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程哥你老大,的老大,是不是就上次那和你一起吃飯的,老是笑模樣的那位?”

“對啊,哈哈,我老大的老大可是牛得不能再牛的人物,所以呢,替他背鍋,我也沒怨言的,哈哈。”

王三胖想起那天李一然一招制住那莽漢的驚人手段,不由得豎起了大拇指:“程哥,你可交上了個好靠山,趕明兒發跡了,可別忘了小弟我啊。”

“一定一定,……,哎,說起來,我老大的老大還專門給我安排了倆保鏢,厲害的不行,你知道,他們靈力是什麼品級嗎?”

“什麼品級?”


“說出來嚇死你,靈力一品!!”

“啊!!”王三胖的嘴巴張的能塞個大鴨蛋,“一,一品!我的天啊,那都可以是一城之主了啊,程,程哥,你也太,太有面子了吧,哪天你可要把他們帶出來,讓我也跟着威風一把啊!!”

“那必須的,改天帶他們出來,嘿嘿,讓他們在我倆辦事呃各自辦事的時候,守在門外,站崗,哈哈!有面兒!”

王三胖腦補出那個難得的場面,也跟着賤笑起來:“哈哈,有面兒,真的是有面兒!……,嗯菜來了,程哥我們邊吃邊聊。”

剛吃幾口,程明想起那藏寶圖,等活計上完菜出去,他才心有不甘問道:“三胖,我,我們那藏寶圖到底怎麼回事?怎麼給人家了?”

“呃,其實也沒什麼,程哥,我見那東西沒什麼價值,所以找朋友發消息,想高價賣出去,想着有哪個傻子不懂行,哈哈,沒想到還真有,那可兒,就是人派來交易的。”

“你小子,交易交易,交易到,咦?我,我頭怎麼這,暈,三,三,胖,你有兩,兩個腦袋……”


“我,我也,也是,程,程,哥,這,這是,黑,黑店!”

話未說完,兩人腦袋雙雙撞到桌面上,暈了過去。

… … 不知過了多久,程明感到臉上疼痛,這才睜開眼睛,晃了晃仍有些暈乎的腦袋,只見眼前一個狐狸!

嚇了他一大跳,啊的叫了一聲。

那狐狸也動了一下,後退,這時程明纔看清,不是狐狸,而是一個戴着狐狸面具的瘦個男子。

“大哥,他醒了!”狐狸面具的男子壓低着嗓子朝某處喊道。

“你們是誰?綁我做什麼?”程明動了動,發現自己被綁在木椅上,好重,嗯,偏過頭,好像有人和他背靠背綁在一起,他想起來了,是王三胖應該,於是他一邊掙扎一邊大喊道,

“喂,三胖,喂三胖,醒醒醒醒!”

可是王三胖理也不理。

這時另一個戴着貓兒面具的高個男子從房間陰影中走了出來,陰森的語氣隔着面具發出:


“小子別掙扎了,乖乖答話,你朋友還睡着可沒死,哈哈!”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程明還是有點江湖經驗的,摸不清對方來路之前,他可不會自報家門,說他是誰誰的兒子或者親戚。

因爲對方既然敢在天子腳下作案,一般可不會顧忌自己的身份,或者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份,那麼自己一提醒,有可能他們會趁機提出更多無理的要求。

“呵呵,也沒什麼,兄弟我們的一個東西落在你背後朋友手上,我們想拿回來,而已。”

“什麼東西?再,再說,你們可以直接問他,艹!”

啪!程明臉上突然無端捱了那戴狐狸面具的瘦個一巴掌,不由得大罵一聲。

“少廢話!大哥問你什麼答什麼!”

戴狐狸面具的瘦個男子還想再打程明一巴掌,不過被他大哥攔住。

“嗯,……,小子,東西你應該知道的,一張四四方方的藏寶圖!”

“藏寶圖?什麼東西?從未見過!”程明眼睛看向下方,眼珠轉動。

緋聞天后:豪門絕色千金 呵呵,還嘴硬,狐狸,給這小子開開眼!”

“是,大哥,”說着那戴狐狸面具的瘦個,從身後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出來。

“哎哎,你做什麼?!”程明臉色大變,見對方拿着匕首緩緩靠近,他嚇得立刻服軟起來,“好說好說,大,大哥,什麼都好說,什麼都好說,啊!!”

匕首從程明鼻尖劃過,嚇得他大叫一聲,不由得閉上眼睛。

咦?沒有痛覺,睜開眼,藉着頭頂燈籠的亮光,只見那戴狐狸面具的瘦個已經回到了他大哥身邊。

“切,膽小鬼!”

軍門衍生暖婚 好了,狐狸,傢伙收起來,……,嗯,那小子,別抖了,只削了你幾根頭髮而已,怕什麼,……,好好回答我的問題,要不然,呵呵,下次就是你的鼻子了!”

“我說,我好好說,我都說!”程明冷汗不由得流了下來。

“說說藏寶圖的事,詳細點!”

程明忙不迭的竹筒倒豆子般全說了出來:“是是,那,那次我惹事被衙門抓了,第一次,見見到了三,呃我身後這朋友,真的,我和他不熟,真的真的……”

“少廢話,接着說!”

“他給我提了一句藏寶圖的事,我也沒在意當時,因爲和他不熟,所以我客套一句就走開了,然後,然後,就,就是今天我,我路,路過他家,正好和他碰面,他邀,不不對,在家門口和我聊了幾句,然,然後,就有個長腿姑娘找他,他,當,不對,偷偷的,我是無意瞧見的,他把四四方方的東西交,塞給那姑娘,應該就是那藏,藏寶圖,就這些了,我沒騙你們!”

“你說謊!”那大哥喝道,“你小子一看就是常說謊的,……,呵呵,我呢,先不拆穿你,等我問清你同伴,再來和你說道說道,狐狸,先把這小子打暈!”

“別,別過來,大哥我,我……”

“等等,”戴貓兒面具的大哥出言讓那瘦個先停手,他頭轉向了門口方向,外面面有響動聲傳進來,他揮手示意,那瘦個領命推門出去查看情況。

程明也是心中一凜,幻想着是不是有人過來救他,不過很快那瘦個回來,在其大哥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那大哥點點頭,接着看向眼睛到處亂瞧的程明,喝道:

“亂瞅什麼!小子,我正好有事,給你一炷香時間考慮,嗯,狐狸先跟我出去……”

“大哥,要不要把這小子打暈,他也算是個靈者,萬一……”

“呵呵,這小子也算靈者?吃了我們的藥,又捆這麼緊,諒他也翻不出什麼浪來,走了,快點和那人把錢,嗯,走!”

話說完,那兩人都退了出去,留下一臉懵的程明。

不過程明很快反應過來,不斷掙扎想掙開身上捆住的繩索,剛搖晃幾下,這時身後的人動了,是王三胖的聲音。

“咦?這是哪?……,啊!誰,誰在我後面?!”

“我,我,噓,三胖小聲點,我們被人抓了,快活動手腳,看能不能掙開!”

“哎哎,哥,你慢點,我倆綁一起的,你一動勒得我喘不過氣,咳咳,……,嗯先別動,了,哥,我們怎麼被抓進來的啊?”

程明如今靈力調動不得,繩索也解不開,只好先消停下來,眼睛掃向四周,看有沒有能利用的東西,一邊看一邊回答道:

“我哪知道怎麼回事?好,好像還是爲那藏寶圖的事,……,對了,三胖,過會兒他們問你,你機靈着點,就說我倆不熟,只見過兩次面的。”

“啊,可,…… 校園紈絝特工 可是那次,哥,你……”


“噓!小點聲,別讓外面的人聽見,”程明偏着頭,更小聲說道,“可不能把我老大的老大說出來,他是大人物,牽扯進來,更復雜了都。”

“……,哥,那你說你老大,能不能來救我們?哥,你應該能聯繫他吧?”


“他?呃,還真沒有聯繫方式,不過,我老大應該能,只是這綁着也聯繫不了啊!”

“呃,哥,你說的不是同一個人嗎?”

“兩個人啊,老大,老大的老大,哎,你那次不是見過嘛,……,嗯,我們一起用力,往那邊挪挪。”

“先等等,哥,我頭有點痛,先別動……”

“三胖,你沒事吧?”

“還好還好,哥,我先喘會兒,咳咳咳咳,……,哥,你說那次,是哪次啊,我怎麼沒印象了。”

“還能哪次,也沒過多久,你,”程明停頓一下,他鼻子動了動,聞道一絲淡淡的酒味,咦?怎麼和我點的,那酒味道不同?!

這時程明腦中突然閃出一個念頭,眼珠轉動,繼續說道:“三胖,你怎麼對我老大他們那麼感興趣啊?”

“……,哥,這,這不是想着要靠他們來救嗎,哥,你怎麼了?”

“沒事,咳咳,沒事,……,對了,三胖,要不我們和他們如實說算了,反正你娘有錢,到時候讓她帶錢贖我們,這綁匪肯定也認錢的。”

“……,那,那也,行吧……”

“好啊!”程明試探成功,不由得大叫道,“你不是三胖!你娘早死了!!”

這時程明感到身後那人身軀一震,沉默片刻,三胖的聲音突然變成一個尖銳陌生的男子聲音:

“真是該死!居然被你小子給識破了,……,大哥!進來吧,再審這小子!”

啊,程明叫了一聲,暗罵自己豬腦子,知道對方是假冒的,就不該一激動給揭穿了,和他多扯會拖下時間也是好的啊,這下倒好,又要捱揍了。

吱呀,是門被推開的聲音。

咚!咚!咚!

有人一步一步的用力跺着地面走了進來。

程明的心跳也跟着咚咚咚的猛力跳動着。

他嚇得嚥了好幾口唾沫,等到那人身影緩緩從陰影中走出,看清那人相貌後,程明大叫一聲:

“艹!老大的老大!!是你?!!” 把時間往前轉,回到韋成天爲答謝李一然以前幫忙準備請客的時間。

沒多久,韋成天帶着李一然和堂弟一起,來到了城中一家頗上檔次的酒樓。

不過正因爲上檔次也快接近晚飯的飯點,所以雅間都已經全都被人預定,所以三人只好找了二樓靠窗的一桌坐下。

李一然望着窗外變得陰沉沉的天空,笑道:

“小韋,你這挑的點不對啊,請客起碼要選黃道吉日啥的,要不等回頭你再請一次?哈哈!”

“呃,也行,李哥,這次吃了再說,嗯,你來點菜吧。”

李一然也不客氣,指着旁邊伺候的小二,說道:“你們這有菜單嗎,還是我點的你們都能做出來。”

“爺,菜單都記在小的腦子裏,您想吃什麼可以和小的說,我們尚賓樓一定儘量滿足,如果一時想不起來,小的也可以和各位介紹下我們的招牌菜……”

“嗯,這樣也不用那麼麻煩,我看看,一,二,三,四,五,六……十七,對,那邊十七桌客人點的菜,都上一遍!”

“啊!!”小二和韋成天同時驚叫道。

一旁仍扣着鼻孔的韋不凡幸災樂禍道:“呵呵,堂哥,你錢帶夠了沒有?”

“啊,呃,這,這,李哥,我們三人也吃不了那麼多啊!”

“什麼我們三個,吃不完我要打包帶走的,我府上如今可養了不少閒人,這不你請客嘛,正好,咦?小韋這颳風天的,你怎麼流汗了?”

當然,李一然剛纔也只是開玩笑,最終,讓小二看着上幾樣招牌菜再搭些別的,擺滿一桌就行。

等菜的時間,李一然見韋成天一直捏着荷包,不由得打趣道:“你小子不會真沒帶夠錢吧,哈哈,沒事,可以把你堂弟留這,刷碗抵飯錢的。”

“切,”韋不凡彈了彈手指,無所謂道,“那你再多點菜,我可以在這多刷幾天碗,順便蹭下這裏的伙食。”

“哈哈,你這小子!我看是想借機躲過回去你父親的毒打吧,……,喂,小韋,別摸荷包了,錢真不夠的話,這頓我請,不過你要請我兩頓還回來!”

“啊!呃,不,不是,李哥我帶的錢夠的,只是我剛,剛想起來我的東西,忘了是掉路上還是放家裏沒帶出來,所以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