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阿祁一同被吸入了空洞之中,眼前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

臥槽!

老子該不會也被吸到這混沌之境來了吧!?

這念頭剛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宿主你已經進入混沌之境,若是不盡快離開,你的肉身及靈魂都將被混沌之氣所分解。”

“分……分解?什麼意思?”

“就是蒸發的意思。”

肖遙一聽,頓覺頭皮一陣發麻。

他急忙運用火眼金睛技能探查了一番周圍,發現阿祁已經變成了原本的水貂模樣,就懸浮在離自己沒多遠的地方,不過,它似乎已經失去了意識。

他趕緊飛過去,將阿祁抱在了懷裏。

“阿祁,你醒醒!你快醒醒!”

肖遙連喊了好幾聲,阿祁卻沒有絲毫反應。 肖遙心裏正着急,系統說道:

“阿祁已經陷入深度昏迷,混沌之氣會趁機侵蝕它的身體,所以,如果你在半個時辰內不能離開這裏,它就死定了。”

“臥槽!半個時辰!?”

肖遙大吃一驚,

可尼瑪這四面八方全是無盡虛空,老子該怎麼立刻這鬼地方!?

就在肖遙感到絕望的時候,耳畔再次傳來系統提示:

“宿主之前曾獲得一件法寶:空域之門,那件法寶,乃是上古創世大神盤古所造之寶,藉助空域之門,便能離開這混沌之境。”

瑪了個蛋!

原來這破系統其實料到了老子會身陷險境,所以早有準備。

肖遙立刻使用空域之門,

片刻過後,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團金光。

那團金光飛速旋轉,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也變得越來越大,漸漸形成了一個直徑數米的金光漩渦。

這應該就是空域之門!

肖遙顧不得那麼多,抱着阿祁,一頭鑽入了金光漩渦之中。

待他穿過金光漩渦,眼前豁然開朗,他再扭頭一看四周,正是花果仙域!不遠處,辰月就躺在那兒,這裏,就是剛纔他和阿祁被吸入混沌之境的地方。

回來了!

老子回來了!

肖遙心頭無比激動,雖然他並不喜歡這片寸木不生,無比荒涼的境域,

但去了一趟混沌之境,他忽然覺得,這地方尼瑪簡直就像天堂!

肖遙的懷裏,仍然緊緊抱着阿祁,不過阿祁依然處於昏迷狀態,

他將阿祁輕輕放在地上,迫不及待地衝系統問道:“快說,有什麼藥,能救阿祁和辰月的?”

“太乙化仙金丹。”系統脫口而出。

肖遙立刻打開系統商店,輸入關鍵字“太乙化仙金丹”,眼前立刻出現了關於太乙化仙金丹的介紹。

瑪了個蛋!

一顆太乙化仙金丹就要需要十萬點陽氣值。要救它倆,需要兩顆太乙化仙金丹,合共就是二十萬點陽氣值。

哎!

錢財……,不!陽氣值乃身外之物,救人要緊!不就二十萬點陽氣值嘛!

肖遙立刻用二十萬點陽氣值兌換了兩顆太乙化仙金丹,分別塞進了阿祁與辰月的口中,接下來,便是等待了。

就在他等待的工夫,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恭喜宿主完成49級終極任務,圓滿修成成果,成爲大羅金仙。”

臥槽!

什麼情況?老……老子成仙了?那陽氣值得多高啊?

出於好奇,肖遙立刻查看自身屬性,誰知卻發現,已經沒有了經驗值、陽氣值以及法力值的顯示。

關於他的屬性,只有一條:大羅金仙。

肖遙正感到震驚,眼前忽然金光一閃,一名手持法杖,十分貌美端莊的女神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女神身體有神光籠罩,顯得十分莊嚴。

肖遙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連忙衝女神抱拳鞠躬,開口問道:

“敢問這位神仙姐姐,您是……”

女神微微一笑,道:“我就是存在於身體之中的系統。”

“啊!?你就是那破……”

肖遙話說到一半,急忙打住,他差點說破系統,

瑪了個蛋!

沒想到系統居然是一大美女,早知道這樣,老子跟她說話就該溫柔點,哎!

他定了定神,衝女神問道:

“你怎麼從我身體裏出來了呢?”

“你已經功德圓滿,修成大羅金仙,我自然不能繼續在你體內待着了,而且,其實也是你解救了我。”

“我……我解救了你!?”

肖遙吃了一驚,他連忙追問道:

“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乃上古天神女媧,當年在研究《混沌天書》時,不小心被困在了混沌之境,好在我還有一縷魂識留在人間,我這一縷魂識選定了你,之所以安排給你這些任務,一是爲了放逐上古魔獸九首魔龍,拯救天下蒼生,二是爲了讓你開啓空域之門,助我逃離混沌之境。你終於不負衆望,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肖遙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眼前這位貌美端莊的女神,竟然就是女媧娘娘,

臥了個槽!

女媧娘娘之前居然一直在我身體裏面……

肖遙莫名感到有些激動,但他又轉念一想,還有一個疑團沒有解開,

女媧娘娘爲什麼要找到我這一介凡夫俗子呢?

我前世到底是誰?又到底有何特別之處?

想到這,他衝女媧娘娘問道:“那個……,你爲什麼偏偏選擇我呢?我到底是誰?”

“當年我補天之時,曾將一塊五色仙石遺落人間,這塊五色仙石吸收天地日月精華,化作了人形,名爲鰲蠡,鰲蠡桀驁不馴,被蕩魔天尊用打神鞭打散了元神,但又念鰲蠡是仙石孕育而生,心存仁念,偷偷留下了鰲蠡的一縷殘魂,而你,便是鰲蠡那一縷殘魂重生。”

“臥槽!合着老子……,呃,對不起,又說髒話了。 與君謀情:嫡女爲後 女媧娘娘,您的意思是,我前世也是一位神仙?”

“不但是一位神仙,而且算得上四大魔神之一。而如今,你已經修成正果。成爲大羅金仙,也算是功德圓滿了。”

女媧娘娘說到這,話鋒一轉,

“不過,我還有一件事要拜託你。”

“啥事?”

女媧娘娘一揚手,懷裏出現了一隻通體黑色毛髮的狗崽。

狗崽看起來十分可愛,正瞪着一雙黑不溜秋的眼睛,看着肖遙。

女媧娘娘將手裏的狗崽遞到肖遙面前,說道:“這條犬,就交給你養了。”

肖遙一時怔住了,

“女媧娘娘,您……您要拜託我的,就是這件事?”

女媧娘娘點了點頭,反問道:

“你可知,這條狗是何來歷?”

肖遙盯着狗崽仔細看了看,說道:

“這應該是條仙犬吧?等等!難不成二郎神的哮天犬下狗崽子了?”

女媧娘娘搖了搖頭,笑着說:

“它若是條仙犬,我便不把它交給你養了。”

“不是仙犬?難道是魔犬?”

“它亦並非魔犬,確切地說,它不是這世間之物。”

“不是這世間之物?啥意思啊?”

“它來自混沌之境。”

“混沌之境?女媧娘娘您是在跟我開玩笑麼,不是說混沌之境沒有任何物質可以存在麼?”

“你忘了,我曾經跟你說過,混沌之境存在着一種生靈。”

“生靈?臥槽!你是說,這是混沌!?”

女媧娘娘點了點頭,說:

“現在,它就交給你了,它雖然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但我相信,只要你好好愛護它,它不會做出出格之事。”

“女媧娘娘,您……您不是在逗我玩兒吧!?”

“我沒開玩笑,這,便是你新的任務,待六十年後,你可再運用《混沌天書》開啓通往混沌之境的虛空之門,屆時你只需將它送回混沌之境,便算完成任務。”

女媧娘娘說完,將手裏的黑狗崽輕輕放在地上,隨即一揚手,天空灑下無數光斑,那些光斑剛接觸到地面,無數花草樹木從地底下鑽出來。

原本的荒原,霎時間變成了綠洲。

看到眼前鬱鬱蔥蔥的草木,肖遙又驚又喜,剛想對女媧娘娘說些什麼,女媧娘娘身體化作一道金光,就這麼憑空消失得不見了蹤影。

肖遙急忙大喊起來:

“哎!女媧娘娘,你不能就這麼撂挑子啊。”

他話音剛落,忽然感到有什麼東西正在蹭他的腿,他低頭一看,正是那隻通體烏黑的狗崽。

臥槽!

這尼瑪可是號稱能夠吞噬一切,毀天滅地的混沌啊!

肖遙本能地往後一跳,一下跳出三米開外,誰知小狗崽又屁顛屁顛地朝他奔來,嘴裏還發出嗚嗚的聲音,模樣看上去倒甚是可愛。

哎!事已至此,也只能把這條小狗崽子養着了,萬一得罪了它,那後果可就嚴重了。

他深吸一口氣,彎腰將小狗崽抱起來,輕輕撫摸着小狗崽的毛髮,小狗崽似乎很是享受,依偎在肖遙懷裏,閉上了眼睛。

阿祁與辰月陸續甦醒過來,看到它倆沒事,肖遙心裏一顆懸着的石頭落了地。

……

如今的花果仙域真正恢復了往日生機,阿祁決定留下來,與猿族一同重建家園,肖遙則抱着小狗崽,與辰月一同離開了花果仙域。

……

一轉眼,一年過去了,

林沐曦也跟了肖遙,與冷若冰、張咪成了好姐妹,

李天佑則被送去了學校,他年紀還小,應該有自己的夥伴,雖然他是僵族,但女魃已經幫他徹底壓制住了體內的邪性。所以,現在的他,跟正常人已沒什麼區別。

阿祁將花果仙域打造成了猿族樂園,辰月大部分時間也都待在那裏,

阿祁還讓衆猿族建造了一座氣勢恢宏的宮殿,

這座宮殿,並不是爲它自己,而是爲肖遙建造的,

這樣一來,肖遙有空的時候,便可以領着一家人前往花果仙域度假。

而那條混沌小狗崽,已經長成了一條氣勢威嚴的黑色大狗,肖遙便給它取名混沌,

混沌與長爪以及白咖啡的關係相當不錯,而且它性格很好,從不輕易傷害生靈,甚至對待小動物也相當溫柔,

這讓肖遙心裏倒是鬆了口氣,不過,畢竟還有五十九年,在此期間,他不敢有絲毫放鬆。

畢竟,混沌可是一條擁有毀天滅地能力的強大魔獸。

(全文完)

祝大家元宵快樂! 我叫楚風,我是一個不平凡的人,因爲我的家族,是一個特殊的家族。

我的母親叫做陸晴,很好聽的名字,但實際上,母親卻是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農村女人了,每日只是洗衣煮飯,操持家務,而我的父親,叫做楚青山,他白天睡覺,下午出門,一直到第二天的雞鳴時分纔會回家,他幾乎整天都窩在我們楚家祖傳的鋪子裏。

父親穩重嚴肅,沉默寡言,幾乎不與外人打交道,心中似乎只有家人和我們楚家祖傳的鋪子……楚氏古玩店!

我的一生,有幾大轉折點,排在第一位的,絕對是楚氏古玩店,而排在第二位的,便是九歲那年所發生的事……

九十年代中期,我九歲那年的夏天,在太陽即將落山的時候,我與自小一起光屁股長大的鄰居李東,去村子郊外的沙河裏洗河澡,因爲李東比大多數的同齡人都要壯實,而且家裏排行老大,所以這傢伙得了個綽號,叫李大胖。

在那個年代,哪個農村長大的小孩沒去河裏洗過澡?我自然也不例外,然而,就是這次的洗河澡,徹底的改變了我的一生!

一開始,我和李大胖只是在河邊玩水,也不知怎麼的,我和李大胖逐漸的離開了河邊,一邊玩一邊朝着河中央移動了過去,突然,李大胖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猛的沒入了河中!

起初,我以爲是李大胖在嚇我,當我喊了幾聲之後,李大胖仍然沒有迴音,而且時間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差不多過了十幾秒之後,我有些慌了,畢竟當時我也才只有九歲而已!

“李大胖!你快出來,別嚇我!”我一邊慌亂的喊起了李東的小名,一邊不斷的撲騰着雙手,異想天開的把雙手伸到水中,想要摸尋李東。

沒有聲音回答我,河面平靜的出奇,甚至連一點氣泡都沒有浮上來!

也不知是嚇的,還是其他什麼原因,一種前所未有的冰冷感覺幾乎是在瞬間將我籠罩了起來,甚至於,我在這一瞬間,竟然有一種脊柱發涼的感覺,彷彿周圍的溫度瞬間下降到了冰點那般!

“李大胖……李東……不玩了,我們趕緊回家吧……”我的上下牙在不斷的打顫,心裏害怕極了,但倔強的我卻不允許自己向這種未知的恐懼低頭,這種堅強和倔強彷彿是我骨子裏與生俱來的天性那般,哪怕當時的我只有九歲而已!

仍然沒有聲音回答我,就好像我被這個世界拋棄了那般,四周靜的有些詭異,而這種異樣的寂靜,卻是差點將我內心的防線擊垮,我幾乎是下意識的害怕了起來,可骨子裏的不屈卻也在這時候被完全激發了出來,我沒有被嚇哭,反而大喊了一聲,就好像是想用我的喊聲來打破世界的寧靜那般!

然而,寧靜,仍在繼續……

可就在這時候,我意識到一個問題,已經過了這麼長時間,李東該不會是淹死了吧?

想到這裏,我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猶豫,整個身體直接扎進了河裏,外界的詭異寧靜已經被我拋之腦後了,我現在唯一的想法便是找到李東,找到我的朋友,不論付出任何的代價!

突然,就在我的身體剛剛扎進河中的一剎那,一雙冰冷的手在我的身後,猛的抓住了我的腳,那種冰冷刺骨的感覺,幾乎是襲遍了我的全身,好像刺激的我全身所有毛孔都張開了一般,當真是涼入骨髓!

是李東嗎?答案是否定的!

當我被那雙冰涼的手拉下了河中的時候,那冰冷的河水也開始不斷的擠壓着我的胸口和肺部,好像要將我的胸腔壓碎那般,一種窒息的感覺已經將我的大腦完全佔據了!

下一刻,我幾乎是下意識的張開了嘴巴想要呼吸,可是卻咕嚕咕嚕的灌了幾大口的河水,我的意識,逐漸的迷離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也不知是怎麼回事,我的身體突然產生了一股奇異的炙熱,瞬間迫使我那幾乎昏厥的大腦清醒了過來,而我也勉力的睜開雙眼,直到此時,我見到了我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場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