因爲自己有幾面之緣,但白雪薇肯定不知道,劉若淳滿心思都是針對白雪薇,這樣的場合下劉若淳能裝作安然無事,心平氣和如沒事一般與其相處,這怎麼能讓寧無華不大開眼界呢。

“當然沒有越好,我都不知道白小姐的聯繫方式,只是在樓下時巧遇了,這位是?”劉若淳說着,將手中餐盒放在封雲修的身旁,看向凝雲滿眼的疑惑。


白雪薇緩緩尾隨,見到凝雲也是一愣,但卻沒有劉若淳那般驚訝,彷彿在仔細觀察一番,頓時恍然大悟道:“你是林董的女兒吧?是不是經營茶莊的那位?”

聞言,凝雲渾然一驚,沒成想在這種條件下竟也有人認識自己,而且來的人還是個出身不凡的女人,忙含笑點頭示意。

“果不其然, 哈利波特中的魔法師與愛情公寓 ,更是爲漢服風格所吸引,一有空我便回去捧場,可能是去的人物太多了,你不怎麼記得我,你和寧無華怎麼會認識呢?難道你也喝茶嗎?”白雪薇好笑的將目光望向寧無華。

寧無華頓時心中一沉,這還用問嗎?我不就是因爲公司的事情才接近林如鋒的?當然是林如鋒帶我去的。

心中雖然這麼想,但估計凝雲的存在,忙平淡道:“和你的經歷差不多,也剛剛沒有認識多久,今天在醫院巧遇,凝雲姑娘便留在這裏陪我說說話。”

“哼,害我還擔心你會不會無聊,要不是爲你煲了蔘湯怕火候不夠,我早就來了!”劉若淳頓時有些不悅的說道,但這語氣並不是真的不悅,更像一種玩笑。


寧無華輕輕轉動身子,讓上半身寧倚在牀頭,緩緩向白雪薇看去,好奇的問道:“你這身裝扮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晚上有別的事情?知道的還好說,不知道還以爲你精神不好,上醫院裏走紅毯呢!”

“切,我這身裝扮當然不是專門爲你弄得!”說着,白雪薇自顧自的擡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頓時驚慌失色,忙急促道:“我得走了,在晚一點就遲到了,等結束後我會和你短信聯繫,解釋今晚的事情,晚上就拜託劉小姐了!”白雪薇緩緩將目光望向劉若淳。

見劉若淳點頭,這才安然離去。

白雪薇剛剛出門,凝雲就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連忙說道:“那我也先走了,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好好養傷,這幾天我抽空還會來看你的!”

寧無華輕輕點了點頭,當然知道凝雲是感覺到白雪薇離開的匆忙,認爲自己和劉若淳有什麼關係,這纔有些急促的離去。

見兩人都消失在病房內,劉若淳很是隨意的盛了一碗什湯捧在手裏,找了一把椅子在寧無華的身邊便坐了下來,“呼呼……”幾聲輕輕的吹起,一匙栽滿弄弄牽掛的糖水便抵在了寧無華的嘴邊,輕聲說道:“喝吧,嚐嚐我的手藝。”

寧無華心中一陣感動,倘若這個舉動是葉彤或者白雪薇做出來,那寧無華肯定會控制不住自己,但劉若淳做出,寧無華只感覺像是一個講義氣的小兄弟在伺候老大哥一般,毫不在意張開大口便將糖水吞進。

感受蔘湯濃郁的香氣,寧無華忽然想起了什麼,忙問道:“你今天睡覺了嗎?這才幾個小時你就回來了,晚上可沒有你的位置。”

“切,我當然休息夠了,你以爲都像你一樣嗎?要不是有漂亮女孩陪伴,一睡就是一天!”劉若淳有些諷刺的說着,絲毫不在意寧無華的感受。

寧無華喝着湯水,沒在意劉若淳的話語,但腦海中都在回想當時的景象。

見寧無華久久不語,劉若淳將最後一匙湯汁喂進寧無華的最終後,這纔不解的問道:“是有些難受嗎?還是在想什麼?發什麼呆呢?”

“沒,我在想你那個技能到底是什麼,而且徐令安身邊的女孩也有,如果說這是一種特異功能的話也不能這麼普遍啊?難道這是什麼新型高科技嗎?”寧無華想都沒想便說了出來,彷彿就在等待劉若淳發問一樣。

劉若淳將餐盒整理好,走到病房門前確認此事門外沒有意向,這纔將房門關死回到寧無華的身旁,輕聲解釋道:“如果我說這是一種異能的話,你會信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