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老胡,上次要不是考古隊那些拖油瓶,咱們能有那麼多麻煩?這次不可一樣了,長白山就咱們四個!那還不是穩穩噹噹的!」

葉浩初這時道:「到了長白,我們還需要一個熟悉當地的嚮導,這樣能為我們省去很多麻煩。」

胡八一三人聽后都點了點頭,雇一個熟悉長白山地形的嚮導可比他們自己找方便多了。

又道:「我讓尹仙月給我們幾個弄了個地質專家的身份,我們這次就以勘察長白山地質為由進入長白山境內。」

胖子聞言笑道:「那這麼說咱以後也是專家了?」

胖子剛說完,黑瞎子就懟道:「土包子一個,還專家呢?!」

「瞎子!你大爺的!你丫的是不是找揍啊?」

「呵呵,我讓你一隻手的!」

幾天後,火車終於到達吉林境內,因為火車到不了長白山,葉浩初四人只好下火了車。

幾人步行到了大金牙早就安排好的地方,到時候有人來接他們去長白山。

隨後一個中年人來到幾人的面前,拿出青龍閣獨有的鐵龍牌對幾人開口道:「幾位?你們就是金爺讓我來接的人吧?」

胡八一看到來人拿着鐵龍牌就知道是自己人,於是也拿出金龍牌道:「是的,你是大金牙安排的吧?」

中年人看見胡八一拿出金龍牌后一驚,立馬恭敬道:「幾位爺,小的叫阿大,小的早就給你們準備來車了,請跟我來。」

葉浩初四人來到了中年人準備的吉普車面前,胖子對中人人開口道:「那個阿大,這地你熟悉!你來開車帶我們去。」

「好的。」

阿大答應后,葉浩初幾人簡單吃了點乾糧后立馬開車出髮長白山了。

這一路上幾人都是昏昏沉沉的,葉浩初醒來后發現天已經黑了。

沿途的溫度也是越來越低,吉普車四周都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幾人也早就換上了綠色軍大衣。

「阿大!我們現在到哪了?」

阿大正開着車聽見葉浩初的話后,回道:「浩爺!咱們現在快到二道白河了,等到了白河,咱們還要穿過栗子溝才能到達長白山橫山山下的村子裏。」

葉浩初聞言點了點頭。

三天後,一行人到達橫山林區的一個村莊里。

這個村莊位置很是偏僻,一般都沒外地人過來,也就沒有招待所,葉浩初四人也只好在村長家中借宿一晚。

還好村長十分熱情,幾番打探后,葉浩初四人知道了自己不是第一批來到這裏的人,在他們之前還有六個年輕人也來到了這裏,並把村民這裏經驗最豐富的順子雇去當嚮導了。

葉浩初聞言皺了皺眉頭,問道:「村長,那些人有什麼特徵嗎?」

村長回憶道:「他們都很年輕,領頭的是個女娃娃!長的白白凈凈的,老漂亮嘞!以後我家小子要是能娶到這麼漂亮的女娃娃,老漢就知足嘍!」

「女娃娃?」

葉浩初這時想到了,村長所說的漂亮女娃娃有可能就是陳文瑾。

這女人只從離開海底墓后,葉浩初在九門裏就沒有看到過她,她應該是發現了什麼。所以這次才組織隊伍來到長白山的。

胖子聽見村長的話后,急道:「老葉,已經有人走在咱們前面了?那咱們也快出發吧!」

「先不急!」

葉浩初又問村長,「村長,我們幾個是國家地質專家,是來這勘探長白山的地形的,請問你們這還有沒有熟悉山上地形的?」

村長聞言想了想,開口道:「順子的表弟利子熟悉,那娃子經常上山採藥。」

隨後,村長把利子找來,葉浩初以一天一千的大價錢雇傭了利子當四人的嚮導。

屋裏葉浩初喝着熱騰騰的茶水,和胡八一三人一起看着桌子上準備好的地形圖。

地形圖上面,很多空白沒有字的位置都被利子標記了,利子經常上山採藥,所以對山上非常熟悉。

但這些標記,僅僅只是山脈水川外圍的地段,而剩下的那些沒用標記的地方則是大片的空白!

那些空白有着什麼地形和危險,即便是有着系統的葉浩初也拿捏不準。

「小聖山!」

「崑崙胎!」

充滿著魅力的大自然,自然也充滿了無窮盡的危險。

第二天一早,眾人就出發了。

眾人前往小聖山!

葉浩初等人從山村往上,是沒有任何交通工具的,只能步行。

他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穿過橫山山脈繼續往裏面走去。

因為是十二月,氣候也比平常更加寒冷,如果颳風下雪,這被積雪覆蓋的山道就會更難走。

為了安全,必須儘快趕時間。

而且,在這個期間,必須要避免風口前行。

此時,他們已經連續走了四個小時。

登山可是一個體力活,尤其是這等寒冷的天氣。人體消耗本來就快。

橫山山脈屬於長白山的一部分,但就這麼一小點的位置讓他們走了整整四個小時。

胖子這時累得氣喘吁吁的,胡八一也有些累了,但還是打氣道:「這長白山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徒步走上去的雪山,沒有那種巨大的冰川裂縫,大傢伙不用擔心腳下的冰塊突然裂開。大家繼續加油啊,咱們離第一個紮營地不遠了。」

「老闆,你懂得真多啊!」利子崇拜道。

「還好吧,以前我在部隊里經常爬雪山。」

葉浩初這時在路上,為了分散眾人的疲憊和注意力,於是問利子,「利子嚮導,你們這裏有沒有什麼鬼怪傳說什麼的?」

利子聞言開口道:「俺從小就在山旮沓這邊長大,鬼怪倒是沒有聽說過,但俺聽老一輩人說過這長白山深處有千年雪蓮,俺就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千年雪蓮!」

胖子聽后立馬眼睛一亮,千年雪蓮聽名字就非常值錢吧?

「那利子嚮導,你知道千年雪蓮在哪嗎?」

利子道:「不知道!俺采了十多年的葯都沒有見過千年雪蓮。」

葉浩初沒想到這裏竟然有千年雪蓮?要知道千年雪蓮有着延年益壽功能啊!等到長白山深處碰碰運氣。

葉浩初猜利子之所以採藥多年都沒有碰到千年雪蓮,可能是因為雪蓮是長在長白山深處的,而利子都是在外圍採藥的,自然就碰不到。

眾人就這樣一邊聊著天一邊趕路。趕路的效率也變得高了一些。

夜晚來臨前,風每停歇一次,眾人就全力趕路。

眾人到了後期根本就沒有心思再說話了。

走走停停,寒冷與飢餓讓幾人都疲憊不堪。

一行人裏面體力當屬葉浩初和黑瞎子最好。

即便是經驗豐富的利子,都快要扛不住這個體力消耗了。

好在夜幕降臨時,眾人抵達了一處山谷。

而這個地方位置極佳,一行人開始打雪洞,就地紮營。

「老闆!」

此時,利子急忙跑了過來,坐在了葉浩初的旁邊:「老闆……跨越過這個雪坡,然後…再翻過前面的山谷。」

「大概……還有半天路程就到了山谷後面那座露出的小山尖,就是五聖山中的小聖山了。」

幾人聽后都是激動不已,終於要到了! 下一剎那,張銘毫不猶豫的出手,他近乎蠻橫的把面前的沈林向後甩了出去,而後他的整個面部開始蠕動,直至變成一個腐爛的人頭,與此同時他的整個身軀開始泛青,模樣兒如同厲鬼。

「跑!」

張銘大吼著,朝著眼前的婦人沖了過去。

泛青的臂膀直接瞄準那婦人的脖子,企圖鎮壓。

能對付鬼的只有鬼!

但,失算了,他的整個胳膊穿過了那婦人脖子,就像漫步走過全息投影,對方彷彿根本不存在於這個空間。

下一刻,那婦人駐足,整個頭顱一百八十度的旋轉,望向張銘,凸出的眼球緩緩收縮,僵硬的面頰因為眼球的蠕動變化出一個十分恐怖的笑容。

跑!拚命跑!

沈林雙手分別拉著孫悅跟李孟,朝著前方猛跑。

此刻他們認知中的小區地圖與路線已經沒有任何意義,鬼域當中的地形彷彿將整個小區的每一寸土地都搭亂成拼圖,而這顆拼圖即將會和誰在哪裡,全由鬼蜮的控制著決定。

沈林明白,張銘很明顯不是那個婦人鬼的對手,那傢伙的恐怖等級估計到達A級乃至更高。

驀地,四周的白霧猛的退散,開始呈現出清晰的小區樓道輪廓,他們面前甚至出現了另一隊正在逃亡的人群。

周方!那個曾經要讓沈林去送死的鄰居,他們那支隊伍明顯遭遇了什麼,原本五個人的隊伍此刻只剩下兩個人十足的狼狽。

白霧退散!鬼域消失,張銘壓制住了那東西。

他們現在的位置在,8棟!他們方位距離小區東南門只有200米左右。

「跑!鬼域消失,往東南門跑,逃出小區門就有可能活下來!」

沈林此刻也懶得小肚雞腸,他怒吼,能活下來一個是一個。

五個人此刻的大腦甚至都放棄了思考,聽得沈林一聲吼,開始爭先恐後的湧出居民樓,開始朝著東南門的方向玩兒命狂奔。

路上數不清的屍體猶如秋天落葉一般的散落,奔跑間他們甚至模糊的聽到了幾聲絕望的哭喊。

200多米,生死時速。

那怕是李孟這個胖子,也跑出了他人生的最快時間,40s。

小區門口就在眼前,邁過去就是安全,只要邁過去!

二十米!十米!八米!五米!他們會活下去,他們已經活下去了!

嗡~

白霧再現

幾人奔跑的步伐猛的一滯,此刻,他們距離最近的那個人,距離小區門,只有三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